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的船票

  • 理发

  • 实习生

  • 内在美

  • 猜一猜

  • 打地基

  • 新型病毒

  • 洗澡

  • 偏心

  • 客气

  • 最强广告

  • 受伤

  • 谁更臭

  • 换医院

  • 买一赠一

  • 愤怒的火老鼠

  • 神奇的眼药水

  • 好消息

  • 爱情起搏器

  • 奇鳖老黑

  • 别干这样的事

  • 唢呐王

  • 我叫刘有财

  • 免费的豆腐脑

  • 老对头

  • 赌九

  • 学来的咳嗽声

  • 治泼皮

  • 秀才斗牛

  • 大佛的鼻孔

  • 让步

  • 幸运的手电筒

  • 第二次蜜月旅行

  • 阿P众筹

  • 血仇河

  • 捡回一个盗窃罪

  • 特效药

  • 幽你一默

  • 小明的日常

  • 妙语连珠

  • 你遇到过的毒舌瞬间

  • 染发

  • 前世注定

  • 骗不下去了

  • 替你美言

  • 好枪法

  • 买房强迫症

  • 孤鬼报恩

  • 裤子管住手

  • 送货上门

我叫刘有财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蛤蟆屯有个叫刘有财的人,早年在家乡创业时,干什么赚什么,小有名气。不料一场意外让他赔了个精光,还欠了几十万的外债,刘有财崩溃之余,一跑了之。
  转眼过去了二十年,老母亲早已过世,刘有财决定回家一趟,去母亲坟上拜一拜。这些年,他已攒下了几十万,但他并不想还债,所以打算偷偷回去,再偷偷离开。
  离村子还有十几里远的时候,刘有财就提前下了车,打算抄小路去自己家的祖坟地。
  家乡的变化很大,走了几里山路,刘有财迷路了,又累又渴。忽然前面出现了一大片柚子林,树上挂满了成熟的柚子。他见周围没人,就壮起胆摘了一只,边歇边吃。
  他正吃得痛快呢,突然背后传来一声断喝:“偷柚子,别跑!”
  刘有财还没反应过来,两个小伙子就冲到了跟前。刘有财自知理亏,只好说:“我给钱,我给钱!”
  一个小伙子凶巴巴地说:“给钱也不行,你这叫偷,价钱可不一样!你看这是什么?”
  刘有财顺着他指的地方一看,那儿挂着个牌子,上面写着:偷柚子者,偷一罚百!
  刘有财操着外地口音说:“小兄弟,我是个外乡人,路过贵地,请高抬贵手!”
  正纠缠着,走过来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两个小伙子急忙向老头报告情况,那老头打量打量刘有财,把头一摆:“该罚多少,上山再说!”
  刘有财不想节外生枝,只好自认倒霉,掏出一百块丢在地上,转身就走。
  哪知老头却嚷了起来:“慢,你掏一百块就想了事?”刘有财一惊:“那你要罚多少?”
  老头一指那块警告牌:“我们有言在先,偷一罚百。你这个柚子至少四斤,按市场价该有二十块,一百倍就是两千块……”
  刘有财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你……你这是欺负我这个外乡人……”
  老头哈哈一笑:“上山再说,还有得商量!”
  刘有财舍不得白白扔掉这两千块,只好半推半就地被两个小伙子押上了山。山上有几间简陋的房子,估计是看果林的人住的。
  进了屋,刘有财开始向老头求饶,说自己是个外乡人,身上也没有多带钱,希望能从轻发落。老头笑眯眯地打量着他,问:“你真是外乡人?”
  刘有财暗暗一惊,但确信自己不认识这老头,就马上又镇定下來,用外地口音连连肯定。
  正说着呢,冷不防老头猛喊一声:“刘有财!”
  刘有财下意识地“啊”了一声,老头一拍大腿:“你还说自己是外乡人,你就是刘有财!”
  刘有财暗叫不妙,可还是死不承认:“老哥,我不叫刘有财,我叫李得利,我带着身份证呢,你看!”刘有财把他办的假身份证拿出来给老头看,老头瞅了又瞅,说:“你真不是刘有财?”
  “不是,不是!”刘有财把头摇得像拨浪鼓,“我叫李得利!”
