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幸福的时刻

  • 鸳鸯劫

  • 年意

  • 落花生

  • 晓雾

  • 脚的尊严

  • 母亲与我

  • 三只虫草(节选)

  • 父亲张伯驹

  • 晨鸟与夜猫

  • 疏离

  • 借钱有术

  • 金钱,使人腐败?

  • 心态的“惯性”

  • 中餐馆里的常餐

  • 人为什么都不肯死

  • 挤公交车的社会学

  • 网络行动能改变世界吗

  • 如何解读“互联网+”

  •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 当我死去……

  • 岛耕二先生的猫

  • 幸福总有缺陷

  • 别致的外交“会晤”

  • 女儿的厨艺

  • 写给老去的柳小姐

  • 儿子“成人”记

  • 记忆你的曾经

  • 过河拆桥

  • 祖母的暗示

  • 松紧带和皮带

  • 读书的5个秘诀

  • 那一个微笑

  • 德国制造如何造出众多“世界一流”

  • 航班延误那些事儿

  • 让物理学界沸腾的引力波

  • 从巴比松到瓦尔登湖

  • 城府

  • 皇帝的节俭与贪官的放肆

  • 地震过后

  • 难倒精灵的问题

  • 言论

  • 漫画与幽默

  • 二十四节气

  • 吃货眼中的美食地图

  • 胜任

  • 庸人自扰

  • 思念

  • 传承

  • 幸福的十大“杀手”

  • 四气

  • 绿腰

  • 孩子和老人

  • 无声胜有声

  • 躲在厨房里的总统

  • 《〈读者〉高考作文素材》增刊(第8版)重磅推出

  • 《读者?校园版》征稿启事

幸福总有缺陷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一场一场的雨下过,冬天就来了。去年冬天经常来咖啡馆的客人,今年冬天已经不知所踪,他们到来时没有打招呼,离去也无须报备。
  这对母女是我在今年冬天遇到的。星期天的下午,窗外下着雨,她们面对面坐在桌前,昏黄的台灯照着面前的书页。天天在一起的人,已经没有多少可聊,所以她们安静地各自看书,中间摆着一块芝士蛋糕,谁想起来就叉下靠近自己的一块儿,慢慢地,三角形的蛋糕只剩下中间的一堵小“矮墙”。
  女儿十二三岁,看书很快,与其说是看书,不如说是翻书,每本书翻十几分钟后,便站起来换一本。有一次,她拿下一本《性文化史》,厚厚的,红色封面,饶有兴趣地看着。母亲发觉她有段时间没有换书,饶有兴致地问她在看什么,她将封面展示给母亲。母亲的脸腾地一下红了,无助地看着女儿,似乎左右为难,不知该说什么。女儿顽皮地笑了,嘴角上扬,有淡淡的嘲讽,似乎在说,别大惊小怪了,一边却自觉地站起来,伸长手臂,努力把书放在很高的书架格子上。母亲冲她笑笑,没说一句话,待女儿去洗手间,她站起来,匆匆忙忙地将那本书翻了一遍。
  这对母女的生活,在我看来既幸福又完美。她们总是手挽手进来,穿着风格相近的衣服,米色或者灰色的休闲装,没有任何花哨的装饰,如果不看脸,你会误以为她们是年龄相差无几的闺密。离开的时候,她们也是手挽着手,两人脸上的表情总是淡淡的,淡淡地微笑,淡淡地说话,淡淡地欣赏风吹过院子里的竹叶。女儿的脸上没有幼稚,母亲的脸上没有严肃。
  有时候,女儿会选取书中的某一个段落,读给母亲听。母亲听完,淡淡地说,写得真好,并不多加评论。
  一位同样注意到她们的客人,是心理医师,他赞叹这位母亲的聪明。对于十二三岁的孩子来说,父母只需要认同,而不需要表达,往往你表达得越多,越容易产生距离,因为父母与孩子,永远不可能有相同的想法。
  咖啡馆的熟客,几乎每个人都有代号。爱嚼槟榔的叫槟榔哥,长得壮硕而可爱的叫小胖,爱穿短裙的是静香,还有红风衣、小丸子、不高兴等等,不知谁给这对母女取名为李雷和韩梅梅。没错,就是初中英语课本里友谊天长地久的那对好同学。
  一天晚上,心理医师怀揣着一个巨大的秘密悄悄蹭进咖啡馆。他努力想藏住它,却还是忍不住悄声告诉我,那位幸福的母亲原来是单亲妈妈,离异多年,曾经去他所在的心理诊所就诊。
  “我一直以为她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你瞧,连我都看走眼了。”他说。
  我虽然心里一惊,但转念想想,母女两人那种心照不宣的亲密,的确带有某种刻意。
  谁说残缺的家庭不容易幸福?多少家庭,因为完整,而成员过于随意,甚至随意地彼此伤害。相反,有一点点顾忌,反倒容易让人去刻意经营,经营着有缺陷的幸福,经营着残缺的完美。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是带病生存,至少离异的母亲与父爱缺席的女儿,深深明白自己所患之疾,对症下药,倒比那些自我感觉良好,实则病入膏肓的人更深知亲密关系得之不易。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06期 | 标签: | 3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