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40期2018年第39期
2018年第38期2018年第37期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读者》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意林》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 jiu_shi_na_ge_meng_xiang-2

    就是那个梦想

  • qing_hua_nv_bo_shi_ji_jing_ling_shang_kai_gua_na_shi_jue_ma_ma_de_xin_ling_chun_yu

    清华女博士“寂静岭”上开挂,那是“倔妈妈”的心灵唇语

  • ai_xin_wai_mai_kai_qi_lai_hao_qian_ren_yin_shen_jiu_ni_wu_guan_feng_yue

    爱心外卖开起来,好前任隐身救你无关风月

  • zhu_xun_kang_ai_12_nian_wo_de_shang_kou_chang_chu_le_chi_bang

    朱迅抗癌12年:我的伤口长出了翅膀

  • che_huo_qi_nian_ji_wang_fu_wo_men_shi_chuan_yue_di_yu_de_zhan_shen_mu_nv

    车祸七年祭亡夫:我们是穿越地狱的“战神”母女

  • shu_zui_nv_lin_ju_jie_kai_bei_guo_zhen_xiang_feng_guo_yu_guo_en_qing_wei_guo

    赎罪女邻居揭开背锅真相:风过雨过恩情未过

  • qq_qun_an_zhan_yu_bo_zai_xu_de_qian_yuan_you_ge_yi_yu_ji_zi_xia

    QQ群暗战余波:再续的前缘有个抑郁继子(下)

  • cheng_shou_bu_le_de_qin_qing_bang_jia_jia_you_pian_xin_lao_mu_jie_fu_ji_pin_shang

    承受不了的亲情绑架:家有偏心老母“劫富济贫”(上)

  • zhi_chang_nv_jing_ying_yi_yu_tou_du_zhe_ge_er_tai_sheng_de_tai_wo_nang

    职场女精英抑郁投毒,这个二胎生得太窝囊

  • hao_men_wu_jian_dao_jie_jing_sheng_zi_de_xin_ji_nv_zhe_hui_wan_za_le

    豪门无间道?借精生子的心机女这回玩砸了

  • 19_lou_pao_xia_gao_zhong_nv_tong_xue_fu_er_dai_zhui_ai_zen_kan_yi_ju_zai_ju

    19楼抛下高中女同学:富二代追爱怎堪一拒再拒?

  • dao_bao_xiao_mao_zei_wa_chu_da_mi_mi_ting_yuan_shen_shen_liang_zhi_zai_chan_dou

    盗宝小蟊贼挖出大秘密,庭院深深良知在颤抖

  • ban_gong_shi_tou_du_qi_pa_shuo_bu_yun_tong_meng_you_ren_dan_fei_le

    办公室投毒奇葩说:不孕同盟有人单飞了

  • 14_sui_shao_nian_tong_shi_gao_wan_bei_hou_na_shi_hu_jia_shao_nv_de_ku_xin_yu_feng_kuang

    14岁少年痛失睾丸背后,那是护家少女的苦心与疯狂

  • yi_zhuang_sha_ren_an_de_wu_long_jie_ju_tao_wang_gui_lai_dian_dao_dian

    一桩杀人案的乌龙结局:逃亡归来颠倒颠

  • bei_tai_zhang_fu_zhuan_zheng_da_ba_shan_shen_chu_de_ai_yu_zui

    备胎丈夫“转正”:大巴山深处的爱与罪

  • yao_ming_de_qi_pao_xian_fu_mei_pin_tuan_pei_du_ling_luan_le_liang_ge_jia

    要命的起跑线!赴美拼团陪读凌乱了两个家

  • jin_ji_nue_yong_32_wan_gou_fang_kuan_liang_ren_nv_you_kou_wen_shi_pian_huan_shi_ai

    紧急挪用32万购房款,两任女友叩问是骗还是爱?

