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40期2018年第39期
2018年第38期2018年第37期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读者》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意林》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 yu-le-zhi-si

    娱乐至死

  • hu-dong-15

    互动

  • ku-men-de-zi-ben

    苦闷的资本

  • niu-yue-ke-kan-shang-qu-hen-mei-ming-ren-ci-shan-de-zai-du-fan-rong

    《纽约客》: 看上去很美——名人慈善的再度繁荣

  • kai-fang-bei-ji-you-qi

    开放北极油气

  • liang-hui-shi-da-sheng-yin

    两会十大声音

  • guan-jian-shi-tv-app

    关键是TV App

  • tan-gong-zuo-yu-sheng-huo-de-ping-heng-out-le

    谈工作与生活的平衡OUT了?

  • di-pai

    底牌

  • man-hua-16

    漫画

  • yan-cang-li-run-de-xiao-mo-fa

    “掩藏”利润的小魔法

  • gui-zhen-tang-mei-guo-ban-ru-he-jie-ju

    归真堂美国版如何结局

  • xin-jie-meng-wei-he-wei-rao-ou-zhou

    新结盟为何围绕欧洲

  • la-fei-kan-kong-tou-zi-kan-duo

    拉菲看空,投资看多?

  • qi-e-di-guo-tui-qu-li-run-guang-huan

    企鹅帝国褪去利润光环

  • 3-15-wan-hui-dian-ming-bu-ke-pa

    “3.15”晚会点名不可怕?

  • wang-xing-jiang-ying-xiang-nba-xue-dian-shen-me

    王兴江应向NBA学点什么

  • wai-zi-dui-shou-yu-ben-tu-sheng-suan

    外资对手与本土胜算

  • she-jiao-mei-ti-dong-le-ying-xiao-na-yi-kuai

    社交媒体动了营销哪一块?

  • show-chang

    Show场

  • you-ku-tu-dou-gao-bie-wen-yi

    优酷土豆,告别“文艺”

  • xing-chen-ji-bian-zhi-si

    星晨急便之死

  • xiao-shi-de-pian-dai-zhe

    消失的骗贷者

  • jin-qiu-zhi-sheng

    “金球”制胜

  • ying-te-er-bu-zai-que-xi

    英特尔不再缺席

  • mini-hui-gui

    MINI回归

  • fen-shi-she-hua-you

    分食奢华游

  • ka-di-ya-kang-shuai-tui

    卡地亚抗衰退

  • pe-duan-liang

    PE断粮?

  • yi-shu-pin-xin-tuo-fu-hua-bei-hou

    艺术品信托:浮华背后

  • da-shu-ju-shi-dai-de-kong-bu-pian

    大数据时代的“恐怖片”

  • gu-ge-de-pian-men-sheng-yi

    谷歌的偏门生意

  • chen-ji-he-de-po-chan-qian-hou

    陈.吉诃德: “破产”前后

  • zai-niu-yue-xin-zang-jian-zhong-guo-ke-ting

    在纽约心脏,建中国客厅

  • quan-li-ke-yi-lian-xi-de-chan-wu

    权力,刻意练习的产物?

  • yin-cai-shi-zhu

    因材施“助”

  • da-ma-shi-ge-de-yi-nian

    大马士革的一年

  • 29-sui-zong-he-zheng

    “29岁综合症”

