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gong_che_si_yong

    公车私用

  • tong_xue_ju_hui

    同学聚会

  • wei_sha_zhe_me_chuan

    为啥这么穿

  • jie_ji_sheng_dan-2

    借鸡生蛋

  • ba_jie_xun_shan

    八戒巡山

  • nan_si_bao_bao_la

    难死宝宝啦

  • ni_dao_di_shi_shui

    你到底是谁

  • shou_fei_shi_dai

    收费时代

  • zha_xin_xiao_duan

    扎心笑段

  • fan_wen_su_yu

    反问俗语

  • kan_kan_ni_lao_le_ma

    看看你老了吗

  • xi_shuo_lao_gong

    戏说老公

  • tu_cao_mei_mao_bing

    吐槽没毛病

  • si_mian_fang

    四面房

  • lie_jing-2

    猎经

  • ju_chang_xia_gui

    局长下跪

  • kan_bu_dong_de_jin_kou_shi_pin

    看不懂的进口食品

  • dai_chi_bang_de_bi_shou

    带翅膀的匕首

  • a_p_you_long_pao

    阿P有龙袍

  • hao_fan_zhi_xu_yi_chui_zi

    好饭只需一锤子

  • yong_shang_ba_lai_ti_xing_zi_ji

    用伤疤来提醒自己

  • xun_zhao_ren_sheng_de_chu_kou

    寻找人生的出口

  • gei_gong_ju_tie_shang_jing_mei_zhao_pian

    给工具贴上精美照片

  • yi_zhi_huang_tong_ling_dang

    一只黄铜铃铛

  • mao_pi_jiang_de_mi_fa

    毛皮匠的秘法

  • wang_po_de_jia_jiao

    王婆的家教

  • xi_gou_ren_xin

    细狗人心

  • zui_hao_de_xiao_chi

    最好的小吃

  • tie_gong_ji_de_ji_hua

    铁公鸡的计划

  • mi_lu

    迷路

  • sao_lei_xing_dong

    扫雷行动

  • wo_shi_sha_shou_o

    我是杀手哦

  • ji_mao_suan_pi_de_shi_er

    鸡毛蒜皮的事儿

  • qing_xi

    请戏

  • xiao_hua-11

    笑话

  • li_wu_li_de_xin_si

    礼物里的心思

阿P有龙袍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喜得宝贝


  眼下全民收藏热,不少人玩起了老古董。阿P也玩,梦想有朝一日捡个大漏。
  为了维持爱好,阿P节衣缩食,几年下来也杂七杂八地收了点东西。谁知经过电视台收藏节目的专家一鉴定,其中几乎没有真品。看到辛苦钱打了水漂,妻子小兰气得回了娘家。
  老岳父听说了事情的原委,一个电话把阿P给叫上了门。岳父没有数落阿P,而是把小兰也叫过来,然后郑重其事地拿出一个包袱。包袱一打开,阿P就惊得说不出话来,乖乖,这是一件古代的龙袍!
  看到阿P惊讶的样子,岳父语重心长地说:“这是小兰爷爷传给我的,据说老辈人在宫里边干过。我不懂收藏,但这玩意儿肯定是真品。阿P啊,你喜欢收藏就拿去,但是切记,再穷也不能卖,小兰爷爷临死前交代过。”
  阿P得了宝贝,对岳父千恩万谢。岳父对阿P说:“以后安安稳稳过日子吧,别再瞎折腾啦!”
  回到家,小兰郑重地将龙袍收好,便倒头睡了。阿P却怎么也睡不着,搞了这么多年的收藏,虽然买东西总是“打眼”,没少花冤枉钱,可市场行情还是了解的,他记得去年的拍卖会,有件龙袍以一千多万成交,自己这一件虽说做工、品相比不上人家,几百万应该有吧?乖乖……阿P想起岳父的嘱咐,心里不禁犯起了嘀咕:这件袍子不能卖,究竟是为什么呀?
  这么一想,阿P一根筋的老毛病又犯了,硬是把小兰从睡梦里摇醒,非让她说说祖上的家事。小兰睡得正香,没好气地说:“该说的我爸都跟你说了,老辈人具体在宫里干什么,我们也不知道啊!”
  阿P不死心:“起码是个大臣吧?负责宫廷造办的大臣最有可能藏有龙袍。难怪你在纺织厂工作,也算是继承祖上的基业呢!”
  小兰翻了个身:“你这胡乱联系的,没听说老辈人有当官的。”
  阿P弄不明白了:“不是大臣,难不成你家老一辈是太监……”话还没说完,阿P便被小兰一脚踹下了床。

