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意林》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he_shi_wo_men_neng_gao_bie_pian_jian

    何时我们能告别偏见

  • nan_hai_he_she

    男孩和蛇

  • wei_shu_zhai-14

    微书摘

  • you_yi_pian_tian_ye

    有一片田野

  • wo_you_li_zi_ji_de_di_ba_da_zhou

    我游历自己的第八大洲

  • du_zhe_de_gong_neng

    读者的功能

  • zhi_ma_shi

    芝麻事

  • fu_mu_de_fu_you

    父母的富有

  • ren_li_che_fu

    人力车夫

  • tian_jing

    天井

  • lu_de_fen_zi

    卢德分子

  • luo_tuo_yu_ma

    骆驼与马

  • shuai_luo_de_zheng_zhao

    衰落的征兆

  • shi_hua

    实话

  • zhong_xin_kai_shi

    重新开始

  • gou_ge

    够格

  • li_shi_he_yi_zuo_chun_qiu

    “历史”何以作“春秋”

  • zuo_jia_de_zi_hua_xiang

    作家的自画像

  • xiao_shi_hou-2

    小时候

  • shou_la_shou

    手拉手

  • you_mo-7

    幽默

  • yan_lun-105

    言论

  • ji_zhong_ying_de_xing_cun_zhe

    集中营的幸存者

  • zang_hua

    脏话

  • liu_mei_de_yu_liu_ri_de

    留美的与留日的

  • shi_mao_xin_hao

    时髦信号

  • li_yue_se_zhi_wen

    李约瑟之问

  • bu_li_cai_de_ri_ben_ren

    不理财的日本人

  • xie_gei_bei_ju_xue_sheng_de_gong_kai_xin

    写给被拒学生的公开信

  • xue_se_de_yu_mao_xue_se_de_hu

    血色的羽毛,血色的湖

  • yi_qian_nian_yi_wei_zhe_shen_me

    一千年意味着什么

  • xian_zhuo_kan_jia_fa

    “掀桌”砍价法

  • dian_ti_guan_huai

    电梯“关怀”

  • mu_qin_de_hua

    母亲的话

  • jia_shu_li_de_ai_yu_pa

    家书里的爱与怕

  • mu_cao_yang_de_sheng_ming

    牧草样的生命

  • xin_de_gui_chao

    心的归巢

  • ying_xiong_mian_guan

    英雄面馆

  • jue_ding_ming_yun_de_shi_qing_zao_yi_fa_sheng

    决定命运的事情早已发生

  • liang_zhang_jiu_di_tu

    两张旧地图

  • nv_chu_zu_che_si_ji

    女出租车司机

  • xiang_chou_shi_yi_ge_jian_shi_qi

    乡愁是一个监视器

  • sha_gua_de_xiang_zi

    傻瓜的箱子

  • kong_ju_de_yi_yi

    恐惧的意义

  • bu_yao_dai_biao_zhi_yao_biao_da

    不要代表,只要表达

  • shui_shi_ni_da_shu

    谁是你大叔

  • chang_shou_zhi_xiang_bu_zai_shen_shan

    长寿之乡不在深山

  • xing_kong

    星空

  • mei_ren

    美人

  • wo_men_de_ying_xiong_wo_men_an_zang

    我们的英雄我们安葬

  • feng_liu_zhe_zhang_xian_liang

    风流者张贤亮

  • shi_tie

    诗帖

  • lv_nao_zi_li_de_shi_qing

    驴脑子里的事情

  • shuo_shu

    说书

  • huang_hun_gen_zhe_ta_yi_qi_jin_lai

    黄昏跟着他一起进来

  • ye_ye_de_gu_shi

    爷爷的故事

  • yi_ge_tang_chao_he_shang_de_shen_ye_shi_tang

    一个唐朝和尚的“深夜食堂”

  • tu_shu_guan_li_de_jiang_jun

    图书馆里的将军

  • cheng_li_xiang_xia

    城里乡下

  • gou_dai_dao_zhong

    狗带稻种

  • ba_shi_ba_ye_de_cha_zhai

    八十八夜的茶摘

  • ma_yi_yu_zha_meng

    蚂蚁与蚱蜢

长寿之乡不在深山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想要活得更久一点,是人之常情,所以“长寿之乡”的名头,当然是吸引人的。近來,相继有媒体报道了蜂拥至广西巴马的中老年人群体。因为这些“养生客”,交通不便的巴马每年能吸引近400万人次的游客,房价过万。各种以养生为名的生意或骗局,数不胜数。许多老人去巴马抢“长寿圣水”,希望喝了之后有病治病,没病健身。你心动了吗?
  先做一个选择题。以下哪个地方的人最长寿?A.上海;B.北京;C.香港;D.广西巴马。
  选D的同学得庆幸一下这不是高考题。根据相关统计数据,就预期寿命而言,上海82.75岁,北京81.35岁。而著名的长寿之乡广西巴马呢?76岁,与全国人均预期寿命持平。
  但以上都不是正确答案。以生活节奏快、工作压力大闻名的现代化都市香港,就最新的统计而言,已经打败了著名的长寿国度日本,以男性预期寿命81.2岁、女性预期寿命87.3岁,夺得全球人均预期寿命最长的桂冠。正确答案,选C。
  当然,也有同学可能会说,平均寿命这个事情,还是受很多因素影响的。巴马每10万人中就有29.35名百岁老人,还是很牛的。事实上,香港每10万人中的百岁老人有52.49名,比巴马高了79%。考虑到香港较早就建立起比较完整的人口档案,百岁老人数目是较为可靠的。而类似巴马山区这样的地方,长寿人士的档案大多无迹可考,人口普查的相关数据来源只能以入户访谈调查得出,可靠性上多少要减一点分。
  上海和北京的百岁老人数目,以总人口而言倒确实不算多。不过,考虑到两地的人口爆炸性增长及外来人口的大批涌入都是近30年的事情,倒也情有可原。
  据此看来,真要说长寿之乡的话,比起久负盛名的巴马,香港更实至名归一点。然而中老年养生的爱好者们,似乎不怎么热衷去香港探究长寿秘诀。问题就在于,香港人长寿、上海人长寿、北京人长寿这个事实一点儿也不可爱,这些城市太现代化了,没法包装成有神秘感的地方,很难炮制出让人信奉不疑、口耳相传的长寿秘方。也没有人相信搬到这些城市,或吃了这些城市的什么东西,可以治病或延长寿命。香港缺水,每年还要从广东东江引水,但没见有人把东江水包装成“长寿圣水”来兜售。
  大城市的人为什么更长寿?首先,长寿最重要的是营养。营养均衡充分,是人能够颐享天年的基本前提。这一点对预期寿命的提高贡献是最大的。其次,是卫生防疫。小时候能及时接种疫苗,有效预防疾病;能喝上清洁的自来水,享有清洁卫生的居住环境,养成有利于防疫的生活习惯,切断时疫的传播途径。这些对预期寿命的提高贡献也不小。最后,有更多更好的医疗资源。在大城市,生了大病后能得到及时合理的治疗。不过,这一点对预期寿命的提高反而是贡献最小的。看吧,长寿之道一点儿也不神秘,说到底是经济发展的一个自然结果。大城市是一国之内经济最发达的区域,其居民最为长寿,也在情理之中吧。
  (芊 芊摘自《南方周末》2017年6月15日,黎 青图)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7期 | 标签: | 149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