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生故事的旅程

  • 海底世界

  • 孔融让“离”

  • 证明

  • 说实话

  • 担心

  • 灵机一动

  • 长大成人

  • 破例

  • 做主

  • 危险

  • 手还有用

  • 地理课

  • 出奇制胜

  • 妈妈赢了

  • 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

  • 卸磨杀驴

  • 脱岗

  • 旅游纪念品

  • 洗澡

  • 不一样的饺子

  • 谁给花儿浇开水

  • 与保安过招

  • 阿东的婚事

  • 祸起代驾

  • 一斤红薯三斤葱

  • 101颗佛珠

  • 画中计

  • 幸运的人

  • 技痒

  • 包裹的玄机

  • 最具善意的公交车站

  • “三毛之父”的橡皮

  • 被割断的希望

  • 竞业限制有补偿吗

  • 兄弟争孝

  • 民间高手戏庸官

  • 牛死之后

  • 阿P怕见老同学

  • 寻恩记

  • 爸妈网名,总有一款撩到你

  • 机智问答

  • 老师的口头禅

  • 生活浓缩智慧

  • 治口吃

  • 拍照绝招

  • 倒霉的快递员

  • 同是天涯沦落人

  • 雾霾迷踪

  • 今年是你本命年

  • 这招不灵了

  • 妻管严有好处

  • 非常人质

寻恩记

一起十三年前的劫案,成了安小兰的心病,当年见义勇为的恩人到底是谁?安小兰鼓起勇气发帖寻恩,但随之而来的事情,却扑朔迷离……

1.恩人上门


  安小兰是个有想法、有能力的女人,进入职场不过三年,便对商界的游戏规则了如指掌。她觉得只要筹到一笔起步资金,就能大展拳脚,闯出一片天地来。可是她老公王凯胸无大志,前怕狼后怕虎,说什么也不肯卖掉房子来支持她。
  这天晚上,安小兰磨破了嘴皮,可王凯还是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安小兰气坏了,自己怎么就瞎了眼,嫁了这么一个鼠目寸光的窝囊废?她大骂了王凯一通,说让他守着房子过吧,然后就冲出了家门。
  当时已是夜里十点多了,月色朦胧街灯昏暗,安小兰心情糟到了极点。她想打个车回娘家,但在街上走了半天,也不见一辆出租车,好在两处离得不远,于是她进了一条小胡同,想抄近路走过去。
  可刚进胡同,一个蒙面的男人就跳了出来,拿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压低了声音喝道:“抢劫!别动啊,要不一刀捅了你!”
  安小兰吓坏了,就想老老实实交钱保命,但随即想到,包里有她刚借来的五万块钱,这可是她事业的起步金啊。想到这里,她哀求道:“求求你,这是给我妈治病的钱,你把钱拿走了,我妈怎么办啊?”
  劫匪一把扯住她的包,安小兰哪肯撒手,叫道:“来人啊,有人抢劫啊……”
  话音未落,一个人旋风般冲了过来,一脚踹在劫匪的肚子上,劫匪后退几步摔倒在地。来人上前一把揪住劫匪的头发,骂道:“抢女人算什么本事?来来来,你抢我一个试试……啊——”
  安小兰听来人惨叫一声,显然是挨了一刀。她心里一紧,等劫匪打倒来人,自己的钱免不了被抢,而且还得对见义勇为的人负责,万一这人死了残了,自己便会陷入天大的麻烦之中。想到这里,安小兰当机立断,头也不回地逃走了。
  这一夜,只要一闭上眼睛,就能看到闪着寒光的匕首,听见那人的惨叫声,整整一夜她都不能安眠。第二天,王凯打来电话,说自己决定全力支持她,同意卖掉房子了。安小兰大喜,立刻全副身心投入到发展事业当中。
