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写满记忆的报亭

  • 被现实干掉的人

  • 父亲与阿郎

  • 认字(外一篇)

  • 拴马桩

  • 豆芽

  • 识物识人

  • 论老之将至

  • 记忆中的一爿书店

  • 从胡适的相貌谈起

  • 李娜:我的AB面在交火

  • 先生之风

  • 学人旧事(外一篇)

  • 漂亮女生的一封信

  • 两块大洋

  • 心情

  • 知道得太多

  • 无恃无恐

  • 时间让人与众不同

  • 做点无用的事儿

  • 一万五千户里的中国

  • 全球十大畅销品牌

  • 布鲁塞尔判决

  • 给你我的骨髓

  • 火车上的故事

  • 长途跋涉的苹果

  • 我的夜奔

  • 英雄的帮手

  • 放学

  • 探望

  • 父母爱情

  • 并不会怎样

  • 钱多活少路近,你如何选择

  • 什么是好的生活

  • 一战断想

  • 中国平民

  • 望星空

  • 土豆英雄传

  • 为什么穷国多位于热带

  • 言论

  • 漫画与幽默

  • 金钱与天分

  • 非暴力

  • 镜子

  • 头等舱的旅客

  • 旧物

  • 假与劣

  • 若即若离

  • 虚弱的强大

  • 一流姿态

  • 三把美人尺

  • 谁撒手惩罚谁

  • 论美人(外二则)

  • 时尚

  • 微书摘

  • 开学,致儿子

  • “微肥”还是“歪fai”

  • 每个人都要做自己的诗人

一万五千户里的中国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什么才是中国的真实样貌?这是一个不太好回答的问题。
  上海浦东新区一个9岁的女孩正在舞蹈班学习民族舞,同时还要挤出时间参加各种暑期夏令营;甘肃省定西市临洮县一个男孩“业余活动只是在操场上踢球、玩耍,周末和寒暑假就在家自己做作业学习,帮家长干些家务”;河南的一个少女,则因为家里房屋倒塌需要借钱盖新房,自己选择了辍学去打工。
  陕西省渭南市,一户只有两位老人留守的家庭里,除了患有关节炎的老大爷会去专科医院开一些治疗药物外,夫妻俩有病都在附近的小诊所开药,包括治关节炎的药物,并得尽量保证在医保报销范围以内,从来不敢使用进口特效药。上海市闸北区的两位退休老人,患高血压的老太太每两周一次的常规检查和拿药,都要到附近的三甲医院,因为“不太相信小医院,去大医院放心”。
  这些见闻,来自同一批人。他们从北京大学出发,试图描绘一个真实而完整的中国。从2010年开始,今年已经是他们第三次奔赴全国各地。
  调查问卷是他们手中的画笔,家庭是这幅关于中国图画的基本像素。依托“中国家庭动态追踪调查”项目,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从全国25个省、市、自治区中选取了大约15000户家庭,展开追踪调查,每两年记录下所有成员的收入、支出、教育、医疗的详细状况,还会记录下他们的婚姻、认知甚至情绪的变化。
  “这是目前中国规模最大、内容最全的社会跟踪调查项目,这里有15000户家庭的轨迹,也是其中5万个个人的发展轨迹。”该项目主要负责人、北京大学“千人计划”学者谢宇说,“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用这15000户家庭为中国画像。”
  7月25日,在北大举行的一场发布会上,“中国家庭动态追踪调查”项目推出了《中国民生发展报告2014》。该报告基于2012年的调查数据,第一次将目光聚焦于与财富相关的问题。

