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意林》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xing_fu_de_shi_ke

    幸福的时刻

  • yuan_yang_jie

    鸳鸯劫

  • nian_yi

    年意

  • luo_hua_sheng

    落花生

  • xiao_wu

    晓雾

  • jiao_de_zun_yan

    脚的尊严

  • mu_qin_yu_wo

    母亲与我

  • san_zhi_chong_cao_jie_xuan

    三只虫草(节选)

  • fu_qin_zhang_bo_ju

    父亲张伯驹

  • chen_niao_yu_ye_mao

    晨鸟与夜猫

  • shu_li

    疏离

  • jie_qian_you_shu

    借钱有术

  • jin_qian_shi_ren_fu_bai

    金钱,使人腐败?

  • xin_tai_de_guan_xing

    心态的“惯性”

  • zhong_can_guan_li_de_chang_can

    中餐馆里的常餐

  • ren_wei_shen_me_dou_bu_ken_si

    人为什么都不肯死

  • ji_gong_jiao_che_de_she_hui_xue

    挤公交车的社会学

  • wang_luo_xing_dong_neng_gai_bian_shi_jie_ma

    网络行动能改变世界吗

  • ru_he_jie_du_hu_lian_wang

    如何解读“互联网+”

  • nian_nian_bu_wang_bi_you_hui_xiang-2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 dang_wo_si_qu

    当我死去……

  • dao_geng_er_xian_sheng_de_mao

    岛耕二先生的猫

  • xing_fu_zong_you_que_xian

    幸福总有缺陷

  • bie_zhi_de_wai_jiao_hui_wu

    别致的外交“会晤”

  • nv_er_de_chu_yi

    女儿的厨艺

  • xie_gei_lao_qu_de_liu_xiao_jie

    写给老去的柳小姐

  • er_zi_cheng_ren_ji

    儿子“成人”记

  • ji_yi_ni_de_ceng_jing

    记忆你的曾经

  • guo_he_chai_qiao

    过河拆桥

  • zu_mu_de_an_shi

    祖母的暗示

  • song_jin_dai_he_pi_dai-2

    松紧带和皮带

  • du_shu_de_5_ge_mi_jue

    读书的5个秘诀

  • na_yi_ge_wei_xiao

    那一个微笑

  • de_guo_zhi_zao_ru_he_zao_chu_zhong_duo_shi_jie_yi_liu

    德国制造如何造出众多“世界一流”

  • hang_ban_yan_wu_na_xie_shi_er

    航班延误那些事儿

  • rang_wu_li_xue_jie_fei_teng_de_yin_li_bo

    让物理学界沸腾的引力波

  • cong_ba_bi_song_dao_wa_er_deng_hu

    从巴比松到瓦尔登湖

  • cheng_fu

    城府

  • huang_di_de_jie_jian_yu_tan_guan_de_fang_si

    皇帝的节俭与贪官的放肆

  • di_zhen_guo_hou

    地震过后

  • nan_dao_jing_ling_de_wen_ti

    难倒精灵的问题

  • yan_lun-71

    言论

  • man_hua_yu_you_mo-71

    漫画与幽默

  • er_shi_si_jie_qi

    二十四节气

  • chi_huo_yan_zhong_de_mei_shi_di_tu

    吃货眼中的美食地图

  • sheng_ren

    胜任

  • yong_ren_zi_rao

    庸人自扰

  • si_nian-2

    思念

  • chuan_cheng

    传承

  • xing_fu_de_shi_da_sha_shou

    幸福的十大“杀手”

