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文摘》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40期2018年第39期
2018年第38期2018年第37期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读者》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意林》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 huo_zai_zhen_shi_zhong

    活在真实中

  • bao_tuan_qu_nuan_de_lao_nian

    抱团取暖的老年

  • zhong_guo_kong_chao_qing_nian_yi_chao_5800_wan

    中国空巢青年已超5800万

  • xin_ling_bu_shou_wu_kan_kan

    心灵“补”手吴坎坎

  • 1990_nian_ying_hang_5390_hao_shi_gu_ji_shi

    1990年“英航5390号事故”纪实

  • zen_yang_rang_qian_nian_hou_de_ren_ji_zhu_ni

    怎样让千年后的人记住你?

  • gu_ren_zhen_de_bi_wo_men_gao_ma

    古人真的比我们高吗

  • mei_guo_si_hui_de_tiao_yue_bu_sheng_mei_ju

    美国撕毁的条约不胜枚举

  • mi_qi_lin_de_xing_ji_dao_di_zen_me_ping

    米其林的星级到底怎么评

  • 50_nian_qian_de_yi_ye_zhi_jian_rui_dian_cong_kao_zuo_xing_gai_wei_kao_you_xing

    50年前的一夜之间,瑞典从靠左行改为靠右行

  • wang_zi_da_hun_cong_lian_yin_dao_sheng_yi

    王子大婚,从联姻到生意

  • te_lang_pu_tui_qun_ao_man_jia_pian_jian

    特朗普“退群”傲慢加偏见

  • ge_guo_jun_quan_you_sha_gao_ke_ji_zhuang_bei

    各国军犬有啥高科技装备

  • jie_mi_fei_ji_qi_jiang_qian_hou_ti_jian

    揭秘飞机起降前后“体检”

  • miao_xing_ren_gao_leng_shi_yin_wei_ben

    喵星人高冷是因为笨

  • he_zui_jiu_shuo_wai_yu_geng_liu

    喝醉酒说外语更溜?

  • niao_bu_de_bian_qian-2

    尿布的变迁

  • shi_nan_ren_tai_ruo_le_huan_shi_nv_ren_bian_qiang_le

    是男人太弱了,还是女人变强了?

  • gan_zou_xing_fu_hun_yin_de_jue_mu_ren

    赶走幸福婚姻的掘墓人

  • sui_bo_zhu_liu_de_na_xie_nian-2

    随波逐流的那些年

  • zhi_yao_huan_shui_de_zhe-2

    只要还睡得着

  • yi_ge_pu_tong_ren_de_si_wang

    一个普通人的死亡

  • bu_shi_tai_shan-2

    不识泰山

  • she_jian_shang_de_gu_du-2

    舌尖上的孤独

  • bie_zai_zui_hao_de_nian_ji_man_zu_yu_zuo_zi_ji

    别在最好的年纪满足于做自己

  • san_ge_shi_fu

    三个师傅

  • wei_shen_me_yi_mao_qian_de_hong_bao_you_na_me_duo_ren_qu_qiang

    为什么一毛钱的红包有那么多人去抢?

  • yin_wei_bu_rong_yi_suo_yi_geng_nu_li

    因为不容易,所以更努力

  • zhe_ge_shi_jie_shang_zong_you_yi_ban_ren_bu_li_jie_ling_yi_ban_ren

    这个世界上,总有一半人不理解另一半人

  • bao_fu_xin_li_ru_tong_e_mo

    暴富心理如同恶魔

  • wo_na_yuan_fang_de_ma_ma_a

    我那远方的妈妈啊

  • zai_fu_mu_mian_qian_zhuang_zhuang_sha_jiu_shi_yi_zhong_xiao_shun-2

    在父母面前装装傻,就是一种孝顺

  • man_hua_yu_you_mo-141

    漫画与幽默

  • hui_ren_li_lun-3

    灰人理论

  • xin_shang_ta_men_de_du_te_xing-2

    欣赏他们的独特性

  • mei_gen_wang_fei_jiao_cuo_le

    “梅根王妃”?叫错了!

