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生之酒

  • 欣赏生活

  • 林妹妹的裙子

  • 皮鞋·鳝丝·花点衬衫

  • 正好拿来修忍辱

  • 在我身上你或许会看见秋天

  • 率性的郁达夫

  • 黑衣女和红衣女

  • 相似的面孔

  • 君子的尊严

  • 什么人养活了小偷

  • 当阅读成为一种运动

  • 做公益就是经营自己的人性

  • 大学时光

  • 作家的品质

  • 谈幽默

  • 生命不息,工作不止

  • 人间最美,不过鲸落

  • 放下的资格

  • 当诺拉遇见丹先生

  • 朗读的童年记忆

  • 生命的拼图

  • 鸡毛掸子

  • 劳动者的姿态

  • 我的智多星母亲

  • 妈妈的卷发

  • 人在诗途

  • 很会撒娇的李逵

  • 偷看也要有技巧

  • 买卖风险

  • 赢家

  • 傻无止境

  • 百分比和具体数字

  • 糊弄洋鬼子

  • 痛,力透纸背

  • 我儿子比你强

  • 子夜演讲

  • 最有效的药方

  • 言论

  • 漫画与幽默

  • 创意广告欣赏

  • 真相WuMo

  • 想起两个人

  • 人心如乌鸦

  • 她当我存在的

  • 相亲与相敬

  • 清水变酒

  • 舵手与水手

  • 家乡人打来的电话

  • 游戏救国

  • 转念

  • 就好

  • 天下媚俗

  • 如果你下午四点来看我

  • 他人对你的看法毫无意义

  • 猫与鸟

  • 现在开始,你应该认真阅读《斯通纳》

  • “《读者》光明行动”

  • 协作

  • 我的树

想起两个人

1992年冬天,我第一次去德国。当时,中国都市与西方都市的差别还相当大。在柏林,我与苏童,头一次见到双层公共汽车;夜晚,面对众人和蜡烛,头一次朗诵自己的作品。
  
  那是一次文学会议。会上,我见到一些人,北岛、杨炼、芒克、多多、顾城和谢烨。从生理年龄和文学年龄讲,他们都是我的前辈。那时顾城和谢烨的家在柏林。
  头一次见到顾城,我颇为惊奇。不是惊奇于他的长相,而是惊奇于他的打扮。他个头不高,戴着一顶高高的、圆圆的、类似厨师在厨房里戴的烟囱式的帽子。几天后我们熟了,我问:“你能把帽子摘下来让我看看吗?”顾城坚決地摇了摇头。我又问:“你睡觉时,把帽子摘下来吗?”顾城答:“还是要摘下来的。”
  有一天晚上,所有的朋友到顾城家欢聚。记得有人喝多了,在唱歌。谢烨忙里忙外,忙完坐在一旁,看着大家微笑。这时有人告诉我,顾城所有的帽子,都是从裤腿上截下的。会议结束前,会议召集人莎宾娜,带我们去她的故乡德累斯顿。从柏林到德累斯顿,开车要三四个小时。待到德累斯顿,赶上漫天大雪。漫天大雪中,看不清城市的模样。只记得去了茨温格宫,然后去莎宾娜家吃饭。
  从德国回中国后,大家断了音信。
  第二年的一天,我突然接到顾城从柏林打来的电话,说他写了一部小说《英儿》,让我在国内找一家出版社出版,并让我给小说写一篇序。我找到金丽红,金丽红的一句口头禅是:“没有问题。”后来,顾城寄来了他的书稿、图片和他自己设计的封面图样,还给我写了一幅字,画了一幅画。
  后来,顾城和谢烨在激流岛出了事。
  我听到这个消息,震惊之外,相当痛心。从严格意义上讲,我与顾城和谢烨并无很深的交情;我痛心的是,就算有悲欢离合,也不该以这种方式结束生命。还因为时间和年龄,那时顾城和谢烨三十六七岁,我也才三十多岁。
  记得我在《英儿》的序中写道:“我不该是看到朋友离去的年龄。”
  (炜 炜摘自新浪网作者的博客)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14期 | 标签: | 26 views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