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cong-zhong-kou-fen-yun-dao-zhong-mu-kui-kui

    从“众口纷纭”到“众目睽睽”

  • che-huo-wei-xiao-he-ming-biao-yang-da-cai-shi-jian-de-wang-luo-xuan-wo

    车祸、微笑和名表:杨达才事件的网络漩涡

  • ning-bo-jie-tou-shi-jian-hou-de-dian-di-he-jie

    宁波:街头事件后的点滴和解

  • tuo-xie-wu-kan-shi-jian-fang-fa-lun

    妥协:乌坎事件方法论

  • 2-45-yi-9-21-zi-jin-kui-ba-xi-lie-an-de-ji-shu-lu-jing

    2.45亿:“9·21”紫金溃坝系列案的技术路径

  • xi-la-li-ke-lin-dun-zhong-dian-huan-shi-xia-yi-zhan

    希拉里·克林顿:终点还是下一站

  • he-nan-guang-shan-xian-23-ming-xue-sheng-bei-kan-shi-jian

    河南光山县23名学生被砍事件

  • jing-shen-gao-tie-kun-ju-huan-ping-zhong-de-zhu-fang-bo-yi

    京沈高铁困局:环评中的诸方博弈

  • yang-ji-cun-chai-qian-li-yi-bo-yi-de-kun-ju

    杨箕村拆迁:利益博弈的困局

  • pi-er-ka-dan-de-ji-nian-bei

    皮尔·卡丹的纪念碑

  • you-jian-xing-ji-mi-hang

    又见“星际迷航”

  • zhuan-fang-xing-ji-mi-hang-an-wu-tian-ri-dao-yan-j-j-ai-bu-la-mu-si

    专访《星际迷航:暗无天日》导演J.J.艾布拉姆斯

  • wei-bei-jiang-shu-de-gu-shi

    未被讲述的故事

  • wan-biao-dai-kai-shi-de-shou-gong-pi-ju

    腕表带开始的手工皮具

  • ta-ben-shen-jiu-shi-yi-fen-shi-jian-de-li-wu

    它本身就是一份时间的礼物

  • lv-yong-zhong-de-ban-mu-shi-jian

    吕永中的半木实践

  • yu-ce-de-zhun-ze

    预测的准则

  • mi-xia-ai-er-ku-pu-fu-mi-le-jiang-shu-ka-fu-ka-zai-yang-guang-xia-de-ri-zi

    米夏埃尔·库普夫米勒:讲述卡夫卡在《阳光下的日子》

  • xiao-hua-de-chan-sheng-ji-zhi

    笑话的产生机制

  • 2013-guo-du-zhi-nian

    2013,过渡之年

  • yi-ge-yi-miao-zhuan-jia-de-mian-yi-jian-yi

    一个疫苗专家的免疫建议

  • di-mi-qi-yu-a-er-bei-si-de-tian-mi-tiao-zhan

    低迷期与阿尔卑斯的甜蜜挑战

  • cong-bi-xian-zi-chan-dao-feng-xian-zi-chan

    从避险资产到风险资产

  • yu-zhou-dan-sheng-de-ling-yi-ge-ban-ben

    宇宙诞生的另一个版本

  • he-jiu-bu-liao-shang

    喝酒不疗伤

  • kao-qu

    烤趣

  • yi-ming-zu-qiu-cai-pan-de-fei-zheng-chang-si-wang

    一名足球裁判的非正常死亡

  • song-gei-an-bei-de-qi-huo-li-wu

    送给安倍的“期货礼物”

  • huan-qiu-yao-kan-su-lan-93

    环球要刊速览

  • du-zhe-lai-xin-129

    读者来信

  • pu-jin-hui-dang-xuan-han-guo-zong-tong

    朴槿惠当选韩国总统

  • an-bei-gui-lai-ri-ben-zheng-tan-xiang-you-zhuan

    安倍归来:日本政坛“向右转”?

