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40期2018年第39期
2018年第38期2018年第37期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读者》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意林》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 hui_shuo_hua_de_zhao_pian

    会说话的照片

  • xiao_hua-14

    笑话

  • miao_ji_dou_qi_mou

    妙计斗奇谋

  • ge_liang_huan_rou

    哥俩换肉

  • lao_sun_de_sheng_yi

    老孙的生意

  • shi_zi_feng_bo

    柿子风波

  • peng_you_de_shi_ji

    朋友的诗集

  • bie_qi_fu_xin_ren

    别欺负新人

  • bao_jia_jing

    报假警

  • hui_duan_zi-26

    诙段子

  • bang_jia

    绑架

  • dou_qu_qu_er

    斗蛐蛐儿

  • fu_qin_zhe_er_duo

    父亲遮耳朵

  • zhi_guan_fang_xin_chi

    只管放心吃

  • qian_shi_zhai-2

    前世债

  • jiao_huan_sha_ren_xie_yi

    交换杀人协议

  • 3_fen_zhong_dian_cang_gu_shi-10

    3分钟典藏故事

  • qiang_ji_shi

    抢吉时

  • wu_fa_lv_yue_de_he_tong

    无法履约的合同

  • gong_jiao_che_qi_yu

    公交车奇遇

  • feng_kuang_de_mi_yue

    疯狂的蜜月

  • xiao_lin_you_cha_dian

    小林油茶店

  • xi_jie-3

    细节

  • cheng_huang_miao

    城隍庙

  • dou_shi_yi_fu_re_de_huo

    都是衣服惹的祸

  • guang_pan_you_jue_zhao

    光盘有绝招

  • er_han_mai_gua

    二憨卖瓜

  • jie_san

    借伞

  • zhao_hua_ti

    找话题

  • bi_chu_lai_de_jie_guo

    逼出来的结果

  • mai_che_can_mou

    买车参谋

  • qi_guai_de_gui_ju-2

    奇怪的规矩

绑架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清朝雍正年间,京郊山上有个盘龙寨,寨主名叫石猛,经常带着手下干些打家劫舍的勾当。这天,在通往京城的一条小路上,石猛带着一伙人在树丛中埋伏着。
  这时,一队车马走了过来,为首是一位年轻公子,光看他那神气十足的坐骑,与一身的绫罗绸缎,便知其出身显贵。二当家的正要动手,石猛却一把拖住他,小声道:“且慢!看见他身后的仆人没有?那家伙背的包袱看起来很沉,里面定有不少钱财,所以,你我各带几个兄弟,包抄过去,一个都不能放过。”
  很快,石猛与二当家前后夹击,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将主仆二人抓回了盘龙寨。
  在寨子里,年轻公子被迫交代了自己的身份。原来此人名叫李训,是京城某富商之独子。石猛一听,眼都红了,迫不及待地夺下仆人背上的包袱,打开一看,傻眼了,里面只有些散碎银子,其余全是书。
  李训解释道:“在下爱书如命,半路遇一书商,就花钱买了这些。”
  石猛当然不甘心,便对李训的仆人说:“我现在放你下山,你转告你家老爷,让他十天内拿五千两银子来赎儿子,如果他不送银子过来,我就送他儿子的人头过去。听懂了吗?”
  仆人吓得两腿发软,哆嗦道:“听懂了,听懂了。”
  就这样,李训被石猛囚禁了起来,关押在一间密室里。当晚,他正要睡下,石猛却命人将他提了出来。
  石猛见了他,笑嘻嘻地问:“李公子既然爱书如命,想必一定认得字吧?我有一事,想请公子帮忙。”
