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漫画与幽默

  • 当艺术家干起家务活

  • 对称之美

  • 不为闲名所累

  • 明暗

  • 缺陷美

  • 怕听隐私

  • 散沙与沙袋

  • 人活两个“我”

  • 珍惜距离

  • 找 人

  • 大爱无疆 善行天下

  • 读者30周年合订本

  • 化境(外一则)

  • 毋以货财杀子孙

  • 在别墅里

  • 你在大雾里得意忘形

  • 真实情节

  • 与黑夜相识

  • 游泳

  • 不要怕,我先过去看看

  • 从迷宫通向自由

  • 锋利与柔软

  • 正义虚无缥缈

  • 粉丝与知音

  • 一人一世界

  • 什么是民国范儿

  • 思念是最美妙的灵感

  • 底层情话

  • 两个有性别的太阳

  • 50年前的那次应聘

  • 我要留住这一天

  • 你可以不平凡

  • 蚕豆

  • 嫁母亲

  • 什么表情让你在开会时受益

  • 征友广告

  • 七个“是”搞定客户

  • 家庭主妇无所不能

  • 茶性

  • 生命,在路上

  • 用什么样的表情离开

  • 为啥要荒废五年

  • 一只从耶鲁大学毕业的猫

  • 皇帝的影子有多长

  • 树木的力量

  • 高效率

  • 超听话的丈夫

  • 无痛拔牙

  • 言论

  • 漫画与幽默

  • 动画形象诞生记

  • 和影子玩耍

  • 我喜欢的天气

  • 物质守恒

  • 邪正

  • 风平浪静时祈祷

  • 熟悉

  • 成竹与灵犀

  • 海涅寄石头

  • 我不假装受伤

  • 重要的一手

  • 无期

  • 在胡须中迷路

真实情节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差不多晚上九点钟的时候,他离开大厦。外面天色已经黑了好些时候,行人稀少。他等了一下,让几辆汽车过去,然后跨过街道,到了他那部老爷车停的地方。
  开始他并没有注意到那两位年轻女子,直到她们开口说话为止。
  “先生。”其中一位打招呼。
  他的视线越过老爷车的车顶望过去,见开口说话的是一位二十岁左右的金发女子,身高在一米六左右,在她身后的是一位消瘦的黑人女子,年龄和她差不多,只是个子比她高一些。两个人都穿着褪色的牛仔裤,白色的上衣。
  “有什么事吗?”他问,手在车门把手上停顿了一下。
  “你能搭载我们一程吗?”
  “你们要去哪儿?”他问。
  “圣路易斯。”金发女子回答。
  他本打算在回家途中,去一下圣路易斯旁边的超市。她们的目的地离他要走的路只有几条街。“当然可以,请上车。”他说。
  他上车,伸手打开了另一旁的车门。两人相互谦让谁坐到前座,最后两人都挤到前座。金发女子居中,她的双肩看上去非常光滑,左手肘上刺有一只小小的蝴蝶。
  这个世界变得真快,他记得十七岁那年,当他在手臂上刺了一个花纹回家时,父母见此大呼小叫;而现在,女孩子文身人们都见怪不怪了。
  他发动汽车开上马路。经过两条宽阔的街道后,车驶进一条偏僻的小马路,在那儿开车他放松了许多。他刚要拐弯进入一条黑暗的隧道时,金发女子突然喊道:“停车!”
  他刹住车靠在路边,发现金发女子正抓着一把猎刀,刀尖离他的喉咙大半尺。
  “把钱交出来。”她压低了声音,声音有点紧张。
  他一时手足无措,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是人家抢劫的对象——其他人可能,但不会是他。
  “如果我没有钱,我还能活着离开这车子吗?”他问,“告诉你们,我刚从那下流的地方出来,你们俩不也刚从那儿出来吗?”
  那两个女子互换了一下眼色。“你怎么知道!”黑人女子问。
  “那可是最早消除种族隔离的地方,”他说,“除了监狱,哪儿还会不分种族,白人与黑人相互信任呢?这是你们第一次出来试试运气,对不对?”
  “你怎么会那样想?”金发女子问。
  “因为你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说,有点自信。
  “对这种事你又懂什么?”黑人女子带有疑惑而不耐烦的表情。
  “什么都知道,内行得很。”他说着把脸转向金发女子,“就拿你持刀的方式来说吧,它离我的喉咙大半尺。你应该用力顶住我的喉咙或者我的腰部,并且你们应坐在车的后座,这样下手时不容易被发现。”
  金发女子仍举着刀,说:“有道理。”
  “当然有道理。”他有点得意,“还有两个问题。”
  “是吗?说来听听。”黑人女子语气缓和了不少。
  “你们俩的衣着不当。”
  “你是什么意思?”金发女子问。
  “你们的衣服太薄,颜色太浅。如果你们要用刀的话,必须离得非常近才行,这样容易沾一身血。你们若非用刀不可,得考虑万一碰到对方愚蠢的行为,衣服的颜色暗些容易掩饰血迹。”
  “还有呢?”黑人女子问,“你不是说有两个问题吗?”
  “是的,另一问题是,你们要的是钱,而不是来找人聊天。你们应尽可能地把钱拿到手,而不应和对方废话太多。你们只要刀一顶对方就告诉他,废话少说,否则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让他交出所有值钱的东西,否则如何如何。只要你们做得好,他就会被吓得不敢吭声,不敢磨蹭,不敢做一些不该做的事。”
  这时黑人女子已经打开车门下车,金发女子也随着溜了下去,并且把刀收进了包里。
  “你们准备干什么?”他问。
  “换衣服。”金发女子说。
  他点点头,随之劝诫道:“年轻人,正儿八经做事赚钱,少惹是非。”
  “你也一样,别再随便让人搭便车。”金发女子回敬了一句。
  金发女子一关上车门,他就开车一溜烟地跑了。
  他按照原先的计划,在超市买完东西后开车回家,当他进家门时,情不自禁地吹起了口哨。
  他妻子从厨房里高声问道:“你听起来心情不错,你的小说写得怎么样了?”
  “我把最头疼的一部分写完了。”他回答。
  妻子从厨房里出来,递给他一杯酒。“是不是半途抢劫的那一章?那一章你总觉得不太符合现实。”
  他抿了一口酒,笑着说:“现在我认为够合乎现实了。实际上,我可以肯定,合乎现实。”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20期 | 标签: | 6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