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52期2018年第51期
2018年第50期2018年第49期
2018年第48期2018年第47期
2018年第46期2018年第45期
《读者》
2019年第11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意林》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读者·校园版》
2019年第11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今日文摘》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知音.上半月》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7年第09期
《读者欣赏》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军事文摘》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新青年》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意林.作文素材》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意林·少年版》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知音海外版》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意林绘阅读》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知音.下半月》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
  • te_bie_de_shi_tou

    特别的石头

  • fen_shou_de_li_you

    分手的理由

  • bei_yong

    备用

  • yi_ya_huan_ya-2

    以牙还牙

  • ce_shi_li

    测视力

  • wen_shen-5

    文身

  • ma_ma_de_dan_xin

    妈妈的担心

  • he_huo_ren

    合伙人

  • huo_xia

    活虾

  • hao_lao_ban

    好老板

  • jian_zhi

    兼职

  • duo_gong_neng

    多功能

  • shi_hua-2

    实话

  • shen_qi_de_ying_wu

    神奇的鹦鹉

  • nei_qing

    内情

  • bu_pa_si

    不怕死

  • bai_nian_you_li

    拜年有鲤

  • bao_jian_ren_sheng

    保健人生

  • bu_ju_yu_dian_jing

    布局与点睛

  • jin_guang_chuan_dong

    金光穿洞

  • wan_neng_de_lao_die

    万能的老爹

  • kai_suo_zi

    开锁子

  • jun_zi_bao_chou

    君子报仇

  • yu_shang_chi_huo

    遇上吃货

  • yi_xiang_tian_kai

    异想天开

  • you_xiao_de_tui_xiao_ji_liang

    有效的推销伎俩

  • shen_hui_fu-78

    神回复

  • zui_hou_yi_bi_sheng_yi

    最后一笔生意

  • e_de_jiu_shi_ni

    讹的就是你

  • yang_da_lang_duan_zhi

    杨大郎断指

  • xiu_shou_ji

    修手机

  • cai_xiao_ren

    踩小人

  • gong_niu_de_jiao_bu_yao_ju

    公牛的角,不要锯

  • dong_ri_qu_nuan

    冬日取暖

  • huai_mao_bing_zhong_de_xiao_shan_ju

    坏毛病中的小善举

  • zhi_ming_de_shou_dian

    致命的手电

  • huo_qi_dao_cao_ren

    祸起稻草人

  • qin_zi_jian_ding

    亲子鉴定

  • bian_guan_feng_yun

    边关风云

  • shao_sheng

    哨声

  • wu_zhang_chao_piao

    五张钞票

  • xiao_xin_wo_zou_ni

    小心我揍你

  • xin_ling_zhe_jiu_fei

    心灵折旧费

  • 10_gong_jin_de_ti_xu

    10公斤的体恤

  • xin_hun_di_yi_an

    新婚第一案

  • xia_qi_ding_shu_ying

    下棋定输赢

  • gen_zhe_duan_lian

    跟着锻炼

  • zhu_ding_dang_wang_hong

    注定当网红

  • te_bie_zhi_dao

    特别指导

  • da_ma_mai_cai

    大妈买菜

  • zuo_shou_xi

    坐首席

  • zui_niu_sa_ke_si

    最牛萨克斯

布局与点睛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抱璞子是国画泰斗,被聘为画院的客座教授,指导画院选拔出的优秀学生。其中有两个学生,柳飘然和贺知愚,是抱璞子老先生最喜欢的。柳飘然家境不错,基本功比较扎实,最擅长的就是布局。但是布局再好,如无灵气,就会留不住余韵。贺知愚家境一般,但是很有灵气,最擅长的就是点睛,寥寥数笔,就能让画作活起来。
  抱璞子常常感叹,要是这两人的优点合在一人身上,那就完美了。他经常把两人叫到家里,让他们一起钻研画技,取长补短。
  转眼几年过去。这一天,抱璞子老先生把两人叫到一起,说道:“眼看你们就要毕业了,不如一起作一幅画吧,也是一种雅趣。”他出了一道画题,叫做《黄鹂鸣翠柳》,由柳飘然布局,贺知愚点睛。老先生看着完成的画作,不住点头赞叹道:“实在是上乘之作,虽然出自两人之手,却也浑然天成。”老先生把这幅画收藏了起来,说等日后两人成名之后,再拿出来展示,必是一段佳话。