  时光荏苒,一晃十三年过去了,安小兰的公司已经资产过亿,但她的身体状况却越来越差。一次,安小兰在参加一个重要会议时,竟然当场晕了过去。
  医生说她因长期休息不好,以至于身体各项机能都出了问题,尤其是心脏不堪重负,再这样下去,甚至会有生命危险。医生对症下药进行治疗调理,但却收效甚微,安小兰仍然每晚从噩梦中惊醒。
  这十三年来,安小兰几乎每晚都是这么过来的。无论吃了什么帮助睡眠的药物,被抢劫时的那一幕总会清晰地出现在梦里。涌出的鲜血,以及救她的那个恩人的惨叫声,每每让她悚然惊醒。
  无奈之下,安小兰去看了心理医生,医生说心病还需心药医,只要她能够面对这件事,解决这件事,心病将不治自愈,不会再夜夜经受噩梦的折磨了。
  这天,安小兰终于下定了决心,将遭遇抢劫后自己落下心病的事对王凯全盘托出。王凯责备她说:“这事你为什么不早说?”
  安小兰嘲讽地说:“跟你说有什么用?当年你要是早点同意卖房,我会出这事吗?”
  王凯无言以对,他叹了口气,问安小兰打算怎么办。
  安小兰说:“我准备在网上发个帖子,说明大致的时间地点经过,寻找当年帮我的那个人。这件事情我不方便出面,一旦被媒体知道,公众不会赞扬我知恩图报,只会骂我忘恩负义。所以这件事还是由你暗中操作,千万别把事情办砸了。”
  王凯拍着胸脯保证,一定不会让她失望。王凯在网上发了篇帖子,题为“寻找我的恩人”,呼吁当年见义勇为之人跟他联系,一旦确定身份无误,将予以重金酬谢。
  这个帖子在网上引起了轩然大波,一时间跟帖无数,很多人指责发帖人的逃跑行径,也有不少人跟帖说自己就是见义勇为的人,并跟王凯联系。虽然安小兰当晚没看清见义勇为者的相貌,但这些人提供的细节显示,他们都不是安小兰要找的人。
  转眼一个多月过去了,这天,一个叫张少伟的人打来电话,提供的细节信息完全正确,王凯大喜,立即安排了安小兰和这人见面。
  张少伟满面愁苦之色,一身破旧过时的衣服,看上去起码有六十岁。安小兰想起了当年恩人冲上去时,那副龙精虎猛的样子,不觉心下生疑,问道:“张先生今年多大歲数?”
  张少伟自嘲道:“我看上去太老了,是吗?其实我还年轻呢。”说完,掏出身份证递了过去。原来,他今年刚刚四十出头,十三年前,不过二十七岁。张少伟慨叹道:“你有疑问这不奇怪,因为你不知道当年因为帮你,我失去了什么。”
  张少伟一把掀开衣服,在他腹部,赫然是一长一短两道疤痕。原来,短的那道,是当年挨了劫匪一刀留下的,那一刀刺穿了脾,动手术摘脾的时候,又留下了第二道长疤痕。
  不但如此,因为伤口感染,他在医院整整住了三个月,折腾得死去活来,最后虽然保住了命,但从此身体异常虚弱。因为再也干不了体力活,被原来单位开除了。老婆勉强跟他过了两年,最后跟别的男人跑了。这些年,他就靠着捡破烂生活,物质上的拮据和精神上的苦闷,使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苍老了二十岁。
  “当年我报了警,跟警察说我是因为见义勇为受的伤,希望能得到见义勇为奖金。但是警察找不到你,没人给我作证,所以我就得不到那笔钱。”张少伟叹了口气,说,“当年,你为什么要跑?你知道你一走了之,把我害成什么样了吗?”
  安小兰不敢看他的眼睛,咳嗽了一声,道:“我当年也有说不出的苦衷……现在,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会尽全力满足你的。”
  “我能有什么要求?只要你能帮我把原来的房子买回来,让我有个安身的窝,我就感激不尽了。”说着,张少伟有些不好意思,“不过那房子现在得几十万,要是太多就算了。”
  安小兰当然愿意满足恩人的要求,她出高价购回张少伟的旧居,又送他一辆车子和一百万现金,只求他不要把此事声张出去,不要让人知道她曾经的忘恩负义。张少伟一口答应下来。