  • cha-shui-jian-13

    茶水间

  • da-lao-de-li-hun-jia-ma

    大佬的离婚价码

  • zhou-hong

    周鸿祎

陈.吉诃德: “破产”前后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陈平无法容忍自己被编排为一段新老板跑路故事的主人公,他露面了,在他一手创办的星晨急便公司破产传闻甚嚣尘上之际。
  回到北京后,位于望京的一家咖啡店,几乎成了他迎来送往的临时办公地点。3月13日晚7点,在与我们见面之前,陈平已经在咖啡馆里接待了数波人,有心急讨债的、有商谈合作的,有杯酒话人生的老下属、有合计献策的朋友,还有源源不断的媒体。
  一年前见陈平,是在星晨急便位于北京北五环外的总部,同样是春寒料峭时。办公室里有一块罗列中国B2C100强电商的小展板,插着三三两两小红旗。彼时星晨急便创立刚两年,却已经在着手它的第一次战略调整——从瞄准C2C电子商务的物流需求,转向服务B2C电子商务物流,当天,他用了两个多小时阐述要搭建全国性“落地配”网络的计划,口气中颇有些哥伦布发现市场新大陆的味道。
  同是心愿未竟,但陈平全无哥伦布的幸运。二次创业,他醉心研究电子商务物流模式,先后进入两块他本以来是新大陆的业务领域(C2C和B2C的物流需求),上岸之后,他方惊觉等待他的不是尚未开化的新族群、新大陆,而是基本已被瓜分的国度。不得已,他第二次转舵,计划耕耘社区快递业务。这一回,陈平不小心翻了船,被拔了旗——由于陈平私下并购鑫飞鸿,资金链吃紧的传闻祸及星晨急便,甚至引发了前文所述的破产恐慌。见陈平之前,他的秘书委婉表示,华北区已经停业,总部的办公室不方便去了。
  陈平倒是没有太多变化,一身休闲装扮,亮堂的大嗓门与一年前如出一辙,咖啡馆里的陈平乐呵呵的,并未因为外界纷纷扰扰的传闻而愁上眉头,倒好似刚打了个胜仗。
  他,总出人意料。
  知天命之惑
  旁人多不理解陈平的不按常理出牌,连他的二哥、泰康人寿公司董事长陈东升也捉摸不透这个自己从小看大的兄弟。
  已过知天命之年,52岁的陈平恍然领悟过去20年自己原来就像堂.吉诃德,辗转回到原点,才重新认识现实,有了一丝悔意。他也确实有些像!仔细听陈平回述他一手经营过的两家公司,不难发觉激情下的浪漫理想主义以及与年龄脱钩的率性。两次创业,经营过收入逾10亿元公司的他,在经营决策和过往的一些遭遇,甚至称得上匪夷所思。
  1989年,年过而立,陈平只身一人去了日本,此前,他过了十三载部队生活。三年过后,怀揣70万元积蓄,陈平回国创建宅急送,试图效法日本宅急便的商业模式。有趣的是,陈平早年在西安政治学院学习新闻学,毕业后,顺理成章成为部队的新闻干事,可他却说自己读书时就希冀日后成为企业家而非将军,在当了五年新闻干事后,陈平离开部队,去日本迈出其下海第一步。
  不过,直到20年后,陈平才意识到自己打小养成的急性子,是他步向青年时期理想的一大障碍。他不缺激情、梦想和敏锐度,却屡次在关键时刻意气用事,坚忍不足。2008年负气出走宅急送、2011年一意孤行以个人行为试图收购物流公司鑫飞鸿。如若沙盘重演,他说他会作出新选择。
  1993年,陈平与二哥陈东升分别出资25万元,注册宅急送公司,从事物流业务。创业之初,陈平应该没有预期宅急送可以在10年间成为中国物流行业最为知名的品牌之一,他甚至没有预见那会成为一门超过10亿元的生意。陈平做事乐观、自信、激进,但有时不太讲究节奏感和策略,他不喜欢“等到条件成熟了再去做一件事”,习惯边想边做边调整,“在前进中摸索,在摸索中前进”。如今,陈平觉得这是自己的弱点。
