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文摘》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40期2018年第39期
2018年第38期2018年第37期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读者》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意林》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 yi_ge_ren_gai_zen_yang_huo_zai_zhe_ge_shi_jie_shang

    一个人该怎样活在这个世界上

  • zhong_guo_ju_shou_yang_la_ji_bei_hou_de_gu_shi_yang_kai_qi

    中国拒收洋垃圾背后的故事杨凯奇

  • jiu_ming_yao_wei_he_pin_zao_jiang_jia_si

    救命药为何频遭“降价死”?

  • yang_rong_lian_na_jin_xiang_jiang_de_cha_shui_gong

    杨容莲:拿金像奖的茶水工

  • gang_ban_luo_la_xiang_nv_ren_yi_yang_qiang

    港版罗拉:像女人一样强

  • shi_shen_me_ka_zhu_le_wo_men_he_xin_ji_shu_de_bo_zi

    是什么卡住了我们核心技术的脖子?

  • ke_xue_jia_yong_shuang_shou_bai_kai_he_dan_de_zhen_xiang

    科学家“用双手掰开核弹”的真相

  • zhe_ge_zhuang_yuan_ming_tai_ku

    这个状元命太苦

  • ru_he_zai_da_tang_peng_you_quan_you_ya_xuan_fu

    如何在大唐朋友圈优雅炫富

  • li_bai_yu_du_fu

    李白遇杜甫

  • zao_dao_tian_xue_sheng_jie_de_wu_jian_shi_tang

    早稻田学生街的午间食堂

  • wo_men_mei_nian_shi_qu_1400_ming_nv_hai_yi_hou_nan_hai_men_he_shui_jie_hun

    “我们每年失去1400名女孩,以后男孩们和谁结婚 ?”

  • ri_ben_de_zang_li

    日本的葬礼

  • wei_shen_me_you_pie_zi_bi_zuo_pie_zi_duo

    为什么右撇子比左撇子多?

  • xi_kan_yi_dong_tong_xun_shi_1g2g3g4g5g

    细看移动通讯史:1G—2G—3G—4G—5G

  • ren_lei_bai_nian_shen_ti_bian_hua_geng_gao_geng_pang_geng_chang_shou

    人类百年身体变化:更高、更胖、更长寿

  • zhi_xing_he_yi

    知行合一

  • shi_de_wo_li_hun_le-2

    是的,我离婚了

  • da_hu_zi_yu_wo

    大胡子与我

  • chi_pin_mei_li_ce_shi

    赤贫魅力测试

  • tong_qin_yong_yuan_zai_lu_shang-2

    通勤,永远在路上

  • you_dian_ti_kong_ju_zheng_de_dian_ti

    有电梯恐惧症的电梯

  • zai_mei_guo_da_pin_de_zhong_guo_a_yi_men-2

    在美国打拼的中国阿姨们

  • wen_yi_qiang

    文艺腔

  • zai_diao_nan_da_ji_mian_qian_bu_chu_bu_kuang_bu_fa_pi_qi

    在刁难打击面前不怵不狂不发脾气

  • bu_yao_deng_dao_sheng_huo_wei_nan_ni_shi_cai_hou_hui_guo_qu_tai_an_yi

    不要等到生活为难你时,才后悔过去太安逸

  • na_ge_fen_nu_de_ren-2

    那个愤怒的人

  • bei_jiu_ren_sheng

    杯酒人生

  • qi_shi_er_ben_cun_zhe-3

    七十二本存折

  • zai_peng_you_quan_shi_yin_shi_xian_de_qian_ren_a

    在朋友圈时隐时现的前任啊

  • tu_dou_gu_niang_he_hai_dai_xian_sheng-2

    土豆姑娘和海带先生

  • man_hua_yu_you_mo-148

    漫画与幽默

  • jing_shen_li_liang

    精神力量

  • pan_tian_shou_de_60_fen

    潘天寿的60分

  • fa_xian_wo_de_shan_guang_dian

    发现我的闪光点

  • fu_er_tai_de_li_wu

    伏尔泰的礼物

  • jia_zhi_guan

    价值观

  • zui_hao_you_zui_cha_de_che_fu

    最好又最差的车夫

  • chi_du

    尺度

  • shai_yi_fu_de_zheng_que_fang_shi_ni_zhi_dao_ma

    晒衣服的正确方式你知道吗?

  • wei_bo_lu_dao_di_hui_bu_hui_shang_hai_wo

    微波炉到底会不会伤害我?