  老头坐了下来,咕嘟咕嘟抽了一阵水烟,说道:“你要是刘有财,大家是老乡,意思一下就行了;你要是李得利嘛,那就别怪我们照章办事了,两千块,拿钱吧!”
  刘有财心里清楚得很,这个刘有财的身份是万万不能认的,一旦认了,不用一个小时,所有的债主就会从四面八方拥来。他装作无可奈何的样子,摇了摇头,伸手去掏钱包。
  就在这时,老头忽然发出一声叹息:“唉,一个人不守信用也罢了,连自己的姓名都改了,爹妈给的身份都不敢认,这不是不要祖宗了吗?这样的人,还活着干啥哟!”
  刘有财听到老头的话,不禁羞愧至极,掏钱包的手都在微微发颤。
  老头又瞅了瞅他,说道:“算了,你先坐下听我说个故事,听完了不管你是刘有财还是李得利,你留二十块的柚子钱就可以走了。”
  刘有财心中一动,这些年他对家乡的情况一无所知,正好趁这个机会了解一些。这么想着,他便坐了下来。
  老头就继续说了起来,说的果然是他跑路后的事情:刘有财莫名失踪后,大大小小的债主天天往他家里跑,热闹了一阵后,也就渐渐平息了。他家里只有一个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刘有财不现身,债主们也无计可施。可后来,老母亲却主动帮儿子还起债来,不管年老体弱,上山挖草药卖,替人做手工活,一直到八十多岁去世的时候,竟也还了好几万块钱。去世时,债主们敬重她做人有信用,就凑钱风风光光地给她办了后事……
  刘有财听到老母亲竟然帮自己还债,心顿时像刀割一样难受,眼泪“叭嗒叭嗒”直往下掉。他“扑通”一下跪在地上说:“老哥,别说了,我认,我是刘有财,我不配做人……”
  一听这话,两个小伙子“哇”的一下站了起来,想必他们也听说过刘有财的“事迹”。
  刘有财爬起来,擦了擦眼泪,说:“你们放心,我既然认了,就不打算再跑了。”他看着一个小伙子问,“你是哪个村的?你爸叫什么?”
  那个小伙子回答说是隔壁村的,老爸名叫吴运来。刘有财一听这名字,点点头说:“吴运来,对,我欠他两千块卖猪钱,我现在就还!”
  他掏出钱包正要数钱,那小伙子却连连摇头:“不不不,我爸说我们的钱已经还清了,是你娘还的。”
  刘有财一听,心中又像被针刺了一下似的。他转头又问另外一个小伙子,老头在一旁哈哈一笑:“不用问了,你没欠他们家钱。”
  刘有财问:“老哥,那你呢?我真的认不出你是谁了,我欠你钱了吗?”老头摇了摇头。
  刘有财长叹一口气,大声说:“老哥,谢谢你了,我现在就到镇上去取钱,把剩下的债一分不少都还清,不够的话,我就是去捡垃圾,也要还清!”说罢,他递了一百块给老头,说是柚子钱。
  老头看看他的钱,不接,还哈哈大笑起来:“咳,我还没见过,吃自个家的柚子还得给钱的!”
  刘有财愣住了,什么?自个家的柚子?
  老头拉他走出屋外,指着眼前一片连绵不绝的柚子林说道:“你怎么一点都记不得了?这是你二十年前栽的啊!”
  刘有财“啊”了一声,这才想起,跑路前,他的确承包了一片荒山种柚子树,哪知刚栽好没多久,他就破产了。可眼下都过了二十年了,谁会想到这就是自己当年栽的呢?
  他不敢相信地盯着老头,颤抖着问:“这……这柚子……”
  “你忘了?”老头微笑着说,“你当年承包的时候说是三十年,一次就付够了租金,还雇人帮你栽树管理,对吧?那人是我老爹,后来年纪大了,就让我来打理这片柚子林。”
  刘有财张大了嘴巴,盯着眼前的老头,这才隐约觉得,他和二十年前自己雇的工人,在眉眼间有几分相似。
  老头说,当年刘有财跑了以后,他老爹还是照着签订的承包合同,帮刘有财管理这片柚子林。十年前,柚子树开始有收获,卖出去的钱除去各项费用和工钱外,都替他还了债,估计到今年卖完这批柚子,债就可以全部还清了。
  刘有财听得热泪盈眶,一把握住老头的手:“老哥,你……你和你爹咋这么……这么傻……”
  “我们可不傻!”老头哈哈一笑,“那合同上印着我爹的手指印呢,咋能不认?你要是再迟十年回来,这片柚子林可就是我的了!”
  刘有财激动不已,猛地拔腿跑上一处高地,冲着远方大吼起来:“我叫刘有财,我回来了——”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14期 | 标签: | 548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