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
2019年第13期2019年第12期
2019年第11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52期2018年第51期
2018年第50期2018年第49期
2018年第48期2018年第47期
2018年第46期2018年第45期
《故事会》
2019年第12期2019年第11期
2019年第10期2019年第09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意林》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9年第20期2019年第19期
2019年第18期2019年第17期
2019年第16期2019年第15期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读者·校园版》
2019年第13期2019年第12期
2019年第11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今日文摘》
2019年第12期2019年第11期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读者欣赏》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军事文摘》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新青年》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意林·少年版》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意林.作文素材》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知音海外版》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知音.下半月》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
《意林绘阅读》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 jiao_liao_huan_zai_chang_ge

    鹪鹩还在唱歌

  • tong_nian_qing_shi

    童年情事

  • nian_ling_de_ge_de_ba_he_cai_xiang

    年龄的哥德巴赫猜想

  • wo_xin_gui_qu

    我心归去

  • huo_de_jiao_yang_de_tu_jing

    获得教养的途径

  • hui_sheng

    回声

  • chun_feng_song_wang

    春风送网

  • tian_zhen_de_hai_zi_xiang_ai

    天真的孩子相爱

  • jin_ru_wu_yin_guang_mao_de_ren_sheng

    进入无垠广袤的人生

  • mei_mao_yu_zhi_hui_bing_cun_de_nv_ren

    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女人

  • ken_xia_ben_gong_fu

    肯下笨功夫

  • ji_yi_zhong_de_chen_jing_run

    记忆中的陈景润

  • xiang_xiang_de_gu_shi

    想象的故事

  • cheng_shi_de_huan_xiang

    城市的幻象

  • qu_kuai_lian_cai_fu_chuan_shuo

    区块链财富传说

  • hao_ren_huai_ren

    好人,坏人

  • zheng_yi_de_bian_jie

    正义的边界

  • zun_cong_ben_xing

    遵从本性

  • yi_chang_ji_jiang_dao_lai_de_wei_ji

    一场即将到来的危机

  • wei_mai_xue_qu_fang_wo_yan_jiu_le

    为买学区房,我研究了……

  • a_ma_la_ba_de_su_you_deng

    阿妈拉巴的酥油灯

  • cong_yi_ge_de_guo_ren_shen_shang_huo_de_qi_di

