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9年第12期2019年第11期
2019年第10期2019年第09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52期2018年第51期
2018年第50期2018年第49期
2018年第48期2018年第47期
2018年第46期2018年第45期
《读者》
2019年第13期2019年第12期
2019年第11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意林》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9年第20期2019年第19期
2019年第18期2019年第17期
2019年第16期2019年第15期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读者·校园版》
2019年第13期2019年第12期
2019年第11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今日文摘》
2019年第12期2019年第11期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读者欣赏》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军事文摘》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新青年》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意林·少年版》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意林.作文素材》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知音海外版》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知音.下半月》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
《意林绘阅读》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 ai_de_cheng_nuo

    爱的承诺

  • cai_zheng_da_quan

    财政大权

  • chi_dao_ban_xiao_shi

    迟到半小时

  • mai_ping_guo

    买苹果

  • lin_se_cai_zhu

    吝啬财主

  • tui_xiao_er_shou_che

    推销二手车

  • cheng_zan_qi_zi

    称赞妻子

  • zui_lao_gu_de_hun_yin

    最牢固的婚姻

  • ba_jie_pao_bu

    八戒跑步

  • zhe_zhuang_yao_qiu

    着装要求

  • tui_xue

    退学

  • mu_biao_bian_le

    目标变了

  • song_gou

    送狗

  • tai_jiao-2

    胎教

  • zhi_qian-3

    值钱

  • keng_shen

    坑神

  • bi_jiu_ding_qin

    比酒定亲

  • xian_yu_fan_shen

    咸鱼翻身

  • zhi_qian_de_bao_bei

    值钱的宝贝

  • nuan_xin_fu_pin

    暖心扶贫

  • bu_gai_zhua_de_huai_ren

    不该抓的坏人

  • wang_hong_ben_se

    网红本色

  • jue_miao_de_wan_can

    绝妙的晚餐

  • wei_xiao_zhi_yan

    微笑之言

  • hui_duan_zi-19

    诙段子

  • shen_hui_fu-72

    神回复

  • gu_ren_dui_ni_mei_shang_liang

    古人怼你没商量

  • wen_pao_cai

    温泡菜

  • xue_diao_wo_bing

    雪貂卧冰

  • cui_mian_shu

    催眠术

  • xiu_cai_jie_ma

    秀才借马

  • ma_ma_rang_wo_gei_nin_tu_zhi_jia_you

    妈妈,让我给您涂指甲油

  • jie_dan_de_jian_shu

    孑旦的箭术

  • gei_zi_ji_liu_yi_tiao_lu

    给自己留一条路

  • za_chu_lai_de_mi_mi

    砸出来的秘密

  • dao_di_suan_bu_suan_gong_shang

    到底算不算工伤

  • a_p_yu_shang_ji

    阿P遇商机

  • da_li

    大礼

  • qi_gai_gong_zi

    乞丐公子

  • shi_shou_de_mo_shu_shi

    失手的魔术师

  • quan_piao_tong_guo

    全票通过

  • dian_dan_che

    电单车

  • zai_yuan_di_deng_ni

    在原地等你

  • chun_guo_wang

    蠢国王

  • shui_jing_zhong_de_hong_li_yu

    水井中的红鲤鱼

  • chang_xiao_shu_zuo_jia

    畅销书作家

  • gua_er_wei_ma

    挂二维码

  • huo_jiang_zuo_pin

    获奖作品

  • xi_rou_mian_guan

    洗肉面馆

  • xue_yi_bu_jing

    学艺不精

  • zong_suan_hao_yi_dian

    总算好一点

  • wo_you_gan_jue

    我有感觉

  • yi_ding_zhao_dao_ni

    一定找到你

不该抓的坏人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郑旺打小就脾气暴躁,是个点火就着的人,可有一点特让人佩服,他对七十岁的娘特别孝顺,事事都先想着她。最近,郑旺娘的心脏病犯了。郑旺听说上海有一家医院的治疗方法很有效果,二话不说,和老婆一起陪着娘来到上海那家医院。
  
