• 双色人生

  • 喂自己影子吃饭的人

  • 瞬间

  • 前途无量

  • 约会

  • 空友

  • “辫帅”的人缘

  • 每一个故事,都种在灵魂深处

  • 谁是真正的大师

  • 礼貌

  • 雨果的“谎言”

  • 名士的“不合时宜”

  • 历史的隐居者

  • 中国式Wi—Fi焦虑症

  • 美国之“美”

  • 追逐特权

  • 绝不苟且的美

  • 虚荣和荣誉

  • 李尔王的经济学悲剧

  • 危险的大数据

  • 不争第一的人生,好美

  • 女儿最后的愿望

  • 萤火虫之恋

  • 百步星火,十年心灯

  • 男人的理想与现实

  • 道德镜像的另面

  • 折扣券

  • 我不是谁的偶像

  • 这就是父亲

  • 父亲回家时

  • 老妈的iPhone家规

  • 熟人

  • 人之师

  • 难怪你成不了海明威

  • 职业水准

  • 离婚的七大发现

  • 影响过世界的泄密者

  • 欧洲人是这样互相鄙视的

  • 中国人对美国的十大误解

  • 驾驶舱机密

  • 皇上走了

  • 人际距离

  • 必要的前奏

  • 总统思考的大事

  • 金星人的挫折

  • 言论

  • 漫画与幽默

  • 不能完全袒露自己

  • 深耕

  • 行走在冰面上的人生哲学

  • 清高和嫉妒

  • 友分四品

  • 好朋友

  • 历史的纪念

  • 流浪的艺术

  • 不知足诗

  • 荒唐少年时

  • “《读者》光明行动”(六)