家庭财产的增长,至少有一半归功于房产增值


  一组数字首先勾勒出画像的轮廓。
  在上一次调查结束的2012年,我国的私人财产总存量达到188.4兆元——在数字4后面还挂着11个零。平均下来,每个家庭拥有43.9万元的净财产。2010年,这个数字还只有37.5万。
  这并不是唯一一幅画像。事实上,关于国民财富,由于估算方法不同,得出的数据相差颇大。西南财经大学组织开展的“中国家庭金融调查”得出,2011年中国家庭净财产平均为113万元,而根据瑞信研究院的《全球财富数据报告2012》,中国在当年的私人财产总存量为20.2兆美元——前者远高于北大的调查,后者则略低。
  可以确定的是,房产是其中的重头。北大的调查显示,从2010年第一次全国性调查开始到2012年,家庭财产的增长,至少有一半要归功于房产的增值。在一个具有代表性的城镇家庭中,房产占到家庭财产的80%,而在农村,这个比例为60%。
  2012年的农村,收入最高的前5%的家庭平均年收入高达27000元,处在另一极的5%则只有900元。而在城镇,5%最富裕的家庭平均年收入是5%最贫穷家庭的35倍。
  大部分家庭都在变得越来越富裕。但那些中高收入的家庭变富的程度,要远远高于低收入家庭。在城镇,这种现象更加明显。
  全国188.4兆元的私人财产中,1/3的财产被位于顶端1%的家庭占有,而最贫困的1/4的家庭,只占有这些财产的1.2%。如果一个家庭中,至少有一人在党政机关、军队、事业单位、国有企业等体制内工作,那么一般而言,这个家庭的财产水平和增长幅度要高于其他家庭。
  平均来说,一个有体制内成员的家庭的财产可以达到67.4万元,完全“体制外”的家庭的财产则为37.2万元。从2010年到2012年,体制内家庭财产实现增长的比例为71%,高出体制外家庭5个百分点,增长幅度也要领先后者6个百分点。

收入不平等可能会降低,财产不平等可能会增加


  这幅数字构成的中国画像公布后,收入和财产的分化成了最受人关注的一个特征。
  根据2012年的调查数据,我国家庭净财产的基尼系数为0.73,按家庭纯收入计算的基尼系数为0.49。
  谢宇表示,0.73的基尼系数反映的是家庭净财产的差距,与收入水平相比,财产的分布本来就更加不平均。从长远来讲,中国家庭收入不平等可能会降低,财产不平等可能会增加。
  2012年,全国87.4%的家庭拥有住房产权。住在上海的家庭拥有房产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只有73.2%的家庭拥有;但是在河南和甘肃,拥有房子是一个家庭不算遥远的梦想,分别有92.7%和95.8%的家庭实现了这一目标。
  在有房一族中,14%的家庭住房困难——老少三代同住一室,或者让12岁以上的子女与父母同住一室,还有的要晚上把床架起来,白天再拆掉。但是就平均而言,每个家庭有100平方米的住房,而且每10个家庭中就有一个拥有两套或更多的房产。
  河北衡水的一位农民,为了给儿子娶媳妇,花光一辈子的积蓄盖了一幢新房,还背负了六七万元的债务。但他没有为此忧愁,“怎么也得这个数,都一样”。
  “中国其实有一个巨大的谜题,就是这些年的收入增长很快,但老百姓的幸福感其实在下降。这是为什么?我们希望通过这项调查能够回答。”主要研究发展经济学的张晓波说。
  一些答案从问卷中浮现出来。根据调查,在居民的感受中,贫富差距被认为是最为严重的民生问题,而政府廉政问题与就业问题紧随其后。总体而言,这些问题对于年轻人的影响要高于老年人,对于城镇居民的影响要高于农村居民。
  在一个满分为5分的量表中,42.2%的16岁以上人口选择用3分来标示自己对于生活的满意程度。

