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huan_shi_nv_er_hao_deng

    还是女儿好 等

  • bei_ke_wen

    背课文

  • tian_shang_diao_xia_kuai_zhuan_tou

    天上掉下块砖头

  • da_shi_shi_zen_yang_lian_cheng_de

    大师是怎样炼成的

  • xiang_xia_de_wu_gui_jin_cheng_lai

    乡下的乌龟进城来

  • lian_jiang_san_ji

    连“降”三级

  • a_p_dang_ding_zi_hu

    阿P当钉子户

  • guo_yuan_gu_niang

    果园姑娘

  • sha_gui

    杀鬼

  • shui_shuo_le_suan

    谁说了算

  • zhen_xiang

    真相

  • ping_gai_li_de_jing_ming_deng

    瓶盖里的精明 等

  • wo_bi_ta_men_you_xiu

    我比他们优秀

  • qian_zai_de_zui_fan

    潜在的罪犯

  • san_dai_mi

    三袋米

  • jing_dian_chuan_di_deng

    经典传递 等

  • zi_you_an_pai

    自有安排

  • dong_gan_di_dai_ma_shang_kai_shi-4

    动感地带 “码”上开始

  • wei_gu_shi_da_sai-2

    微故事大赛

  • zhen_shi_neng_hu_you

    真是能忽悠

  • dang_pang_qi_yu_dao_shou_fu_deng

    当胖妻遇到瘦夫 等

  • fu_qi_chi_gua

    夫妻吃瓜

  • ren_cai

    人才

  • dou_shi_kai_che_re_de_huo

    都是开车惹得祸

  • yuan_lai_ru_ci

    原来如此

  • liang_xin_yang_zhu

    良心养猪

  • qi_gai_da_jia

    乞丐打架

阿P当钉子户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最近,阿P人逢喜事精神爽,见人就问:“你知道‘富二代’、‘官二代’,那你知道‘拆二代’吗?告诉你,P爷我,就是拆二代。”原来,阿P老家的房子在当地城市改建的地块上,就要被拆了。他索性搬回老家,安安心心等着拿钱。
  村民们对拆迁政策比较满意,每家都能得到几套回迁房,还能拿一笔钱,大部分都早早签完协议,等着住新房。过了两天,一个穿黑西装的中年男人,走进了阿P家。
  阿P热情地握住他的双手,激动地说:“同志,你终于来了,我一定积极配合,快点把拆迁协议拿出来吧!”
  黑西装不拿协议,而是小心翼翼地把门反锁了,还刻意压低了嗓门说:“我不是拆迁办的,我是开发商。这次来,我是要和你谈笔生意。我多给你百分之三十的补偿款,你留下来当钉子户!”
  阿P一听,立刻警觉起来。要弄死钉子户的开发商,很多!出钱雇人当钉子户的开发商,没有!
  黑西装见阿P一脸戒备,叽里呱啦地解释了起来,原来开发商花了高价买地,想先造能挣钱的商品房,晚造安置房。但是他们又和政府签订了协议,先拆先建,阿P村子正好在安置房的位置上,开发商便想雇他当钉子户,这样便能晚点造安置房了。
  阿P虽然弄明白了这件事,但是仍很为难,那钉子户的日子可不是好过的,别说要受开发商的折磨,村民这关也不好过。
  黑西装明白阿P的顾虑,他拍着胸脯保证:“你是和开发商合作的钉子户,我们肯定不会为难你的。”
  阿P又问:“那政府和其他拆迁户能同意吗?”
  黑西装继续游说道:“你问到点子上了,这就是多给你百分之三十的原因啊。你只要顶住各方面压力,打死不走,等商品房先盖起来,预付款拿到了,你就可以解脱了。”
  本来阿P是不想干这些伤天害理的事的,但他稍微思索了一下,便答应下来,并放出狠话:要做史上最牛钉子户。
  第二天,开发商的人便上门来了。这回不是那个斯斯文文的黑西装,而是几个五大三粗的壮汉。
  阿P见他们来势汹汹,不禁吓了一跳。
  没想到壮汉左右看看,小声对阿P说:“P哥,上头交代过了,今天来就是演个戏,走个过场!”说完他大喝一声,“你别他妈的给脸不要脸!”然后一使眼色,身后的两个手下操起屋里本就破烂的家具开始乱砸,砸了几下,壮汉小声提醒阿P,“P哥,赶紧报警,我们先走一步了。”说完一挥手,带着人走了。