2.仇人现身


  解决了这件事情,安小兰心结尽去,当夜一觉睡到天亮,醒来时神清气爽,状态竟是十三年来前所未有的好。刚洗漱完毕,茶几上的电话响了,正是王凯那部用来联系见义勇为者的专用手机,想来又是有人想浑水摸鱼。安小兰心想,得赶紧在网上说明寻恩行动已经结束了。她随手接起电话,只听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说:“那起抢劫发生的时间是十三年前的五月十三日晚上十点左右,地点是福安街瑞华超市东二十米的胡同里,我说得没错吧?”
  安小兰大吃一惊,这些细节,除了自己和张少伟,就只有那个劫匪知道,难道,这人是那个劫匪?他不知道张少伟已经出现,异想天开想要冒功邀赏吗?自己何不趁此机会抓住他?安小兰立刻下了决心,当下假作惊讶地问:“难道你就是当年救我的恩人?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闫涛。”对方大大咧咧地说,“这些年你坑死我了,你打算拿出多少钱报答我啊?”
  “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我一定会给你酬谢金的,你看我们先见面好吗?”
  安小兰刚放下电话,王凯提着早餐从外面回来,安小兰赶紧把事情说了一遍。王凯立刻拿出手机准备报警,突然之间他好像想到了什么,放下手机说:“不对,不能报警。如果报了警,这件事就曝光了,老婆,那样的话,你的个人形象就全毁了。”
  安小兰这才醒悟,自己光想着报仇了,竟然忽略了随之而来的后果。可是,就这样放过闫涛,她一样不能甘心。她想了想,说:“这家伙令我十三年来睡不安寝,放过他是不可能的。我们不是在派出所有朋友吗?就是简单地报警抓人,求他们帮忙控制一下,别把消息外传,这样总没问题吧?”
  安小兰说做就做,而派出所的朋友也答应了她的请求。她和王凯提前来到见面地点,警察暗中埋伏在外。可是见面时间过了半个小时,闫涛却一直没有出现。安小兰打电话过去询问,闫涛咬牙切齿地说:“我正想问你呢,你是不是信不过我?你报了警,警察就在外面那辆车里吧?”
  安小兰当然矢口否认,闫涛破口大骂:“你个臭女人,当年忘恩负义跑了,现在又设计来陷害我,你就等着遭报应吧!”
  闫涛虽然十分狡猾地发现了埋伏,但根据他的来电号码和姓名,警察轻而易举查到了他的身份,并找到了他家。那是在城郊的一所破房子,家徒四壁,连一件像样的家具都没有。闫涛的老婆是个牙尖嘴利的女人,她说闫涛才是那个见义勇为的人,为了救人,左手筋都被刀子割断了。
  她拒绝说出闫涛下落,警察也没什么办法,只得警告她,说一旦有闫涛的消息,必须及时向警方通报,然后便收队离开了。
  转眼两天过去了,闫涛像人间蒸发般一点消息都没有。第三天傍晚,有人敲门送快递,王凯刚打开门,就被一把匕首顶在了喉咙上,来人正是闫涛。闫涛进屋关门,扑上去一把打落安小兰手中的电话,喝道:“我只想跟你谈一谈,谈完了就走,你别逼我杀人。”
  说话间,匕首又顶在安小兰的脖子上。王凯连连摆手,说:“你别冲动,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为什么不相信我是救你的人?是那个王八蛋抢先一步了吗?”
  “真正救我老婆的人已经找到了,剩下知道真正时间地点的,只有那个劫匪。”王凯铁青着脸说,“所以我们不应该怀疑你吗?”
  闫涛大怒,问:“那个人是谁?你把他叫来,我跟他当面对质!我才是救你的人啊,你信了那王八蛋是恩将仇报,你知道吗?”
  安小兰说:“你说你是救我的人,有证据吗?”
  “我没有证据,但是我凭良心说话!我今天来,就是要给你讲讲那天晚上的事情。”