一个上海女孩一年的教育花费相当于7个甘肃男孩


  当上海的一名访员进入那个让9岁女儿参加舞蹈班的家庭时,一家三口刚吃过晚饭在看电视。得知要了解他们对女儿的教育投入时,夫妻俩拿出一个略显陈旧的本子,上面记着孩子出生以来的所有花费。
  孩子如今上小学三年级,从幼儿园起就开始学习舞蹈,每年寒暑假各90个学时,总共花费3000元;在幼儿园时的学费和伙食费每年要花去4560元;上小学以后每年要交1500元的校服费,还要另外花费2500元为孩子购买课外读物和书包、笔等学习用品和电子产品。当然,学习舞蹈所需的服装必不可少,每年这方面的花费大约为4000元。
  那个课外只能在操场上踢球玩耍的甘肃定西男孩,每学期需要交200元的住宿费,伙食费每月150元,一年大概有100元花在买书上,“通常是好几个孩子合伙买一套辅导书,大家轮流看”。总体花销,一年大概是1470元。
  “我们以前看教育不平等都是看国家统计数据里的生均成本,那是国家财政在每个学生身上的支出,差别不是很大。这是第一次从数据看出不同家庭在教育上的投入,发现差别还是很大的。”调查中心副研究员顾佳峰说。
  2012年,全国对子女教育投入最高的地方在上海,这里的男孩平均每年获得的经济投入为7102元,女孩则能获得7616元。相比而言,甘肃的情况显得尴尬,在这里,对每个男孩的投入平均为1057元,女孩则为1275元。也就是说,一个上海女孩一年的教育花费相当于7个甘肃男孩。
  “家庭投入的不平等是造成教育不平等的一个重要因素。”曾经在教育学院从事博士后研究的顾佳峰说。
  但是,地域的差异并不是造成教育投入差别的唯一因素。在那些父母受教育水平处于高中及以上程度的家庭里,对孩子的全年投入平均是4092元,而若是父母只有小学及以下的受教育水平,那么对子女的教育投入则锐减至1458元。
  平均而言,读书总能让你更多地赚到钱,但是寒窗苦读之后到底能多赚多少,就是一个需要仔细考虑的问题了。根据调查报告,我国劳动力人口的教育回报率为7.4%——每多读一年书,你的工资将会比原来的水平提高7.4%。从数字来看,女性读书显得更为“划算”,她们的教育回报率比男性高出1.67%。

人均医疗保健支出占到家庭消费支出的11%,高于发达国家


  与教育投入同样差别显著的,是不同人群对于看病的态度。2012年,上海有接近60%的被调查者选择去综合性大医院、专科医院就医;在河南和甘肃只有不到1/5的被调查者会选择这样的医院,其余大多数都在诊所或者社区医疗机构就诊。农民中只有两成的人选择去医院就医,而城镇人口中这一比例达到55.73%。
  总体而言,2012年全国平均每人花在医疗保健上的钱是1187元。这一项支出占到家庭消费支出的11%,高于世界主要发达国家。
  当需要住院治疗时,平均每个人要支付9092元,其中个人负担67.1%,也就是6100元。这一数额相当于2012年全国家庭人均纯收入的50%左右。“大额度的自费住院很可能会造成家庭经济贫困。”北大的报告指出。

留守儿童调查


  当然,关于收入和财产的笔触无法独自勾勒出中国的样貌。有些学者将目光投向了画像上的其他线条。
  比如留守儿童。调查问卷不仅记录下16岁以下儿童的居住情况,还要求10到16岁的儿童自我评价身体健康情况,并回答20道问题,以测量心理健康状况。
  “我们经常说留守儿童自卑、性格软弱、人格受损,有了这些数据,就可以分析实际情况是不是这样。”主要做人口学研究的调查中心副主任任强说。
  当他把在当地随父母居住的儿童、随父母迁移的儿童,以及留守儿童的身体和心理健康情况放在一起后,发现“无论是父母双方外出打工、父母中有一方外出打工,还是随父母迁移到打工地,儿童的情感健康都没有受到显著损害”。
  任强解释,这可能是因为那些不能和父母在一起的儿童,并不是因为家庭破裂,“父母外出打工是为了让他们将来生活得更好,所以他们不容易受到歧视”。
  “如果没有经过调查,只看到中国有庞大的留守儿童群体,就去想象他们在没有父爱母爱的情况下怎么办,很容易把事实夸大。”
  (黑兜兜摘自《中国青年报》2014年9月3日,喻 梁图)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23期 | 标签: | 0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