  • hai_xian_de_zheng_que_chi_fa

    海鲜的正确吃法

  • yi_sheng_yan_zhong_de_qing_dan_shi_zhe_xie

    医生眼中的“清淡”是这些

杯酒人生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父亲年轻时,得过一场大病,发病时我几个月大,病愈时我已经上了小学。记得小时候,哈着热气的腊月,人们排在生产队竖着钢筋条的办公室窗口,等会计和出纳结账。一家落存百八十块钱会很高兴。我父亲的病,就生在那样的年头。意外的是,妈妈说:“要不是靠集体,你爸爸可能活不成。当年家家都穷,你爸身体不好,活下来是沾了集体的光。”那场大病的起因,是表姐出生时,姑妈大出血。输血后人会亏血,生活条件差的年代,拿什么来补血呢?卫生所的年轻医生对爸爸说:“想清楚了,要输就要很多,把你姐救活的可能也不大。”妈妈说:“当时爸爸输给姑妈一葡萄糖瓶子血,那血倒进脸盆,该有小半盆。”
  表姐和我妈妈都是姑妈难产的受害者,表姐一出生就失去了母亲。表姐没有选择的权利,我妈妈默认了可能的灾难。我妈妈当时没有阻止父亲输血给我姑妈,我了解妈妈,她不会这样做。我爸爸当年得的是肾病。我猛然意识到我的妈妈在她年轻的岁月,曾经遭遇过多么难言的痛苦,那么些年头。
  父亲老了。他越来越沉默。我感觉得到,他对现在的生活是满意的。在北京的日子,我六十多岁的父亲在北京的商场、餐馆里做过杂工,每天早出晚归。父亲不愿意闲下来,我劝他不用那么操劳,他说:“你买房子,欠银行一大笔债,我怎么能安心?我在老家一直在工地干活,身体没问题,你不要担心。”我六十多岁的母亲坚持要捡废品贴补家用,她捡垃圾的行为让我觉得在小区里有些抬不起头。母亲说:“我不偷不抢,堂堂正正,哪里让你折了面子?”父亲和母亲过着朴素的生活,他们让我觉得稍微铺张就是犯罪——我没有道理自己去享乐。
  父亲却有两项属于自己的享乐。一是,每天都会喝一小杯酒,吃两把生花生米;二是,上桌哗啦啦洗牌,打麻将。医生交代父亲,身体恢复后,每天可适量饮酒,饮酒时吃生花生米——生花生米的红色包衣是一味肾保健药。几十年下来,父亲的病从未复发,而酒慢慢从医疗辅助品,变成他的生活必需品。父亲每晚会喝下自己面前母亲倒上的那杯酒,喝完酒,木然的父亲神情会变得生动,有时会露出笑容。他大半生全在劳累,如果有母亲做的粉蒸肉在桌上养眼,便会显得陶醉,手上噼噼啪啪捏炸花生壳,随后生花生米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飞进嘴里,他嚼着,随后端起酒杯,滋溜一口——对,滋溜,那是我听见的最美的乐音。
  老家传来房子面临拆迁的消息,父亲辞掉工作,他把这几年做工积蓄的几万块钱给了我,嚷嚷着要回去。我知道,这合理但也仅仅是个借口——房贷所剩无几,而我北京的房子太小,住五个人显得有些拥挤。我极力挽留父亲,母亲说:“让他回去吧,他是舍不得麻將。北京再好,熟人他也凑不齐一桌麻将牌,这些日子他手早就痒了,让他回家和老邻居打麻将吧。”
  父亲喝了大半生酒,没喝过什么好酒,也不准我帮他买酒。他要离开北京,我为他买了瓶茅台。茅台打开,酱香飘出,我为父亲倒上一杯。父亲端起茅台特制的小酒杯,闻了闻说:“酒是好酒,太贵了。”说着,他一口干掉了杯中酒,拿起瓶盖将瓶子重新封上。他重新用他每天用的杯子,给他自己和我,倒上散装白酒。我尝了一口父亲的白酒,那酒淡淡发清香,那味道就是父亲自然、简朴的生活。父亲和我碰杯,美滋滋喝着,我忍住了欲流泻的眼泪。父亲带着那瓶茅台,回到一千多公里外的故乡。
  那瓶喝了一杯的茅台,被父亲珍藏。酒是拿来喝的。我问过父亲,为什么不喝掉这瓶茅台?父亲笑着说:“一个长期喝酒的人,自己知道自己喜欢什么酒。我喜欢清香的汾酒,茅台不合适,还不单是贵,它太香了。”那天我回湖北看父亲,给他带去两瓶青花汾酒,父亲喝后带着酒意,随便说了一句:“汾酒,淡淡香,醇厚,劲道。”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5期 | 标签: | 15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