  • zuo_nv_yu_shang_cheng_xu_yuan_yun_duan_zhi_lian_zhong_hui_yan_huo_ren_jian

    作女遇上“程序猿”:云端之恋重回烟火人间

  • shan_liang_de_ren_men_bu_yao_zai_gei_mo_huan_jing_men_fan_zui_de_ji_hui

    善良的人们,不要再给莫焕晶们犯罪的机会

备胎丈夫“转正”:大巴山深处的爱与罪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四川女孩陈春萍为了在竞争激烈的医药公司生存下去,不得已做了副总邓全林长达五年的地下情人。为了达到长期占有陈春萍的目的,邓全林将她转嫁给了下属何立伟。哪料,细水长流的日子里,陈春萍和何立伟产生了真感情,尤其是有了儿子何琳后,她坚决要跟邓全林结束那见不得光的关系。邓全林哪肯,纠缠不休中,陈春萍刺伤了欲强奸自己的邓全林,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3年。
  案发后,曾经平静的家庭卷入了“风暴眼”:陈春萍了无生念、数度自杀,何立伟在公司也没有了立足之地,而儿子何琳也患了抑郁症。何立伟能原谅有污点的妻子吗,这家人如何从风暴中挣脱?

幸福家庭的“风暴眼”,转嫁情人曝光


  2012年1月15日下午4时许,何立伟正在重庆与客户谈生意。这时,四川省成都市公安局给他打来电话:“请问你是何立伟吗?你妻子陈春萍涉嫌一桩杀人案,请你来一趟。”犹如晴天霹雳,何立伟当即中止了生意洽谈,驾车风驰电掣地赶回成都。
  41岁的何立伟是四川省南充市仪陇县人,当时是成都一家医药公司的销售主管。妻子是公司的行政主管,两人有一个儿子何琳。何立伟从警方得知案由:案发当天,公司副总经理邓全林把陈春萍叫到办公室谈工作,两个人发生了争执,陈春萍拿起办公桌上的水果刀向邓全林腹部刺去,造成邓全林肝脏破裂……
  警方在侦查此案时,发现案发前半年陈春萍与邓全林通话、短信频繁。面对警方的审讯,陈春萍情绪崩溃了,交代了血案背后的惊天秘密——
  陈春萍1974年出生于四川省南充市营山县,家境贫寒,父母都是农民。1994年夏天,陈春萍大专毕业应聘到成都一家医药公司做业务员,邓全林是她的顶头上司。
  做业务要与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一次,陈春萍参加商业酒宴,一个广州老板缠着她不放,还动手动脚。陈春萍不胜酒力,又不敢得罪对方,情急之际,邓全林出面帮她解了围。这之后,陈春萍在邓全林的帮助下又拿下了几笔大订单。为表达谢意,国庆节前夕,陈春萍请邓全林在锦江酒店吃饭。酒过三巡,邓全林借着醉意向陈春萍表达了爱意。
  邓全林比陈春萍大15岁,老家在四川省成都市大邑县,妻子赵娥是他的大学同学。赵娥性格强势,她的父亲是一家国企的老总。靠着岳父的人脉,邓全林才当上了这家公司的副总。因此,平常在家里,邓全林并没有什么地位。为了弥补内心的失落,他开始寻求婚外情人。年轻漂亮的陈春萍就成了他理想中的猎物。
  陈春萍惊慌地挣脱了邓全林的手,逃也似的离开了包间。此后,陈春萍一直躲着邓全林。她有心辞职,又舍不得这份稳定的工作。就在这时候,陈春萍家里出了一件大事:1994年12月初,她的妈妈查出了食道癌晚期,急需手术。陈春萍东拼西凑只有两万块钱。母亲术后第二天,医院又催缴医药费。绝望中她拨通了邓全林的电话。邓全林立即打给了陈春萍15万,解了她燃眉之急。
  母亲出院后,陈春萍回到公司上班,成了邓全林的地下情人。邓全林对陈春萍也挺大方。1997年,他花了20万在成都市春熙路给陈春萍买了套房子,把陈春萍提升为销售部的主管。