3.疑点重重


  闫涛说,那天晚上踹倒劫匪后,自己揪住了他的头发,结果劫匪一刀划断了他的左手筋,他抢过刀子刺进了劫匪的肚子里。劫匪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他才发现麻烦大了,本想着安小兰可以帮他作证,但一回头,才发现安小兰早跑没影了,他当时就傻了。
  那是他刚出狱的第二天,两年前,他因伤人被判刑,如果报警的话,在无人证明的情況下,警察怎么可能相信他是见义勇为?于是他悄悄溜回了家。老婆带他去医院治伤,看见医院门前围着一堆人,还有一辆警车。打听后才知道,有一个人挨了一刀,快死了,那人报警说是因为见义勇为被刺伤了。
  闫涛气愤地说:“这下你明白了吧?那王八蛋抢先报了警,你又不肯出来作证,我要是报警的话,非让警察当成劫匪抓起来不可。其实我早就看到你寻找恩人的帖子了,本来不敢来找你,可大夫说我老婆如果不马上做手术,以后病情会越来越重。我又没钱,就一时鬼迷心窍来了,谁知道到底还是惹了大麻烦。”
  安小兰和王凯面面相觑。安小兰问:“你说的都是真的?”
  闫涛恶狠狠地说:“要是我撒半句谎,就让我出门被车撞死。而且我来不是要求你们报答我,只要别再抓我,让我过点消停日子,我就谢天谢地了。”
  安小兰皱眉沉思,突然间眼睛一亮,让闫涛转过身去给她看看,然后闭上眼睛想了一会儿,说:“那天晚上,你从我身后冲过来,我一直没看到你的脸,但是看到了你的背影,刚才我仔细回忆了一下,好像那天的人确实是你。”
  闫涛兴奋得一拳砸在茶几上,大笑着说:“老天终于开眼了,安小兰你别怪我直接,这些年我废了一只手,根本没人用我,现在我老婆做手术都没钱,你真能给我很多钱吗?”
  
  安小兰说:“当然,但现在银行下班了,明天我让财务给你转账,你老婆的一切费用我都包了。”
  “谢谢,只要你救了我老婆,你让我给你当牛做马都行,我这就回去跟她报喜。”闫涛走到门口,又转过身来,“对了,你不会放过那个王八蛋吧?”
  安小兰肯定地点了点头,闫涛放心地走了。王凯问:“小兰,你真的认出他的背影了?”
  “没有。可是我必须这么说,否则他会杀了我们的。”说完,安小兰打电话跟警察说明了情况,警察答应这就去闫涛家守株待兔。安小兰和王凯等了半天,没等到闫涛落网的消息,却等来了闫涛的电话。电话里,闫涛绝望地问:“为什么要骗我?”
  安小兰知道閆涛再次发现了警察,淡淡地说:“那不叫骗,那叫权宜之计。我倒是想问问,你颠倒黑白想让我把你当恩人,你凭什么如此小瞧我?”
  “我不是小瞧你,我是高估你了。”闫涛喘了几口粗气,说,“我告诉你,你错了,真抓了我,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我求你,别抓我行不行?”
  “不行!”安小兰断然道,“你不受到惩罚,我睡不踏实。”
  “好,那我去自首,我接受惩罚,让你能睡踏实觉。但我有一个条件,你必须答应我,治好我老婆的心脏病,行吗?”
  原来,闫涛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他老婆。安小兰不由得心生同情,正想脱口答应,随即想起十三年来无数个难眠之夜,无尽的恨意再次涌上心头,她淡淡地问:“凭什么?真当我欠你的?”
  闫涛沉默了,然后挂断了电话。
  警方一直没有闫涛的消息,安小兰不但自己提高了警惕,防止闫涛狗急跳墙,还通知张少伟加强防范。焦虑之中,安小兰又开始失眠了。这天一早,她接到一个电话,对方的声音明显经过伪装,说:“十三年前抢劫发生时,我也在现场,我清清楚楚看到了所有情况。但是因为某种原因,我没办法站出来,我只能告诉你,张少伟是抢劫你的人,闫涛才是你真正的恩人。”
  安小兰问:“证据,你有证据吗?”
  “我知道现场所有的细节,这还不够吗?”
  “闫涛也知道现场所有的细节,所以我需要证据。”
  对方哑口无言,安小兰冷笑着说:“请你转告闫涛,别再玩这些小把戏了,他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警察早晚会抓住他的。”
  放下电话没多久,张少伟打电话让安小兰过去。原来,他也接到那人的电话,威胁说如果他不向安小兰说明情况、承认自己是抢劫犯的话,那人就要站出来指证他。张少伟激动地说:“肯定是闫涛在搞鬼,恨我当年坏了他好事,你绝不能让他逍遥法外啊。”
  安小兰请张少伟放心,保证一定让闫涛归案服刑。安慰了他之后,安小兰回到了公司,越想越觉得这事有些奇怪。如果闫涛就是那个劫匪的话,他怎么就敢痴心妄想颠倒黑白,让安小兰相信他才是她的恩人?他还试图通过威胁,让张少伟承认自己是罪犯,世界上真有这种不自量力的人吗?
  难道,闫涛说的一切才是真的?安小兰一颗心狂跳起来,如果错把仇人当恩人报答,又把恩人当仇人报复,那可真让人笑掉大牙了。

