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
2019年第11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52期2018年第51期
2018年第50期2018年第49期
2018年第48期2018年第47期
2018年第46期2018年第45期
《故事会》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意林》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读者·校园版》
2019年第11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今日文摘》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知音.上半月》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7年第09期
《读者欣赏》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军事文摘》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新青年》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意林.作文素材》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意林·少年版》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知音海外版》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意林绘阅读》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知音.下半月》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
  • wu_suo_wei_er_wei

    无所为而为

  • shu_shang_de_nan_jue

    树上的男爵

  • yi_yi_de_chao_xue

    意义的巢穴

  • shu_xie_rang_wo_yu_gu_xiang_da_cheng_he_jie

    书写,让我与故乡达成和解

  • dang_ni_cong_wo_de_chuang_xia_zou_guo

    当你从我的窗下走过

  • fan_sheng

    繁盛

  • huo_po_de_kuai_ban

    活泼的快板

  • shuo_jin_yong

    说金庸

  • lao_ren_de_ge

    老人的歌

  • shi_fu_ren

    诗夫人

  • yu_guo_de_ao_man

    雨果的傲慢

  • shi_shi_yu_qi

    世事与棋

  • yi_wo_feng

    一窝蜂

  • wei_lai_she_hui_de_cheng_ben_ji_bing

    未来社会的“成本疾病”

  • zuo_shi_ji_yu_song_shi

    作诗机与宋诗

  • yin_shi_zhi_ji_yan_jing_gen_zhe_yi_qi_chi

    饮食之际,眼睛跟着一起吃

  • ke_ben_li_de_shi_wu

    课本里的食物

  • fan_ju_zhi_nan

    饭局指南

  • wu_bian_jie_she_hui_wo_men_gai_zen_yang_xue_xi_yu_chuang_xin

    无边界社会,我们该怎样学习与创新

  • bao_wen_bei_bu_shi_zhong_nian_ren_de_mi_shi

    保温杯不是中年人的迷失

  • yi_ge_zhong_liu_ke_da_fu_de_zhuan_shen

    一个肿瘤科大夫的转身

  • mo_li_nuo_shao_xiao

    莫里诺少校

  • song_bie

    送别

  • yong_shi_you_qing_ren

    永是有情人

  • wo_he_wo_de_tai_tai

    我和我的太太

  • ba_ba_ren_shi_suo_you_de_yu

    爸爸认识所有的鱼

  • yao_yao_huang_huang_chuan_yue_cheng_shi_de_ren

    摇摇晃晃穿越城市的人

  • shi_shen_me_li_you_rang_wo_men_fang_qi_le_yuan_fang

    是什么理由让我们放弃了远方

  • zhang_quan_de_zhi_zhe

    掌权的智者

  • ni_wei_shen_me_ying_gai_hu_shi_guo_qu

    你为什么应该忽视过去

  • xing_wei_bu_zhi_bu_jue_bei_she_ji

    行为不知不觉被设计

  • wo_shi_ge_zhuan_le_bei_de_li_xiang_zhu_yi_zhe

    我是个转了背的理想主义者

  • zuo_zai_ma_tong_shang_geng_rong_yi_si_kao_ren_sheng

    坐在马桶上更容易思考人生

  • die_dao_jiu_chang_kun_qu_bei

    跌倒就唱昆曲呗

  • chu_qu_zou_zou

    出去走走

  • wo_wei_shen_me_fan_dui_zhong_guo_xue_sheng_shang_mei_guo_ding_jian_da_xue

    我为什么反对中国学生上美国顶尖大学

  • gao_xiao_bu_gao_xiao

    高效不高效

  • dang_ji_yi_liu_shi

    当记忆流逝

  • tian_chao_da_guo_de_xiao_zhao_er

    天朝大国的小招儿

  • leng_you_mo_de_feng_gu

    冷幽默的风骨

  • hei_tian_e_yu_hui_xi_niu

    “黑天鹅”与“灰犀牛”

