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rang_xin_qing_yi_dian

    让心轻一点

  • shou_ji_ping_bao

    手机屏保

  • mian_ju-2

    面具

  • duo_gong_neng_che_deng

    多功能车凳

  • guan_xi_hao

    关系好

  • shui_dong_le_ju_chang_de_bao_jian_cha

    谁动了局长的保健茶

  • bai_sui_lao_ren_shi_ge_bao

    百岁老人是个宝

  • xin_xiao_er_hei_jie_hun

    新小二黑结婚

  • jing_tou_sui_xiao_qian_kun_da

    镜头虽小乾坤大

  • ke_lian_de_ying_bao

    可怜的鹰宝

  • gan_bu_zou_de_zhi_er

    赶不走的侄儿

  • en_yuan_liang_qin_jia

    恩怨两亲家

  • la_jiao_la_bu_la

    辣椒辣不辣

  • a_p_song_jin_qi

    阿P送锦旗

  • shen_dao_mu_lao_da

    神刀木老大

  • fu_hun_you_hun_jia_ma

    复婚有婚假吗?

  • you_cha_yi_zhu_xiang_deng

    犹差一炷香 等

  • shen_mi_de_bao_en_zhe

    神秘的报恩者

  • ben_qi_zhu_ti_bai_zi_xian_sheng_de_gu_shi

    本期主题:白字先生的故事

  • zhen_zhu_shan_chuan_qi

    珍珠衫传奇

  • kan_tou_mi_an

    砍头迷案

  • 10_yue_you_xiu_zuo_pin_xuan_deng_zhu_ti_jia

    10月优秀作品选登 主题:家

  • jia_hua_deng

    假话 等

  • cuo_wu_duan_ju_de_hou_guo_deng

    错误断句的后果 等

  • yin_wei_yi_tiao_lv_qun_zi

    因为一条绿裙子

  • zhi_ming_shi_wu

    致命失误

  • hao_ni_ge_tou_kui_zhe

    好你个偷窥者

  • zhen_de_mei_pian_ni

    真的没骗你

  • tou_liang_huan_zhu

    偷梁换柱

  • mie_huo-2

    灭火

本期主题:白字先生的故事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白字,即错别字;白字先生,顾名思义,就是常读错字或写错字的人。这些差错看似不大,却令他们闹了不少笑话,惹来不少麻烦。这里推荐几则白字先生的故事,供大家一乐,同时也给各位提个醒:字要看准再读,话要想好再说。
  高山滚石之妙
  苏东坡出任杭州知府时,常和文人雅士一起吟诗作赋。有个叫白文秀的读书人,也想凑凑热闹,他拾人牙慧,东拼西凑写了一篇文章,来到知府官邸,求见苏东坡。
  苏东坡一看标题“读《过泰论》”,大惑不解,但很快就明白此人是把“秦”写成了“泰”,于是笑着说:“当年泰朝发生灾害,大水淹了庄稼,难怪,难怪!” 再看文章,文理不通,错字连篇,大倒胃口,于是一言不发地把文章还给了白文秀。
  白文秀央求说:“好文章如果没有名人推蔫,就好比废纸,请您美言几句。”一听白文秀把“推荐”读成“推蔫”,苏东坡又好气又好笑,便挥笔写了九个字:此文有高山滚石之妙!
  白文秀见了,喜不自胜,连声道谢,可说出来的却是“劳骂,劳骂”,他又“骂”、“驾”不分了。
  拿了苏东坡的批语,白文秀到处炫耀。一个朋友看了,嘻嘻一笑,不屑地说:“你知道这批语是什么意思吗?”白文秀不解:“什么意思啊?”朋友说:“想想高山滚石是什么声音?”
  “高山滚石的声音……是扑通,扑通。”
  “对啦,苏大学士是在说你的文章‘不通不通’嘛!”白文秀羞得无地自容,满脸通红地离开了。
  白字县官
