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简·奥斯丁的再见

  • 彩虹

  • 林肯中心的鼓声

  • 细雨灯花落

  • 致拆房者

  • 烧窑的用破碗

  • 谁道人生无再少

  • 音乐家,请入席

  • 被葱杀死的爱情

  • 老央

  • 沉重之尘

  • 小花

  • 情歌的幻觉

  • 细节

  • 家训

  • 互联网吓唬企业

  • 我们的发明真的如此之多吗

  • 眼界超不过想象

  • 从三家分晋看英国脱欧

  • 亢龙有悔与左右互搏

  • 隐忧的“软世代”

  • 当父母到了望九之年

  • 那个为弱者顶住的人

  • 争吵与看病

  • 同胞家书

  • 明天要早一点呀

  • 成人的规则与儿童的江湖

  • 那些与吃有关的浪漫

  • 法海渡劫

  • 吃完粥,洗钵去

  • 妖精为何总是得逞

  • 摊贩之光

  • 至味在江湖

  • 泥泞天使

  • 地图上的线

  • 区块链

  • 如何科学地聊足球

  • 面子

  • 鞋子和威权

  • 战争中,学生的爱国方式

  • 索贿的艺术

  • 鹦鹉大葱

  • 蠢人

  • 言论

  • 漫画与幽默

  • 摄影家之眼

  • 改变

  • 大不幸亦有幸

  • 森林的重要性

  • 43年与1/30秒

  • 往天上写字

  • 人生的睡姿

  • 春天的悲哀

  • 国王和迷宫

  • 科学的纯真年代

  • 我害怕阅读的人

  • 善于辞令

  • 徐策跑城

  • 真话与假话

  • “生活家地板杯”原创征文比赛获奖名单

  • 所爱隔山海,山海犹可平

细雨灯花落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在上海念大学时,中文系每月至少有两次雅集,饮酒时常常行“飞花令”。就是行酒令的人饮一口酒,先念一句诗或词,不论是自己作的,还是古人现成句,必定得包含一个“花”字;挨着个儿向右点,点到谁是“花”字,谁就得饮酒;饮后,再由饮者接下去吟一句,再向下点,非常紧凑、有趣。上的每一道菜,我们也时常以诗词来比配象征。例如明明是香酥鸭,看那干干黑黑的样子,却说它是“枯藤老树昏鸦”。端上一大碗比较清淡的汤,就念道:“吹皱一池春水,干卿底事也。”遇到颜色漂亮的菜,那句子就更多了,“碧云天,黄花地”啦,“故作小红桃杏色”啦,“桃花柳絮满江城”啦。有一位男同学,脑筋快,诗词背得又多,他所比的都格外巧妙。记得有一道用来夹烧饼的黄花菜炒蛋,下面垫的是粉丝,他立刻说“花底离愁三月雨”,把缕缕粉丝比作细雨,非常妙。他胃口很好,有一次把一只肥肥的紅焖鸭拖到自己面前说:“我是‘斗鸭阑干独倚’。”引得全体拊掌大笑。他跟一位女同学倾心相恋,在行酒令时,女同学念了一句“细雨灯花落”,那个“花”字刚好点到他。原来,这句正是他所作《水调歌头》的最后两句:“细雨灯花落,泪眼若为容。”这位男同学性格一向豪放,不知为什么,忽然“泪眼若为容”起来。他们二人相视而笑,我们也深深体会到,爱情总是带着泪花的。
  记得有一次,几个人在咖啡厅里小聚,桌上摆着一盘什锦水果,中间有几颗樱桃。这位女同学就念道:“留将颜色慰多情。分明千点泪,贮作玉壶冰。”眼睛望着她的心上人嫣然一笑。这首《临江仙》的作者是多情的纳兰性德,最后几句是:“感卿珍重报流莺。惜花须自爱,休只为花疼。”尽现古典诗词含蓄之美,两人惺惺相惜,只需彼此唱和,而浓情蜜意,尽在不言中了。
  遗憾的是,这一对有情人并未成眷属,战乱使他们各奔东西。“惜花须自爱,休只为花疼”,终成谶语。
  古人有“剪烛夜谈”的情趣。现在都是电灯,即使有蜡烛,也没有那种能开出烛花的灯草烛芯;即使有那种灯草烛芯,也没有那份“剪烛夜谈”的闲情逸致。因此,一想起“灯花”,一想起“细雨灯花落”,连我也不禁要“泪眼若为容”了。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13期 | 标签: | 143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