4.宁为玉碎


  安小兰让王凯再详细调查一下两人的资料。张少伟出事前的经历中规中矩,读书、上班、结婚,出事后被开除、离婚、落魄,在大家眼里,他是个老实人、窝囊废;闫涛的经历却复杂得多,上学时因为打架被开除,婚后不久帮朋友讨债,打伤了人再抢了钱,被定性为抢劫而入狱两年,再后来左手残疾失去工作,日子过得一塌糊涂。他的性子暴烈,经常一言不合就翻脸动手,口碑差到了极点。
  从两人的履历上看,张少伟能做出见义勇为的事情来,是意外之举,但闫涛抢劫却符合他的性格特征。而在安小兰出事当晚,派出所里有张少伟的报案记录,医院里有他的住院记录,两人的身份应该没什么问题。
  安小兰长舒了口气,她为对张少伟起了疑心而感到羞愧。下班时她特地绕到张少伟家,上去探望。她敲开了门,愕然发现开门的居然是闫涛,闫涛一把将她扯进屋里推倒在地,狂笑着说:“正想找你呢,没想到你居然送上门来,今天就让咱们好好算算这笔账吧。”
  闫涛胡子拉碴、凶神恶煞,而张少伟鼻青脸肿地躺在地上。安小兰强忍着心中恐惧,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想让你们还我清白,想让你这个瞎眼的女人,知道你是怎么冤枉我的!”闫涛咬牙切齿地狠踹了张少伟一脚,“说实话,还敢撒谎的话,今天我就一刀一刀剐了你。”
  “我说的都是实话啊,兄弟,你废了只手,可我摘掉了个脾呀,你把我害得这么惨,还想颠倒黑白把我送进监狱,你也太不讲理了吧?”
  “放屁!”闫涛继续狠踢张少伟,“要不是我一念之差,没敢报警,哪轮得到你装好人?现在我无路可走了,就算死,也得拉着你个王八蛋陪葬!”
  安小兰见他注意力全在张少伟身上,悄悄从衣袋里取出一支袖珍电棍,猛地戳在闫涛身上。闫涛倒在地上抽搐不已,直到他再无半点还手之力,安小兰才一屁股坐在地上。她真是后怕,要不是为防备闫涛,特地准备了这根电棍,恐怕就让闫涛得逞了。
  张少伟爬起身来,翻出一根绳子,把闫涛的手腕捆在了一起,安小兰也拿出手机报了警。这时闫涛终于缓过劲来,说:“安小兰,算你狠,今天你把我送进监狱,等到了真相大白那天,你会后悔的,你就等着一辈子寝食难安吧!”
  “到了现在,你还敢胡说八道?”不等安小兰说话,张少伟踹了闫涛一脚,“等着坐大牢吧你!”
  “恭喜你王八蛋,你命好,遇到这么一个好赖不分的傻子。”闫涛惨笑着说,“你抢了她,她还把你当祖宗供着,老天真是瞎了眼。”
  见闫涛一口咬定自己糊涂,安小兰怒火腾腾上涌,对张少伟说:“你当年治病倾家荡产,这笔钱得向他索赔,法律会支持你的申请,也让他尝尝倾家荡产的滋味。”
  闫涛双目圆瞪,眼角竟然瞪出血来,大喝道:“安小兰,你好毒的心——”
  张少伟上前踢了他一脚,骂道:“你抢人的时候不毒吗?你捅我的时候不毒吗?这是你应该付出的代价。”
  闫涛胸口急剧起伏,突然嘴一张,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随后一声大喝:“王八蛋,我要杀了你!”
  话音未落,闫涛一个翻身跳了起来,两人吓了一跳,齐齐后退,闫涛蹿到窗前,被捆着的双手猛地向玻璃砸了下去,玻璃四分五裂,他的手顿时鲜血淋漓。他哈哈大笑着将手腕在玻璃碴子上一划,割断了绳子,然后抓起一片玻璃碴子,大喝一声扑向张少伟。
  张少伟吓得不轻,一个闪身躲进卧室,锁死了门。安小兰见状向门外逃去,却见两个警察正要敲门。她如见救星,大叫:“快抓他!他就是那个抢劫犯!”
  闫涛大吃一惊,一把扯过安小兰,把玻璃片顶在她的喉咙上,喝道:“让开!否则我就杀了她!”
  两个警察面面相覷,其中一人喝道:“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杀了她,你就再也回不了头了。”
  闫涛身子一僵,对安小兰说:“我真想杀了你这个糊涂虫,可我不是罪犯,我从不欺负女人,更不会杀你,但我宁死也不会为没犯过的罪去坐牢。”
  说完,他把安小兰往前一推,一个箭步蹿上窗台,向下面楼层的空调箱跳去。那个空调箱却经不起他的撞击,一下子垮塌了,闫涛从三楼的高度直摔了下去。
  安小兰跟着警察跑到楼下,只见闫涛以一个扭曲的角度躺在地上,咬牙切齿地想动,可是连身体都翻不过来。看着围上来的人,他突然纵声大笑起来,笑声悲怆,令人毛骨悚然,而他眼中的泪如泉水般涌出,滚滚而下。