  陈春萍痛恨自己跟邓全林这种见不得光的关系,又无力摆脱。1998年1月,陈春萍的妈妈病情恶化,医生说她只剩下几个月的时间。她希望有生之年看到女儿成个家。陈春萍肝肠寸断。她向邓全林发出最后通牒:要么结婚,要么分手。邓全林不愿意离婚,但又舍不得陈春萍,于是将她介绍给了下属何立伟。何立伟是项目部主管,是邓全林一手将他提拔上来的。朴实的何立伟对陈、邓二人的关系毫不知情。两人于当年五一领取了结婚证,邓全林还送了他们一个5000元的红包做贺礼。
  1998年10月,陈春萍的妈妈病危,陈春萍匆匆赶回老家。因为心力交瘁,有一天她骑电动车去医院,途中发生了车祸,差点送了命。邓全林正陪妻女在澳门旅游,接到她的电话没说两句就挂了。在北京出差的何立伟得知后,连夜赶回。最后,妈妈还是离开了人世。何立伟一个人忙前忙后,帮妻子料理了母亲的丧事。回到成都后,陈春萍的心态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渐渐地,她对何立伟产生了感情。为了跟过去划清界限,她数次劝丈夫辞职,夫妻俩另找工作或创业。何立伟不理解,觉得公司效益好,两人又有发展前景,何必另起炉灶。陈春萍欲言又止,她担心执意离职会引起丈夫怀疑,只得作罢。
  2000年,陈春萍生下一子,取名何琳。何琳长得跟何立伟如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何立伟十分宠爱他。有了儿子后,陈春萍越发珍视家庭,她私下找邓全林长谈了一次,让他不要再找她。否则,她就与他鱼死网破。邓全林也忌惮事情闹开对双方都不好,就答应了。
  此后,为避免有过多的交集,陈春萍申请从销售部调到了行政部,不再归邓全林管。两个人除了偶尔在公司里会碰到外,再没有任何接触。陈春萍守着老公、儿子,一家三口幸福美满。
  树欲静而风不止。2010年,公司总部空降来一个年轻的董事长,54岁的邓全林渐渐被边缘化。2011年下半年,管后勤的副总退休,他顺理成章地被调离一线部门,到行政后勤主持工作,又成了陈春萍的上司。
  再次到同一个“屋檐”下,两人的心境早已大不同。赵娥两年前因卵巢囊肿切除了卵巢和子宫,和邓全林基本没有了夫妻生活。此时,她的父亲早已经退休,邓全林不再顾忌。
  因为工作关系,陈春萍几乎每天都要到他办公室汇报工作,这让邓全林浮想联翩。一次下晚班时,办公室里只剩下他们两人,邓全林试探性地邀请陈春萍吃饭,陈春萍断然拒绝,邓全林很不甘心。
  在接下来的半年里,邓全林寻找一切机会接近陈春萍,不停地给她打电话、发信息,陈春萍顾忌家庭,疲于应付、苦不堪言。2012年1月15日下午快下班的时候,邓全林借工作之名将陈春萍叫到他的办公室,聊了会工作后,他再次提出一起吃晚饭。陈春萍说家里有事,起身要离开。邓全林反锁上门,抱住了陈春萍。陈春萍拼命地挣扎:“你再这样我就喊人了!”“你要不怕被何立伟知道你就喊!再说已经下班了,外面早就沒人,你叫破天也没用。”
  邓全林说着,一把将陈春萍按在办公桌上,要霸王硬上弓。情急之下,陈春萍抓起办公桌上的水果刀刺向邓全林,邓全林应声倒下。咸腥的血溅了陈春萍一身。她吓坏了,当即拨打了120和110。成都市公安局接警后立即赶到。经过法医鉴定,邓全林因锐器致腹部开放性损伤、肝脏破裂。所幸,经医生极力抢救,邓全林保住了性命。
  2012年6月,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了此案,法院以过失伤害罪判处陈春萍有期徒刑3年,押赴川北监狱服刑。然而,血案背后引发的风暴却悄然地向这个家庭袭来……

