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选战与政治派对

  • 他们在这样竞选

  • 危机时代:总统的道路选择

  • 如果昨日重现

  • 美国的领导力在减弱吗?

  • 杰瑟·艾欣格尔:亚当·斯密也会错

  • 群众议政时代的到来

  • 创新和消费:下一个十年的关键词

  • 宁波人的抗议:以PX的名义

  • 温岭虐童案发生之后

  • “八二宪法”30年:法治重建的起点

  • 微西村的“船上小学”

  • J.P.摩根的收藏

  • 人民币汇率再起波澜

  • 赛道离公路有多远

  • WCG渐变与328亿美元的三星品牌溢价

  • 设计派家电与戴森的中国尝试

  •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来自东方叙述者的西方故事

  • 敌人,不是一个爱情故事

  • 田家青和制器

  • 奥巴马与实用主义哲学

  • 李昆武:用画笔记录《伤痕》的老兵

  • 大师回答儿童提问

  • 交易的秘密

  • 海顿的钢琴曲

  • 目睹新基因的诞生

  • 为什么总是马里奥?

  • “刺刀与战马”的淡定

  • 环球要刊速览

  • 读者来信

  • 乌克兰议会选举:“东”“西”之间的角逐

  • 石原慎太郎能够走多远?

  • 天下

  • 理财与消费

  • 好消息·坏消息

  • 声音·数字

  • 幼儿园的抽水马桶

  • 老同学

  • 白大姐

  • 好东西

  • 健康

  • 大家都有病

  • 皮皮

幼儿园的抽水马桶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我小时候的幼儿园,显然还没有像奥运精神那样价格更高需要父母赚钱更快更强。那还只是闲来无事的农妇,架不住乡里乡亲之求,在自己家里腾出一间屋子,支一块黑板,买几盒彩色粉笔一沓作业簿,左邻送了几条长矮凳,右舍招罗三两堂客拖地擦桌,似是而非的幼儿园就成了。听说邻近几个村的幼儿园全是段誉的六脉神剑,时有时无,特别是关键时刻无,农忙时节开幼儿园的也要下田,于是全体解散半个月。只有我们村的幼儿园,开办后风雨无阻,农忙不休。
  自从开了幼儿园,她就自封为园主,发髻梳得气派,衣着整洁,把村里其他堂客甩出去几亩田,三不五时要跑一趟镇上,甚至还去了一趟大城市上海。
  我在十几个小朋友的班里做班长,园长偶尔因事跑出去把小朋友交给我的时候,我就自封代理园主。代理园主最威风的事,是可以自由出入园里的卫生间,而其他小朋友则报告申请获准后才能使用。园长家的卫生间自有它吸引人之处——抽水马桶,啪嗒一声,那是翻下马桶盖了,哗啦一声,那是扭下冲水钮,清脆干净。
  园长的儿子波头小朋友也算园里的学生,所以虽然她不在的时候我是代理园长,但大多数时候都是波头这小子在作威作福,我充其量是懦弱无胆的军师,为了抽水马桶这福利居然迅速和波头沆瀣一气。
  当时最流行的惩罚是打屁股,班里有个平常非常会撒娇的姑娘燕子是唯一没被打过屁股的,而且园长总对着儿子波头说,看看人家燕子这样乖,因此波头总是怀恨在心。那天园长有事离开,波头特别高兴地要行使打屁股的权力,燕子大眼汪汪,求情说:我怕疼,以后我听你的话好不好。波头抽抽鼻子说:好的,你怕疼的话就隔着东西打。小姑娘立马换上笑脸,绵绵地喊一声:波头哥哥你对我真好。然后波头大手一挥撕一张草稿纸垫在她屁股上,燕子一愣,接着当场大哭起来。据说此草稿纸一役,情节反转,情感起伏过大,给低龄儿童燕子造成了严重创伤。后来的日子里,燕子从来没让波头走到过自己三尺之内。直到上到小学一年级,见识了隔壁村在欺负女生的道路上更有修为的调皮男生后,二人才恢复正常邦交。
  那年波头的儿子满月,我去探望。幼儿园早不存在,做了奶奶的园长,已经有一层慈祥的光辉在配合她如今的身份,头发剩了不多却依然梳起完整的髻。大家聊起当年村里唯一一个抽水马桶,那时候的生活用水都是从水井里打,两口水井为水源,由水管向全村一天早晚两次泵水,所以幼儿园的抽水马桶是多么令人好奇的一个所在。老园长说,她去了上海后,深有感触,觉得应该让小朋友尽早接触工业文明,就让波头他爸在房子最高处,支起一个大塑料桶,连接马桶水箱。
  她翻出一个账本,上面记录了到过园里的孩子们,如今长大后都在做些什么。她指给我看1990这个年份,说那是在家里安了抽水马桶的那一年,这一年之后入学的孩子,开始出现工程师这种气派的工作,再看看抽水马桶出现前,那可是一个也无。
  园长奶奶一直深信,代表着工业文明的抽水马桶,狠狠地影响了我们村学龄儿童教育。谁也不敢说她不对,作为村里教育界的元老,还有谁比她更权威?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45期 | 标签: | 1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