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jian_niao_yin_yuan

    鹣鸟姻缘

  • zui_kang_kai_de_zeng_yu

    最慷慨的赠予

  • zhe_yang_zhai_mang_guo_deng

    这样摘芒果 等

  • qi_gao_yi_zhao

    棋高一招

  • fen_yi_chan

    分遗产

  • zhen_de_shang_bu_qi

    真的伤不起

  • ai_shang_yi_ge_suo_ma_li_hai_dao

    爱上一个索马里海盗

  • peng_chu_lai_de_gu_shi

    碰出来的故事

  • yu_dai_chuan_shuo

    玉带传说

  • chi_zao_hui_huan_de

    迟早会还的

  • shi_nian_he_dong_shi_nian_he_xi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

  • ci_qi_na_dian_shi_er

    瓷器那点事儿

  • zui_hou_de_wan_can

    最后的晚餐

  • zheng_ci

    证词

  • san_wan_jian_hao_shi_he_yi_zuo_fo_ta

    三万件好事和一座佛塔

  • yi_mei_yuan_de_yue_ding

    一美元的约定

  • si_wei_de_chi_bang_deng

    思维的翅膀 等

  • a_p_cai_fang

    阿P采访

  • fu_qi_jian_de_qian_tiao_you_xiao_ma

    夫妻间的欠条有效吗

  • ben_qi_zhu_ti_xiao_tou_de_gu_shi

    本期主题:小偷的故事

  • yi_zi_zhi_shi

    一字之师

  • shui_shi_di_yi_shen_tan

    谁是第一神探

  • qiong_ren_de_feng_gu

    穷人的风骨

  • wang_luo_re_yu_lian_lian_kan_deng

    网络热语连连看 等

  • 1_yue_you_xiu_zuo_pin_xuan_deng_zhu_ti_bian-2

    1月优秀作品选登 主题:变

  • tian_xia_di_yi_lou

    天下第一楼

  • sai_pao

    赛跑

  • zhen_xie_da_lou

    镇邪大楼

  • chen_lian_de_nan_ren

    晨练的男人

  • ling_ji_yi_dong

    灵机一动

  • wei_yi_ji_cheng_ren

    唯一继承人

爱上一个索马里海盗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外语系有个又白又靓的大美妞,叫春妮。学校里追求她的男生可不少,但春妮都没动过心。为什么呢,因为春妮早就心有所属啦!
  这天,春妮的闺蜜来学校玩,顺便见一见春妮的男朋友,看看这大美妞的芳心究竟是给了谁。
  春妮便领着她去了球场,用手一指,说:“喏,在打球呢。”闺蜜顺着手指的方向一望,愣了足足十秒钟,再回过头来看看春妮,惊诧地问:“不会吧,是那个啊!”
  春妮笑着说:“就是‘那个’,他呀,是个索马里人。”
  闺蜜一听,大声地脱口而出:“海盗啊!”话音刚落,那个“海盗”就抱着球朝着这里走来了。