  • si_qi

    四气

  • lv_yao

    绿腰

  • hai_zi_he_lao_ren

    孩子和老人

  • wu_sheng_sheng_you_sheng

    无声胜有声

  • duo_zai_chu_fang_li_de_zong_tong

    躲在厨房里的总统

  • du_zhe_gao_kao_zuo_wen_su_cai_zeng_kan_di_8_ban_zhong_bang_tui_chu

    《〈读者〉高考作文素材》增刊(第8版)重磅推出

  • du_zhe_xiao_yuan_ban_zheng_gao_qi_shi

    《读者?校园版》征稿启事

别致的外交“会晤”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友情无价
  1963年,我在北大读三年级。有一天,系领导交给我一项任务,让我帮助一个名叫姜锡柱的朝鲜留学生学英语。此后我就与姜锡柱同住一屋。白天我们分开吃饭、上课,晚上我辅导他一小时英语。因为性情相投,我们成了好朋友,学校组织什么活动,我都拉着他一起参加。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我毕业。
  那个年代纪律严格,他回国后,我们就不再联系了。但我们都曾表示,毕业后要为加深中朝传统友谊而努力工作。若干年后,姜锡柱担任了朝鲜第一副外相、内阁副总理。无巧不成书,我们都成为各自国家的高级外交官,在为推进中朝友谊出力。
  2001年11月,我率外交部代表团访朝,终于见到了几十年前的室友姜锡柱。我们都异常高兴,并分别代表各自政府签署了《中朝边境口岸及其管理制度协定》。
  2004年3月24日,我作为外长正式访问朝鲜。朝鲜的同志告诉我,领导(指姜锡柱)有交代,专门安排代表团住国宾馆。
  姜锡柱见到我后,显得非常高兴。
  我问他英语怎么样了。他说:“太忙了,快忘光了,只记得一些单词,比如apple(苹果)等,已说不出完整的句子了。”
  我开玩笑地说:“那都是我的过错,当时对你帮助不够。”
  闲话一过,马上转入正题,我们就双边关系进行了深入交流。朝核问题自然是我们交换意见的一个议题。姜锡柱说:“中朝关系就是唇亡齿寒的关系,我们是唇,你们是齿……”
  我说:“我们两国是好朋友、好邻居,我们俩是好同学、好室友。”他点头。
  晚上,姜锡柱设晚宴欢迎中方代表团。
  他先讲了一段话:“我代表金总书记敬老同学——中国外长李肇星和其他中国客人一杯,并借此机会向老同学提点意见。40年前,我和李外长在北京大学同屋,有时还挤一个被窝。李外长也是我的英语辅导员。李外长学习很刻苦,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要看书,直到北大规定的熄灯时间的最后一刻。而常常到这最后一刻,老同学还偷懒,不愿意起身到门前拉灯绳关灯,竟把灯绳拴到自己的脚指头上,用脚关灯。但关灯入睡后,灯绳还经常拴在他的脚上。李外长翻身或伸腿时,灯就时亮时灭,影响了我的睡眠。我的老同学睡得香,学得好;而我学得不如预期的好,可能与此有关。大家看,今天我的老同学已是外长,我还是副外相。”
  姜锡柱的话逗得大家哄堂大笑。
  我在致答谢词时说:“老同学所言属实,我深表歉意。但老同学夜里打呼噜的水平也很高,一个呼噜可以持续几十秒,且大呼噜中有小呼噜。我之所以能忍受,主要是出于要学习友好邻国呼噜的考虑。”
  大家又是一阵大笑。
  “厕所外交”
  2006年7月27日,我出席在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举行的东盟地区论坛和东盟与中日韩(“10+3”)外长会议。日本外相麻生太郎也来了,但我和他之间没有任何“双边”会面的安排。
  在一次会上,我发完言,离开座位出去“方便”一下。哪知道日本人很细心,一下子就发现了这一“情况”,麻生带着秘书很快跟了出来。后来听说,他让秘书把住厕所的门,不让其他人进,自己赶紧进去找我。
  麻生用英文对我说:“外长先生,我们好好谈谈。中日关系这么下去对双方都不利。”
  我说:“那是你们的问题,责任在日方。你们凭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你们首相为什么要参拜供奉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日方在这个问题上不向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做出一个合理的交代,中日关系就难以恢复正常。”
  麻生表示听懂了,理解了……
  这次在特殊场合进行的计划外的交流效果还不错,为两国高层恢复接触开了个头。
  后来,不知道日本媒体怎么打听到了这件事,报道说,麻生和李肇星在双方都“方便”的地方进行了方便有效的双边沟通。这个故事被演绎为中日外长的“厕所外交”。
  外交官在一起并不全是唇枪舌剑,有时也会有这种无伤大雅的闲聊。有一次我和麻生见面,正式会谈谈得不错,晚宴上有时间闲聊,夫人们也在场,谈话内容很轻松。
  麻生的夫人告诉我,她家有个亲戚,在20世纪40年代到过延安,帮助过八路军,对中国很有感情。我借机“表扬”说:“日本人民曾经对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给予过支持,日本政府和人民对中国的经济建设和改革开放也给过帮助,中国老百姓心里是有数的。”
  这时,麻生接过话茬儿说:“是的,日本妇女比日本男人心胸开阔、身体健康,平均寿命也比男人长。这方面,经济较发达的国家情况都差不多。”
  我好奇地问:“真的吗?为什么?”
  麻生说:“你们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就也反映在这上面。改革开放前,中国妇女的平均预期寿命只比中国男人多1岁;20多年过去了,现在这一差距扩大到3岁。”
  我一愣,这个情况我不知道,看来麻生在研究中国问题上下了功夫,对中国的事知道得真不少。
  我反问:“日本的情况如何?”
  麻生答:“日本女人比男人的平均预期寿命多5岁。”
  我问:“女人比男人长寿,这个说法可靠吗?”
  麻生说:“这是科学研究得出的结论。日本女人长寿,除了生理原因之外,主要是敢说、敢哭、敢笑。相比之下,男人差多了。男人见了上级总是不敢说话,怕说错了上级不高兴;得到表扬不敢笑,怕别人说他骄傲;挨了批评或受了委屈不敢哭,怕别人说他态度不端正。前年一次抽样调查表明,日本女人流的眼泪是男人的5倍。”
  说完这段话,麻生看了一眼夫人,得意地笑了。
  麻生卸任外相后,仍然不忘老朋友。我不当外长后,有一次访问日本,麻生正在竞选首相。他在自民党党部见了我。
  他的办公室很简单。我说:“你这么简朴。”
  他谦虚地说:“这是向中国学的。”
  他还说:“不管当不当外相,我们都是好朋友。”
  几天后,麻生竞选成功,当上了日本第92任首相。
  2011年六一儿童节那天,已经卸任的麻生为加强两国动漫产业合作率团访华。他想与我见面。我没有别的时间,便早早起床,与他在我家附近——长安街上的一家餐馆共进了一顿45分钟的早餐。结果,两人谁也没吃饱,却老习惯不改,就当时的国际热点西亚、北非等问题交换了看法,达成了难得的非官方的“广泛共识”。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06期 | 标签: | 37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