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胜负

  • 一轮旧时的纸月亮

  • 溜索

  • 梨木妆台

  • 诗二首

  • 水墨

  • 尾生的等待

  • 神迷路了

  • 大雅宝胡同甲二号

  • 数学鬼才佩雷尔曼

  • 通脱

  • 惜字如金

  • 初入武大的齐邦媛

  • 敲门

  • 楼板

  • 复杂的必要

  • 当大事遇到小节

  • 哲学的呓语

  • 如何做聪明的病人

  • 生存的隐喻

  • 送你一只喵

  • 真实自有万钧之力

  • 蒸饭匠

  • 三个祖母和一个婴儿

  • 暖暖地看别人撒谎的样子

  • 味道

  • 不爱接班的孩子

  • 天堂

  • 完美的错误

  • 我为何拒绝消费

  • 人助旅行

  • 我在五道口卖枣糕

  • 来自历史的自信

  • 幽默感挺费气力

  • 不轻言“免费”

  • 进入宁静之地

  • 治弱国如修坏室

  • 小国大球

  • 圣敦煌记(节选)

  • 联合国秘书长是个什么职位

  • 该换时钟了

  • 言论

  • 幽默

  • 季诺漫画

  • 余生好长,你最难忘

  • 意识与无意识

  • 凡俗与高雅

  • 虚荣值多少

  • 千万在场

  • 那座山,让我知道我已老

  • 偏见这样产生

  • 7分钟定律

  • 极限教育

  • 禅院书舍

  • 爱的险境

  • 手中握刀,不要说话

  • 留点空间

  • 制度即良知

  • 智趣

  • 互动

小国大球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最爱篮球的国家
  立陶宛是个人口小国,却盛产巨人球员,这很容易给人“立陶宛人天生高大,拥有打篮球的天赋”的印象。2005年的一项抽样调查显示,立陶宛19岁~24岁男性平均身高为177.2厘米。按统计学规律,立陶宛人的这个身高,低于一些欧美国家的男性的身高。
  但是立陶宛人可能是全世界最热爱篮球的,即使发明了篮球运动的美国人也无法相比。最能说明这一点的莫过于2014年篮球世界杯,立陶宛有222万人看过国家队的比赛直播,约占全国人口的76%。其中最热门的一场比赛当然是与美国队的半决赛,至少有74万立陶宛人看了直播,法国篮球队的历史最高收视纪录也只有70万。
  立陶宛人爱篮球,甚至给该国收视调查造成了一种奇特的现象:只要有国际篮球大赛的年份,当年的收视冠、亚、季军就都是立陶宛队的比赛节目。如2015年收视率最高的10个节目有7个是球赛。超高热情带来了可观的参与人数,据欧洲篮联统计,立陶宛注册及非注册篮球运动员的总数为147733人,是俄罗斯的一半,德国的1/5。虽然绝对数量不算多,但立陶宛篮球运动员的平均素质高于周围的体育强国的运动员。原因很简单:立陶宛把绝大多数体育资源都投在了篮球运动上。虽然人口不足300万,但立陶宛却拥有17座可容纳千人的篮球场馆。在立陶宛这个人均收入并不高的小国里,唯一能挣到百万美元年薪的运动员就是篮球球员,即使立陶宛最顶尖的选手往往不会留在国内。
  那么为何立陶宛人偏偏热爱篮球呢?
  北美移民的种子
  立陶宛曾与拉脱维亚对决,但被对方以123:10的比分打败。输球的立陶宛人没有在意,但是,这场比赛刺激了3个美国人,他们改变了立陶宛的历史。在当年立陶宛临时首都考纳斯举办的世界立陶宛人大会上,一群美籍立陶宛裔篮球运动员也在场。看到祖国体育水平如此落后,其中3人当即决定留下来。
  他们成了立陶宛篮球的种子,两年后,更多美籍立陶宛球员加入立陶宛篮球运动中。其中最重要的“外援”当数1936年柏林奥运会上,带领美国队夺得金牌的主力中锋弗兰克·卢宾。卢宾的父母是立陶宛移民,成为奥运明星后,一家人荣归故里,期间他的妻姐摔断了腿,必须留下来养伤。立陶宛人趁机提出邀请,让卢宾做了国家篮球队的第一任主教练。
  以美籍球员为主,贯彻美式训练的立陶宛队很快成为欧洲篮球的一支强队。1937年的第二届篮球欧锦赛,他们首次获邀参赛,结果五战全胜,并在决赛中以24:23力克意大利队,夺得冠军。
  这次夺冠激发了立陶宛人参与、从事篮球运动的热情。仿佛一夜之间家家户户的院子都装上了篮筐,农村的谷仓也被改造为没有座位的篮球馆,立陶宛真正变成了一个篮球国度。1939年,为举办第三届欧锦赛,考纳斯修建了欧洲第一座专业篮球馆,立陶宛队在这里成功卫冕,奠定了考纳斯篮球之城的地位。
  民族意识的沃土
  不少东欧国家曾在一些运动上占据霸主地位,但政治动荡和缺乏商业市场让他们的地位很快跌落。立陶宛的国运更加多舛。“二战”前的苏德秘密协定中,它被划给苏联,从此失去独立地位。在抵抗苏联吞并时因屠杀和流亡而人口骤减,篮球事业也被摧毁殆尽:美籍球员被迫离开,本土球员要么流亡,要么加入抵抗力量。
  但正因这种境况,篮球在立陶宛人精神上的地位大幅提升。由于对自己在苏联的处境不甘心,任何可被作为民族标志的事都被奉为立陶宛人的珍贵传统,在战前刚刚夺取欧洲冠军的篮球项目被视为仅次于天主教的民族象征。立陶宛群众体育也因为民族意识而重视篮球,哪怕是被送往“古拉格”,立陶宛人也要把篮球带在身边。
  1991年9月,立陶宛成为第一个脱离苏联的加盟共和国,他们的第二信仰——篮球终于可以重返国际赛场。迎面而来的便是1992年的巴塞罗那奥运会,留给立陶宛的准备时间并不充裕,新国家没有预算拨给球队。这一次,又是大洋彼岸的立陶宛裔篮球人支援了祖国,靠着马修利奥尼斯等人在美国发起的募捐,立陶宛队凑齐了参赛费用。
  这一届立陶宛队虽然被乔丹领衔的“梦一队”挡在决赛门槛外,却意外地与以俄罗斯和原来部分加盟国组成的独联体队争夺铜牌。这实在是立陶宛人梦寐以求的对手,最终,他们以82:78战胜了对手。
  对于这分荣誉,队中球星萨博尼斯感慨地说:“在汉城,我(为苏联)拿到了金牌,但巴塞罗那的这枚铜牌,才是我们立陶宛人的灵魂。”
  (闲 云摘自微信公众号“大象公会”,康永君图)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21期 | 标签: | 16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