  又過了一段时间,画院照例举行毕业画作竞赛,邀请海内外知名的国画大师来当评委,评选出一幅冠军之作。获得冠军的学生,画院将以全额奖学金的形式,保送到海外继续深造。这可是一条金光大道,学成归国后,可直接被聘为画院里的教授。如果按照常规的路子,从助教、讲师、副教授,再到教授的职称,不知道得熬多少年。
  这条捷径,是画院所有学子梦寐以求的,所以竞争相当激烈。贺知愚也不例外,他参赛的这一幅画,是他几易其稿,潜心绘制的。在整个画院,最有可能夺魁的,就是柳飘然和贺知愚了。经过这几年的磨练,贺知愚的布局手法已提升了很多,虽然达不到柳飘然的水平,但也相差无几。如果不出什么意外,贺知愚认为自己定能夺冠。
  然而名次公布出来,冠军竟然是柳飘然。贺知愚心里不服,到展示区去看柳飘然的作品,却一下子愣在当场,竟然是那幅《黄鹂鸣翠柳》。这幅画是两人合作完成的,各展所长,夺冠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让贺知愚不解的是,这幅画不是被抱璞子老先生收藏了吗?怎么会署上柳飘然的名字参赛了呢?
  贺知愚转身去找抱璞子老先生,想问个究竟。可是等他到了老先生的家时,却被告知,老先生病了,不想见任何人,等过几天病好后,再打电话通知会面。
  出了抱璞子老先生的住宅大院,贺知愚的手机响了,是柳飘然,约他谈谈。贺知愚没好气地说:“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有什么好谈的?”柳飘然说:“难道你不想知道真相吗?过来吧。”贺知愚顿了顿,问道:“去哪里谈?”柳飘然说:“我家附近有一个澡堂子,一起去搓搓澡吧。”
  到了那家澡堂子,两人在池子里泡了一会,让搓澡工给舒舒服服地搓了一个澡。然后柳飘然挥挥手,让搓澡工出去,说两人要谈事情。
  搓澡工出去后,贺知愚就气愤地质问柳飘然,凭什么拿《黄鹂鸣翠柳》参赛。

  柳飘然说:“你知道我最拿手的就是布局,其实,我早就在布一个很大的局,这个布局的起笔,就是从画《黄鹂鸣翠柳》开始的。”
  柳飘然说,无论他怎么努力,点睛的技法就是达不到贺知愚的高度,也就是说,论绘画的综合水平,他比不上贺知愚。为了能得到出国深造的机会,柳飘然只得另辟蹊径。于是,他找到抱璞子老先生,合计了一出与贺知愚联手创作《黄鹂鸣翠柳》的戏,目的就是拿着这幅画参赛。
  贺知愚不相信地问道:“抱璞子老先生怎么可能和你同流合污?”
  柳飘然大笑几声,不无得意地说:“任何人,都有软肋。”
  抱璞子老先生的软肋就是欠着画院院长的人情。那是早年间,抱璞子年轻的时候,因为没有名气,穷困潦倒走投无路,画院院长在关键时刻拉了他一把,把他推荐到一位国画名家那里当了关门弟子。当院长找他说明来意的时候,抱璞子最初坚决不同意,可是后来架不住院长重提往事,抱璞子最终只得让步,答应下来,并且声明,这次违心之举,就算还了院长的举荐之情,以后再无瓜葛。
  院长之所以厚着脸皮来求抱璞子老先生,也是有软肋被柳飘然的父亲捏着。柳飘然的父亲,在一个重要部门里担任重要职务,不但画院属于他的分管范围,而且院长的儿子也在其属下从政。柳父找到院长,许诺事成之后,把院长的儿子提拔起来。为了儿子的前途,也为了自己的前途,院长只得答应下来。
  贺知愚得知真相,生气地问道:“你为什么要把真相告诉我,是在羞辱我吗?”
  柳飘然说:“不是,我是为了抱璞子老先生。”抱璞子觉得愧对贺知愚,才假称患病回避他。柳飘然找来贺知愚,告知真相,就是让贺知愚不要为这件事情再去找抱璞子质问,毕竟老先生还是要体面的。柳飘然说:“知愚,事情已成定局,无论你找谁,都改变不了。而且我已经打通各个关节,就算你到法院起诉,没有证人和证据,也是枉然。目前,最聪明的做法是,你保持沉默,不去追究这件事情,作为回报,院长会让你留校任教,并且我会给予你一笔不菲的补偿。”
  贺知愚冷笑着说:“你还真会布局。看来,除了认命,我还真没有办法。”
  柳飘然笑着说:“识时务者为俊杰,何况你也得到不少好处,也不亏啊。”

  贺知愚愤然站起来,穿衣离去。
  过了几天,柳飘然为了庆贺出国留学,在酒店里摆了三桌,宴请至亲好友,院长和抱璞子也在座,由柳父陪同。大家正在热热闹闹地喝着酒,想不到闯进几名纪委的人,拿出证件,出示了双规的文件,要求柳父和院长跟他们走一趟,协同调查。
  出了这样尴尬的事情,客人们作鸟兽散。抱璞子正准备离开,贺知愚走了进来,手里举着一支录音笔,嘴角挂着嘲讽的微笑,对柳飘然说道:“没想到吧,我破了你的局,只怕你的出国梦要破碎了!”
  柳飘然瞪着贺知愚,不解地问道:“就是为了防止你录音,我才选择在澡堂子里谈话,大家都赤条条的,录音笔是怎么来的?”
  贺知愚得意地说:“百密一疏。你想不到吧,那澡堂有一个搓澡工,是我父亲。”
  原来,那天接到柳飘然的电话后,贺知愚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想到父亲就在那个澡堂子里当搓澡工,灵机一动,就买了一支录音笔,让父亲进去搓澡,把录音笔夹在毛巾里带进去。父亲出去时,就把毛巾随手放在贺知愚的身边。
  说完,贺知愚转头对抱璞子说:“恩师,我这个点睛之法,是神来之笔吧!”
  (编辑:王琦)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0期 | 标签: | 556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