  这天,在医院病房,娘打完针后睡着了,老婆也倚在床头打着瞌睡。郑旺自己摆弄了会儿手机,觉着无聊,便心想:来上海这么长时间了,还没真正地出去转过,何不瞅这机会出去开开眼界?
  郑旺立马收了手机,走出医院。独自一人走在高楼林立的大街上,郑旺眼睛是一刻不闲着,东瞅一下西瞧一眼,感觉哪里看着都新鲜、都高大上。
  这时,路边停着的一辆警车引起了他的注意,因为车身上写明了是家乡公安局的车子。
  在这陌生而繁华的大都市,能看见家乡的车辆,郑旺倍觉亲切。他想都没想就快步走了过去,还未到车前,车后门却打开了,从里面钻出个穿便服的高大男人。
  郑旺迎上去主动招呼道:“来办案的吧?”男人上下打量了郑旺一眼,戒备地问道:“你认识我?”郑旺指了指男人身后的车,一脸兴奋地说:“我不认识你,但看你的车就知道了,咱俩是一个县的,是老乡呢。”男人仍半信半疑,问道:“是吗?这么巧。”郑旺点点头,自嘲地说:“听我口音还听不出来吗?一口土味。”男人笑了,伸出手与郑旺握了一下。
  郑旺接着感叹道:“这世界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谁会想到在这茫茫人海、车流滚滚的大上海,我一眼就瞅到了你们。能在这地方听到家乡话真是熨帖,这不就是缘分嘛!”男人也连声感叹着:“是缘分,是缘分。”
  郑旺又热心地问道:“你们是来办案的吧?”“是啊,这不导航把我们导到这地方来了。”男人有点丧气地说,“都怪我们走得急,导航忘记更新了,上海这么大,还是不好找啊!”郑旺同情地说:“可不嘛,当初我们来这儿也找费了事。你们当警察的也不容易,只要有了案子,不管天南海北都得去办。”
  两人越聊越投机,越聊越热乎,不觉十几分钟就过去了。这时,郑旺就听男人的肚子咕噜了一声,于是提议道:“你看,都站半天了,腿早就站麻了,不如找个小饭店边吃边聊,顺便可以向饭店老板打听打听你们要找的地方。”“行啊,我的肚子早就叫唤了。”男人爽快地答应,接着敲了敲车窗,从车里又下来两人。
  恰巧,对面的街上有一个饭馆,几个人一前一后朝马路对面走去。
  男人和郑旺并肩走着。男人又问:“都聊这大半天了,还不知道你来上海干啥呢?送孩子上学、打工,还是走亲访友呢?”“咳,太激动了,倒忘了自我介绍了。”郑旺带着歉意说,“我叫郑旺,这次来上海是带我娘看病的,她心脏不太好,已经住院快一个月了。”
  郑旺话音刚落,只见男人和另外两人对视了一眼,在饭馆门前站住身,像求证似的又问了一遍:“你真叫郑旺?”“对呀。”郑旺肯定地点点头,“我带着身份证呢。”
  见男人的目光在他身上不停游移,郑旺有点迟疑了,结结巴巴地说:“你、你们是不是怀疑我身份是假的呀?要不你们看看我的身份证?”
  男人忽然笑道:“看啥身份证,又不查户口,先吃饭。”说着他带头进了饭馆,另外两人把郑旺夹在中间也跟着进了屋。
  吃罢饭,郑旺擦了一把嘴,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他身边的两个便衣像条件反射似的也紧跟着站了起来。
  男人问道:“干啥呢,这么着急?”郑旺说:“付钱,我主动邀请你们,得我请客,再说我比你们早来上海,就算帮衬一下老乡吧。”
  男人眼中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感动,他朝郑旺摆摆手,说:“让他们去付。你娘看病肯定花了不少钱,咋能再让你请呢?坐下,坐下。”
  郑旺挠挠头坐下,说:“那多不好意思,白吃了你们一顿。”
  “啥叫白吃,刚才还说了是老乡。”说到这儿,男人忽然不作声了,半天后盯着郑旺问了句,“听说,你把村里的大喇叭给偷了,有这事吗?”郑旺气哼哼地说:“誰说我偷的?那破玩意儿卖了能值几个钱?”说完他像想起什么,一脸疑惑地问,“你们怎么知道这事的?”
  男人淡淡地地说道:“我们干警察的啥事不知道,有人去派出所报案了,说你偷集体财产,把宣传党的政策的喉舌给剪了。”
  郑旺急了,满脸愤怒,说道:“我为什么把喇叭给剪了?是有原因的!村里那个大喇叭就挂在我家门口那棵大榆树上,每天不放新闻,净放些流行歌曲,还好意思说是喉舌。更过分的是,下个通知不分时间,有时是一大清早,有时是晚上八九点钟。村主任喝了酒后还常在大喇叭骂不听他话的人。我娘有严重的心脏病,怎么禁得住这般惊吓和嘈杂?跟书记和村主任说过好多次,就是不听,这次我娘心脏病犯了就跟这喇叭有很大干系,一气之下,我爬到树上把喇叭给剪了下来,扔后山水库里去了。”
  男人听完,若有所思地说:“我们也跟报案人说了,一个喇叭,多大的事啊,等我们先了解清楚情况再说。不过此事虽小,但也看出干群关系不是很好,有些村干部确实没把群众的事放心上。”
  郑旺赞同地说:“就是嘛。他们要是早把我说的事当回事,我也不至于去剪大喇叭。”
  男人点了点头:“说句公道话,村里确实过分了点,但你也不该去剪喇叭……这样,等你娘出院回去后,给村里重新买个大喇叭。我呢,等回去也跟村里说说,把喇叭换个地方,让村干部再下通知或广播什么的时候有个分寸。”
  郑旺佩服地朝男人伸出大拇指,说:“听你的,回家我就去办好这事。”接着又问了句,“等会你们要去哪里办案?我陪着你们一起去找人问问路吧。”
  男人说:“路我们自己找就行,你还得回去伺候老人,就不麻烦你了。”郑旺也没再客气,跟另外两人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见郑旺走远了,其中一个便衣跟男人说:“所长,就让他这么走了,咱这次不白来了,回去咋说?”
  男人摇摇头,说:“咋白来了呢?起码了解了情况,没有听信片面之词,盲目抓人。不然,我们还真认为他是畏罪潜逃到这儿的,其实人家是带老人来看病。咱做警察的,甭管大事小事,都得把正那个‘理’字,不能放走一个坏人,更不能冤枉一个好人!”
  (发稿编辑:刘雁君)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02期 | 标签: | 1,073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