扬眉吐气


  打归打,闹归闹,阿P又要报名参加电视台收藏节目,小兰亲自陪他前往。她关心的不是价钱,而是想弄明白传家宝的来历,省得阿P天天闹腾。
  来到电视台,台下藏友大多认识阿P,一个劲儿冲他直笑。外号叫麻秆儿的凑到他身边说:“P哥,又弄了啥赝品?”阿P在众人面前不肯丢面子,便故意大声说道:“赝品?这可是祖传的宝贝!你们就等着瞧吧!”
  轮到阿P上台,他两腿直打哆嗦,根本站不起来。周围的人一阵哄笑,小兰一把夺过包袱上了台。
  专家们对龙袍反复鉴定,最终,专家开口了,说阿P的龙袍的确是一件老东西,不是近代仿品,但具体价值不好估算了。
  结论一出,现场顿时炸了锅,阿P一会儿笑,一会儿哭,抱住小兰往死里亲。自此,阿P在当地收藏圈里声名鹊起,今天这个请吃饭传授经验,明天那个请帮忙鉴定藏品,走到哪里都是前呼后拥,别提多风光了。
  人怕出名猪怕壮,阿P出名后烦心事也不少。这天,他正在家里欣赏自己的宝贝呢,麻秆儿领着一个肥头大耳的家伙找上门来了。
  来人自称姓吴,是房地产老板,愿出300万元收藏阿P的龙袍。
  一听300万,阿P早把小兰父亲的嘱咐忘得一干二净,二话不说抬高了价格。双方正讨价还价,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来访,说也想看一看阿P的龙袍。阿P一看来人穿着寒酸,便对他爱搭不理。眼镜男很执着,说他知道这龙袍的来历。
  阿P心里一动,正好让他们两家相互抬价,趁机卖个好价钱,便取出龙袍递给眼镜男。眼镜男里里外外端详了半天,看得非常仔细。阿P不耐烦了,催促他快点出价。
  谁知眼镜男说:“袍子我家也有一件,它跟你们想的不一样……”
  原来是个竞争对手!当着麻秆儿和吴老板的面,这不是要把我的生意搅黄了呀?阿P不由分说,把眼镜男赶出了家门。
  阿P压着价不松口,吴老板只能说回去再考虑,拉着麻秆儿走了。
  一连两天,吴老板都没上门,阿P郁闷,索性出门找人喝酒去了。

龙袍失窃


  阿P一直喝到大半夜才回家,醉醺醺地倒头就睡,梦里将龙袍卖了一千万,不由得笑醒了。
  日上三竿,小兰不在家。阿P心神不寧,打开柜子一看顿时傻了眼,龙袍不翼而飞啦!阿P忙给小兰打电话,打不通,阿P连哭带喊打110报了警。
  警察很快便赶到阿P家,听了阿P的讲述,正要把麻秆儿他们列为嫌疑人,谁知“嫌疑人”自己送上门来了。阿P冲上去卡住麻秆儿的脖子,逼着他还龙袍。警察费了很大的劲才把他们拉开,吴老板则委屈地拍着皮箱:“要是偷了你的龙袍,今天还拿钱来买?”
  一屋子人正闹得不可开交,小兰和父亲回家了。小兰说:“对不起,警察同志。阿P醉酒,造成了误会。龙袍被我和父亲送人啦!”
  这话出乎现场所有人的意料。
  原来,昨天晚上眼镜男来找阿P,带来了一件锦袍。他说这是一件凤袍,与阿P家的龙袍是一对,并翻开里子让小兰看,袖口位置都绣着一个“赟”字。看到小兰吃惊的样子,眼镜男讲了一个故事
  清朝末年,小生阿斌跟随戏班进宫献戏。王爷的女儿贝格格喜欢戏,常跑到戏园子里,让阿斌教自己。两人一个唱帝王,一个扮皇后,时间久了暗生情愫。
  阿斌的班主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一个戏子怎么可以跟格格谈情说爱?弄不好整个戏班子都要跟着杀头啊!他私下找到了贝格格,言明利害关系。
  贝格格情知两人地位悬殊,相处下去只会害了心上人,她下决心斩断情丝,便故意说这个班子唱得不好,打发点银子让他们走吧。临别前,贝格格含泪在两件戏袍的袖口处绣上“赟”字,相约来世有缘再见……
  小兰感动不已,忙给阿P打电话,可那会儿阿P正喝得昏天黑地,根本不接。小兰只好叫来父亲,小兰父亲端详着两件戏袍,说:“记得姑婆名字里就有一个‘赟’字,原来是老辈人对这份情感的寄托啊!”
  眼镜男告诉小兰父亲,自己是旗人,太奶奶就是贝格格,想必当年的阿斌就是小兰一家的先辈了。
  小兰父亲激动地说:“这么多年啦,我们都不知道龙袍的来历,谢谢你啊!它们当年无缘在一起,现在就不要再分离了。”说着,他将龙袍送给了对方。
  今天上午,小兰知道阿P着急,故意不接电话,竟闹出这么大动静。真相大白,警察对几个人教育了一番便撤了。吴老板不屑地说:“弄了半天是件戏袍,幸亏没买。”
  阿P是一会儿天上,一会儿地下,老半天才缓过劲来,心想古代戏袍也值不少钱呢,却又不敢对岳父说,只好幽幽地说:“那小子没准编个故事来骗我们。”
  正说着,眼镜男捧着两件锦袍来了,非常诚恳地说:“阿P先生,两件袍子不要再分离了,干脆我们两家人轮流收藏吧,今年放你这。”
  眼镜男的举动让小兰和父亲非常敬佩。阿P抱住袍子,眼珠一转,鬼点子又来了:“我等会儿做一个网络直播,把这个龙袍的故事告诉网友,一定能火……”
  (发稿编辑:陶云韫)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23期 | 标签: | 645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