  • da_qing_lv_li_zai_xiang_gang_yi_zhi_yong_dao_1972_nian

    《大清律例》 在香港一直用到1972年

  • jing_wei-2

    敬畏

  • xian_liang_gan_dong-2

    限量感动

  • ren_lao_le_wei_sha_hui_ai_yi_jie

    人老了为啥会“矮一截”

  • bi_ji_ke_yi_jie_du_chu_ren_de_xing_ge

    笔迹可以解读出人的性格

  • an_shen_zhu_mian_liang_yao

    安神助眠“良药”

50年前的一夜之间,瑞典从靠左行改为靠右行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激动人心”这个词是简·拉姆维斯特在谈到瑞典全国交通改革时说得最多的词语,那一次的改革令瑞典全国驾驶者和骑自行车的人改变了一生的习惯,从靠左行驶改成靠右行驶。
  “所有人都在谈论这件事,但我们都不知道到底能不能成功推行。”简·拉姆维斯特如今已经77岁,当年26岁的他还只是马尔默市一名刚拿到资格证的交通工程师,他参与了1967年9月3日瑞典全国规划上的巨大转变。这一天被正式称为“Hogertrafikomlaggningen”(右行交通)或简称为“H日”,目的是要令瑞典与其他欧洲邻国一样汽车靠右行驶。
  除了希望提高国际声誉外,瑞典政府也越来越关注本国的交通安全——当时瑞典的人口约为780万,而根据瑞典统计局中登记的车辆数量,瑞典车辆从10年前的86万辆,急升到“H日”的198万辆。
  虽然瑞典全国奉行靠左行驶,但其实当时很多瑞典人的汽车方向盘都在左边。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很多瑞典人会从国外买车,而国外的车都是适用于靠右行驶(方向盘位于左边);另一个原因是像Volvo这样的瑞典大品牌国产车为了顺应国际市场需求,也选择生产方向盘在左边的车子。而当时有人担心,右驾车辆在左驾道路行驶往往容易造成视野盲点,这是造成瑞典致命车祸事故增加的原因之一。事实上,有数据显示,瑞典车祸事故从1950年的595宗上升到1966年的1313宗。

“简直忙翻了”


  在“H日”开始实施之前,每个地方市政当局都必须修改道路标记,重新安置公共汽车站和交通灯以及重新设计十字路口、单车道等等。包括斯德哥尔摩,马尔默和赫尔辛堡在内的多个城市更是借此机会整顿公共交通,例如关闭电车线以腾出道路空间加开公车路线。全国各地市购买了数百辆新公车,并翻新了8000辆旧公车,为其装上双门,总计公共交通改善工程成本为3亿多瑞典克朗(約2.2亿元人民币)。
  全国约36万个路牌需要在一夜之间完成转换或移动,时间紧迫,连军队也加入工作直至深夜,确保“H日”当天一切都能正式投入服务。同时,除了必须的交通工具,其他车辆都禁止上路。
  “我那天晚上简直忙翻了,”拉姆维斯特回忆道,当时他负责确保马尔摩市3000个路标都转移到正确位置。“我的老板很自豪,因为我们是第一个致电到斯德哥尔摩、通知委员会负责人我们已完成任务的城市。”拉姆维斯特记得当晚办公室工作热情高涨,“我们半夜都在吃蛋糕和喝咖啡。”当然,除了成功的喜悦,对于有些人来说,“H日”也给他们带来了庞大压力。现为赫尔辛堡市交通顾问、已82岁的亚瑟·奥林回忆道:“最大的挑战是时间不够用,完全没有假期,几个月来每天工时都极长,我差点要自杀了。”亚瑟花了一整年部署物流规划,一年后,因为压力过大他简直想“一头撞在墙上”。“我的医生下达了指令,让我到非洲度假两周,完全切断工作上的所有联系。”