危险的大数据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数据从哪里来
  事实上,所谓“大数据时代”的说法并不新鲜,早在2010年,“大数据”的概念就已由美国数据科学家维克托·迈尔·舍恩伯格系统地提出。他在《大数据时代》一书中说,以前,一旦完成了收集数据的目的之后,数据就会被认为已经没有用处了。比如,在飞机降落之后,票价数据就没有用了;一个网络检索命令完成之后,这项指令也已进入过去时。但如今,数据已经成为一种商业资本,可以创造新的经济利益。
  数据能够成为一种资本,与移动互联网有密切关系。随着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移动数码产品的“白菜化”,Wi-Fi信号覆盖的无孔不入,越来越多的人不再有“在线时间”和“不在线时间”之分,只要他们愿意,便可几乎24小时一刻不停地挂在线上;在线交易、在线支付、在线注册等网络服务的普及固然方便了用户,却也让人们更加依赖网络,依赖五花八门的网上平台。
  而随着科技的进步,以往需要几盒软盘或一张光盘保存的信息,如今只需一片指甲盖大小的芯片,即可全部储存而且绰绰有余;以往需要电脑、显示器、读卡器等专门设备才能读取的数码信息载体,如今或许只需一部智能手机和一个免费下载的APP第三方应用程序,便可将数据一览无余。
  大数据时代的科技进步,让人们身上更多看似平常的东西成为“移动数据库”,如带有存储芯片的第二代银行卡、信用卡,带有芯片读取功能的新型护照、驾驶证、社保卡、图书证,等等。在一些发达国家,官方为了信息录入方便,还不断将多种“移动数据库”的功能组合成一体。
  很可能出现“灾难性大数据”
  数字化时代使得信息搜集、归纳和分析变得越来越方便,传统的随机抽样被“所有数据的汇拢”所取代,基于随机抽样而变得重要的一些属性,如抽样的精确性、逻辑思辨和推理判断能力,就变得不那么重要,尽可能汇集所有数据,并根据这些数据得出趋势和结论才至为关键。简单说,以往的思维决断模式是基于“为什么”,而在“大数据时代”,则已可直接根据“是什么”来下结论,由于这样的结论剔除了个人情绪、心理动机、抽样精确性等因素的干扰,因此,将更精确,更有预见性。
  不过,一些学者指出,由于“大数据”理论过于依靠数据的汇集,那么一旦数据本身有问题,在“只问有什么,不问为什么”的模式下,就很可能出现“灾难性大数据”,即因为数据本身的问题,而做出错误的预测和决策。
  早在伊拉克战争时,一些军事记者就美国第一个“数字化师”——第四师的表现指出,“过多但无法辨析真伪和价值的信息”和过少的信息一样,对于需要做出瞬间判断、一旦判断出错就很可能面临生死考验的战地官兵而言,同样可能是一种危险,甚至灾难。
  斯坦福大学专家特来沃尔·哈斯蒂也指出,“大数据”的理论是“在稻草堆里找一根针”,而面临的问题是“所有稻草看上去都挺像那根针”。而乔治·梅森大学专家瑞贝克·高尔丁则提出“数据提供者造假”的危险,在“大数据时代”变得更有害,因为“大数据”理论建立在“海量数据都是事实”的基础上,但人们无法控制数据提供者和搜集者本人的偏见和筛选。
  近年来已有不少学者指出,拥有最完善的数据库、最先接受“大数据”理念的华尔街投行和欧美大评级机构,却每每在重大问题上判断出错,这本身就揭示了“大数据”的局限性。
  不仅如此,“大数据”时代造就了一个传感器和数据库无所不在的世界,而政府、情报部门和大商业机构在这方面有着先天优势,这很容易造成信息数据的“单向透明”,对小公司、个人的隐私和利益构成伤害。
  危险的芯片卡
  由于“大数据”炙手可热,数据的流失、泄露和私下买卖也成为噩梦,全球各地不时发生的个人信息被盗,可被看做“大数据时代”对个人生活的伤害,而“维基泄密事件”则提醒强力部门和各国政府,“大数据”的魔力同样会对强者构成威胁。
  或许是为了证明这一点,2013年4月24日,一名加拿大广播公司的记者,为验证某北美信用卡公司信誓旦旦的“安全承诺”,在大庭广众下做了个试验:他使用一台市面常见的三星Galaxy S3智能手机,在谷歌Play在线商店下载了一个免费APP第三方应用程序,在公共场合距离一名陌生人三四英寸(约10厘米)远,用手机扫描,成功读取了装在陌生人衣袋中钱包里的一张信用卡芯片中的资料,包括卡号、持卡人姓名和到期日,然后他用窃取的这些信用卡信息,让这位陌生人为自己埋单——在自动售货机上买了一罐可乐。
  事实证明,在“大数据时代”,芯片卡可能比磁条卡安全系数更差——密码的设置和芯片加密功能可防范传统的窃密手法,却在移动数码产品APP第三方应用程序的配置面前不堪一击:加拿大安大略省女皇大学教授戴维·斯基利科恩指出,无需什么特别的专业技术和设备,一个普通人仅凭一部巴掌大的智能手机,就可以在几英寸距离内窥视其他人“移动数据库”里的隐私,或许您没有信用卡,不使用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但护照、身份证、社保卡、图书证、健身卡、驾照……您总会有一样或几样,而所有“移动数据库”内都会储存几项大同小异的关键信息:持卡人姓名和生日,这些关键信息或许能帮助窃密者破解更多的“数据库”。
  偷数据如此容易
  一些商家对“大数据时代”的商业捆绑开发,也在有意无意间助长了个人信息数据的“不设防”:
  脸谱上点一个“赞”,或许不知不觉就参与了一项商业营销活动,用户的个人数据也在懵懂中向相关广告方敞开;第三方应用程序廉价又方便,但使用者点击“授权”时,或许已打开自己的“移动数据库”大门而不自知……
  今年3月,欧洲议会公布的一项研究报告指出,云计算时代的“大数据”对个人隐私的威胁不仅存在,而且比人们想象的更严重。加拿大多伦多大学信息教授安德雷·克莱门特指出,脸谱和微博等社交网络和新一代移动通信技术的结合,令个人信息搜集在“大数据时代”变得十分容易,而对个人信息数据保护则变得越来越难。
  2011年,加拿大隐私委员会曾做过一项调查,结果显示,60%的受访者认为,和10年前相比,如今他们的个人隐私变得更加不安全了,其中55%的受访者认为,社交网络会泄露他们的个人隐私。
  业内人士指出,由于“大数据时代”商业和经济驱动力的巨大推动,信息交换变得极为方便,然而保护却变得十分困难,作为个人,即便加倍小心,也往往防不胜防。如今,许多人的生活已变得越来越离不开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和社交网络,而这也令个人数据的安全形势变得更加复杂——您很难判断,究竟谁在获取您的个人信息,以及他们打算怎样使用这些“偷来的数据”。
  (陈敏洁摘自《国际先驱导报》2013年7月5日,喻 梁图)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18期 | 标签: | 4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