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胜负

  • 一轮旧时的纸月亮

  • 溜索

  • 梨木妆台

  • 诗二首

  • 水墨

  • 尾生的等待

  • 神迷路了

  • 大雅宝胡同甲二号

  • 数学鬼才佩雷尔曼

  • 通脱

  • 惜字如金

  • 初入武大的齐邦媛

  • 敲门

  • 楼板

  • 复杂的必要

  • 当大事遇到小节

  • 哲学的呓语

  • 如何做聪明的病人

  • 生存的隐喻

  • 送你一只喵

  • 真实自有万钧之力

  • 蒸饭匠

  • 三个祖母和一个婴儿

  • 暖暖地看别人撒谎的样子

  • 味道

  • 不爱接班的孩子

  • 天堂

  • 完美的错误

  • 我为何拒绝消费

  • 人助旅行

  • 我在五道口卖枣糕

  • 来自历史的自信

  • 幽默感挺费气力

  • 不轻言“免费”

  • 进入宁静之地

  • 治弱国如修坏室

  • 小国大球

  • 圣敦煌记(节选)

  • 联合国秘书长是个什么职位

  • 该换时钟了

  • 言论

  • 幽默

  • 季诺漫画

  • 余生好长,你最难忘

  • 意识与无意识

  • 凡俗与高雅

  • 虚荣值多少

  • 千万在场

  • 那座山,让我知道我已老

  • 偏见这样产生

  • 7分钟定律

  • 极限教育

  • 禅院书舍

  • 爱的险境

  • 手中握刀,不要说话

  • 留点空间

  • 制度即良知

  • 智趣

  • 互动

惜字如金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狄拉克是英国物理学家与应用数学家,1933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以沉默寡言出名。
  一位和狄拉克在剑桥大学共事多年的物理学家说,如果要和狄拉克讨论问题,最好是把问题直截了当地提出来,不要有枝枝节节的废话,而狄拉克通常会看天花板5分钟,然后转看窗外5分钟,再回答“是”或“不是”,非常简洁。
  
  曾给爱因斯坦当助手的波兰物理学家英费尔德1933年去剑桥大学做研究,狄拉克的导师建议英费尔德去和狄拉克做正电子研究,于是英费尔德来到狄拉克在圣约翰学院的办公室。
  狄拉克微笑着开门,请他坐下,一言不发地看他。英费尔德用结巴的英语表示自己的英文不是太流利,他想这样狄拉克会开始讲话了。
  可是狄拉克仍微笑不语地看着他,英费尔德很尴尬,于是就直接说:“我想做正电子的研究,你不会反对和我合作吧?”狄拉克回答:“不!”就没有再讲话。
  英费尔德提出一个问题,拿起笔要写一个公式,问狄拉克的意见。狄拉克讲了一句只有5个词的英语句子。英费尔德后来花了两天时间才明白这句子的意义。
  最后英费尔德想要告辞,就问:“如果我的研究有困难,你不介意我再麻烦你吧?”
  狄拉克说:“不!”
  英费尔德十分沮丧——怎么这个人这么难以沟通。
  有一次,一位法国物理学家到狄拉克家里讨论物理问题,他的英语讲得不好,用一半法语一半英语,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想要表达自己所想,狄拉克静静地听着,却没有什么表示。
  过了一会儿,狄拉克的妹妹进入房间,用法语和哥哥交谈。这位访客发现,狄拉克用很流利正确的法语与妹妹交谈,他大吃一惊。原来从小到大,狄拉克的父亲要他们在家里讲法语,长大之后,兄妹交谈都是用法语。这位访客很生气地说:“为什么你不告诉我你会讲法语?你害我花了许多力气用英语和你交谈。”狄拉克简短地说:“你从来没有问我。”
  有一次,一个外国的访问学者拜访狄拉克,之后和他一起在学院共进晚餐。访客为了打破沉默,就对身旁的狄拉克说:“今天外面风很大。”狄拉克听他这么说之后,就站起来走开。访客想:“糟了,我这样谈天气的话,一定令他觉得无聊,他走了。”只见狄拉克打开门,把头伸出去,过一会儿转身回来,坐回他的椅子,说:“是的!”原来他为了验证这话是否正确,在观察之后才说出自己的看法。
  他就是那种“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的信服者。
  (小 鸽摘自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数学和数学家的故事》一书)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21期 | 标签: | 6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