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52期2018年第51期
2018年第50期2018年第49期
2018年第48期2018年第47期
2018年第46期2018年第45期
《读者》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故事会》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意林》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48期2018年第47期
2018年第46期2018年第45期
2018年第44期2018年第43期
2018年第42期2018年第41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读者·校园版》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今日文摘》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知音.上半月》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7年第09期2017年第12期
《读者欣赏》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军事文摘》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新青年》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意林·少年版》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意林.作文素材》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
《知音海外版》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
《意林绘阅读》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
《知音.下半月》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
  • gu_lao_xing_ye_de_xin_wan_fa

    古老行业的新玩法

  • mei_guo_hei_bang

    美国黑帮

  • ta_de_an_quan

    她的安全

  • hao_lai_wu_yan_zhao_men

    好莱坞艳照门

  • she_jiao_mei_ti_yu_chen_mo_luo_xuan

    社交媒体与沉默螺旋

  • a_li_wo_men_bu_zuo_yin_xing

    阿里:我们不做银行

  • ba_gua_qu_dao_ying_xiao

    八卦“渠道”营销

  • wei_shen_me_yao_fan_long_duan

    为什么要反垄断?

  • gong_zi_xing_shen_me

    工资姓什么

  • bu_zhuan_ye_wu_shou_shi

    不专业,无收视

  • gei_bing_tong_tiao_zhan_po_pen_bing_shui

    给“冰桶挑战”泼盆冰水

  • yong_bu_po_chan_shen_hua_bu_zai

    “永不破产”神话不再

  • li_pi_de_she_jiao_wang_luo

    里皮的“社交网络”

  • fan_long_duan_de_zhan_xue_gai_luo_na

    反垄断的“战靴”该落哪?

  • mo_ke_jia_zu_de_qi_yue

    默克家族的“契约”

  • zhong_guo_de_cheng_shi_se_cai

    中国的城市色彩

  • john_lobb_man_luo_ji

    John Lobb“慢”逻辑

  • zhong_shi_ke_huan_lin_jie_dian

    中式科幻“临界点”

  • vc_hua_qiu_yuan

    VC化球员

  • quan_min_mai_fang

    全民卖房

  • wan_zhuan_dian_shi_dian_shang

    玩转“电视电商”

  • da_ma_lou_shi_de_zhong_guo_zheng

    大马楼市的“中国症”

  • hua_li_zhi_tui_bian

    “华丽志”蜕变

  • han_jian_bing_xu_yao_de_bu_shi_bing_tong

    罕见病,需要的不是冰桶

  • galaxy_note_4_de_wen_hua_ye_xin

    GALAXY Note 4的“文化野心”

  • chao_ji_ceo_yu_jia_wen

    “超级”CEO余佳文

  • yi_ben_hong_da_de_zhi_hui_xiao_shu

    一本宏大的智慧“小书”

  • geng_da_de_mian_ji_geng_hao_de_yi_shu_guan

    更大的面积,更好的艺术馆

  • lun_tai_bian_shen_li_dian_chi

    轮胎变身锂电池

  • yin_jing_gai_de_xue_wen

    窨井盖的学问

  • shi_ye_bu_shi_n_1

    失业不失N+1

  • cha_shui_jian-28

    茶水间

  • you_wifi_bu_chun_jie

    有WIFI,不纯洁

  • liu_ci_xin

    刘慈欣

  • xie_li_xie_qi_zou_zheng_dao

    邪里邪气走正道

  • bu_zhuan_ye_wu_shou_shi-2

    不专业,无收视

八卦“渠道”营销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互联网在商业上一度被认为是“去渠道化”的。
  传统商业环境下,一件商品从研发到生产到运输,最后如果不能被摆到货架上,前面一切投入都是白搭。尤其是在不适合使用代理分销模式的快速消费品领域,生产商只能将利润分给沃尔玛、家乐福等渠道商,换来上架接触终端消费者的机会。同时,由于货架的数量有限,所以市场会自然调控出一个明码标价的成本门槛,支付不起这个成本的生产商,就无权进入这些渠道。
  网络的一大特征,在于货架数量的没有上限,理论上来说,淘宝可以容纳的店铺数量是无尽的,百度可以收录的网址也是无尽的。这种“去渠道化”现象带来的红利,使得首批重视电商和搜索引擎的商家大尝甜头。
  但是一种形式的丰裕必然带来另一种形式的稀缺,当货架可以漫无边际时,靠前的位置就成了贵重资源,为了排进靠前的位置,商家不得不再次划拨费用投入到渠道上,通过各种竞价排名来换取流量阀门的倾斜。
  移动时代,App正在取代流量,而用于分发App的各大应用市场,则成为了App开发者竞相争取的对象。但毕竟不是所有开发者都有土豪资质,很多资金不够、又需要通过渠道推广的开发者,也穷极思变,做过很多令人匪夷所思的尝试。有些故事如果分享出来,会让你觉得将App介绍里热门的名称用以谋求在各种关键词搜索中获得曝光机会的做法,只是小儿科罢了。
  比如,去年就有一款手游在开拓某应用商店时,由于预算有限买不到目标推荐位,其负责人别出心裁,将预算折成高额月薪,雇佣了一名美女模特作为公司员工,在经过简单的上岗培训后,这名美女模特被安排“偶遇”上面那家应用商店的男性单身负责人,并成功一见钟情,双双陷入热恋。然后,有了女神的枕边吹风,此君很快就将她力荐的手游App放到了多个黄金推荐位上,营造出一种两人价值观一致乃是天作之合的感情氛围。到了这轮推广结束,美女模特顺利功成身退奉命分手,据说应用商店的男负责人还泪洒现场,声线颤抖地连连追问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堪比言情巨著。而手游开发商回头进行财务核算时,发现连原本计划投向渠道预算的一半都还剩着,于是又抽出少许,作为那名临时雇员的额外奖金。
  美人计还不算做到极致,另有一反间计的故事更为出彩。
  两家应用商店相互竞争激烈,其中一家——我们暂且称之为甲,另一家就以乙指代好了——甲商店从校招的新入职员工里挑了一个聪慧过人的,用总监级的薪水将他派遣到乙商店工作,希望定期收到竞品的运营数据和内部情况,此人做了三个月,不慎被抓了现行,结果他果真聪慧过人,竟然冷静地说服了乙商店的高管,让自己戴罪立功,保留待遇和名誉,然后用处理过的虚假数据向甲商店汇报,实施误导。数年之后,此人体面、安全地从两边离职,加入一家移动互联网的创业公司,据说混得也是风生水起。
  在徐克导演的电影《笑傲江湖之东方不败》中,任我行在听闻令狐冲欲退出江湖时,对其嗤之以鼻:“有人的地方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江湖,人就是江湖,你怎么退出?”同样,互联网颠覆传统渠道,却没有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存在用户需求的地方,就一定会有新的渠道出现,而商业产品如果缺少品牌,就必须先行营销这些渠道,拿到后者授予的通行证。
  酒香不怕巷子深的时代,其实从未出现过。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8期 | 标签: | 9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