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40期2018年第39期
2018年第38期2018年第37期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读者》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意林》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 ying-xiao-gu-wen-deng

    营销顾问 等

  • a-p-dang-xiang-chang

    阿P当“乡长”

  • diao-da-yu

    钓大鱼

  • hun-tuo-yi-tai-xi

    “婚托”一台戏

  • huan-xing-zhang-lao-die

    唤醒张老爹

  • shang-ye-ce-lue

    商业策略

  • zhe-ci-zhua-bu-bu-xun-chang

    这次抓捕不寻常

  • ding-zi-shu

    钉子树

  • he-ge

    合格

  • yu-ying-xiong-zang-zai-yi-qi

    与英雄葬在一起

  • rui-fu-zhu-shi-an

    瑞府朱虱案

  • chong-zu-li-you-deng

    充足理由 等

  • yue-guang-bao-he

    月光宝盒

  • huang-di-bu-zhi-mei-zi-wei

    皇帝不知美滋味

  • yu-xiao-tou-wo-shou

    与小偷握手

  • ru-he-ju-jue-da-shan-deng

    如何拒绝搭讪 等

  • zheng-jiu-da-bing-ha-li-si

    拯救大兵哈里斯

  • 3-yue-you-xiu-zuo-pin-xuan-deng

    3月优秀作品选登

  • da-du-deng

    打赌 等

  • da-da

    大大

  • zheng-yi-chan

    争遗产

  • yin-xiang-tai-shen-ke

    印象太深刻

  • li-fa

    理发

  • tian-ji-xin-jie

    天机新解

  • gai-ming

    改名

  • zhe-ge-si-ji-bu-jian-dan

    这个司机不简单

  • ju-chang-zai-ci

    局长在此

阿P当“乡长”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阿P在外闯荡十多年,近来身体不好,就回老家休养。阿P在大城市待的时间长了,见多识广,变得能说会道,说话的时候又喜欢背着双手拖着长音,很有一副官相。所以,在阿P的老家大王村,村民们见了阿P,都开玩笑叫他乡长。于是,这乡长长乡长短的就叫开了。
  这一天,阿P和几个邻居赶集回来,途中遇到一个男人手持木棍追打女人。阿P拦住一问,原来,那男人从地里干活回来,又饿又渴,可是女人忙着料理孩子,耽误了做饭时间,男人的牛脾气大发,一定要狠狠教训女人,邻居们一时无法劝解。阿P上去用手指着男人,官腔十足地说:“你这种家庭暴力的行为是违法的!要吃官司的!”男人不服气地问:“你是谁呀?管起我们的家务事来啦。”
  同行的邻居说:“他是乡长,这事该乡长管!”男人还是不买账,说:“乡长怎么啦?乡长也要吃饭啊。”阿P腔调十足地教训道:“你没吃饭,还有力气打人?我看你就是没法制观念!”男人知道讲不过干部,就赌气说:“你有力气,那你当乡长的能把这两筐肥料挑下田吗?”
  只见地上摆了两只箩筐,里面放着几袋肥料。阿P“嘿嘿”一笑,又在筐里加了两袋肥料,估摸着这下大概有二百斤了,便对那男人说:“听好了,我给你挑下田,但今后你不许再打女人!”说完,阿P一使劲挑起担子,稳稳当当地向田间走去。
  男人顿时傻了眼,心想,谁说乡长只会发号施令,不会干活?眼前这个乡长气力比自己这个庄稼汉还大。男人当时就表示服了,连连说自己今后再也不打女人了。
  临走时,阿P拍了拍男人的肩膀,教育道:“今后有劲儿的话就多干活,多挣钱,这样日子才越过越红火嘛。”回家的路上,同来的邻居都说,阿P真像个乡长哟!
