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慢浸为毒

  • 你是《疯狂动物城》里的哪只动物

  • 网红papi酱,凭什么值3亿

  • 意见领袖来了

  • 打卡乌龙

  • 谁当小三

  • 鼠标呢

  • 意粉求上墙

  • 喂,我们晒晒努力吧

  • 他没那么喜欢你,怪他咯

  • 当你决定努力时,为何有种被周围人遗弃的感觉

  • 90分的人生

  • 创业者都是乐观的疯子

  • 经书面条

  • 市场有多聪明

  • 拉萨土豪

  • 幻兽师

  • 时间失灵

  • 无敌上上签

  • 神回复

  • 开怀篇

  • 教育

  • 吵架

  • 加班

  • 指路

  • 一大包零食

  • 撩妹

  • 投行男的《琅琊榜》

  • 有趣比赚钱更重要

  • 韩剧男神撩妹迭代史

  • 蔡澜方琼文:吃货夫妻欢乐多

  • 和吴奇隆刘诗诗做生意是种什么体验

  • 我记得你说过的每句美好

  • 亲爱的杨先生

  • 培根体

  • 嘴炒红烧肉

  • 胡马依北风

  • “不按牌理出牌”的行孝之道

  • 窗外有隔夜的雨声,此刻我好想你

  • 暗恋你是我这辈子最美好的事情

  • 高鑫:太子的深情

  • 爱字出口前,都得绕个弯

  • 沧浪月

  • 微写作

  • 微评

  • 我也是个有人追的女同学

  • 一个天大的谎言

  • 一朝相知,终生知己

  • 因为喜欢你的勇敢

  • 关于初恋这件小事

  • 找你喜欢的女孩子说句话

  • 吃着吃着哭了

  • 长成什么样,气候说了算

  • 顾荣施肉与结草衔环

  • 厉害的人永远注意“这一个”快乐的人永远注意“下一个”

  • 面对困境,男孩为何不开口

  • 男人找出路,女人找退路

  • 为什么我们会忍不住发朋友圈

  • 无所事事不是慢生活,是慢待生活

  • 接受现状就是圆满

  • 像男人这样的生物

  • 野味无味

  • 彭蕾为什么能获得马云的信任

  • 好墨 不惧水浸

  • 我们如何相遇又如何作别

  • 没有海瑞,就没有大上海

  • 曾国藩家书到底是写给谁看的

  • 史上最失败的教育

  • 当我们的学生忙着恋爱时,德国学生在干吗

  • 一个关于便当的故事

  • 延揽人才,宋江最佳

一朝相知,终生知己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过年回家前的一个月,大力便在微信群中问我什么时候回家。
  前半个月又问了一次,离回家前一周又问了一次。
  在我回家前一天,收到她发的信息:“家里最近变天,多穿一点噢!”
  我心中只觉一暖。
  曾经在专栏中提到过大力,那个历经千辛万苦最终跟大学男友结婚的姑娘,也是我从高中直到现在的闺蜜。
  那时高二分班,初次见到她便觉得是个难以接近的姑娘,上学时,父母管得严不让打扮怕早恋,每天我都穿着校服来往于家和学校之间,就算周末学校规定可以穿便服,也是万年不变的白色T恤和休闲裤。
  那时的大力留着一头长直发,穿着露半边肩膀的短T恤和百褶裙,远远看去,便觉得和我这类人格格不入。
  不知道什么时候跟她玩得好的,只觉她是个表面看起来冷漠却热心的人。学校举行歌唱比赛,同学没有演出服装,大力会将自己的漂亮裙子借给她们。

  有一次,学校举行运动会,我参加一万米赛跑,跑完之后整个人晕倒在地,醒过来时,我妈告诉我,是班主任把我送回家的,其他来看我的同学都走了,只有大力一直在家陪着我,直到我妈请假回来,她才走的。
  我们革命般的友谊在这种繁琐的小事上逐渐建立,印象中我们很少吵过架,相对于我的冲动,大力则是不紧不慢,仿佛永远都不会生气一般。
  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大力与大学男友分手之后,为了应付家里人,相亲了很多个男孩,在其中选择了一个交往时,有天她忽然对我说:“如果不出意外,我就要跟他结婚了。”
  于是,我们见了一次面,对于男孩我并不是很看好,觉得配不上大力。
  换成是别人,我大概不会太在意,但作为最好的朋友,我跟大力说了很多次,那个男孩不好,你们在一起不会幸福的。
  也许在每个女孩的恋爱史中,总会出现一段别人并不看好的爱情。
  那时我脾气倔强,以绝交威胁大力与男孩分手,虽然最后大力真的跟他分开了,是她自己发现了那个男孩的不好,但有次聊天,她对我说:“CC,我原本也不太喜欢他,只是为了应付父母,觉得不能跟喜欢的人结婚,跟谁结婚不是一样。我也知道他不好,但你当时的表现让我觉得暖心又无可奈何,你试想,我一向不看好你和Y,如果我以绝交的方式威胁你离开Y,你会怎么做选择?”
  我才知道,原来是我太任性。
  我和Y吵架闹分手时,哭着打电话给大力,说我再也不要跟他在一起了,他一点都不好。
  这时,大力的声音总是那么温柔地从电话那头传来,她静静地听我说,耐心地安慰我。
  我哭着说:“如果Y有你一半对我好就好了。”
  大力却说:“如果我们是男女朋友关系的话,也许我也没那么好。但我们是闺蜜啊,闺蜜就是当你想哭诉的时候,把肩膀借给你靠的人;在你伤心的时候,默默陪着你的人。”
  如今,我与大力各奔东西,我在北方,她嫁于南方。
  距离很远,一年可能只能见上一两次面,可感情却一直没有变。
  每次回家之前,我总会告诉她落地时间,每次一到家,除了父母之外,她总是前几个与我见面的人。家乡很小,街道没有北京繁华,商店里的东西远没有大城市奢华贵气,可我们却一如往常喜欢并肩逛街,买东西。
  一朝相知,终生知己。
  世界这么大,每个人都会在不同的时间段遇见不同的人,在这群人当中,能有一两个知己,已是人生中幸运之事。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09期 | 标签: | 1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