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简·奥斯丁的再见

  • 彩虹

  • 林肯中心的鼓声

  • 细雨灯花落

  • 致拆房者

  • 烧窑的用破碗

  • 谁道人生无再少

  • 音乐家,请入席

  • 被葱杀死的爱情

  • 老央

  • 沉重之尘

  • 小花

  • 情歌的幻觉

  • 细节

  • 家训

  • 互联网吓唬企业

  • 我们的发明真的如此之多吗

  • 眼界超不过想象

  • 从三家分晋看英国脱欧

  • 亢龙有悔与左右互搏

  • 隐忧的“软世代”

  • 当父母到了望九之年

  • 那个为弱者顶住的人

  • 争吵与看病

  • 同胞家书

  • 明天要早一点呀

  • 成人的规则与儿童的江湖

  • 那些与吃有关的浪漫

  • 法海渡劫

  • 吃完粥,洗钵去

  • 妖精为何总是得逞

  • 摊贩之光

  • 至味在江湖

  • 泥泞天使

  • 地图上的线

  • 区块链

  • 如何科学地聊足球

  • 面子

  • 鞋子和威权

  • 战争中,学生的爱国方式

  • 索贿的艺术

  • 鹦鹉大葱

  • 蠢人

  • 言论

  • 漫画与幽默

  • 摄影家之眼

  • 改变

  • 大不幸亦有幸

  • 森林的重要性

  • 43年与1/30秒

  • 往天上写字

  • 人生的睡姿

  • 春天的悲哀

  • 国王和迷宫

  • 科学的纯真年代

  • 我害怕阅读的人

  • 善于辞令

  • 徐策跑城

  • 真话与假话

  • “生活家地板杯”原创征文比赛获奖名单

  • 所爱隔山海,山海犹可平

致拆房者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去年9月,我回了一趟罗安镇,我的老家。已经几年没有回去了,所以剛到就在镇上转了转……走到中心广场时,我惊呆了,抬头去看古老的路易乌特梅塔楼时,竟发现它四周都是梯子、撬棍和种种用于拆房的工具。顿时,我心里感到一阵刺痛。
  正在我想弄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些梯子和铁镐时,忽然看到Th先生,这是一个朴实而且受过一些教育的人,有文学修养并爱好艺术和科学。我把我痛苦的感受告诉他。他说他和我一样,并说他是上届镇议会中唯一反对拆塔楼的人,虽尽全力但没有成功,怎么讲道理也没用。其他议员以压倒性优势否决了他。而且,由于他在替这座无辜的塔楼说情时表现得比较激动,还被称作“卡洛斯党人”。他说那些人表示该塔楼代表着封建社会,表决时甚至全场欢呼,之后镇里还给了承包拆除工程的人几千法郎,兼奉送原建筑材料。这就是为这宗谋杀案付出的价钱,一宗真正的谋杀案件!
  拆这座占地仅几平方米的塔楼是为了扩大旁边露天市场的面积。这本来可以通过牺牲一所普通民宅来解决,而且花的钱不见得高于给上述承包商的,但他们更乐于消灭这座塔楼。我为故乡人感到羞耻,我想沉痛地告诉他们:这里曾拥有一座独一无二的文物建筑,这座路易十四时代的塔楼是法国最后一座与皇族第二支系有关的建筑了。当破坏文物的行径到了这种地步时,如果有一天谁把某一座11世纪的天主教堂拆了变成粮仓,也不会再令人吃惊了。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13期 | 标签: | 17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