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被抑制的消费

  • 191亿元的网购狂欢:微观描述

  • 网购达人:生活的性价比

  • 境外购物:乐趣与技巧

  • 中国消费力:数字下的坚挺真相

  • 消费不足可能是个伪命题

  • 窘迫中产者的“吐槽”

  • 释放消费

  • 彼得雷乌斯:典范将军的滑铁卢

  • 北大港湿地东方白鹳救援记录

  • 张娇:自然保护区以及矛盾人生

  • 从北京到版纳:推着妈妈去旅行

  • 合水村:“空心”村

  • 恩泽留守儿童关爱中心:“80后”返乡青年的公益探索

  • 点石成金

  • “进军香港不是一场拍卖”

  • 生态重整期的Acer步调

  • 3亿中产阶层与宝马的未来想象

  • 陆川:我的电影青春期画上了句号

  • 王羽佳:游走中的钢琴家

  • 寻找挑战麻婆豆腐的葡萄酒

  • 如何把失败变成成功之母

  • 谢尔·埃斯普马克:《失忆的年代》

  • 幸福公寓

  • 多年生经济作物的拐点

  • 青草更青处

  • C.罗不幸福?

  • 珠海航展与“新军备竞赛”

  • 环球要刊速览

  • 读者来信

  • 以色列是否会向阿萨德宣战?

  • 直布罗陀争端:300年的僵局

  • 天下

  • 理财与消费

  • 好消息·坏消息

  • 声音·数字

  • 配角爱情

  • 故事达人王宁

  • 幸福的猪们

  • 好东西

  • 健康资讯

  • 大家都有病

  • 自杀游戏

以色列是否会向阿萨德宣战?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11月11日,一枚来自叙利亚境内的火箭弹落入了戈兰高地以色列控制区内。这是继上周以来的第四枚从叙利亚发往以色列的火箭弹。虽未造成人员伤亡,但以军坦克还是向叙炮兵阵地进行了警示性炮击。叙利亚危机爆发以来,这是以色列首次被卷入其中,也是两国自1973年第四次中东战争后的首次交火。
  叙利亚境内的动荡局势近日持续升级。叙最大反对派武装“叙利亚自由军”日前发表了“世界各政府要中断与巴沙尔政府的关系”等一系列强硬声明。11日,集结了叙境内外90%反对派力量的议会式反对派领导机构“叙利亚反对派和革命力量领导联盟”在卡塔尔首都多哈组建完成,随即得到了美国、法国、海合会与阿盟会等多方认可,被认为是“叙利亚人民诉求的合法代表”。而叙危机的外溢效应也正逐日加剧,黎巴嫩、土耳其和约旦已被先后波及。这次,一直持旁观态度的以色列也没能幸免。
  叙以两国在1948年的巴勒斯坦战争中结仇。1967年以色列在“六·五”战争中又夺取了位于叙利亚西南端的戈兰高地。1973年阿拉伯国家采取联合军事行动向以色列发动进攻,最终在联合国关于中东问题的第338号决议的压力下被迫停火。1974年叙以代表在日内瓦签订了《部队脱离接触协议》,以色列撤出戈兰高地东部一处区域作缓冲区,联合国观察员部队驻扎其中,负责维持双方在该地区停火,并在叙以军事区之间设置非军事区。尽管被安理会要求“力行最大克制,防止停火和隔离区受到任何破坏”,但12日下午以军却又一次炮袭了叙炮兵阵地。
  “叙利亚一直是反以前线国家,除戈兰高地问题外,叙还向哈马斯领导层提供庇护,支持黎巴嫩真主党,与以色列的主要敌手伊朗结盟,这些均使以色列对叙不满。两国在理论上仍处于交战状态。”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外语学院副院长丁隆告诉本刊。
  以色列军方发言人称:以方清楚这起事件并非针对自己,所以只做了警示性反击。但今后若叙利亚继续将战火蔓延至以境内,则必会严厉还击。以国防部长巴拉克也表示:这起炮袭事件虽不至于构成严重军事威胁,但为了让叙方看清底线,以方应当对此事件做出反应。他说:“这之后的炮袭将迫使以色列做出更猛烈的回击,叙利亚将付出更高代价。”内塔尼亚胡则吩咐严密监控叙以两国边境“决不允许自己的边界受到侵犯,自己的人民受到袭击”。
  “以叙共同的边境线对于以色列具有重要战略意义。两国过去曾多次交战。以色列害怕阿萨德政权在完全崩溃,或濒临崩溃之前会通过与自己更新战事来转移国内危机。”哈佛大学中东问题研究员弗莱里奇(Charles Freilich)说。
  反应纵然强烈,但为了平息紧张气氛,以方还是在回击后迅速撤军。目前,包括内塔尼亚胡的非官方军事顾问在内的各方分析家一致认为,虽然受到了叙危机外溢影响的威胁,以色列对与叙宣战并无兴趣。
  “叙利亚虽然高举反以旗帜,但一直避免与以色列发生正面冲突,两国关系大体平静。以色列对叙政权的‘理性’行为,比较满意,不愿看到叙政权被对以更强硬的反对派推翻。”丁隆说。“阿萨德政权对以色列来说有三个优点。”以色列国家安全研究院的加子特(Shlomo Gazit)告诉本刊,“第一,它强大而稳定,与它共同达成的政治协定存活率很高;第二,此政权的强势与稳定使叙以边境线在1974年后成为以色列所有边境线中最平静的一条;第三,我们不知道叙利亚危机的最终结果如何,若阿萨德倒台,上述优点也许会一并消失。如果叙方边境地区从此分裂,极端的穆兄会分子可能趁机而入,打破平静。”“阿萨德一旦倒台,若政权移交至逊尼派手中,则必将限制与什叶派伊朗的关系,或干脆切断军事往来。这是以色列乐于见到的。”弗莱里奇说,“但若落入极端派手上就危险了。为赢得阿拉伯民族主义者的信任及国内支持,极端派政权也许会采取更具侵略性的政策对待以色列,从而引发新冲突。”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47期 | 标签: | 1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