  阿P赶紧报了警,警察过来时人都跑了,阿P说当时吓糊涂了,啥也不记得了。警察无奈,做了个记录也就走了。这样一来,所有人都知道开发商已经“努力”过了,但是吓不走阿P。
  第三天,政府派人上门来做工作了。来人是个文质彬彬的眼镜男,陪同他来的居然还有黑西装。
  眼镜男在阿P破旧的桌子上拉开图纸,耐心地告诉阿P:“你看,这里是一个大商圈,这里是个大公园。市政府下大力气迁址,就是为了带动全市共同发展。这是多好的事啊,你怎能因为个人私利影响全局呢?”
  阿P听了,不为所动。他瞟了一眼眼镜男身后的黑西装,义正辞严地说:“根据物权法,这是我的房子,我有权不走。法律的尊严不容践踏!”这句话轻轻松松就把眼镜男挡了回去。
  到了第五天,村长阿成来找阿P谈话了。这简直是钉子户阿P遇到的最大挑战了。为啥?因为他们俩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
  阿成一开口,便打起了感情牌:“阿P啊,咱兄弟俩说点掏心窝子的话,这回政府好不容易定下一个大家都能满意的方案,要是单独多给了你,别人还不造反啊?你为了多拿几个铜板,拖累大伙回迁的进度,有意思吗?”
  阿P跳了起来,说:“我当钉子户,怎么还会妨碍了其他村民呢?你们不是早就签好协议拿到钱了吗?”
  阿成说:“你不知道,现在房子值钱,村民们都愿意多换点面积,不愿意要拆迁款,所以都眼巴巴地盼着回迁房早点造好呢。现在你当了钉子户,回迁房住不上,上市里租房又太远,咋能不受影响呢?”
  阿P被他说得哑口无言,但阿P就是阿P,说到做到,他就是不肯搬走。阿成气得拂袖而去。
  阿P不肯搬,自然有人来帮他搬。当天晚上,几个蒙面男子闯入了阿P家,有的封他的口,有的抬他的脚,将他架到了院子里。然后,男子们纷纷拿出了撬棍、钢镐,摆出一副要拆房子的架势。他们从房子的墙角开始,埋头苦干起来,没一会儿就累得直喘粗气了。
  这又是来的哪路神仙?就在阿P纳闷之时,忽然传来了警笛声,几个警察跳下车,将蒙面男子们一网打尽。那些人原本想逃,但拆房子干得太累了,又拿着东西不好跑,全被抓住了。
  当警察扯下蒙面男子们的面罩,阿P不禁大吃一惊,这几个都是本村的小伙子,领头的不是别人,正是阿成!阿成他们被警察带走了。
  阿P一个人蹲在院子里,脑子乱糟糟的。突然,一群村民拥了进来。
  阿P有了前车之鉴,紧张地问:“你们想干什么?”
  阿成的老婆拉着五岁的儿子走到阿P面前,大喝一声:“跪下。”
  阿P吓得两腿一软,“扑通”就跪下了,这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此时,阿成的孩子也怯生生地跪下了,他说:“阿P叔叔,求求你,去让警察叔叔放了我爸爸。”阿P听了,连连摆手说:“我没让警察抓阿成啊!”
  村民们一听,七嘴八舌议论起来。有骂阿P自私自利的;有说阿P利欲熏心的;还有提议集资给阿P,请他早点搬走的。
  阿P看着满村的父老乡亲,气得直跺脚:“你们都误会我啦!放心,明天我就去警察局,把阿成他们接出来。”
  村民们听了,当然不信,但是也闹了大半夜了,大家只好不情不愿地散去。
  等村民们一走,黑西装就给阿P打了电话,他说:“兄弟,你受惊了。不过你不用担心,有我的人在保护你呢。你看,今天你刚遇上危险,我们就报警了,放心吧。”
  阿P立刻一字一顿道:“既然是你出钱,让我当钉子户,当然就要负责!”
  黑西装又好声好气地安抚了几句,并且明确告诉阿P:只要再坚持一天,商品房那个地块的拆迁就完成了。
  阿P表示等他好消息,就挂了电话。
  隔天,阿P却没有在家等黑西装的电话,而是去了警察局,把阿成他们保了出来。不仅如此,阿P还上交了昨晚黑西装的电话录音。根据阿P的举报,开发商很快就被查出了多项违纪情况,遭到重罚。
  村民们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啊,阿P一直都没想当钉子户,他是怕其他村民受不了诱惑,或者吃苦受罪,所以身先士卒,去当卧底,收集黑心开发商的犯罪证据呀。村民们都直夸阿P做得好。
  阿P忍了那么多天,终于沉冤得雪,他忍不住自夸道:“我阿P是谁?我是史上最牛钉子户!我是充满正义感正能量的‘拆二代’!”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8期 | 标签: | 143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