  有个识字不多的人,花钱买了个县官当。一次升堂审案,文书送上了原告、被告、证人的名单:原告郁工耒、被告齐卞丢、证人新釜。
  开始审案了,县官想叫原告郁工耒上堂,却错喊成“都上来”。听到喊声,原告、被告、证人一齐走上堂来。县官生气了,说:“我叫原告上堂,你们怎么一起上来了?”
  文书知道是怎么回事,又不好说县官念了错字,忙说:“大人刚才叫都上来,他们自然要一起上来。”
  县官明白是自己念错了字,但碍于面子,便改叫被告齐卞丢,却又错喊成“齐下去”。于是,原告、被告、证人一起走下堂去。
  县官又生气了,说:“我叫被告,怎么三个人都下去了?”
  文书见状,对县官耳语道:“大人,这被告的名字另有念法,他叫齐卞丢,不叫齐下去。”
  县官知道又出丑了,便想通过传唤证人来挽回点面子。可是一看证人的名字,县官傻眼了,愣了半天也没个主意,只好问文书:“你倒说说看,这证人的名字怎么念?”
  文书说:“他叫新釜。”
  县官听了,如释重负地说:“我就知道他的名字一定也另有念法,不然的话,这‘亲爹’我怎么叫得出来?”
  落山又落水
  古时候,有个教书先生不学无术,根本识不了几个字,却时常冒充饱学之士。
  这天,一个朋友从京城回来探亲,顺便到学馆来看望他。两人刚坐下不久,正好有个学生问他晋文公的“晋”字怎么读,他压根不认识这个字,又怕在朋友面前出丑,于是用红笔在“晋”字旁画了一道,让学生过些时候再来问。
  不一会儿,又有个学生问他卫灵公“卫”字的读法,他同样不知,于是又用红笔把“卫”字圈起来,也让这个学生过会儿来问。
  这时,又来了个学生,问他“仁者乐山,智者乐水”的“乐”怎么读,他没好气地回答说:“读成太阳落山的‘落’字不就行了!”
  学生走后,这位教书先生问朋友说:“最近京城有什么新闻吗?”
  朋友回答说:“我离开京城的时候,只见晋文公被戳了一枪,卫灵公被红巾军包围了。”
  先生听了,忙问:“不知他们手下的官兵怎么样了?”
  朋友笑着说:“落山的落山,落水的落水。”
  教书先生听后信以为真,还不明白这是在取笑自己。
  一筐琵琶
  有人想巴结知县,得知他爱吃枇杷,便买了一筐上等的枇杷送去,并且先叫人把帖子呈上。帖子上写道:“敬奉琵琶一筐,望请笑纳。”
  知县看了很是纳闷:为什么要送我一筐琵琶?琵琶又为什么要用筐装?
  当知县看到筐里装的东西时,才恍然大悟,原来是一筐新鲜的枇杷。
  知县哭笑不得,提笔在那张写着“琵琶”的帖子上写了首诗:
  枇杷不是此琵琶,只恨当年识字差。若使琵琶能结果,满城箫管尽开花。
  聶字三耳
  从前有位师爷,写字时经常把偏旁写错。
  有一次,县令让他造花名册,他把陈字的偏旁“阝”写在了右边,结果被打了二十大板。由于这位师爷生性愚笨,从此便误认为凡是“阝”都应当写在左边。后来造花名册,因为他把郑字的偏旁写在了左边,结果又被打了二十大板。
  时隔不久,一位姓的人找他代写一份状纸,他一见这人的姓就吓得胆战心惊,连连摆手说:“我因为两个耳朵旁,连挨四十大板。你的姓有三只耳朵,如果再替你写状纸,我还不得被活活打死!”
  请教
  李秀才和张秀才一起赴京赶考,边行走边游览山河风光。一天,两人来到山顶一座古寺,见上面写着两个大字:“文庙”。张秀才对李秀才说:“仁兄,快看,好一座文朝啊。”(注:“庙”繁体为“庙”)李秀才说:“贤弟,那不念文朝,念丈庙。”
  两人文朝丈庙争执了半天,无果,决定去找个庙里的师父问问。他们来到一座庙里,正碰上一个小和尚往外走,两人上前施礼,问道:“有烦师兄,请禀告老师父,我二人特来拜望。”小和尚回答说:“师父不在家,远方化齐(斋)去了。”
  他们只好下山,进了县城,找到一个私塾先生求教。张秀才问:“先生,山上有一古刹,门匾上有两个字,我说念文朝,他说念丈庙,特来请先生指教一二。”
  老先生一听,便说:“二位秀才且等一等,待我查字果(典)来。”
  二位一听要查“字果”,什么也没说,便走了出来。李秀才说:“仁兄,咱们不如问问县太爷。”
  两人来到县衙,县太爷问明原由,哈哈大笑,说:“你们真是一对笨蛋!听我断来:文朝丈庙两相疑,老僧出外去化齐,先生却要查字果,我亦不是苏东皮(坡)。”
  再往后 再往后
  有个县官,官是花钱买来的,斗大的字认不了两口袋。这天审案时,一次押上同案的三个人犯,两男一女。县官惊堂木一拍,叫道:“再往后!”犯人往后退了一步。“再往后!”犯人又退了一步。