  这年冬天,市里组织大伙儿修水利,阿P和大王村的许多男劳力都上了工地。这天晚饭后,大伙儿正要休息,忽见邻近的工地上一片混乱。不好,肯定出事了!阿P赶紧随着看热闹的人流涌了过去。此时,就见一个汉子喝醉了酒,他一手拿着酒瓶,一手挥舞着菜刀,见人就砍。带队干部和两个村民上前制止,那醉汉竟将一个村民砍伤了。一时间工地上乱成一团,谁也不敢上前了。一同前来看热闹的大王村村民,就开玩笑地指着阿P嚷:“乡长来了,乡长来了!”
  一听乡长来了,现场顿时静了下来,人们的目光一下子集中到阿P身上。阿P被推上风口浪尖,面对醉汉手里的菜刀,他心里紧张,但又觉得很有面子,毕竟有几百号人都眼巴巴地看着自己,此时不好好表现更待何时?阿P赶紧将披在身上的衣服穿好,五个手指将头发拢了拢,然后又昂起头,挺起胸,派头十足地拨开人群,来到醉汉面前,厉声喝道:“你给我住手!”
  醉汉扬了扬手里的菜刀,结结巴巴问道:“你……你是哪个山头的鸟……鸟人?”
  “我是乡长,我命令你放下手中的刀子!”阿P说着,侧着身子渐渐向醉汉靠拢,想伺机夺下醉汉手中的刀。可是醉汉根本不买账,一个劲发着酒疯。阿P见硬的不行,忙和身边的人耳语了几句,很快就有人提来两个酒瓶。阿P说:“喝那么一点酒就撒野,算什么英雄。有本事咱俩比试比试!”醉汉听说要比试喝酒,更加兴奋,“当”一声将手中的刀摔到一边,然后从阿P手中抓过酒瓶,“咕嘟咕嘟”地喝起来。就在这个当儿,刀子被人悄悄拿走了。醉汉猛地把瓶子摔到地上:“你骗人,这不是酒,是水!”然后,弯下腰去寻刀。阿P大喝一声:“醉酒砍人,给我绑起来!”听到乡长指挥,几个村民立刻冲上前去,将醉汉摁住,捆了个结结实实,然后送到工地卫生室给他解酒去了。在场的人议论纷纷,都说还是乡长有办法有魄力。
  阿P的名气越来越响,因此,尽管他只是个“山寨乡长”,但村里人遇到什么麻烦事,都来请他帮忙解决。这天大清早,阿P蒙中被人叫醒。他刚把门打开,村里的李大妈就“扑通”跪倒在地。原来,李大妈的儿子李大龙在县城恒发公司当电工,前不久出了工伤事故,医疗费花了十多万元,可是公司一分钱不给,还把他辞退了。李大妈求“阿P乡长”为他们家伸张正义,讨回赔偿款。
  阿P听完大妈的陈述,已是气得两眼冒火,再加上李大妈那一声“乡长”,听得他猛地一拍桌子,怒声喝道:“大妈别急,有本乡长在,您放一百个心!”
  送走李大妈,阿P挠头皮了,刚才发狠说了大话,现在怎么去帮李大妈要钱呢?
  几天后,正是恒发公司成立10周年大庆,公司举行庆祝会,来了不少贵宾和新闻媒体。阿P西装革履,昂首挺胸地来了,他在来宾登记簿上写下自己的大名“王富贵”,职务一栏写上“乡长”,然后佩戴上自己准备好的贵宾胸花,直奔会场而去。
  大会即将开始,公司胡总请贵宾上主席台,阿P悄悄将礼仪小姐叫到一边,将自己带来的席卡让小姐摆上主席台。礼仪小姐不知内情,还以为是公司的安排,便立即照办了。主席台上的贵宾刚刚入座,阿P紧随其后,也坐到了主席台上。
  胡总见来了个生面孔,再看看台前席卡上的名字“王富贵”,不认识啊。胡总起先还以为是公司其他领导安排的,尽管心里生气,但又不便说。而其他人又以为是胡总临时安排的,自然更不敢得罪。就这样会议开了十分钟,阿P还在主席台上坐着。
  会议议程快进入介绍贵宾环节了,办公室主任过来问胡总,王富贵的职务?胡总气呼呼地说:“谁介绍来的问谁去!”办公室主任一圈兜下来,竟没有一个人认识阿P。这时,胡总感到事态严重了,众目睽睽之下,他不敢将阿P硬拉出场去。他想了想,悄悄来到阿P身后,轻声问道:“兄弟,你是何方神圣?”阿P微笑着将一张纸条递给了胡总:“我是专门前来为李大龙讨取赔偿款的。请你现在就安排还钱,否则我就对台下说几句。”
  到这时,胡总才明白自己遇到高手了,他想拒绝,但人已在台上,吼一嗓子就够自己受的。同时胡总还是有些感谢阿P的,毕竟他没让自己当众出洋相。于是他立即签了条子,让阿P凭条到财务那领钱去。
  阿P拿着赔偿款回到村里,还没进村,就听大人小孩叫着“乡长回来了!乡长回来了!”阿P立即挺直腰杆,昂起头,挺起胸,派头十足地拨开人群,说:“叫李大妈来取钱!”此时李大妈也拨开人群,喜颠颠地说:“真是太谢谢阿P乡长啦。”阿P将钱递给李大妈,还趁机说了句:“谁叫我是乡长呀!”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08期 | 标签: | 267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