  “你好啊,我是春妮的男朋友,是索马里来的留学生,叫拉斯马卡雷,中文名是马磊。”马磊冲春妮的闺蜜大方地笑笑,打趣地说,“别担心,不是所有索马里人都是海盗,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闺蜜想不到眼前这个深肤齿白的非洲人中文竟然说得这么好,她也被逗乐了,半开玩笑地说:“把我们中国大美女的心都给掳走了,还不是海盗啊?”马磊听了,就揽着春妮的肩得意地傻笑。
  不久,春妮和索马里黑人谈恋爱的消息就传到了春妮妈的耳朵里,春妮妈立马一个急电追了过来:“你们学校里是没人了吗,你非要给我找个黑人女婿?我就你一个闺女,你要是敢嫁给这个黑人,我就死给你看!”说着说着,还带上了哭腔。春妮捧着电话撇撇嘴,不知该怎么回应。
  第二天,春妮把母亲的态度告诉马磊,并伤心地说:“我不管,我妈爱咋咋去,我不能没有你。”马磊用流利的汉语安慰她说:“傻瓜,你难道还逼着你妈去死啊?好啦,我以后会好好表现,想办法让她认可我吧。”春妮说:“那你妈的意见呢?”马磊说:“哦,我上次把咱们的照片寄回家后还没来得及问他们呢,我现在就打电话给我妈。”
  春妮耳朵贴在马磊的电话后盖上,她想第一时间知道马磊妈妈对他们这桩跨国恋的意见,可惜她不太能听得懂他们的对话,因为马磊和他妈用的是索马里语。春妮只听见他妈在电话里的口气越来越凶,她捅捅马磊,低声问:“怎么样?”马磊用手捂了话筒,嘘了一声,轻声对春妮说:“她嫌你太白。”
  春妮有点失望也有点生气:“我这不是白,是黄好不好?”马磊性格很好,总是不急不火的,他说:“不急,我慢慢跟我妈做工作吧,我想她总有一天会接受你的肤色的。”春妮看着深爱的马磊,说:“我也会努力的。”
  不管两边的妈妈是什么态度,也不管身边的人是什么眼神,春妮跟马磊都决定要好好相爱一生。
  转眼要毕业了,春妮妈让她赶紧回老家发展,说要给她介绍个对象,那男的老爸在省政府工作,可以给春妮安排个好工作。春妮急了,说她只要马磊。春妮妈就又哭又闹,说春妮要那个黑不溜秋的人就别要她。春妮也哭了,对着电话喊:“你要再说马磊黑不溜秋,我就不认你这个妈!”话一出口,一旁的马磊就拍了春妮一下脑袋,训她说:“你胡说什么呢!”
  没多久,马磊的母亲也催儿子回国发展,还说回去给他找个好看的索马里黑妞。马磊说他不想回国,他已经联系好了一家索马里驻华机构的工作。
  这天,春妮哭着对马磊说:“我妈和你妈都不同意咱俩,怎么办嘛?”马磊就替她擦着眼泪,沉默了半天后说:“不急,我先回国做通我妈的工作,然后我再回来,给你妈带份大礼,让她到时能够接受我。”春妮不解,问:“你有什么招啊?”马磊诡异地笑笑,说:“到时你就知道了。”春妮狐疑地说:“马磊,你不会回国后就不来了吧,扔下我不要了?”马磊拍了一下春妮的头,说:“别胡说。等我回来啊,可别回家跟那个官二代结婚啊!”
  几天后,马磊真的回索马里了,春妮没有回老家,她决定留在这座熟悉的城市等马磊回来。想马磊的时候,她就拿出手机翻看他的照片,照片里,马磊真的好黑,可是春妮不在乎,她就是喜欢马磊,喜欢他的黑。这几天,春妮常常出去找工作,酷暑天气,整日里毒辣辣的太阳把她的胳膊都晒黑了,看着自己的胳膊,春妮突然有了一个念头:她要为她和马磊的爱情做点什么了。
  第二天,春妮订了张机票,只身飞去了海南。海南的太阳更毒更火辣,春妮就天天去海滨浴场晒日光浴,就那么穿着比基尼,把自己裸露在骄阳下。别的姑娘总要全身抹上防晒油,防止晒黑、晒伤。春妮却啥也没涂,一心就是要晒黑。可海南岛毒辣的紫外线不是闹着玩的,整整一个月,春妮的皮脱了长,长了脱,一个又白又嫩的大美妞终于黑得没了人样。可是春妮心里却很高兴,她想着等马磊回来再一起拍合影呢……
  可事情似乎并不如小妮子想得那么美好,自从马磊回去后就一直再没消息了,电话、网络一概联系不上。都已经快两个月了,春妮不知道马磊劝说他母亲的事怎么样了,而且,马磊跟那家索马里驻华机构约定的报到时间也临近了。春妮终于耐不住,托同学找了马磊索马里家里的电话。
  拨通电话,可那头不是马磊的声音,接电话的是他妈妈。春妮的语言天赋没有马磊那么好,她的索马里语很差劲,只是跟马磊学了一点点皮毛。马磊的母亲判断可能是春妮后,竟然哭哭啼啼地叽哩哇啦了一长串。起初,春妮觉得一定是老太太对她不爽,多说了几句,所以连连赔着不是。可听着听着,春妮觉得不对劲:骂我两句也就算了,现在儿子不都回去了么,还哭什么呀?
