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东莞调查

  • 厚街故事:欲望与梦想

  • 罪与美:东莞酒店业与色情业断代史

  • 乌克兰:前途依然未卜

  • 齐齐哈尔杀医案:毫无征兆的杀机

  • 光大乌龙指的内幕乌龙

  • 恐龙时代“庞贝城”:火山喷发与化石埋藏

  • 短道速滑名将周洋:坚持的这4年

  • 继承者徐梦桃:我要跳到2026年

  • 垄断国企的橄榄枝

  • 黄金之国

  • “超级玛丽”如何驾驶通用汽车

  • 女魔头只怕颇特女士

  • 高居翰:“让绘画通过画史进入历史”

  • 张岭的布鲁斯情缘

  • 一颗像丽兹酒店一样大的钻石

  • 男人的珠宝

  • 在惊人的巧合背后

  • 阿斯图里亚斯的《总统先生》

  • 《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村上春树的现实主义

  • 威廉·巴勒斯传

  • 有钱人的改革

  • 越来越精确的人类家谱

  • 燃烧的黑洞

  • 2022的梦想与大势

  • 国防预算“泄密”的背后

  • 环球要刊速览

  • 读者来信

  • 北美峰会:细节分歧难挡合作大势

  • 波黑乱局:民族纷争还是民生困境

  • 天下

  • 理财与消费

  • 好消息·坏消息

  • 声音

  • 食色

  • 致敬翻译组

  • 待我长发及腰时

  • 十多年的伙伴

  • 好东西

  • 健康

  • 漫画

  • 堂弟们的婚事

乌克兰:前途依然未卜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2 月21 日,亚努科维奇与反对派达成停火协议仅数小时,示威者与警方再次爆发冲突,伤亡人数仍在持续上升
爆发冲突的基辅独立广场是示威者的大本营

最后一根稻草


  2月22日,经历了血腥一周的乌克兰迎来了新一轮洗牌。这一天,经过两年铁窗生涯的前总理尤利娅·季莫申科被乌克兰最高议会下令释放。当晚,她离开乌克兰东部城市哈尔科夫,直飞基辅。她坐在轮椅上,头上盘着标志性的发辫,衣服系着象征乌克兰国旗的蓝黄缎带,对独立广场上的5万名示威者发表讲话,并宣布将参加提前举行的总统选举。
  同一天,现任总统亚努科维奇开始了众叛亲离后的逃亡之路。2月23日,乌克兰最高议会以386票罢免了他的总统职位。这386票中,有140票来自亚努科维奇所属的“地区党”成员,32票来自其盟友乌克兰共产党。亚努科维奇所在的地区党在其网站上发表声明称,该党为亚努科维奇“懦夫”般的出走行为感到羞耻,并指责他背叛了乌克兰人民,下达了导致83人死亡、近600人受伤的命令。声明还称:“所有的责任都应由亚努科维奇及其亲信承担。”
  2月22日,亚努科维奇在哈尔科夫露面,此后他就行踪不明。刚刚走马上任的议长图尔奇诺夫称,亚努科维奇在东部城市顿涅茨克,他曾试图乘飞机前往俄罗斯,但边检人员阻止他登机。乌国家边防局局长助理阿斯塔霍夫向媒体描述:“有一群武装人员向我们行贿,希望我们在没有允许的情况下放他们出境,边防人员拒绝了。随后,两辆汽车驶向飞机,总统坐上车,汽车驶离机场。”
  对于亚努科维奇来说,2月18日的冲突升级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这一天,基辅独立广场上的示威者开始向议会进军,要求议会恢复2004年宪法。示威很快就跨过了“和平”的边界。在防暴警察和内卫部队军人的对峙中,示威者投掷了石块和燃烧瓶。这三天里发生的一切存有诸多疑问。示威者指责政府方面动用了杀伤性武器,而总统府则发表声明称:“他们(示威者)的行动有组织,他们使用武器,开枪杀人,数十名警察伤亡。”一些死难者很显然死于精准的枪伤,示威者认为政府派出了狙击手。而乌克兰内务部则表示,一些军警也遭到了狙击手的袭击:“经查明,独立广场示威者可能从音乐学院大楼内向‘别尔库特’军人和工作人员使用了武器。目前20多名执法人员受伤。”
2 月22 日,乌克兰前总理、反对派领导人季莫申科(中)获释后抵达基辅独立广场,对支持者发表讲话

