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鹣鸟姻缘

  • 最慷慨的赠予

  • 这样摘芒果 等

  • 棋高一招

  • 分遗产

  • 真的伤不起

  • 爱上一个索马里海盗

  • 碰出来的故事

  • 玉带传说

  • 迟早会还的

  •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

  • 瓷器那点事儿

  • 最后的晚餐

  • 证词

  • 三万件好事和一座佛塔

  • 一美元的约定

  • 思维的翅膀 等

  • 阿P采访

  • 夫妻间的欠条有效吗

  • 本期主题:小偷的故事

  • 一字之师

  • 谁是第一神探

  • 穷人的风骨

  • 网络热语连连看 等

  • 1月优秀作品选登 主题:变

  • 天下第一楼

  • 赛跑

  • 镇邪大楼

  • 晨练的男人

  • 灵机一动

  • 唯一继承人

真的伤不起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意外之灾
  左小芹和石雁不仅是邻居,而且是穿一条裤子还嫌肥的铁姐妹。这一天,周日的傍晚,左小芹买了条裙子,觉得不满意,要丈夫开车拉她去商场换,他们五岁的宝贝儿子磊磊却死活不肯跟着去,哭得“哇哇”的。石雁在一旁说:“这样吧,你们去,我看着磊磊。”左小芹问磊磊:“那你跟着石姨?”磊磊顿时不哭了,高兴地点点头。
  石雁领着磊磊回到家,打开电视调到动画片频道,她还挑了个最大最红的苹果,削了皮切成小块放碗里,插上牙签给磊磊吃。刚忙活完,她接到老公的电话,老公出差要回来了,长途车一个小时后到,说是还没吃饭呢。于是,石雁放下手机,赶紧去厨房,打开冰箱拿肉拿蛋,为老公准备晚餐。
  正忙着,石雁忽听磊磊一声惨叫,吓得她拔腿就往客厅冲。原来,磊磊看《喜羊羊与灰太狼》,看得开心了,就在沙发上又蹦又跳,一不小心,倒栽葱摔下来,后脑勺着地,发出“砰”的一声闷响……
  磊磊“嗷嗷”痛哭,石雁摸到孩子后脑勺上肿起了一个包,她内疚不已。好不容易把孩子哄不哭了,她才回厨房继续忙,隔几分钟就不放心地喊一嗓子:“磊磊没上沙发吧?乖乖坐着噢!”
  不久,磊磊的父母回来了,石雁不好意思地告诉他们,孩子刚才摔了一下。左小芹随手摸了摸儿子的后脑勺,说:“摔得好,让他再调皮!”接着,她就兴致勃勃地向石雁展示身上的那条新裙子。
  次日一早,石雁吃过早点,出门去按隔壁的门铃。她跟左小芹在同一个单位上班,自己家没买车,因此天天搭对方的车。这会儿,门铃响了几遍,却无人应答,难道左小芹已经下去了?怎么没叫自己一声?石雁纳着闷,下楼一看,左小芹家的车位上空空如也。石雁便给左小芹打电话,谁知对方一接电话,当场就在那头哭了,抽泣着说,昨天半夜,磊磊突然剧烈呕吐,送医院后一查,颅内出血,连夜做了开颅手术,现在还在观察室里昏迷不醒呢……
  石雁一听,大脑一片空白,连呼吸都几乎停止了。半小时后,她和老公打的赶到了医院。这会儿,左小芹两口子像是老了十多岁,两眼赤红,嘴唇皲裂,一个披头散发,一个胡子拉碴,明显没了精气神。
  看到这情景,石雁又是委屈又是懊恼,鼻子一酸,流下泪来:“磊磊就是摔了一下,怎么会这么严重啊……”说着,她赶紧给单位领导打电话,把年假请了,准备照料磊磊。
  恩断义绝
  几天后,磊磊终于苏醒过来了。石雁昼夜在病床边伺候,但日子一长,高昂的医疗费以及其他问题,成了迈不过去的坎。这天晚上,趁磊磊有其他亲戚照顾,石雁两口子聚到左小芹家,要正式地商量商量。
  左小芹先介绍了基本情况:目前医疗费已花了近10万,大夫讲,依孩子目前的状况判断,将来很有可能落下后遗症,重则偏瘫,轻则腿瘸眼斜,或者智力受损。以后孩子治疗、调养的开销,是一个无法预知的巨额数字,这笔钱怎么算?
  自从儿子出事后,左小芹的丈夫脸上就没晴过天,尤其面对石雁时,总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这会儿,他咬牙切齿地对石雁说:“当时我都准备硬抱儿子上车了……他大不了哭闹一场,就你没事找事,主动说要帮我们看,帮我们看你就看好啊,不负责任,害磊磊摔了头,弄到今天这步田地!”
  石雁的老公开口为妻子辩解道:“她也是好心,谁也不愿意磊磊这样!”
  左小芹抢白道:“当时我就没准备让她带孩子,是她死皮赖脸地硬要带,我才把磊磊交给她的。”
  石雁被好友这番言语激怒了,她面孔煞白,嘴唇哆嗦着质问道:“小芹,事实真相是这样吗?我是死皮赖脸地硬要帮你们带孩子吗?当时你为难成那样,我才提出帮忙的,你拍拍你的心口窝……”
  左小芹的丈夫一拍茶几,吼道:“别废话了!反正孩子是在你家、你主动帮我们带的时候出的事,你就要负责到底!从今往后,一直到磊磊彻底痊愈,所有开销,都由你们家负担!”