  县官勃然大怒:“再往后!本官叫你为何不答!”犯人委屈地说:“回大人,小的名叫冉住俊,再退后就要出公堂了。”(注:“后”繁体为“後”)
  县官又对第二个犯人说:“你,翻斤斗!”犯人愕然,心想,大堂之上,怎么让翻斤斗呀?他不敢违抗,只得翻了个斤斗。
  县官大怒:“大胆刁民,给我打十大板!”这时,师爷小声说道:“老爷,他的名字是叫潘斛科。”(注:“斤”异体为“”)
  县官“啊啊”了两声后,又叫那个女犯人道:“你!也是!”女犯人无奈,也翻了个斤斗,县官又生气地打了她十大板。
  师爷又说:“老爷,她其实是叫乜氏。”县官道:“你早说嘛!”
  写错俩字哭翻天
  阿宝在苏州开了家面馆,店里生意好,一个人忙不过来,他就叫父亲来帮忙看店。这样,家里就剩下了婆婆和媳妇两个人。
  面馆生意越做越大,记账便成了问题,而偏偏这爷俩都不识字。阿宝觉得,反正只是记记账,聘个稍微识两个字的人算了,价格可以低点。于是,就聘了个识字不多的年轻人来做账房。
  眼看就要过年了,可店里生意兴隆走不开,父子俩就让账房给家里写封信,说年底不回家,到正月里再回家。信写好后,托一个同乡带了回去。
  这家里的婆婆媳妇也都一字不识,收到信后,只好拿到街上,请一位测字先生帮忙看看。
  测字先生把信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着:“因生意忙,故了一人,不能回家。来年正月,材可回家来。”测字先生一字一句地读给婆媳两人听,怕她们不懂,还特地作了解释:“喏,由于店里忙,加上又死掉了一个人,所以回不来了,要到来年正月里,棺材才可以运回家来。”
  这一下如晴天霹雳,婆媳俩都惊呆了,一时间又不知道到底死掉的是谁的老公,于是俩人全都哭得死去活来。
  回家后,婆媳俩设了灵堂,由于不晓得死了谁,所以就做了一个空牌位。摆好灵堂,媳妇就回了娘家,说过了年再回来。
  再说那个带信的同乡,临回苏州前到阿宝家,想问问有什么信要带。可阿宝家大门上着锁,从门缝中望进去一看,屋里设了灵堂。啊呀,家里死了人!同乡匆忙回到苏州,一见阿宝就大叫:“不好了,阿宝,你们屋里死人了!”
  阿宝当即跳了起来:“死人?死了个谁?”同乡说:“我也不清楚,我去时你们家没人,从门缝中望进去,发现设了灵堂……”听罢,阿宝父子俩抱在一起痛哭起来。
  第二天一大早,父子俩就坐船往家里赶。船行到一半,父亲对儿子说:“我实在走不动了,先到你丈人屋里过一夜,明天再回去。”
  阿宝着急忙慌地往家里赶,一进门发现娘正在堂前坐着,那一定是自己的妻子死了呀。他大叫一声,哭倒在灵堂前面。阿宝的母亲看见儿子一到家就痛哭,而自己的老公却没有回来,明白一定是老公死了,于是她也哭得个死去活来。
  而阿宝的父亲,一踏进亲家公屋门,就看见儿媳妇正在门口扫地,顿时觉得死的一定是自己老婆,上前一把拉住媳妇的手就痛哭起来。媳妇见只来了公爹,未见自己的丈夫,当场也大哭起来。
  两边都哭得昏天黑地,好不容易停了下来,才开始打听情况。这一打听,大家才知道,原来一个人都没有死。
  事情弄明白了,父亲不停地责怪儿子:“都是你想省几个钱,这下好,我这条老命差点报销了。”
  一场空
  有个教书先生,常读白字。东家有言在先:每年给谷子三石,伙食钱四千,如果教白字,每次罚谷一石;谷子罚完,罚伙食钱。先生听了暗暗叫苦,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一天,先生与东家在街上散步,将街边石碑上的“泰山石敢当”误读为“秦川右取当”,东家说:“你读错了,罚谷一石!”
  回到书房,教学生读《论语》时,先生又把“曾子曰”读作“曹子日”,把“卿大夫”念成“乡大夫”。(注:“乡”繁体为“乡”)东家马上进来说:“又是两个白字,罚谷二石,你只剩下四串伙食钱了!”
  有一天,先生又将“季康子”读为“李麻子”,将“王日叟”读成“王四嫂”。东家说:“两句都读错了,全年四千伙食钱,全部扣光!”
  先生很无奈,不由作诗叹道:“三石租谷苦教徒,先被秦川右取乎。一石输在曹子日,一石送与乡大夫。四千伙食不为少,可惜如今全扣了。二千赠与李麻子,二千给与王四嫂。”
  (搜集整理:郭西 陈宏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22期 | 标签: | 561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