  3天的冲突证明,亚努科维奇已经失去了对国家的控制力。抗议者占领了几个地区的省级行政大楼。2月19日,利沃夫地区的示威者将乌克兰中央政府任命的州长驱逐出去,并宣布利沃夫地区独立于中央政府。同日,乌克兰西北部的沃伦州政府大楼也被反对派占领,沃伦州州长被反政府示威者捕获,押上台“示众”,并被示威者铐在柱子上。乌克兰西部地区内务部指挥下的部队已经被反对派构筑的路障围困在军营中。此外,在赫梅利尼茨基、乌日霍罗德和捷尔诺波尔等西部城市,反对派也冲进了当地的公共建筑。29岁的反政府活动人士安德里·波罗德科说,利沃夫的抗议者还突袭了州检察官、乌克兰安全部门及几个区警察局在当地的办公室。上月,波罗德科曾组织人员封锁了内政部在利沃夫郊区的一个要塞。他表示,最具预示意义的是,当时有大约1000名抗议者突袭了这个要塞,控制了军营和武器库。该要塞是内政部西部地区指挥部。一名当地记者表示,他们从利沃夫中央警察局抢到了大约140支枪。
  财富超过150亿美元的乌克兰钢铁和煤炭寡头里纳特·艾哈迈托夫在2月18日晚发表声明称,示威者和安全部队在街头冲突中出现伤亡是“政治失误所造成的让人难以接受的代价”。这意味着亚努科维奇失去了一位重要盟友。艾哈迈托夫扎根于顿涅茨克州,顿涅茨克州是亚努科维奇的出生地和大本营,他在那里历任副州长、第一副州长、州长。艾哈迈托夫曾在2010年支持亚努科维奇竞选总统,甚至加入了“地区党”。2月20日亚努科维奇用海军司令取代武装部队负责人沃洛德米尔·扎马纳德的举动表明,他在军队中也不再拥有绝对的忠诚。
  俄罗斯似乎也不再愿意在亚努科维奇身上下注,外界开始讨论总统将去那里寻求政治庇护。事实上,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在两天前就表明立场:俄罗斯“不愿与一个被自己民众当作脚垫踩的领导层”做任何交易。《全球政治中的俄罗斯》杂志主编卢基扬诺夫评价说:“我觉得,离开了基辅的亚努科维奇已经一文不值了。他离开了基辅,事实上就已经投降了。离开了广场,他就自动放弃了有所作为的机会。”
2 月23 日的全国哀悼日,基辅市民为冲突中的遇难者举行悼念活动