  摸着石头过河的思想引导陈平在2007年前后在宅急送内部发起变革,这场变革最终引发兄弟阋于墙。作为创始人,虽有不甘,陈平却选择在2008年10月一走了之,甚至连手上持有的宅急送股权随后都一并让出。该年,宅急送营业额达到13.8亿元。
  即便如今多有反思性格中的冒进冲动,回顾其在宅急送内部主导的业务转型受阻,陈平依然难掩激动,他时常会握起面前的玻璃杯,又重重放下,反复数次;话到关键时,他甚至忍不住站立了起来。
  2008年,顺丰公司营业额突破20亿元,超越宅急送,成为中国最大的民营物流快递公司;此外,申通物流和圆通物流及时抓住了新崛起的电子商务物流,正在不断接近宅急送。“五年前(指2003年),这几家公司都已经快倒闭了。你明白我的意思没有,我看到2008年它们起来了,它们是做电子商务起来的,做淘宝起来的,我觉得再不做电子商务,宅急送就完了。”危机感之下,2007年,陈平在宅急送内部发起“小件革命”,将业务一分为二:普货和快递。
  一旦有了想法,陈平就按耐不住要行动。他要求一个月内全面推行小件,难度可想而知。 公司上下除了陈平,似乎没有人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等了半个月,陈平看到没有动静,再也坐不住了。他跳上自己的奔驰车,带着秘书和司机,开始了2万多公里,为期1个月的路演。
  “路演”期间,陈平亲自演讲,向各地中层干部布置工作,他容易激动而大喊大叫,以致最后几站,喉咙肿痛、不能说话,只好让秘书代为宣讲。一个月的路演结束,陈平的“小件革命”终于开始推行。
  陈平的这番改革,等于拆分宅急送,将一家公司变为两家。在2008年10月之前,宅急送甚至已经形成两个经营团队,有两本账目和两个物流平台。他动了人们的奶酪,那些被他称为兄弟的人们,有血浓于水的情谊,有一起打拼的哥们义气,但并不理解他。就在此时,计划向宅急送注资2亿元的华平投资宣告放弃投资,改革者陈平第一次内外交困。
  陈平承认自己推进宅急送变革确实有些“猴急、猴急的”。在陈平启动小件改革之前,暂缓上市的宅急送正在引入华平投资,后者原计划带来两亿元投资。华平的资金尚未到账,陈平却已经开始大刀阔斧地分拆,激进勇猛地扩张。
  从事小件快递业务,必须要建立合理的中转站网络和一支庞大的落地配送队伍,这意味着一笔大投入。陈平向招商银行、浦发银行、北京商业银行和工商银行顺义分行分别贷款2000万元。没有抵押、没有担保,陈平以个人名誉贷款8000万元。谈起这段经历,陈平还引以为豪:“我就这么牛,那时候我是企业家。”
  其中的4000万元,陈平用于购置运输车辆,又花了约4000万元招聘快递员和建立新网络,这导致宅急送出现经营亏损。而过于激烈的转型变革和扩张,令宅急送有些难以消化,加之被挪动的奶酪所引发的内部不满情绪,陈平在自己一手创建的公司里逐渐成了“孤家寡人”。2008年的最后三个月,陈平游离于宅急送业务之外,开始“休息”。
  就在陈平“休息”的三个月间,陈平的两位哥哥主导宅急送业务,他们决定收缩战线,裁撤接近1800个营业网点,只存留大约1200个营业网点。1800个营业网点的办公设备运回北京,塞满了一个600平方米的仓库。全国网络的搭建,曾经花费陈平近两年时间,最终都成了存放在600平方米的仓库里的白费了的心思,陈平触景伤情,潸然泪下,转身离开,用他的话说,是“正式辞职离开宅急送”。
  2008年底至2009年初,没有知天命的豁然开朗,陈平内心充满不为人所理解的郁闷。三个月之后,陈平在2009年3月创建星晨急便,继续其未竟之事——小件快递,暂搁繁杂家事,醉心研究电子商务物流的业务模式。
  企业.理想.家
  
