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输善良

  • 都是小华

  • 比表

  • 好教练

  • 这腿咋没的

  • 有缘的手机

  • 老师妙招

  • 后天的努力

  • 银子去哪了

  • 给红包

  • 都是熟人

  • 露馅了

  • 豪气外露

  • 测个颜值

  • 试探方法

  • 好问的乘客

  • 疯狂的金雕

  • 开往春天的飞机

  • 寻找恩人

  • 全是套路

  • 这个老头了不得

  • 龙凤瓶之谜

  • 闹心的同学会

  • 谁来背黑锅

  • 斗牛计

  • 林家兄弟

  • 让小人闭嘴

  • 阿P钓『宝』

  • 最熟悉的陌生人

  • 踏雪留痕

  • 聪明的方向

  • 完美方式

  • 决胜时刻

  • AA制夫妻的债务

  • 走私『骡子』

  • 一世情缘

  • 我的老妈妙语连珠

  • 幽你一默

  • 致富先治懒

  • 神回复

  • 生活爆笑歪理

  • 这些谚语鸡不服

  • 南腔北调

  • 数学补习

  • 除非如此

  • 住院大PK

  • 重要角色

  • 充分检查

  • 镇长绘画

  • 贵族学校

  • 集字游戏

这个老头了不得

黑子是个赌鬼,钱总是不够用。这天,黑子和狐朋狗友铁栓一起喝酒,一聊起来,才知道发财是两人共同的白日梦。两人趁着酒劲一合计,决定干一票大买卖——绑票。绑谁呢?两人在脑海里把这座城市里认识的大老板搜索了一遍,决定对周欣博下黑手。
  周欣博是一家汽车改装厂的大老板,身家过亿。他有一个儿子,在实验中学读书,黑子他们决定绑架周欣博的儿子。可是经过几天的踩点,发现不好弄,周欣博对儿子保护得相当到位,每天上学放学都有保镖接送。最终,黑子他们权衡利弊,把目标转移到了周欣博的父亲周大宇身上。
  
  周大宇老伴已经过世,独自一人生活,住在市区的一套房里。这天晚上,周大宇吃过晚饭,到河边溜达消食,忽然一辆面包车停在他面前,冲下两个人用麻袋将他头一套,拖上车,往郊外开去。
  周大宇在车上竭力挣扎,黑子掏出周大宇的手机,照着他身上招呼了两记重拳,叫道:“老头子,放老实点,我们只求财,不害命,你别自己找苦头吃。”周大宇这才明白自己是被绑票了,一路上乖乖地不吭声了。
  车子往郊外的一座山上开去,山上有一座废弃的铁矿,矿洞是藏身的好地方。面包车沿着陡峭的山路开着,刚开到半山腰,突然熄火了,任开车的铁栓怎么打火,车子就是发动不起来。
  黑子埋怨起来:“你这笨蛋,偷车也不会偷一辆好一点的,弄一辆瞎货。”铁栓恼火地说:“这车看着不错,谁知道发动机会掉链子!”
  发动机掉链子掉得真不是地方,半山腰上前不巴村后不着店,黑子和铁栓都不会修车,又不敢打电话叫修车铺的人来修,只得下来推车。可这是上坡路,推起来吃力,两人累得满头大汗,车子才爬行了两百多米。两人正在互相埋怨,这时,周大宇说话了,可是被麻袋遮着听不清楚。黑子用刀子把他嘴边的麻袋割了一个洞,只听周大宇说:“我会修车,让我看看。”
  这句话不亚于天籁之音,黑子和铁栓下了车,然后把周大宇也拉下车。麻袋被拿下来后,周大宇闭着眼睛适应了一下环境,然后打开车前盖,摆弄了一下,他抬头说:“给我一支烟。”
  铁栓不耐烦地喝骂:“哟呵,你还得寸进尺,摆起谱来了。”
  黑子把铁栓推开,递给周大宇一支烟,点上后,问:“能修好吗?”
  周大宇贪婪地吸着烟,得意地说:“没有我修不好的车,我修车出名的时候,你们还在穿开裆裤哩。这是小毛病,马上就好。”
  还别说,周大宇摆弄后,铁栓一打火,发动机还真欢唱了起来。黑子高兴地说:“老头,还真行,不过还是得委屈你,把麻袋套上。”
  到了矿洞,黑子和铁栓把周大宇的手脚用绳子捆紧,让他靠坐在石头上,然后拿出周大宇的手机,找到周欣博的号码,拨通后,黑子恶声恶气地说道:“周老板,你老爸在我手上,准备好五百万。”他把手机凑到周大宇面前,踢了他一脚,说:“跟你儿子说两句。”周大宇急忙叫道:“欣博,是我。”黑子收回手机说道:“赶快准备钱,明天联系你,听着,不准报警。”
  挂断电话后,为了不让警察追查手机信号,黑子抄下了周欣博的手机号码,然后关机,取出周大宇的手机卡,连同手机扔到山谷里。
  一夜无话。第二天,黑子吩咐铁栓守在矿洞里看着周大宇,他开车下山,与周欣博周旋。关于绑架的知识,他在港台电影里看得多,知道打一次电话换一张手机卡;通话时间一次不超过二十秒,以免被确定位置;收钱的时候要不断地变换地点,侦查有没有警察跟着。总之,黑子做好了一切准备。
  铁栓守着周大宇,一上午黑子都没有打电话来,也不知道事情办得如何,他也不敢轻易打电话给黑子。倒是周大宇,靠在石头上睡得香甜,仿佛他不是被绑架了,而是来度假的。
  到了中午,铁栓吃了点饼干,正在迷迷糊糊地梦周公,忽然听见一声断喝:“不许动,把手举起来!”睁眼一看,几个全副武装的警察站在面前,吓得铁栓一哆嗦,乖乖地举起了双手。
  到了派出所,铁栓竹筒倒豆子全招了。这时他才得知,之所以事情败露,是因为黑子出车祸了。
  黑子走到半山腰时,把车开到山谷里去了,还好被在旱地里劳作的村民看见,报了警。交警赶来,把受伤的黑子送到医院里。
  处理事故的交警根据面包车的车牌,发现这是备过案的失窃车辆,于是就对黑子进行了讯问。黑子被摔得七葷八素,胆子早就吓没了,被警察一喝问,就老老实实地交代了。
  一场绑架案就这样闹成了乌龙事件,被很快告破了。
  几天后,警察再次给黑子录口供,黑子忍不住抱怨说:“真邪乎,下山时刹车还好好的,怎么后来就失灵了?”
  警察好笑地问:“你知道你们绑架的那老头是谁吗?”黑子说:“不就是周老板的爹嘛。”
  警察说:“他外号叫做‘车神’,修了半辈子车,什么样的毛病到了他手上,都是小菜一碟。”
  黑子不解,说:“他修车是厉害,领教过,还帮我们修过车,可是,这和我出车祸有什么关系?”
  警察敲敲记录本说:“就你这点智商,还学人家绑架,等着伤好后去坐牢吧。告诉你一个信息,周老板的爹从来不抽烟。”
  黑子后来才搞明白,周大宇修车时,偷偷掐了一点烟丝放进车里。一点烟丝就能让刹车系统失灵,周大宇“车神”的外号还真不是白叫的。
  (发稿编辑:陶云韫)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13期 | 标签: | 163 views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