失控


  自2月18日乌克兰局势急剧恶化后,尽管双方还在相互指责,但欧美和俄罗斯的声音首次出现了统一。俄罗斯总统普京2月23日与德国总理默克尔通了电话。德国政府发言人赛贝特在柏林宣布,默克尔和普京在当天的通话中一致认为,乌克兰必须在保持其领土完整的条件下,尽快组建有行为能力的政府。双方强调,两国均希望乌克兰在政治和经济方面实现稳定。
  “这一周,乌克兰危机跨越了一条危险的红线,正在演变成一场内战。”美国智库卡耐基和平基金会莫斯科中心主任德米特里·特里宁说,“如果事情真的变成这样,乌克兰将成为另一个南斯拉夫。这是极其可怕的。西方和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都不是公正无私的,都有他们的偏好和代理人。但是,如果乌克兰成为欧洲新战场,他们都会面临重大的损失。”
  2月21日,亚努科维奇做出实质性让步,和亚采纽克、克里琴科和佳格尼博三位反对派领袖签署协议,同意建立联合政府并提前举行大选。然而当反对派领袖回到独立广场向抗议者解释协议的时候,却出现了令人惊讶的一幕。广场上的抗议者齐声高呼:“耻辱!”数位隶属于极右翼组织的人员打断反对派领袖的发言,要求亚努科维奇立刻下台,否则将使用武力:“我们在给政客们机会让他们成为未来的部长、总统,但是他们根本不想满足我们的唯一条件——让那个罪犯滚蛋!”“他们达成的协议没有回应我们的渴望。”“‘右翼军’将不会放下我们的武器。”
  从2月18日的暴力升级开始,乌克兰的局势已经在脱离原有政治框架的控制。加拿大渥太华大学乌克兰研究中心主席多米尼克·阿雷尔指出,民众示威被右翼极端势力绑架了。
  在基辅,戴头盔的年轻人在独立广场附近的街角发传单,号召人们加入“百人队”。这种具有军事性质的团队组织在与政府安全部队的暴力对决中发挥了先锋作用。“百人队”的名字来自传统的哥萨克骑兵师。有活动人士估计,基辅目前至少有32个百人队,新的百人队也在不断成立。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人们看到了一些携带武器的反政府激进分子,然而,报道称警方杀害了70多名抗议者,大部分枪声明显来自路障的另一边……聚集在独立广场的反对派的性质非常模糊,至少从反动派的边缘组织来看是如此,这就给美国和欧盟带来了问题,二者更希望看到一个简单的局面——和平倡导民主的示威者对抗维克托·F.亚努科维奇总统领导的残暴盗贼政府。然而,在街头抗议活动中,这条思路往往显得模糊不清。”“人道主义与和平主义给任何一个民族带来过什么呢?”一位紧握着金属盾牌和金属棒的示威者说,“革命都是暴力的。”
  独立广场的示威活动中可以看到许多一半红色一半黑色的旗帜,它们和斯捷潘·班杰拉所领导的“乌克兰民族主义者组织——革命派”有关联,这个组织是上世纪西乌克兰民族主义者的军事组织。为对抗苏联,它曾跟纳粹合作,其武装成员曾接受纳粹的训练。今天,班杰拉仍然是乌克兰国内最具争议的历史人物,他在西乌克兰被视为“民族英雄”,而在东部则被视为恶棍和叛徒。
  这些旗帜代表着“自由党”。该党在2012年国会选举中赢得38席,成为议会第四大党。基辅“东欧发展研究会”专家米杜拉·高什指出,在过去20年里,转型中的乌克兰经历了深刻的痛苦。市场化和腐败使贫富间的鸿沟扩大了数倍,经济的崩溃带来人均寿命大幅度下滑、出生率持续低落和大规模的移民潮。这些连同政治的持续动荡都为极右力量的发展创造了条件。“自由党”是其中的最大获利者。在过去10年里,他们不再局限于民族主义论调,他们开始讨论移民、经济、社会平等,声称要为乌克兰族群争取这一切。乌克兰民主基金会执行主席维克托·特卡丘克曾说,乌克兰极右力量的崛起类似于德国魏玛共和国时的情况。“他们号召在护照和身份证明上标注种族,禁止非乌克兰族人领养乌克兰族儿童,对乌克兰族学生实行优待等等。他们的经济政策肤浅潦草,推崇平民主义路线,要求保障人们的社会经济权利,向大资本和寡头宣战,但实际上他们并没有就如何实现繁荣,如何对财富和资源进行再分配拿出具体方案。”
  尽管如此,“自由党”和其他右翼组织大都拥有自己的准军事组织。这使得他们在街头斗争中占据了很大优势,并在暴力对抗中很快就取得了领导地位。他们的激进口号也很容易吸引年轻人的加入。
  对于俄罗斯和欧盟来说,这都不是好消息。“自由党”的外交政策十分明确:“俄罗斯是首要敌人。”它要求乌克兰脱离独联体和一切原苏联结构。在2008年的俄格战争中,它甚至公开招募志愿者去格鲁吉亚作战。“自由党”曾经强烈支持乌克兰加入北约,加入欧盟。“但这并不意味着它接受欧盟的价值观和体制。”“它公开反对欧洲的多元文化和多样化。”米杜拉·高什说。
2 月22 日,亚努科维奇开始了众叛亲离后的逃亡之路。次日,乌克兰最高议会罢免了他的总统职位

季莫申科能拯救乌克兰吗?


  2月22日晚在独立广场上的演讲意味着季莫申科再次回到了乌克兰政治的中心,她以颤抖的声音告诉现场数万民众:“你们是英雄,你们是乌克兰的佼佼者。”她的语气像是在总统就职仪式上的演讲。
  相比在独立广场上奋战了3个月的其他反对派领袖,季莫申科无疑最具有威望,也最容易获得国际社会的支持。2月23日,她和德国总理默克尔通了电话,根据季莫申科办公室发布的声明,默克尔祝贺季莫申科的提前释放,并认为季莫申科的回归将成为乌克兰局势稳定的重要因素之一。美国白宫也在当地时间22日表达了一边倒的态度,称对乌克兰议会所做的“建设性工作”表示赞赏,并欢迎季莫申科出狱。
  观察家们认为,对俄罗斯而言,季莫申科也是个可以接受的选择。在过去10年里,季莫申科一直在公众面前以亲西方政治家的身份出现,但实际上,她和莫斯科的关系并不坏。
2 月23 日,乌克兰国会投票决定暂时将总统职权交给议会发言人图奇诺夫