  • tian-xia-89

    天下

  • xiao-fei-li-cai-44

    消费·理财

  • hao-xiao-xi-huai-xiao-xi-90

    好消息·坏消息

  • sheng-yin-shu-zi-71

    声音·数字

  • 2012-de-gong-zuo-xian-jin-he-xi-wang

    2012的工作、现金和希望

  • lao-wang

    老王

  • ji-yi-zhong-de-sheng-dan-jie

    记忆中的圣诞节

  • hao-dong-xi-87

    好东西

  • jian-kang-4

    健康

  • da-jia-dou-you-bing-57

    大家都有病

  • wo-he-ma-que

    我和麻雀

2013,过渡之年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12月16日在北京闭幕,为2013年的经济发展定下了基调。和以往不同的是,本届会议弱化了对于经济增长的数量和速度要求,着重强调“以提高经济增长质量和效益为中心”,“促进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取代了此前的“平稳较快发展”,同时也提出“以更大的政治勇气和智慧推动下一步改革”,“允许摸着石头过河”。不过总体来看,2013年还是延续了2012年“稳中求进”的总基调,就具体宏观调控措施而言,也基本上和去年没有太大变化,在新老政府交替之际,2013年强调的是平稳过渡。

2013年仍将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从2009年以来,我国一直定位于积极的财政政策,但是“积极”的程度却是逐年递减,以财政赤字率看,2009~2011年,我国财政赤字率分别为2.3%、1.7%和1.1%。以今年的财政收支状况看,前11个月财政盈余4000多亿元,而年初的预算是全年安排财政赤字8000亿元。所以,我国的“积极”财政政策其实具有很大的弹性,如果以国际公认的3%的财政赤字率作为积极与否的分水岭,我国的财政政策其实还有很大的扩张空间。

不过,扩张性的财政政策并不意味着重回“4万亿”的老路,在保持适度的投资增速背景下,我国的财政支出应该逐步向民生支出倾斜转移,2013年是财政转型的一个良好契机。在中央政府强调经济增长质量、淡化数量指标的同时,地方政府在今年开始更加积极主动地承担起了刺激投资的角色。随着今年各地轨道交通项目陆续获批,今后数年各地的轨道交通建设将渐入高潮,这将在很大程度上保证中国经济的投资增速。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央政府正好可以将大量的财政支出用于民生领域。在我国2012年财政预算中,用于社会保障和就业的支出占同期中央财政公共支出比例约为9%,用于医疗卫生的支出占比约为3%,无论以怎样的标准衡量,民生领域的支出占比都依然偏低。

除了优化财政支出方向之外,减税也是2013年财政政策的重要看点。自从2012年1月1日开始在上海市推行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试点后,“营改增”已经在北京、浙江、湖北等多地推广实行。以上海市来看,根据相关的统计数据,目前上海的试点纳税人超过15万户,改革累计减税225亿元,中小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受益明显,参与试点的小规模纳税人普遍实现减税,减税幅度达到40%。2013年将是“营改增”全面铺开的一年,参与的地域和行业都将大幅度扩容,成为我国结构性减税的重要内容。除了针对企业的减税外,个人所得税也还有继续调整的空间。2011年,我国个税起征点从2000元上调至3500元,切实为很多工薪阶层减轻了一定的税收负担。从改善民生和刺激消费的角度来看,个税起征点还有继续大幅上调的空间,很多专家建议应该将个税起征点提高到5000元甚至1万元,即将在2013年出台的收入分配改革方案,或许会对此做出回应。

2013年的货币政策依然定位于“稳健”,和过去几年的表述没有任何变化,不过具体到执行方式,2013年还是将有很大不同。2012年是我国近年来货币政策出现较大变化的一年,由于外贸顺差的大幅减少,以及热钱外流等因素影响,我国外汇占款开始频现负增长,对于我国的基础货币发行方式带来较大冲击。外汇占款的负增长,刺激央行实施了3次降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操作,不过进入2012年下半年之后,央行对于继续降准显得异常谨慎,逆回购成为央行释放流动性的主要手段,主要原因在于由于宏观经济增速继续下滑,企业投资意愿不强,央行担心继续降准释放出大量的资金无法被实体经济吸收,反而有可能形成滞胀的不利局面。应该说,2012年央行对于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和控制通胀还是做到了较好的平衡。