  • yan_lun-109

    言论

  • man_hua_yu_you_mo-97

    漫画与幽默

  • nv_zuo_jia_men_de_chuan_yi_wen_ti

    女作家们的“穿衣问题”

  • zhu_ren_shi_shui_wu_guan_jin_yao

    主人是谁无关紧要

  • pian_shu

    骗术

  • wei_zi_jue_ding_nao_zi

    位子决定脑子

  • zhi_qu-14

    智趣

  • cun_zai

    存在

  • zong_you_yi_ge_gu_shi_bu_yuan_jiang

    总有一个故事不愿讲

  • bu_gan_bu_le

    不敢不乐

  • yi_shu_jia

    艺术家

  • chou_xiang_zhi_mei

    抽象之美

  • ge_ju

    格局

  • gu_du_bu_gou

    孤独不够

  • fu_qin_xie_jing_hua_yan_yun_shi_ku_le_liang_ci

    父亲写《京华烟云》时哭了两次

保温杯不是中年人的迷失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近日,保温杯突然成了社交网络上的热点话题。中年男人手里拿着保温杯,里边或许还泡着几颗枸杞,这似乎成了“中年危机”的典型画面。
  其由头是一位网友讲述自己一位摄影师朋友的经历。一个中年谢顶的摄影师朋友,年轻时玩过摇滚。前段时间他去给黑豹乐队拍照,回来后甚是感慨:“不可想象啊!不可想象啊!当年铁汉一般的男人,如今端着保温杯向我走来。”
  之后,黑豹乐队鼓手赵明义在微博上“认”下了自己的保温杯。这一事件被迅速地和“中年危机”联系在一起。一篇在微信上点击量过10万的热文在细述了中年人的重重压力之后表示:“记住,中年危机最后的倔强,决不拿泡着枸杞的保温杯”。
  听说我的保温杯在微博上火了?
  这是一次兼具喜感与沧桑感的热点事件。摇滚乐手的保温杯,竟引发了失望、自嘲、诉苦、恐慌等群体性情绪。走进中年的人们似乎从中看到了自己曾经激情的青春与沉闷的现状,尚在青年阶段的人们也仿佛从中预见到自己的将来。
  為什么?一种生活中随处可见的日常用品,何以承载了这么丰富的情绪?当人们感慨中年、恐慌中年,又是在恐慌些什么?怎样才是理想的中年生活?
  保温杯意味着任性青春的反面之所以会成为一个“事件”,首先在于端着这只保温杯的,是黑豹乐队的鼓手赵明义。黑豹乐队——这支在20世纪90年代的中国红极一时的摇滚乐队,是那一代人难以磨灭的青春记忆。
  在那个中国摇滚乐的黄金十年,从崔健到黑豹,摇滚文化代表和唤起的是青年一代对主流秩序与文化的反抗,承载的是一代人对于自由和自我的期待。
  所以,当一头短发、略微发福的中年赵明义端起一只保温杯时,便意味着那种属于“反抗”的外在形式已经面目全非。
  而且,保温杯也不只是保温杯。在中国,“喝热水”是代代相传的生活常识,也是所谓养生的入门级要求。
  所以,当曾经叛逆的你选择了随时喝保温杯里的热水,就证明至少在生活习惯上,你已经重新向“主流”靠拢了。
  但是,“青春”的逻辑永远与此相反。青春的要义在于挥霍和放纵,并且有资本来挥霍和放纵。所以一旦变任性为小心翼翼,就意味着老了,意味着一切年轻时曾经有过的硬气、嚣张、不羁,都已经丧失殆尽,向人生投了降。
  自嘲的和恐慌的,到底是谁的中年危机
  赵明义在微博上的反应,是平静中带一点淡淡的自嘲。事实上,真正在恐慌中年危机的,反而是参与这件事的传播并使之成为热点的中青年网民。其中的主导力量,恐怕是“80后”甚至“90后”——那篇热文的作者,便在文章中讲道:“少年,过了20岁,眨眼25,秒过30岁,飘飘忽忽眼瞅着要奔40,不早做好准备,到时候哭的时间都没有。”这种焦虑感,显然是属于30岁上下的青年人的。