    从一个德国人身上获得启迪

  • huan_de_li_wu

    獾的礼物

  • guan_yu_qiao_de_shi

    关于桥的事

  • jin_cheng_shi_jiu_nian

    进城十九年

  • ya_de_xi_ju

    鸭的喜剧

  • kuang_jia_xiao_ying

    框架效应

  • ren_men_wei_shen_me_bu_yuan_tu_lao_di_deng_dai

    人们为什么不愿徒劳地等待

  • cai_dan_ying_xiao_xue

    菜单营销学

  • u_pan_hua_sheng_cun

    U盘化生存

  • bie_mai_yong_bu_qi_de_dong_xi

    别买用不起的东西

  • zai_zhong_guo_ru_he_kan_bing

    在中国如何看病

  • wen_shi_ji

    温食记

  • yi_ying_xiong_shi_li_yu_zhi_jing_ping_fan_de_ren

    以英雄式礼遇致敬平凡的人

  • wei_shen_me_you_xie_gu_dian_le_mei_you_ming_zi

    为什么有些古典乐没有名字

  • shou_zi_zhi

    收字纸

  • zhan_ji_tu_zhuang_cheng_ming_xing_zhao_tie

    战机涂装成明星招贴

  • dang_ji_jian_bian_cheng_ya_po

    当极简变成压迫

  • fei_yue_yi_wan_duo_gong_li_qu_ai_abc_chuan_mei

    飞越一万多公里去爱ABC传媒

  • jie_ta_hui_lai

    接她回来

  • yan_lun-120

    言论

  • man_hua_yu_you_mo-108

    漫画与幽默

  • yi_zhang_hao_hai_bao_sheng_guo_qian_yan_wan_yu

    一张好海报胜过千言万语

  • yan_cang

    掩藏

  • ye_tu_de_er_duo

    野兔的耳朵

  • mei_li_yu_wei_she

    美丽与威慑

  • da_jia

    打架

  • jin_zhang

    紧张

  • zai_ren_sheng_de_geng_gao_chu_zai_jian

    在人生的更高处再见

  • mu_nv-2

    母女

  • yi_wei_qiu_qi

    一味求奇

  • shi_ye_de_xia_duo

    事业的下堕

  • xiao_wan_yi

    小玩意

  • cun_yin

    寸阴

  • ru_he_pan_duan_zi_ji_mei_chu_xi

    如何判断自己没出息

  • wen_tan_san_hu

    文坛三户

  • tui_hou_san_bu_kan_you_hua

    退后三步看油画

  • tuan_chang_shi_bing_he_ma

    团长、士兵和马

  • da_tie_mei_yang_bian_da_bian_xiang

    打铁没样,边打边像

  • bu_xu_guo

    不虚过

  • zui_you_zi_ge_wei_wei_cheng_zuo_zhu_shi_de_shi_wo

    最有资格为《围城》做注释的,是我

阿妈拉巴的酥油灯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1982年,我在西藏日报社任副总编辑,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听到一個关于酥油灯的故事。几十年来,这个故事始终萦绕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一天,天寒地冻,路面因积雪而变得很滑。部队的三辆军车前往当雄雷达站运送物资。在一个转弯下坡处,第一辆车忽然发现坡下来了一群牛羊,司机连忙踩下刹车,结果车轮在冰上打滑了,碰巧放牧的小伙子冲上道路驱赶牛羊,失控的汽车撞倒了小伙子。后面的军车立即掉头将受伤的小伙子送往当雄县医院。遗憾的是,小伙子因伤势太重、流血过多,没能抢救过来。
  出事后的第二天,八名解放军把死者的遗体送回阿妈拉巴家,她才知道自己的儿子出事了。
