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te_shu_shou_duan

    特殊手段

  • gei_ba_ma_ti_jian

    给爸妈体检

  • zhuan_ji_cheng

    转继承

  • qing_qing_bai_bai

    清清白白

  • han_ma_ba_qian_sheng

    喊妈八千声

  • xiu_cai_gai_xing

    秀才改行

  • wei_bo_gu_shi-14

    微博故事

  • ai_kan_gu_shi_hui_de_nan_sheng

    爱看《故事会》的男生

  • ling_dao_xia_ji_ceng

    领导下基层

  • shui_zui_you_yong

    谁最有用

  • li_pa_le

    离怕了

  • xue_li_nan_ti

    学历难题

  • yan_ge_de_jia_jiao

    严格的家教

  • xi_jie_zhao_liang_gu_shi

    细节照亮故事

  • na_zhi_shi_mu_de

    哪只是母的

  • wei_nan_xiao_xue_sheng

    为难小学生

  • ba_gua_de_mei_mei

    八卦的妹妹

  • yi_dian_mei_bian

    一点没变

  • li_cai_gu_wen

    理财顾问

  • mei_ren_chu_lai

    没认出来

  • dao_mei_de_lao_ban

    倒霉的老板

  • huan_zi_shi

    换姿势

  • shi_zi_yu_yang

    狮子与羊

  • mai_qiu_pai

    买球拍

  • shui_geng_li_hai-2

    谁更厉害

  • xia_le_yan

    瞎了眼

  • jie_zhang

    结账

  • dao_shui_qu

    倒水去

  • man_cheng_jin_shi_yu_xiao_yao

    满城尽是于小妖

  • bian_se_de_ma_zha

    变色的蚂蚱

  • pin_zui_yu_lu

    贫嘴语录

  • xiao_li_xue_wen_da

    笑里学问大

  • lian_ai_jue_miao_bi_yu

    恋爱绝妙比喻

  • chu_ren_yi_liao_de_hui_da

    出人意料的回答

  • wai_li_yi_luo_kuang

    歪理一箩筐

  • nan_kao_de_jia_zhao

    难考的驾照

  • cai_fu_zhi_shou

    财富之手

  • bu_yi_zhi_cai-2

    不义之财

  • ying_xiong_de_yin_ji

    英雄的印记

  • wan_mei_mou_sha

    完美谋杀

  • xiu_cai_yang_zhu

    秀才养猪

  • qing_ming_shang_he_tu

    清明上河图

  • kao_rou_jing_hun

    烤肉惊魂

  • ben_qi_zhu_ti_shi_tou_de_gu_shi

    本期主题:石头的故事

  • fa_shi_xiao_pi

    法师削皮

  • si_fen_zhi_yi_zhi_shao_ji

    四分之一只烧鸡

  • zui_zhong_yao_de_ke_hu

    最重要的客户

  • zang_song_de_liang_yuan

    葬送的良缘

  • wu_tai

    舞台

  • shui_dong_le_wo_de_xiao_xiang_quan

    谁动了我的肖像权

  • a_p_de_zhuan_tou_bao_wei_zhan

    阿P的砖头保卫战

  • niu_wang_chuan_qi

    牛王传奇

  • xiong_di_bu_si

    兄弟不死

  • wo_he_gu_shi_hui_de_yuan

    我和《故事会》的缘

  • zhu_ti_pian_zi_gu_shi

    主题:骗子故事

  • can_ju

    残局