2013年的货币政策预计将会比2012年出现较大不同。2012年前11个月,我国进出口总值同比增长5.8%,已经基本上无法实现预定全年增长10%的目标。在欧美经济体没有出现明显好转的背景下,2013年中国的外贸同样不容乐观,外汇占款仍有可能继续出现负增长,这将继续给国内的货币政策带来冲击。但是与2012年不同的是,2013年中国经济探底回升的概率加大,企业的投资意愿加强,对于长期资金的需求将会上升,如果央行继续沿用2012年以逆回购作为主要工具的操作方式,将无法满足实体经济的资金需求。也就是说,2013年仍有继续降低存款准备金率的可能,在经过3次降准后,我国的存款准备金率目前仍然高达20%,还有很大的调降空间。与降准相比,2013年降息的可能性不大,一方面是因为实体经济已经开始探底回升,继续通过降息刺激企业投资的必要性已经减弱,同时,与2012年的CPI相比,2013年的通胀水平将会有所抬头,预计将会反弹到3%以上。我国目前一年期存款利率为3%,如果继续降息将会重现负利率现象,而负利率往往会催生出众多的资产泡沫。

对于2013年的货币政策,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提出了“扩大社会融资总规模,保持贷款适度增加,保持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切实降低实体经济发展的融资成本”。其中降低融资成本是一个并不常见的提法,常理看,降息是最直接的降低融资成本的方式,不过鉴于2013年降息的可能性并不大,因此,降低融资成本可能更多意味着将会加大培育多层次的融资渠道建设,尤其是债券市场有望得到重点发展。另外,银行利率市场化的步伐也有可能加快,通过利率的市场化竞争,也可以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

对于备受关注的房地产政策,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只有一处提及,“要继续坚持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不动摇”,虽然着墨不多,其实已经很鲜明地表明了态度。就2013年来看,房地产调控短期内没有放松的可能,但是调控方式可能会出现微调。2012年国内的房地产走势开始出现分化,在经过两次降息的刺激之后,一线城市的房地产开始企稳回暖,而以温州为代表的三、四线城市则出现泡沫破灭的迹象。

“十八大”之后,城镇化成为最大热点,此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再度着重提及,要“积极稳妥地推进城镇化,着力提高城镇化质量”。通常而言,城镇化是支撑房地产市场发展最大的想象概念,但这一轮城镇化将不同于以往,所以并不能等同于对房地产市场的支撑。新一轮的城镇化将不是简单的圈地盖楼,而是更注重解决“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提高农民进城后的生存空间和生存能力。前不久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讨论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修正案(草案)》,对农民集体所有土地征收补偿制度做了修改,主要内容是大幅提高征地补偿标准。由于我国现有的土地管理法中征地补偿标准极低,很多农民土地被征用之后,既丧失了赖以为生的土地,又没有得到足够合理的补偿维持进城之后的生活,此次土地管理法修订,大幅提高征地补偿标准,显然是着眼于解决“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

由此带来的另一个重大影响是,地方政府的土地财政可能被逐步瓦解,在持续的房地产调控下,地方政府的土地收入已经明显萎缩,虽然近期在一些一线城市开始重现“地王”现象,但这并不能代表全国土地市场的全貌。财政部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2年前11个月,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2.3478万亿元,同比下降17.5%。如果将来征地补偿标准提高到10倍以上,地方政府从土地转让收入中所能获得的净收益还将大幅萎缩,由此可能会倒逼地方政府支持房产税的出台,通过房产税获得持续稳定的收入来源,以取代虽然暴利但不具备持续性的土地转让收益。继上海和重庆之后,房产税有可能在2013年大幅扩容,在更多城市推行试点。如果房产税能够实现预期的调控效果,将可能逐步取代房地产市场限购政策,后者虽然在短期内对于限制房价上涨能够起到明显效果,但终究是一项行政色彩浓厚的政策,很难作为一项长期政策执行下去。2013年的房地产调控虽然仍将持续不会放松,但有可能是调控从行政手段逐渐向市场化转变的关键之年。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52期 | 标签: | 26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