  星晨急便自诞生之日起,就是一个理想主义产物,陈平则是背后的那位企业理想家。
  作为日本宅急便的效仿者,在与车队、物流打交道15年后,陈平却言云模式物流、百姓包裹,这多少有些令人费解。
  宅急便是日本大和运输所建立的宅配服务品牌,借由各种交通工具的小区域经营及转运系统,经营户对户小包裹的收取与配送。大和运输是1919年成立的一家古老的物流公司,到了上个世纪70年代,在发现大宗货物运输业务缺乏增长性后,大和运输提出“小宗化”经营理念,瞄准日本国内日益兴起的快递需求,并开始改造和建设新的配送网络。世界性的物流快递巨头皆善于规划和铺设其经营与运输网络,亦都具备极为强大的后台信息系统,以便统筹规划川流不息的运输、配送队伍,以达到效率和效益最大化。
  陈平口中的云模式物流,瞄准了迅速崛起的电子商务物流需求。他的设想是将星晨急便建成一个“中枢系统”,一端聚拢分散的电子商务配送订单,另一端连接分散的区域快递服务能力,通过星晨急便的后台处理能力,完成供需对接。
  这是一个看似合理的逻辑,但它需要满足两个前提条件:1.汇聚需求;2.强大的后台处理能力,既包括仓库、车队、中转中心等物流设施配套,也包括可以管理客户和合作伙伴的信息平台。
  投资3000万元,在8个月时间内,陈平按照自己的理解和设计,快速铺设星晨急便的全国网络。他重新拥有了1700个营业所、1400名员工,100多辆班车和42个中转中心。此间,遇到阿里巴巴集团董事长马云,并在星晨急便创立8个月后将阿里巴巴集团发展为星晨急便的第二大股东,让陈平错以为需求不再是问题。
  2010年5月,当星晨急便修建的免费仓库备受冷落之时,陈平才意识到原来自己是错得离谱,一天能够产生800万单快递业务的淘宝,自然进化成了卖家加盟物流商的新物流生态系统,生态系统一旦形成,就连阿里巴巴都只能望而兴叹。(具体详见本期《星晨急便之死》)
  吊诡的是,“四通一达”快递公司与淘宝大卖家通过快递加盟模式,把持电子商务物流的现实,陈平和阿里巴巴,在此前竟是闻所未闻。陈平的解释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然而,商场如战场,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陈平不慎的,又岂止一着,私下并购鑫飞鸿最终赔上的除了2200万元的养老钱,还有他爱惜如羽的个人声誉。他的不慎,并非能力不足,往往是其心性所致。在这位部队出身的企业家身上,不乏个人英雄主义和孤胆之勇。不论在宅急送,还是星晨急便,陈平都有过一意孤行之举。一次是在华平投资未到账之际,向银行贷款8000万元开启宅急送转型大幕;一次是在董事会否决的情况下,以个人出资的方式,试图并购鑫飞鸿物流公司。
  他说自己的痛苦源于某种先知先验式的敏锐,所以他总是跑在最前,独享决策的快感与孤独。宅急送事件之后,他自言学会等待,学会慢下来,例如,在发现淘宝物流生态后,他一直等到董事会都理解了,才调整星晨急便的战略方向,一等就是快半年。只不过,最终他依然因为缺乏耐性,转而私下并购鑫飞鸿,倒在他不够警惕的风险之下。
  陈平如今淡然了许多,在那条“倒闭短信”传出后,股东阿里巴巴态度暧昧,合作伙伴鑫飞鸿“另嫁他人”,家族企业宅急送撇清关系……这些,陈平都没有愤怒,只不过留有一些无法言说的遗憾。
  时至今日,陈平坦言不会再用8元钱做10元钱的事,也不会给自己什么期限。曾经,每隔10年,陈平会送自己一个座右铭:30岁是成事在己,40岁是心静致远。如今年过半百,他说不会再去刻意追求什么了。路遥无为,他比堂.吉诃德更早回到现实中。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06期 | 标签: | 3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