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时我们能告别偏见

  • 男孩和蛇

  • 微书摘

  • 有一片田野

  • 我游历自己的第八大洲

  • 读者的功能

  • 芝麻事

  • 父母的富有

  • 人力车夫

  • 天井

  • 卢德分子

  • 骆驼与马

  • 衰落的征兆

  • 实话

  • 重新开始

  • 够格

  • “历史”何以作“春秋”

  • 作家的自画像

  • 小时候

  • 手拉手

  • 幽默

  • 言论

  • 集中营的幸存者

  • 脏话

  • 留美的与留日的

  • 时髦信号

  • 李约瑟之问

  • 不理财的日本人

  • 写给被拒学生的公开信

  • 血色的羽毛,血色的湖

  • 一千年意味着什么

  • “掀桌”砍价法

  • 电梯“关怀”

  • 母亲的话

  • 家书里的爱与怕

  • 牧草样的生命

  • 心的归巢

  • 英雄面馆

  • 决定命运的事情早已发生

  • 两张旧地图

  • 女出租车司机

  • 乡愁是一个监视器

  • 傻瓜的箱子

  • 恐惧的意义

  • 不要代表,只要表达

  • 谁是你大叔

  • 长寿之乡不在深山

  • 星空

  • 美人

  • 我们的英雄我们安葬

  • 风流者张贤亮

  • 诗帖

  • 驴脑子里的事情

  • 说书

  • 黄昏跟着他一起进来

  • 爷爷的故事

  • 一个唐朝和尚的“深夜食堂”

  • 图书馆里的将军

  • 城里乡下

  • 狗带稻种

  • 八十八夜的茶摘

  • 蚂蚁与蚱蜢

脏话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美国心理学家蒂莫西·杰认为,咒骂是人类的原始本能,甚至是人类灵魂的止痛剂。他举例说,一些阿尔茨海默病患者虽然连亲属的名字都忘记了,词汇量也大幅度减少,但说起污言秽语来毫不费劲儿。
  一些神经科学家发现,尽管脏话也是一种语言,但是人类大脑加工脏话并不在“高级”的大脑皮层,而是在“低级”的功能区。当人们说脏话时,大脑中主管情绪活动的部分,即额叶系统会被激活。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当人们开车遭遇“马路杀手”时,说的脏话往往要比平时多得多——这无疑是最简单的舒缓情绪的办法。
  在某些特殊的场合,一句恰到好处的“他妈的”还真能胜过万语千言。
  2011年,英国基尔大学的理查德·斯蒂芬斯教授进行了一个实验:两组实验对象把手放进冰水里,一组可以大声咒骂,另一组则不能出声。然后两组人员交换位置,体验对方的处境,再分别测试他们忍耐的时长。实验结果表明:大声咒骂组的实验对象的心率加快,忍受冰水的时间大多能坚持60秒到90秒;而“沉默”组的成员则很少能坚持到60秒。
  2006年,哲学家诺埃尔·卡罗尔在越南河内参加一场国际会议。头一天,为了打破冷场,越南学者和西方学者轮流比赛讲笑话。越南学者因为担心会惹是生非,坚持讲正经笑话,所以大家彬彬有礼。最后,作为西方学者的卡罗尔讲了一个关于公鸡的下流笑话,所有人都放松下来。后来会议开得很成功。
  脏话有打破隔阂的作用,在军队、体力劳动者、爵士乐团等群体中,脏词儿的使用频率非常高。
  《赞美脏话》的作者迈克尔·亚当斯提出,脏话之所以能够提升人际关系,是因为它们以信任为前提,我们相信交谈对象跟自己有着共同的价值观,因此不会讨厌我们使用犯忌的词。如果一种关系通过了脏话测试,就形成了亲密的关系。
  《脏话简史》的作者梅丽莎·莫尔认为:“拿走脏话,我们就只剩下拳头和枪了。”
  日本棒球明星铃木一郎对《华尔街日报》说,他最喜欢在美国打球的一个原因是能骂人,他学会了用英语和西班牙语骂人。他说:“西方人的语言使我能够说我本来说不了的话。”
  不过,即使科学在某种程度上给脏话正名,但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里,脏话仍然被视为禁忌。《牛津英文词典》直到上个世纪70年代才把“fuck”這个词收录进去,《兰登书屋韦氏大学英语词典》直到1987年才收录它。
  一位美国学者说:“我们要赞扬和感激那些继续审查脏话的人和机构:法庭,一本正经的语文老师,出版物,不许孩子说脏话的父母。因为当对脏话最后的禁止消失时,脏话也将失去其力量。”
  (林 冬摘自《华声》2017年第4期,王 原图)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17期 | 标签: | 230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