  李训问他到底有什么事,石猛道:“昨天在山下抢了一顶轿子,轿子里有个小妞,轿夫说她是河北赵员外的女儿。我让轿夫给赵员外送去口信,让他拿三千两银子来为女儿赎身。小妞就这样被我们劫上了山,我从小妞的身上搜出了一封信,问她信上写什么,她一直咿咿呀呀地打手势,我才知道这小妞原来是个哑巴,而寨子里也没人识字,只好劳烦公子帮忙看看了。”
  李训从石猛手中接过信件,看了起来。半晌,他脸色一沉,对石猛说:“大王,这姑娘来头不小,我很为你与兄弟们担心啊。”
  石猛不以为然道:“他爹不就是个员外吗?有什么好怕的?”
  李训道:“他爹是没什么,只是她姥爺太厉害,是京师步兵营的总兵,惹不起啊。”
  石猛一听,头都要炸了,忙问李训信中到底写了什么。李训道:“信是赵员外写给他岳父的。因岳父大人是京师步兵营总兵,位高权重,人脉广泛,赵员外便想拜托岳父,在京师找一名医,给他女儿看病,其他就是唠唠家常,没什么了。”
  石猛点点头,拿着信不言语了。当晚,他与手下一商量,决定将小妞放了,以免引火烧身。次日,石猛正要放人,却听小厮来报,说赵员外送钱来了。石猛不敢怠慢,忙出去相迎,见赵员外哆哆嗦嗦地站着,一副六神无主的模样,心中正感诧异,赵员外突然双膝一屈,跪倒在地,哭诉自己无能,近几年生意屡亏,实在拿不出三千两银子,四方借贷才凑得两千两,望石猛高抬贵手,放女儿回去。
  石猛一见赵员外这可怜兮兮的样子,哪像是总兵的女婿?对其身份不免生疑。于是,他将昨晚那封信取了出来,对赵员外说:“员外,这信是从你女儿身上搜到的。你给我说说,这信里写的是什么?”
  赵员外回答说,这信很平常,就是因为女儿多病,而岳父刚好在京城做药材生意,认识许多郎中,便想将女儿送去调养。
  石猛听罢,哈哈大笑几声,突然凶狠地说:“两千两银子就想赎你女儿,门儿都没有!你听好了,三天之内若拿不出三千两,就只好让你女儿做我的压寨夫人了!”
  赵员外没办法,哭哭啼啼地回去了。石猛又将李训叫了出来,一见面先扇了他两耳光,这才接着说:“好小子,竟敢耍我,想英雄救美是吗?你听着,现在你的赎金增加到八千两了。少一两,剁你一根手指头!”说完,他又踹了李训几脚,正要扬长而去,却听门外小厮吵嚷,一问才知,有大队人马杀到了盘龙寨下。
  石猛出去一看,果见寨下军旗招展,战马嘶鸣,正疑惑间,二当家匆匆跑来禀告:“不好了,京师步兵营的总兵亲率大军杀来了!”
  石猛吓得不轻,不禁懊悔刚才对赵员外太过粗暴,欲将赵小姐释放,但二当家却说,总兵大人是为解救李训而来,说李训是他外孙。石猛这才恍然大悟,连忙跑到李训面前,亲手为其解开锁链,跪求李训大人有大量,放过盘龙寨。
  李训平静地说:“我会向外祖父求情的。还有,你把赵小姐也放了,我要带她下山。”
  石猛哪敢说个不字?赶紧将赵小姐送到李训面前,就这样,李训带着赵小姐下了山。
  石猛见李训走入军阵,与为首的统领交谈起来。石猛盼望着军队能掉转马头,打道回营,没想到随着首领一声令下,军队竟一鼓作气,杀上山来。
  盘龙寨依着悬崖而建,根本无路可退,石猛没有法子,只好拼死一搏,但区区几十号草寇,哪是数百官兵对手?不到一个时辰,盘龙寨便被攻陷,石猛本人也束手就擒。
  当石猛被五花大绑着拖到阵前时,他抬眼一看,不觉糊涂了,只见与统领并排坐在马上、发号施令之人,正是那日与李训一同被捉的仆人。
  石猛问李训到底是怎么回事,李训这才讲出实情。
  原来马上之人,根本不是奴仆,而是京师步兵营总兵大人的外孙,李训才是他的仆人。那日路过盘龙寨,李训为保公子安全,建议两人暂时互换衣物,颠倒身份,等过了危险地带再换回来,不想两人真的被石猛所擒,而李训的建议也派上了用场。石猛果然误将公子当作仆人,并放了回去,反而将李训留下了。
  说到这儿,李训苦笑几声,又对石猛道:“现在你明白了吧,你向我求情压根没用,我只是个下人啊。”
  石猛听得目瞪口呆,随即又在公子面前跪了下来,乞求公子饶他一命。
  公子转头征求赵小姐的意思,让她来决定石猛的生死。
  赵小姐郑重道:“在盘龙寨时,我亲眼见他们杀害百姓、强抢民女,这样的人不死,天理何在?”
  石猛见赵小姐说话,不禁大吃一惊,这才悟到赵小姐装聋作哑,不过是她保全自己的一种手段而已。
  公子听了赵小姐的话,觉得她言之有理,便将石猛就地处决了。至于赵小姐与李训二人,因同生死、共患难而惺惺相惜,不久在公子的主持下,结成了夫妻。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6期 | 标签: | 416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