  不久,拉萨西郊大站的副站长带着几个干部,汽车连的连长带着肇事司机和其他几名士兵来到阿妈拉巴家。肇事司机手捧哈达、身背大米、肩扛茶砖、怀揣一万元现金,连长带头跪在阿妈拉巴面前赔罪。阿妈拉巴连忙将连长和士兵们一一搀扶起来,说道:“你们是解放军,过去进藏受了苦,现在运送物资还是辛苦,你们已经够好了。你们送来的东西我一概不能要。这钱若是国家的,请用于军队开支;若是你们个人的,建议拿到寺庙供灯吧。”
  事故发生后的第四天,阿妈拉巴依照藏族习俗为儿子举办了丧事。她把儿子放牧的牛羊卖了三十多只,换得的钱除用于丧事开销之外,大多布施给穷人。剩下的牛羊交给亲戚代管,她则在家中默默地为儿子点上了一盏常亮的酥油灯。
  我们驱车来到阿妈拉巴的家。她是一位朴素谦和得没有任何特点的老人,瘦小,黝黑,背已经很驼了。她的家是一栋牧区特有的矮小土坯房,只有一扇窗户,屋子里很暗,却有一盏明亮的酥油灯供在佛龛前。灯光照亮整个屋子,一位喇嘛盘腿坐在藏式木床上,闭目专注地祈诵着超度经。
  阿妈拉巴请我们在屋外坐下,由于她认识尼玛,误以为我是公安局的领导,还没来得及端上茶就一再向我解释道:“我的儿子死了,我不希望再有一个人失去儿子。哪家小孩不是父母的心头肉?无论什么人,痛苦越少越好。一棵树死了,你不能把另一棵树的根也刨掉吧?我原谅了肇事司机,你们也要宽恕肇事司机。”说着说着,她匍匐在地,双手合十,磕头。
  肇事司机叫刘志,出生在气候温和、物产丰富的人口大省河南。出事后,他的父亲专程从河南赶来,坐火车、搭汽车、走山路,用了整整二十五天才赶到当雄。他给阿妈拉巴带了一堆河南的土特产和一万块赔罪钱。当时,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刘志家是普通的农民家庭,这笔巨款是他父亲东挪西借凑来的。
  刘志的父亲来到当雄县,心里忐忑不安:儿子酿成大祸,人家又是独子,见了这个藏族老太太,她会不会放声大哭?会不会跺脚骂人?最终他还是鼓足勇气、壮着胆子,找了一个翻译来到阿妈拉巴家。没想到,阿妈拉巴热情地接待了刘志的父亲,还让他住在自己家里,每天为他打酥油茶。她对刘志的父亲说:“你拿来的钱我一分也不会要,如果是你借来的钱,以后要还债,你还债就等于我在还债。请放心吧,我会帮忙保你儿子出来。我的儿子不在了,你的儿子不能再失去。我已经把他也看作我的儿子了。”
  阿妈拉巴料理完儿子的后事,就提着酥油茶、带着风干牛肉,跑去看望拘押在看守所的刘志。后来阿妈拉巴又跑到拉萨西郊大站、拉萨市交警队挨个儿给刘志求情。刘志还是被判了刑,在阿妈拉巴的苦苦哀求下,判了当时最轻的处罚——劳教五年。
  我再去拜访阿妈拉巴是车祸发生四年之后的一个夏天,阿妈拉巴家的老房子还在,里面的那盏酥油灯仍然摇曳不熄,喇嘛的念经声时断时续地传到屋外,不同的是在老屋的另一头,一座新房的地基已经打好。一个精壮的小伙子,穿着一身藏装,正在那里打土坯。阿妈拉巴看见我后,便向那小伙子招呼道:“阿吾,快来见见客人。”“阿吾”在藏语里是儿子的意思。原来,这个小伙子就是刘志,他已经提前一年结束劳教,自愿来到阿妈拉巴家。他的父亲告诉他,阿妈拉巴是菩萨心肠,住在她家,他的心里很温暖,可是屋子里一入夜就冷得不得了。他牢牢地记住了这句话,在心里默默地想,为了报答恩情,将来一定要为阿妈拉巴盖间房子。为了实现这个愿望,他在劳教所专门学了打土坯砖,还跟藏族伙伴学会了藏语。
  我们聊天时,阿妈拉巴在一旁给我们打酥油茶。一个藏族大妈,一个汉族儿子,两个人时不时地轻声交谈几句,真是一对和睦、默契的母子。
  我最后一次去看望阿妈拉巴时,改革开放的春风已经吹遍了整个藏区,农牧民们逐步走上劳动致富的道路,生活设施齐全的砖房取代了简陋的土坯房。阿妈拉巴家周围有了好几家邻居,住的都是崭新的房子。我去的那天,门口站满了大人和小孩,都穿着藏装,只有阿妈拉巴身边的一对男女穿着汉装。那男的是刘志,那女的长发披肩,穿白色短大衣、黑色百褶裙,面颊红润,在草原上显得十分时髦和抢眼。阿妈拉巴像对待自己的女儿似的,牵着她的手,笑眯眯地向我介绍说,她是刘志的女朋友,从河南过来的。
  更让我惊讶的是,刘志靠着一手打土坯砖的好手艺,组织了几十个藏族青年成立了砖厂。牧民有了钱,都在盖新房,土坯砖的需求量大,正是刘志大显身手的时候。他本人勤劳又能吃苦,加上阿妈拉巴和他未婚妻的支持,在不长的时间内,刘志一跃成为当雄县的首个万元户。阿妈拉巴家的新房里,沙发、桌椅、黑白电视机、卡带收录机、太阳能小型发电机……一应俱全,拉萨城里许多工薪家庭还没这么气派。
  环顾草原,唯一不变的是,阿妈拉巴家原来低矮的老屋依然还在,那盏酥油灯的光明和喇嘛的朗朗诵经声依然还在。往事历历,我心潮澎湃,不禁由衷地祈祷:油灯不灭,用慈悲喜舍的光芒,照耀苍生之爱;油灯永明,用互敬利他的光芒,激发人性之善。
  (林冬冬摘自晨光出版社《阿妈拉巴的酥油灯》一书,李晓林图)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09期 | 标签: | 577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