  • he_ni_shuo_jian_shi

    和你说件事

  • jia_xi

    加戏

  • bao_zhun_you_ren_zhui

    保准有人追

  • ji_de_suo_che

    记得锁车

  • tao_zhang

    讨账

残局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方少华年方二十,是宜城远近闻名的棋痴,他成天抱着古棋谱钻研,时间一长,竟打遍宜城无敌手。
  方少华父亲看在眼内却急在心内,一个大男人,成天下棋能有什么出息?父亲要方少华跟着自个经营茶叶店,谁知方少华已走火入魔,父亲的话根本听不进去,见了账簿就头疼。父亲只得叹口气,任他去了,好在下棋还不算歪门邪道。
  一向精明的父亲失算了。不知什么时候,宜城内刮起一股赌棋风,轻则几锭白银,重则倾家荡产。不幸的是,方少华也卷入其中,等父亲觉察到不妙,为时已晚。原来,赌家从外面重金请来绝顶高手暗中设局,先给方少华一些甜头,让他欲罢不能后再提高赌价。不谙世事的方少华哪有不上当的道理?没多久,方少华就欠下小山般的银子。
  父亲听闻消息,急火攻心,“哇”的一声口吐鲜血,两三天工夫人就不行了。临死前,他叫过方少华,挣扎着说:“儿子,我要走了,只是放心不下你。你日后怎么安身?我在省城有个朋友,他是开票号的,叫徐德阳,看在故人面子上,他会赏你一碗饭的……‘子不教父之过’,你沦落到今天这般地步,为父有责任。希望你千万不要再赌……”父亲说完就咽了气。此时方少华才深入骨髓地感受到父子情深,可已经迟了,父亲永远不会醒来了。
  父亲入土为安,方少华折卖了所有家产,七拼八凑总算还清赌债,这时已一文不名。方少华顿时恨从中来,都是赌棋害了自个!他咬牙举起视之如命的棋盘,“啪”的一声摔了个粉碎。
  好在父亲给自个指明了后路,方少华当即来到省城找到父亲说的票号。票号东家徐德阳见故人之子前来投靠自己,淡淡说道:“行,住下吧。你放心,个把闲人我还养得起,谁让你是我故人之子呢?”
  方少华一听,一张脸涨得像关公,恨不得地上有道缝钻进去。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一旦离开这里,手不能提四两,力没有半斤多,除了要饭,还能干什么?只恨以前不学无术,如今看人脸色……
  时间一天天过去,东家徐德阳眼内好像根本就没方少华这个人。票号内其他掌柜伙计才开始听说方少华是东家故人之子,倒也客气有加,可时间一长,发现东家不拿方少华当回事,又发现方少华屁用没有,也渐渐轻视起他来。方少华咬咬牙忍了,一有空便觍着脸跟伙计们学打算盘、做账。不想他一学就会,连老账房先生都对他赞赏有加,可东家就是不用他。
  其间方少华不止一次看到别人下棋,好多次看到东家也在钻研棋谱,他技痒难耐,恨不得过去较量两把,最后硬生生憋住了。
  这天一大早,一夜未归的东家从外面回来,一脸晦气。大伙见了暗暗咋舌,个个把脚步放轻了走路,生怕触怒他。方少华自然更是小心翼翼。忽然,东家大声叫道:“少华,过来一下。”
  方少华吃了一惊,不知会发生什么事,只是一步步捱过去。只见东家脸色铁青,缓缓说道:“少华,你来了有几个月了吧?你父亲虽说是我故人,可我白养了你几个月,也算够意思了。”
  方少华一惊,心说完了,东家这是要撵我了。正惶恐不安,东家又说了:“现在我遇到一件难事,你能帮我一下吗?不是什么大事,是你最感兴趣的事,就是下棋。昨夜我跟人赌了一夜棋,输了些银子,输赢倒是小事,可对手实在气人,赢了我银子还大肆卖嘴,笑我无能。少华,不瞒你说,那厮也是开票号的,是我最大的竞争对手。思来想去我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所以决定请你帮我,把我输掉的五万两银子再赢回来,灭灭他的嚣张气焰。”
  方少华一听,吓了一跳,双手直摇:“东家,我就是被这赌棋给害苦的,我今生今世也不会再赌……”
  东家一听不乐意了,把脸一板,说道:“少华,这话就不对了,我又不是让你天天赌,只是让你替我出口气,赢回五万两银子就撒手。少华,人可不能没有感恩之心!”
  东家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方少华再无退路,便无奈说道:“那行,东家,我试试,希望能帮上忙。”
  晚上,东家带方少华来到一处隐秘之地,那是一座装饰精美的庭院,一张红木棋桌边站着好多人。这些人个个衣冠楚楚,一看就知是城中头面人物,看样子是来观战的。
  棋战开始,东家票号上的竞争对手,也就是此刻方少华棋局上的对手,是瘦高个,脸长似马,十指修长灵敏,一双眼睛更是深不见底。方少华一见,心里就“咯噔”一下,这人一看绝对是个高手!