  石雁的老公也恼了,他从兜里掏出早准备好的一沓钱,往茶几上一摔,嚷道:“这是5万块钱,算是赔你们的。从今往后,磊磊的事我们决不再管了,你们爱咋咋的,黑道白道,弄刀弄枪,还是上法院起诉,我们奉陪!你们说是石雁主动要帮你们带孩子,我们还说是你们求着石雁带的呢!”
  左小芹冷笑一声,从茶几下拿出一支录音笔:“不好意思,刚才咱们的对话全部录音了,石雁已经承认是她主动要帮我们带小孩的。”
  石雁的老公愤然拉起妻子就走,嚷着:“今后,咱们割袍断义,老死不相往来!”
  “美得你肝疼!”左小芹的丈夫冲他们的背影咆哮着,“钱你们少赔一分也不行,你们逃不了!”
  回到家,老公重重地摔上门,冲石雁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谁让你多事的?谁让你主动帮人家看小孩的?就他妈你伟大、你善良、你观世音菩萨?”
  足足痛骂了半个钟头后,老公怒气冲冲地回卧室睡觉去了。早上,他起来上厕所,见客厅的灯一宿没关,妻子还像昨晚那样,还是那个姿势,瞪着双眼呆呆地坐在沙发上,似乎一宿都没动弹一下。
  老公叫石雁的名字,可她就像泥塑木雕一般,毫无反应;老公又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还是纹丝不动。老公害怕了,推着她肩膀,说:“老婆,老婆,你怎么了?”石雁两只空洞的大眼茫然地瞪着窗外,仿佛已经神游物外……
  系铃解铃
  世事难料,冥冥之中似乎自有天意,就从两家彻底翻脸的次日起,磊磊的病情开始神奇地迅速好转,连医院中见多识广的老教授都暗暗吃惊。而与此同时,石雁却大事不妙,她被查出患了急性精神病及重度抑郁症,根本无法正常工作、生活,只能请病假在家,靠药物慢慢治疗。
  石雁每天头疼、失眠,没有胃口,沉默不语,怕见人,尤其怕小孩子。半个多月后,磊磊出院了,石雁却憔悴到没了人样。
  石雁老公的头发,几乎都要愁白了。一个月后的一天,他请假在家中陪妻子。下午三点多,他忽然跑到石雁边上,低声说:“快到猫眼那边看,隔壁家有好戏!”
  石雁凑着猫眼往外一瞧,她的后背战栗了一下,然后又往前凑了凑,聚精会神地瞧了起来。半晌,她扭过头来,哑着嗓子激动地说:“左小芹家遭贼了!”老公忙捂住了她的嘴,把她拉进卧室,关上门。石雁抑制着强烈的兴奋,告诉老公,她看见有俩贼,撬开了左小芹家的门锁,已经进去了。
  老公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石雁厉声喝住:“你干什么?”
  “打110报警呀!”
  “你敢!”石雁幸灾乐祸地说,“让他们偷,把他们家偷个精光才好呢!”
  老公答应着,竭力掩饰着内心的激动—老婆这几分钟讲的话,比她这一个月讲的还要多!
  休息了一会儿,石雁又蹑手蹑脚地凑到猫眼那儿往外瞅,来回折腾了好一阵子,她忽然说:“我饿了,你给我下碗鸡蛋面吧!”
  对石雁的老公来说,石雁这话简直比世界第一抒情女高音唱的还要动听!这一个月来,石雁吃得像猫一样少,从来不晓得饿,现在,她居然主动讨要吃的啦!老公赶紧答应一声,奔进了厨房。
  很快,鸡蛋面做好了,石雁“稀里哗啦”地吃着,眉开眼笑。吃完后,她精力透支得厉害,便躺下“呼呼”大睡,还扯起了响亮的鼾声。望着熟睡的妻子,老公的眼眶湿润了,妻子因为失眠,已经一个多月没好好睡觉了。
  天黑后,睡得正香的石雁被老公摇醒了,搀扶到门口,侧耳一听,对门的左小芹正号啕大哭,她家中的首饰、现金、笔记本电脑、夫妻俩收藏多年的价值20多万元的袁大头全被该死的盗贼偷走了……
  石雁再也控制不住了,她高喊了一声“报应”,接着就仰天狂笑,笑着笑着,她一阵恶心,跑到水池边,开始惊天动地地呕吐,她足足吐出了半池子的黏痰、脓液……
  老公放水冲干净了池子,服侍石雁刷了牙、漱了口,石雁抬起头来,仿佛从一个长长的噩梦中苏醒。老公打量着神清目明的妻子,激动地说:“好了,你好了,你的病好了!”夫妻俩抱在一起,痛哭了一场。
  其实,石雁全被蒙在鼓里。三天前,黄昏时分,石雁的老公出门倒垃圾,被左小芹的老公硬拽进他家。儿子康复后,石雁的情况让左小芹夫妇俩过意不去了,他们不但归还了那5万元钱,还把他们的好朋友、市精神病院的专家崔教授介绍给石雁的老公认识。崔教授将他的治疗方案和盘托出,于是才有了左小芹家遭贼这一出戏码。
  石雁的病虽然治好了,但她与左小芹曾经有过的姐妹情分,却杳如黄鹤,永远地一去不复返了……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05期 | 标签: | 119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