  直觉告诉春妮:马磊一定出事了!于是,她不顾一切地买了机票,连夜就飞往索马里,那个传说中的海盗国。
  春妮到达摩加迪沙后,找到马磊的家,看得出来,他的家境很一般,春妮也知道,马磊来中国留学的费用也是政府出资的。马磊妈妈见到春妮的第一面很是惊讶,估计她是被春妮的突然来临和那黑黝黝的脸庞给吓到了。老太太不知道春妮祖籍四川,会变脸的。
  马磊是真的出事了。跟他母亲连说带比画中,春妮才知道,马磊回国后,竟然千方百计联系到他一个常年做海盗的儿时伙伴,然后入了伙,做起了江洋大盗。他们先后劫持了好几艘法国、荷兰和新加坡等国家来往亚丁湾的货轮,得手后变卖货物,用人质换巨额赎金。在国际社会的压力下,索马里警方最终破获了他们这个海盗团伙,并已将他们拘捕,最近就要开庭宣判了。
  春妮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马磊怎么会去做海盗呢?
  几天后,春妮在监狱里见到了马磊,马磊第一眼差点没认出自己的女友。
  春妮问他为什么去当海盗,马磊不回答,只是流着泪,轻轻抚摸春妮黝黑带灼伤的脸颊,说:“你不该这么虐待自己,白皙的你才漂亮呢!”春妮也流着泪说:“我宁愿一辈子这么黑下去!”马磊顿了半天,语重心长地对春妮说:“还是把肤色弄回去吧,白皙的样子多好啊!”春妮说:“不,白了你妈就不要我了。”马磊别扭地笑着说:“傻瓜,我估计会被判十年八年的,你不用等我。”春妮哭着捶打着马磊的手臂,马磊轻轻摩挲着春妮脸上的一片晒伤,说:“我家的床下面有一张美容整形的预约单,你去拿了,打那上面的电话,估计这几天预约的美国专家就要来了,到时给你好好治疗一下身上的灼伤,再重新把你弄白皙了。”春妮大叫:“不!不!”马磊吼道:“听话!治疗好了赶紧回中国!”说完马磊就头也不回地提前结束了探视,转身的时候,他偷偷用袖子擦拭着眼睛。
  回到马磊家,春妮越想越不对劲:马磊之前并不知道我自虐晒黑的事情啊,他更不会想到我会来到索马里,他怎么可能在被捕前就提前给我预约了美容整形专家呢?
  春妮急忙在马磊的床铺下找到了那张预约单,一看,是摩加迪沙城里最大的一家美国人开的美容医院。春妮决定前去弄个究竟。
  医院里,负责接待的大夫见到春妮,很是惊讶,他说:“当初预约的是个男的,他说他要做换肤美白手术,怎么今天是你来了呢?”
  春妮有点懵,说:“换肤美白?”
  “是啊,我们医院有一套全世界独一无二的生物加基因技术的换肤手术,可以让黑种人也变成白皮肤,只是价格特别昂贵,那位先生曾经来医院咨询过一次,说是要换肤,但当时他没那么多钱。不久前,他不知从哪儿突然弄到了一笔资金,来到医院交了全部费用,预约了我们美国总部的专家,说好后天来做手术。说实话,我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坚持,可显然对他十分重要。”
  医生这么一说,春妮一下子就明白了,这才是马磊去当海盗的真正原因,她也知道了马磊当初说要给春妮妈送的那份大礼是什么了。
  春妮心里不禁暗道:这个傻瓜!她急忙操着英语问那大夫:“你让你们的美国专家后天别飞来索马里了,我们不做这个换肤手术了,他交的费用可以退还吗?”
  大夫想了想说:“可以是可以,不过我们要扣除10%的违约金。”
  春妮迫不及待地答应道:“没问题。”
  拿了退还金回去的路上,春妮打定了主意,她要替马磊上交那些他当海盗时分得的赃款,争取能获得减刑。然后她要再次申请探视的机会,亲口去告诉那个傻瓜:不管最终你会坐几年牢,也不管你是黑是白,我都会等你!
  这样想着,春妮提着那一大笔钱,快步向警察局赶去。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05期 | 标签: | 260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