  双方施礼坐下,挺兵架炮飞马支仕,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无声无息地展开了。甫一交手,方少华就暗叫不妙,对方攻势绵绵不绝,一股无形之力一波接一波直压过来。
  十几步棋一下,方少华有些放心了,对手只是程咬金的三斧子,开头几招厉害,越往后越缺乏后劲。又是十几步棋过后,方少华胜了。
  接下来方少华又胜了两局,再看马脸,额上细汗都出来了。方少华面前的筹码已堆成了小山,心里暗算一下,东家那五万两银子铁定赢回来了。
  这时,马脸掏出手帕擦把汗,叫道:“英雄出少年,厉害。这样好了,咱下最后一局,这回咱痛快些,赌银十万两,一局定乾坤!”
  方少华一惊,还没答应,身后东家笑眯眯地开口了:“行,就十万两,一局定胜负!少华,我先声明,这局赢了算你的,输了算我的,我只为出口恶气,怎么样?”
  方少华见东家如此说了,当然不能驳他面子,擦擦汗低声说道:“那就下吧!”
  双方摆开阵势,刚一下,方少华心中暗叫不好,对手棋风大变!
  前几局,马脸都是一招一式的稳健打法,这回不同,一出手竟是玉石俱焚、鱼死网破的招数:强行兑子。见兵兑兵,见炮兑炮,甚至刀刀见血见车兑车!好在方少华曾经赌过棋,什么局面没见过?当下见招拆招、小心周旋。
  对方又强行兑了几子,方少华眼前一亮,差点乐出声来,原来双方无意中走成一副残局,叫“七星聚会”。方少华机缘巧合下曾得过一本古棋谱,其中就有这“七星聚会”,自个在这上面下过无数功夫,闭上眼也记得每一步。只要黑先下,百战百赢,而现在自个就是黑先!
  方少华当即拈起棋子下了起来,只两子,就知道赢定了,对手根本没打过这“七星聚会”的棋谱,乱走一通。
  这么说十万两银子就要到手了,自个的苦日子也算熬到头了,父亲,你还怪我玩物丧志,可我就要凭借下棋重振咱家门庭了……
  方少华正兴奋得不可抑制,转念间想到父亲临终前的话。可是,眼前整整十万两……方少华心内一时间翻江倒海,终于吐口气,抬头向马脸说道:“我说,咱这盘棋算和,好不好?”
  所有人一愣,东家更是急得喉咙都哑了,说:“少华,为什么?”
  方少华苦笑一声,说:“东家,你先前说过,只要我赢回你输的银子就行,现在任务完成了!”
  东家勃然大怒,戟指骂道:“你,你是烂泥巴糊不上墙!”
  方少华目光坚毅起来。而马脸扔了手中棋,说:“行,算和!”
  回到票号,方少华心想这回该背起包裹滚蛋了,谁知东家忽然大笑起来,说:“少华,明天起,你就到账房做学徒,好不好?”
  方少华又惊又喜,一时间心头涌起无数感慨,最终只挤出一句:“多谢东家,我一定好好干!”
  时光飞快,天资聪颖的方少华俨然已成了票号的一把好手,可心头一直有个疑问挥之不去:那天明明惹得东家大发雷霆,可转眼间态度又来了个大转弯,为什么?
  这天是东家六十大寿,方少华全权操持,忙内忙外指挥若定,把个偌大的生日寿宴操办得井井有条。不过有一点使得他颇为惊奇:那个棋局对手,马脸也来了,并且跟东家谈笑风生。他们不是生意场上的生死对头吗?
  客人散去后,东家笑吟吟地叫过方少华,说:“来来来,再跟我这位朋友下局棋。”
  方少华正发愣,已被东家拉入后院,远远看到石桌上早摆下棋局。待和马脸坐定,方少华一下子呆了,这是副残局,正是“七星聚会”。
  马脸拱手说:“小兄弟,请!”
  方少华执黑,他明白了,马脸对那夜的事一直耿耿于怀,行,那就给他个厉害瞧瞧,让他心服口服。
  于是方少华依照古棋谱上的定式走了起来,他胸有成竹,而对手落子明显杂乱无章。“七星聚会”已有上百年没人能改变结局了……
  可是,下了几手后方少华大惊失色:先前明明占优,一转眼竟落了下风,马脸的下法闻所未闻,招招剑出偏锋!在巧妙设局又兑了三子后,马脸不可思议地胜了!
  方少华一下子呆若木鸡,耳边听得东家悠悠说道:“少华,这位仁兄根本不是我生意场上的对手,而是一位才不世出的象棋高手,那晚只是让你而已。仁兄花了半辈子心血终于攻克‘七星聚会’,那夜如果你不知收敛,必将输得一干二净,我也将逐你出门。好在最后关头你悬崖勒马,克服了心魔,我这才放心留下你。少华,你父亲临终前曾让人送来一封信,信中嘱托我多历练你,尤其要渡过贪念这一关。唉,可怜天下父母心!”
  方少华至此如梦方醒,“扑通”一声重重跪下,叫一声“父亲”已泣不成声……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9期 | 标签: | 1,005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