受辱丈夫负重前行,人生绝境另起一行


  案件尘埃落定,可何立伟的生活却被推向了风口浪尖。
  10月底的一天,何立伟因为报销的事遭到会计刘明的为难,刘明被他说了几句,心中不爽,不客气地骂开了:“自己靠老婆给别人做情人上位,还有脸教训我?”何立伟羞愤难当,和刘明厮打在一起。事后,副总徐汇批评了何立伟,何立伟觉得委屈,徐汇意味深长地说:“你要是没有这样做,何必怕人说?”何立伟被噎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好不容易挨到下班,他逃也似的离开办公室,开车去接儿子。何琳快13岁了,正是青春叛逆期。关于母亲的事情,儿子问过多次,他有心跟儿子谈谈,但是又不知道如何开口。但他知道,这终究是瞒不住的。他同事的孩子跟何琳一个班,这件事可能已经在学校里传开了。晚上,他常常听到儿子躲在被窝里哭泣。
  没多久的期末考试,何琳考得一塌糊涂,排在全年级倒数100名。更令人担忧的是,他变得越来越沉默、敏感,每天一回家,就将自己关在卧室里。
  何琳的情况越来越严重。2014年元旦过后,何立伟在班主任的建议下带孩子去医院检查,医生诊断何琳患了抑郁症。2014年年初,何琳休学。
  漫天的屈辱、棘手的儿子、艰难的处境让何立伟几近崩溃。他恨透了陈春萍,都是因为她,这个家才会遭受灭顶之灾。他想到了离婚。一天深夜,何立伟正悄悄地拟离婚协议,突然看见儿子房间透出微弱的光。他悄悄地走进去,发现儿子捧着手机酣睡过去,脸上挂着泪痕。他的手机上,一个QQ群不停地闪烁。这是一个“相约自杀”的QQ群,群里尽是些“割腕”、“烧炭”等话题。何立伟又惊又痛:“傻孩子——”他正在想该怎么办,何琳翻了个身,喊了声“妈妈——”何立伟的泪水夺眶而出。他猛然警醒:孩子离不开妈妈。
  平心而论,陈春萍是个好妻子、好妈妈。结婚十几年来,她一直在为家庭默默地付出,夫妻俩甚至从来没有红过脸。正是为了保护这个家,面对邓全林的淫威,她才敢以死相搏!如果在这个时候跟妻子离婚,这个家就散了。
  第二天,何立伟驾车来到川北监狱。这是他第一次探监。陈春萍一看见何立伟就掩面哭泣,真相曝光后,她觉得自己再也没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在獄中数度自杀。何立伟心痛不已,他给妻子讲了一件往事。何琳十岁那年,夫妻俩带儿子去四川剑阁旅游,在经过一道关隘时,保护围栏突然松了,陈春萍为了保护儿子,自己差点掉下了深渊。儿子吓得大哭。事后,他问陈春萍:“妈妈,你不怕吗?”陈春萍笑了:“妈妈也怕,但是妈妈更怕失去你。”何琳扑进她的怀里,说:“我也不能没有妈妈。”
  何立伟缓缓地说:“孩子离不开你。我也是。为了儿子,你必须振作起来。我和儿子等你回来。”陈春萍痛哭失声。这之后,她再也没有企图自杀。
  从监狱回来后,何立伟撕毁了离婚协议书。他主动找儿子长谈了一次,他告诉孩子,无论妈妈做了什么,她对他的爱始终没有改变,他们一家三口永远也不会分开。何琳的情绪稳定了很多。
  但是,丑闻已闹得满城风雨,再在成都待下去对儿子的病情很不利。天地之大,哪儿是父子俩的栖身之地呢?何立伟焦灼万分。一天中午,何立伟看四川新闻时,电视里出现了老家仪陇县的新闻画面,仪陇县政府在大力发展生猪养殖,图片中一帧帧大巴山画面勾引起了儿时美好的回忆:那儿民风淳朴,林茂泉清。何不回老家办个养猪场?探监时,何立伟把自己的想法说给陈春萍,陈春萍很是支持,并建议卖掉成都的房子作启动资金。
  2014年2月,何立伟以150万的低价卖掉了成都的房子,带着儿子回到了仪陇老家。父母也知道了儿子家庭的变故,朴实得如大巴山的父亲安慰何立伟:“青山不老,因为它能经受得起四季的风雨。儿子,你要活出骨气来。”何立伟增强了信心,他在大巴山南麓租了60亩地,开始着手修建养猪场。为节省钱,何立伟常赤膊上阵,搬砖,铺混土。超强的劳动量累得何立伟精疲力竭,但大汗淋漓后的酣畅让他忘掉了痛苦。
  更令何立伟欣慰的是儿子的变化。山里淙淙细流,蜜蜂在不知名的野花里跳舞,不时从脚边的草丛里飞出一只野鸡,扑棱着翅膀趁人愣神的时候飞远了。在孩子眼里,这一切都是那么陌生和新奇。更有趣的是,山路崎岖,何琳刚开始走不习惯,上坡时还好,每当下坡时双腿发颤,手脚并用的狼狈样逗得山里娃子一阵哄笑。在孩子们干净的笑声中,何琳也露出久违的笑容……
  3月底,何立伟去探监时,何琳主动要跟他一起去。这是案发后,母子俩第一次相见,隔着冰冷的铁窗,母子俩哭着笑着……
  从监狱回来,何琳彻底放下了心结。山里的劳作,让他的小脸晒得黝黑,身板儿也强壮了不少。4月初,何立伟带着他去川北医院检查,医生告诉他,何琳的抑郁症已经治愈了。何立伟喜极而泣。何琳重新走进了课堂,与此同时,陈春萍因为积极改造立了功,获得了两个月的减刑。

