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职业倦怠症

  • 剖析隐痛——揭开职业倦怠的真面目

  • 从倦怠到投入:快乐的公司知道什么?

  • 消除职业倦怠的10个tips

  • 马斯兰工作倦怠量表

  • 哥本哈根工作倦怠问卷

  • 驾驶帆船去航海

  • 黄鹭:亲爱的小孩

  • 鹤潼:新职业让我更安宁

  • 走出格子间

  • 办公室是扁平的

  • 快乐的“豌豆”

  • 城镇化是对地方政府的挑战

  • “馆奴”樊建川:百座博物馆的梦想实践

  • 北川,暴雨与曾经的地震

  • “宝岛一姐”谢淑薇:艰难而坚持

  • 带中国高考班的英国人

  • 王搏:农民摄影师的“希望工程”

  • 英国王室的珍宝

  • 10年速成与京东的下一个10年谋思

  • 华晨宝马10年姻缘

  • 重温1942

  • 《万尼亚舅舅》:来自俄罗斯的“中国制造”

  • 罗伯特·斯特恩:现代性的古典建筑

  • 中国制表的未来猜想

  • 腕表市场初探

  • 尼采与埃兹

  • 是石头答应开花的时候

  • 里尔克的藏书票

  • 犹太笑话

  • 隧道奇迹

  • 电子的本质

  • 暖气的代价

  • 来,打个蛋

  • 齐祖新起点

  • 2013:最微妙的一年

  • 环球要刊速览

  • 读者来信

  • 巴勒斯坦:哈马德的选择

  • 葡萄牙的双重危机

  • 天下

  • 理财与消费

  • 好消息·坏消息

  • 声音

  • 镜子

  • 公厕深处有人家

  • 无处撒娇

  • 好东西

  • 健康资讯

  • 漫画

  • 老憨

无处撒娇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Q哥说,当他看到父亲直直地伸出胳膊的时候,他的心都碎了。Q的父亲某年中风后,一直腿脚不利索,说话也不利索。Q给他买了一个拐杖,就是那种上面一根棍下面四条腿的那种。但即便这样,母亲还要每天搀着他散步。十里无轻担,把一只胳膊一抬就是半天,让另一个人扶着,看是亲密,其实也挺累。那天,Q和父母一块儿遛弯,走着走着,母亲累了,就把父亲扶着她胳膊的手捋下来,一边甩臂,一边下命令:“自己走会儿。”但是父亲呢,坚决不,就那么拄着拐杖立住了,直直地把胳膊伸出来,嘴里呜哩呜噜地说不清楚,脸上的表情,又像是激愤,又像是委屈。母亲无奈,只把再退回来两步,把胳膊架起来。
  Q哥和我属于那种见面也没啥事,久违有点想的君子之交。他每年大约来我家三四回,从不带老婆孩子,也专捡我老婆孩子不在家的时候,我们一起聊聊天,喝酒,或者喝点茶。但是今年比较例外,刚到6月,就已经来了三回,而且时间间隔都不长。第一回是他打电话问我有没有钱,要借2000元,我说有,问他要账号,他说刚从别处来,正好路过我单位,马上就到。到了之后,我问他借钱干吗,他说黄金跌了,老婆要买条金链子。我说跌多少呀,2000块钱能买啥呀。他说:“买链子的钱不差,这不寻思给她个惊喜,加个坠子啥的吗。”我开他的玩笑:“你还挺会发洋贱的呀。”Q哥叹息一声说:“会发洋贱的不是我,是她,天天盯着我妈的那个老式的金镏子,一整就拉我妈的手。”
  Q哥的工资不高,他媳妇的工资比他的还低一截,除了生病的父亲,还有一个常常令他骄傲的儿子。儿子4岁了,用他的话说是“接近天才”,3岁半的时候就会和他谈判:“爸爸,拿糖来,拿糖来我啵你。”或者在走着走着的时候,就会说:“Q,背着我,不背我就不叫你爸爸了。”
  Q哥今年第二回到我家是来还那2000块钱的,然后顺便又聊了聊他爸跟他妈撒娇的事,他说:“我的心都碎了,那才是爷呀,都那样了,看那派头,革命志士的,不搀着,毋宁死。”聊着聊着,就说他也决心收拾一下媳妇,给媳妇一点颜色瞅瞅。这事儿,他说没完,虽然构思了几天也不甚得法,却在一个星期天晚上灵机一动发作了。那天晚上,他加班回去很晚了,确实有点累,想喝点酒,老婆洗过澡,不想去买,他就假意说:“没有酒,爷明天就不去上班了。”事实上,是单位的头儿觉得他周日加班挺不容易的,让他周一下午再去的。第二天早上,老婆喊他起床,他没有忘了头天晚上的事,就装睡不起。结果,老母亲握着笤帚疙瘩就过来了。“你瞅瞅这小腿。”今年第三次到我家时,他指着小腿跟我说。我突然想起鲁迅先生的一句名言:“孩子对父母撒娇可以看得有趣,若是成人,便未免有些不顺眼。”这句话出自《朝花夕拾》的后记,唉,可怜的Q哥,他已经没有了“朝花”,而且显然还没有等到“夕拾”的资格。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29期 | 标签: | 0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