  遭遇“中年危机”的年龄段正在不断提前。2017年年初,“1988年出生的中年女子”和“‘90后’步入中年危机”这两个话题就一起刷过屏。是的,在城市里打拼的青年们,确实有很多理由焦虑。他们承受着快节奏的工作压力,疲惫地加班,却似乎并没有希望靠这些努力过上“想要的生活”,而是越来越深地陷入买房、租房、还贷、育儿、养老的无休止循环当中。除了累,更令人心酸的是平庸感:曾经梦想过的一切,都渐渐在现实中被消磨掉了,似乎再也不会有实现的希望了。
  你已经不再年轻。一方面无法再像年轻时那样靠丰沛的精力和满怀的希望来“折腾”,另一方面又无法在现实中及时拥有像父辈或兄辈那样看上去“完满”的日常生活。在这两者之间的夹缝里,青年们感受到了危机和虚无,他们借由每一个出口来发泄和疗愈自己,无论是“感觉身体被掏空”还是“我也端起了保温杯”,都是类似情绪的体现。
  但这一事件表达出的中年恐慌,混杂了犹疑、伤感、不舍的情绪,恰恰证明其表达主体仍然是青年人。只有尚未真正迈进中年的深宅大院,只是在门槛外徘徊的青年,才会用这样张扬的方式来宣泄自己的情绪。某种意义上,这是一种“后青春”的症状。
  什么是好的中年生活
  如果端着保温杯的中年生活不值得期许,那么怎样才是一个中年人应该过的生活?
  在中国,绝大多数人对于“好生活”的想象是狭隘的。我们不爽于父母长辈只认同稳定和按部就班就是好生活,但与此同时,年轻人对于好生活的想象也未必就宽广多少。能得到最广泛认同的或许有两种——一是关于青春的想象,如20世纪90年代的摇滚乐手般张扬自我、激情四溢;二是关于成功的想象,事业有成,引人艳羡。换句话说,就是或者能拥抱“诗与远方”,或者生活在当下却没有一点“苟且”。
  青年失去了从前的青春,也并非当下的所谓成功者,所以中年危机向低年龄蔓延。因为富于才华和勇气的毕竟是少数,而世俗意义上的成功也只属于金字塔塔尖的少数人。
  但这是面对真实的生活所应有的态度吗?无论是叛逆还是成功,都未必不是标签化的虚荣。一个比“中年危机”更需要面对的事实是,我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学会如何在现实中创造好的生活,甚至不懂得什么是真正的良好生活。
  学者陈嘉映在他的《何为良好生活》一书中引用亚里士多德的话,把“德性”与良好生活关联到一起:“有所作为跟成功学没多大关系。今人把有所成就的人统称为‘成功人士’,实则,成功人士和不成功人士一样,有的过着良好生活,有的品格低下、灵魂干瘪。”
  这是理想化的范式。但是在唯成功至上、唯青春至上的社会氛围中,一个在事业上小有成就的中年男人在工作中,不摆架子、不提要求,而是带上一只自己需要的保温杯,也实在不失为一种良好素养的体现。甚至,如果“当年的铁汉子不该拿保温杯”或“中年男人应该如何如何才不失尊贵”成为一种“准主流”的群体意识,那拿起保温杯的赵明义简直就是在20年后践行了另一种“反抗”。
  每个人对自己的生活都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不被外界的标签和期待所左右,诚恳地对待自己的身体,认真地践行自己内心所信奉的价值,也许这才是足够好的中年生活。同样,能认同中年人如此生活的社会,也许才是一个更为成熟的社会。
  (留 痕摘自《新京报书评周刊》,王 青图)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21期 | 标签: | 310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