5.真相大白


  闫涛摔断了腰椎,医生说他下半辈子只能在床上度过了。闫涛的老婆闻讯赶到医院,见丈夫如此模样,当即昏了过去。大夫说,她的心脏病已经严重到了一定程度,如果不尽快手术,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因为证据完整,闫涛被判刑只是时间问题,但他的刑期只能在监外执行。不过,如果他老婆没钱做手术,或者出现意外的话,他一个瘫子又如何生活呢?
  这天晚上,吃了一大把安眠药的安小兰总算进入了梦乡,可不知过了多久,她又梦到了闫涛,闫涛浑身是血,大骂她忘恩负义、恩将仇报,然后突然化成厉鬼来向她索命,她惊叫一声从梦中醒来,打开灯,才发现王凯居然不在床上。
  她来到客厅,发现王凯正坐在地上,仰着脖子往嘴里灌酒,地上堆了七八个空酒瓶。安小兰不由得一怔,上前说:“都戒酒这么多年了,怎么又喝上了?发生什么事了?”
  “小兰,一转眼,我们结婚已经十五年了。我是非常非常爱你的,你知道这点吗?”
  王凯的舌头有些大,明显喝多了。安小兰点点头,问他为什么突然说这些。王凯傻笑了两声,继续说道:“可是我配不上你,你不但漂亮,还特别有能力,人家都说我是靠老婆吃软饭的,这么多年你没嫌弃我,你知道我有多感激你吗?”
  “你喝多了,咱不说这些,赶紧休息吧。”安小兰想劝他回屋睡觉,王凯却一把推开她,然后“扑通”一声跪在她面前,说:“可是我却对不起你,那年你被抢劫的时候,其实我就在现场啊!”
  安小兰脑袋“嗡”的一声,她尖声问道:“你在现场?”
  那晚,安小兰气愤之下夺门而出,王凯哪里放心得下?可是他知道安小兰的脾气,如果他去劝她,只会惹得她发更大的火,于是便暗中跟着她、保护她。可他万万没想到,安小兰居然真的被人抢劫。看着那把寒光闪闪的匕首,他吓得头皮发麻,不禁犹豫了一下。当他下了决心要冲上去时,那个见义勇为的人已经上去了。他又犹豫要不要冒险上前帮忙,还没等他下定决心,安小兰已经跑了。后来,他亲眼看见,见义勇为的人夺下劫匪的匕首,刺进劫匪的肚子里。
  是的,真正的劫匪是张少伟,闫涛才是那个见义勇为的人。
  那天,王凯躲在暗处,看见闫涛逃命似的跑了,又看见装死的张少伟爬起身来,扯下蒙面布堵住伤口,踉踉跄跄地离开,他记住了这两个人的脸。
  正是因为当时没能果断挺身而出,王凯很自责,才同意了卖房子的事情。随后安小兰的事业蒸蒸日上,两人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虽然明知安小兰失眠的心病所在,但他只能装作不知道,他担心一旦安小兰知道了,他们的婚姻就会走到尽头。