一个新的时代


  随着“H日”的到来,艰苦的工作终于有了回报。1967年9月3日凌晨5点,在电台广播倒数后,瑞典人开始小心翼翼地在全国各地的道路上靠右行驶。时任瑞典交通部长奥洛夫·帕尔梅(后来成为了瑞典首相)在广播中宣布,“道路靠右行驶代表了瑞典人日常生活的一个巨大转变。”
  “我敢说,从来没有哪一个国家像瑞典这样,投入如此巨大的资金和人力来实现与国际交通规则的统一。”奥洛夫·帕尔梅说道。
  实际上,整项计划花了政府6.28亿瑞典克朗(约4.65亿元人民币),仅超政府当初预算的5%,换算下来相当于现在的26亿瑞典克朗(约19.3亿元人民币)。不过历史经济学家拉史·曼格尼松认为,考量到这项计划堪称瑞典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基础建设计划,这样的花费相对来说并不算太惊人。
  作为比较,拉史·曼格尼松还提到了2017年瑞典交通部在道路和铁路方面的总预算大约是250亿瑞典克朗(约185亿元人民币)。“某种意义上来说,‘H日真是一笔便宜的账目,即使在当时这笔钱也不算大。”曼格尼松说道,“当时的道路系统不像现在这样发达,所以基础设施的成本并不是很高,同时那个时候瑞典人的车基本都是左边驾驶汽车。”
  当然,这样重大的政策能被顺利推行,也要归功于瑞典政府的高效率和缜密计划,以及那个时代后勤工作的完善。

交通伤亡减少


  从安全角度而言,这项计划几乎可以立即宣告成功。瑞典人在H日(恰巧是星期日)之后的星期一就开始工作,该天全国各地有157宗轻微交通事故,比平常周一的平均数字还要少一点,而且没有人员死亡。
  瑞典交通顾问、着有关于“H日”书籍《靠右走》的彼特·克恩伯格当时才10岁,他回想起自己当天兴奋地骑着单车靠右骑行的情景,还有很多外国媒体都聚集在斯德哥尔摩对“H日”进行报道。
  “这是1967年瑞典发生的最重要的事情,”彼特·克恩伯格说道,“外国记者,尤其是英国广播电视台的记者,他们都在等待(瑞典改右行后)出现大批交通事故,所以对于这个结果略感失望。”
  从数字上来说,相较于1965年,瑞典发生的车祸事故总共造成1313人死亡,2.3万人受伤,在执行“H日”的1967年,车祸事故总共造成1077人死亡、2.1万人受伤,这一年的交通事故死伤数目确实有明显下降。外界相信,这主要是因为瑞典人因切换行车方向,反而额外小心驾驶。一直到3年后,车祸导致的伤亡率才回到先前水平,但别忘了,在此期间,瑞典全国汽车数一个直在持续快速增长。

曾经有八成民众反对


  虽然“H日”最后成功推行,但其实一开始民众不太接受突然“转右”——1955年政府曾举行过公投,询问民众意见,当时有83%的人反对把靠左行驶改成靠右行驶。为了教育瑞典公众,令他们更易接受右驾,政府从6亿瑞典克朗的“H日”总预算中拨出4300万克朗用作宣传,包括电视、广播、报纸广告以及学校讲座。“H日”还有自己的标志,印在广告牌、公交车和牛奶盒上,当时甚至还有“H日”的主题曲创作比赛。
  “政客们意识到只有单项宣传计划是不够的,他们需要的是全盘的宣传活动。”彼特·克恩伯格笑道,“目标不只是让99%的人知道,而是要让100%的瑞典人都知道瑞典即将改变道路通行方向。”
  与此同时,曼格尼松补充道,当时在瑞典市民之间盛行的“顺应文化”,以及他们对政府的信任,都有助于推动公众舆论接受右驾。“当时的媒体批判性没那么强,专家告诉他们什么,他们都会照直报道。如果专家说这样不会太花钱,并且每个人都会受益,那么媒体就会接受这一点,我想公众也会接受。”
  曼格尼松认为,“H日”的推行不仅提高了瑞典的全球声誉,作为北欧国家的重要参与者,还可能为瑞典带来了其他长期成本效益——比如来自欧洲其他地区的贸易运输额都增加了。然而,这种经济影响“难以评估”,“瑞典的GDP每年都在快速增长,所以很难区分出‘H日对贸易运输带来的潜在利益。”曼格尼松说道。
  (陆达荐自《看世界》)
  责编:Ester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3期 | 标签: | 18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