废柴母子蝶变新生,大巴山唱响爱的传奇


  何立伟让孩子就近入学。然而离毕业会考只有两个月时间,何立伟很是担心儿子落下的课程,但何琳却想尝试下。他开启了疯狂的学习模式,每天早上5点起床背英语单词,晚自习后也会“赖”在教室里做一个小时作业。何琳的刻苦打动了老师,科任老师给他定制了私人学习方案,特批他可以不按照学校的进度上课。
  五月月考,何琳排在全校前5名。何立伟去川北监狱探监时,把儿子的成绩单给妻子看,陈春萍欣慰地说:“我这个做妈妈的落后了。”她积极地配合改造,在监狱里阅读了大量相关书籍,为何立伟的养猪场出谋划策。
  2014年6月,何琳初三毕业会考,以优异的成绩被南充市中学录取。10月,何立伟的猪场也竣工投入了生产,当年营利30万元。陈春萍积极改造,多次立功减刑。当陈春萍提前刑满释放时,何立伟和儿子前去迎接,一家三口终于团聚了。
  暑假里,陈春萍和儿子一起帮助何立伟打理猪场。2015年9月,儿子开学了,陈春萍和何立伟相商,在南充租了房,陈春萍陪读,但每周都要乘4个小时的车去乡下看何立伟。
  2016年下半年,猪肉市场骤变,传统养猪处于亏本模式。夫妻调查发现,造成亏损的原因在大家齐头上项目,造成供大于求。夫妻俩决定另辟蹊径,何立伟去考察南江县引进了出栏快,肉质鲜美的小香猪,又利用大巴山的天然优势进行放养。因何立伟的猪肉质鲜美,脂肪含量小,绿色无污染,投放市场很受顾客青睐。2017年,何立伟打造了自己的生猪品牌,获利100万,不仅还清了贷款,还颇有盈余。
  2017年7月,何琳以优异的成绩被四川大学录取。陈春萍抚摸着烫金的录取通知书,朝丈夫深深鞠了一躬:“谢谢你。要不是你,我和孩子都没有今天。”见父亲有点难为情,何琳扮了个鬼脸:“耶,今天我请客,咱们去吃火锅庆祝。”三个人都笑了。
  儿子上了大学后,陈春萍回到大山里与何立伟一起经营养猪场。青山绿水里,夫妻俩恩爱如初。2018年春节后,何立伟花了60万在县城买了套房。3月2日,房子装修完毕,他把房门钥匙放在妻子手里。何琳在旁边打着趣儿,说:“妈,这装修可是我和老爸一起设计的,怎么样?是不是好到没朋友?”“臭小子!”陈春萍哑然失笑。这个时候,楼下的广场舞放起了歌曲《走近新时代》。是的,这是他们仨的新时代。她迷失过,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好在有爱为帆,他们勠力同心,驾驶着这艘家的小船驶入了幸福的港湾。这是她的幸福归宿,也是大巴山深处,关于他们仨的爱的传奇……
  编辑/王 颖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08期 | 标签: | 75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