  在乌克兰政坛,亲俄或亲欧往往只是政治手段,关键在于如何赢得选票。季莫申科对此谙熟于心。她生于乌克兰第聂伯罗彼得州罗夫斯克一个小乡村。据说,季莫申科在36岁时才开始学习乌克兰语。2004年,季莫申科的政治团队决定以19世纪末乌克兰自由派女诗人莱斯雅·乌克兰英卡(Lesya Ukrainka)的形象为蓝本,为她设计了金色盘发的视觉形象与只说乌克兰语的民族气质。2008年,她和俄罗斯相处甚好。她承认:“今天我用乌克兰语思考与生活,但事实上我的俄语非常熟练,我想这对你们不是秘密。”但在2010年,在以亚努科维奇的对抗者的姿态接受审判时,她在法庭上则要求证人不要使用俄语,因为她“只会乌克兰语,听不懂外语”。
  季莫申科在其任期内曾以高于许多欧洲国家进口价的标准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乌克兰需要依赖俄罗斯的能源,这是不证自明的。”季莫申科在撰文表达自己的政策主张时曾写道,“乌克兰和俄罗斯需要建立良好的、实用的双边关系”。
  2010年乌克兰总统大选期间,英文的《基辅邮报》公开支持季莫申科当选总统,并列出六大理由,其中之一就是她不仅能得到西方的支持,也会受到俄罗斯欢迎。事实上,当时任俄罗斯总理的普京就公开表示支持季莫申科当选,普京说:“季莫申科是唯一能与俄罗斯打交道的乌克兰政治家。”2011年5月季莫申科因与俄罗斯的高价进口天然气的协议被判处7年监禁,俄罗斯方面曾提出过强烈抗议。2012年,普京还曾表示愿意为正在服刑的季莫申科赴俄治疗开“绿灯”,并重申了俄罗斯认为季莫申科无罪的观点。
  季莫申科的几起几落充分展示了她作为一个政治家的韧性。她与亚努科维奇对抗也赋予了她相当的政治资本。但美国《外交政策》杂志专栏作家伊利亚斯·格罗尔认为,季莫申科的发家史蕴含着某种无法“洗白”的“原罪”——1995至1997年,季莫申科担任私人中介公司“乌克兰联合能源系统”总裁,该公司在1996年成为乌克兰向俄罗斯进口天然气的主要进口商,这段期间大量转售盗采天然气并躲避交易征税。
  在“橙色革命”时期,季莫申科在独立广场上承诺,她将带领乌克兰人民拥抱欧盟,过上与他们的波兰邻居相仿的“幸福生活”。但实际上,“橙色革命”后,乌克兰的经济局面并无改观。季莫申科和盟友尤先科迅速陷入内斗。2011年5月的法庭之外,只有几千人在抗议判处季莫申科7年徒刑,远不能和7年前的人气相比。当时大多数乌克兰人认为这场审判具有政治目的,但是他们也不再对橙色政治家们抱有幻想。
  无论谁在即将举行的总统大选中获胜,他们的第一任务都是为乌克兰找一位“肯出钱的朋友”。今年乌克兰有超过80亿美元的外债需要偿还。这是亚努科维奇在11月放弃欧盟协议,接受普京150亿美元馈赠的直接原因。在冲突之后,乌克兰人必须回归这个现实。
  俄罗斯已经冻结这笔馈赠。财政部长西卢阿诺夫表示,俄罗斯在乌克兰新政府与经济政策形成前,不会购买乌克兰债券。在过去3个月里,俄罗斯错误估计了乌克兰的政治形势,莫斯科有理由变得更谨慎一些。
  美国第一副国务卿博恩斯本周初将访问基辅,而随后助理国务卿纽兰也将于3月初访乌。“虽然欧洲国家外长已去了基辅,但是欧盟要想在乌克兰事务中发挥积极作用,最重要的是向乌克兰提供一定金额的财政援助,帮助乌克兰做出严肃的决定。”美国地缘战略家布热津斯基2月23日接受《德国之声》记者采访时这样说,“说民主和长期合作很轻松,但要想实现乌克兰局势稳定,需要的是资金,这是最急需的。”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09期 | 标签: | 5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