  张少伟出现时,王凯不敢揭穿他,因为揭穿对方就会暴露自己。他只希望真正的见义勇为者不要再出现了。可是闫涛随后就来了,他只好在安小兰报警后,暗中发短信通知闫涛,所以闫涛才先后两次躲过警察的追捕。他希望安小兰能够放过闫涛,或者张少伟能够自承罪行,所以他以目击者的名义,匿名给他们打电话,但都没有达到预期目的。
  因为害怕失去安小兰,他铁下心装聋作哑。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事情竟然发展到了这一步,抢劫犯张少伟安逸地享受着安小兰的酬谢,见义勇为的闫涛却落得如此下场,良心的谴责让王凯终于下定决心说出一切。
  安小兰冷汗涔涔而下,她多么希望这一切不是真的。她问王凯:“有证据吗?”
  “没有证据,但是那天晚上的事,你从来没跟我说过,对吗?”
  安小兰点了点头。王凯说:“在庆华路打电话的时候,你不小心摔了一跤,手机摔脏了,你用纸巾擦了手机。”
  安小兰一颗心彻底沉了下去,她想起了闫涛说的话,说她知道真相后,一定会后悔的。原来,所有的人都知道真相,只有她一个人被蒙在鼓里。当年她背弃恩人而去,如今又以仇报恩,毁掉了恩人的生活,她还有什么脸去见闫涛夫妇?
  安小兰追悔莫及,如果时光能够倒流回十三年前的那个夜晚,她不会溜走,而是要勇敢地跟闫涛并肩战斗,或者,拿起手机第一时间报警……可是时光永远不会倒流,她永远都无法赎清罪孽,而这一切,至少有王凯一半的责任。安小兰猛地扑上去,抓住王凯又打又骂,她哭叫着泪流满面。
  王凯不惜身败名裂站了出来,张少伟自知真相无法隐瞒,只能承认了全部罪行。安小兰最后的疑问也终于得到了答案,她一直不明白,老实又窝囊的张少伟为什么会抢劫?抢劫之后,又为什么敢主动报警?
  原来,张少伟的老婆因为嫌他赚不来钱,对他怨气极大,经常冷嘲热讽。那天晚上,张少伟在外面蹭了顿酒回来,他老婆又指责他无能。张少伟借着酒意,决定男人一把让她看看,于是就走上了这条不归路。在去医院治伤时,正好遇到警察办案,见他满身是血,就问怎么回事,他吓坏了,灵机一动把见义勇为的帽子戴在了自己头上。但最终他仍是受到了法律的制裁。
  之后,安小兰和王凯来到医院,向闫涛夫妇道歉,希望闫涛夫妇原谅他们。闫涛怒目圆睁,骂道:“原谅你们?你们配吗?我呸——”
  两人羞得无地自容,可是这能怪谁呢?这一刻,他们心里只有无穷的悔恨……
  (发稿编辑:刘雁君)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12期 | 标签: | 0 views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