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gong-gong-jiao-se-de-shi-fei

    公共角色的是非

  • cheng-long-de-yu-le-yi-yi

    成龙的娱乐意义

  • cheng-long-shang-biao-de-gong-fu-di-si-ni

    成龙商标的功夫迪斯尼

  • cheng-long-dian-ying-guan-hu-wo-li-xiang-zhong-de-shi-jie

    成龙:“电影关乎我理想中的世界”

  • zhuan-fang-cheng-long

    专访成龙

  • shen-wai-wu-yu-shen-nei-wu

    身外物与身内物

  • cai-lan-ta-shi-yi-ge-chao-ren

    蔡澜:他是一个超人

  • cheng-long-dian-ying-zhi-lu

    成龙电影之路

  • cheng-long-xing-xiang-bei-hou-de-tui-li

    成龙形象背后的“推力”

  • cheng-long-yu-ta-de-shou-cang

    成龙与他的收藏

  • cheng-long-yin-xiang

    成龙印象

  • fu-qing-ji-wei-bao-zha-an-shen-er-bu-jue-11-nian

    “福清纪委爆炸案”:审而不决11年

  • yi-wu-tao-bao-cun-qing-yan-liu-diao-cha

    义乌淘宝村青岩刘调查

  • li-ya-peng-wo-hen-qing-chu-zhe-yi-sheng-wo-yao-zuo-shen-me

    李亚鹏:我很清楚这一生我要做什么

  • chen-pen-bin-ji-xian-ma-la-song-yu-yong-gan-de-xin

    陈盆滨:极限马拉松与勇敢的心

  • yin-xing-li-cai-de-shi-zi-lu-kou

    银行理财的十字路口

  • cong-3-5-dao-11-4-de-ju-li

    从3.5%到11.4%的距离

  • zhuan-fang-wei-ruan-da-zhong-hua-qu-fu-zong-cai-jian-xiao-fei-qu-dao-shi-ye-bu-zong-jing-li-zhang-yong-li

    专访微软大中华区副总裁兼消费渠道事业部总经理张永利

  • bao-shi-jie-de-ben-pao

    保时捷的奔跑

  • wei-shi-ji-shi-nian-yu-di-ya-ji-ou-de-gao-duan-gong-lue

    威士忌十年与帝亚吉欧的高端攻略

  • yi-xie-hua-yi-xie-ren

    一些画,一些人

  • huo-zhe-de-si-chou

    活着的丝绸

  • niu-jin-xie-jian-shi

    牛津鞋简史

  • cang-yi-kuai-hao-biao

    藏一块好表

  • jiu-zhi-du-yu-da-ge-ming-de-dong-jian

    《旧制度与大革命》的洞见

  • yang-cong-bai-ke

    洋葱百科

  • zhua-tan-guan-jiang-fang-jia

    抓贪官,降房价?

  • niao-er-de-kou-ling

    鸟儿的口令

  • ruan-xin-ji

    软心记

  • you-shi-yi-ge-qi-zi-xing-che-de

    又是一个骑自行车的

  • zhong-guo-jun-shi-xian-dai-hua-you-dian-er-man

    中国军事现代化有点儿慢?

  • huan-qiu-yao-kan-su-lan-92

    环球要刊速览

  • du-zhe-lai-xin-128

    读者来信

  • xu-li-ya-zhan-zheng-zai-bi-jin

    叙利亚:战争在逼近?

  • ma-du-luo-cha-wei-si-de-jie-ban-ren

    马杜罗:查韦斯的接班人?

  • tian-xia-88

    天下

  • xiao-fei-li-cai-43

    消费·理财

  • hao-xiao-xi-huai-xiao-xi-89

    好消息·坏消息

  • sheng-yin-shu-zi-70

    声音·数字

  • qin-ai-de-a-la-ba

    亲爱的阿拉巴

  • le-gou-li-de-nan-ren

    乐购里的男人

  • yi-ge-ren-de-sheng-dan-jie-di-san-nian

    一个人的圣诞节第三年

  • hao-dong-xi-86

    好东西

  • wo-men-bian-cong-ming-le-ma

    我们变聪明了吗?

  • da-jia-dou-you-bing-56

    大家都有病

  • huai-yun-zhe-dian-shi

    怀孕这点事

成龙与他的收藏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十栋老宅子
  院子被分成两个区域,一边放着若干大小不同、造型各异的石墩子,成龙让人用木板做成10多个方形空间,将石墩大致分了类。另一边整齐地码放着数堆有年份的木头,每一堆就是一座精美的老房子,年头最长的有400多年的历史,短的也有200多年了。木头上用不同颜色的记号笔标明相对应的号码,这是为了日后搭建的方便。为防止木头日晒雨淋,成龙特意让工人搭建了雨阳棚,并用防水布包裹好。在石墩与木堆之间,有一个约3米长、1米宽的水池,成龙很神秘地让我猜它的用途。很难想象,“这个池子是专门为这些木头修建的,里面的水是特制的药水,所有木头都会用吊车把它们放到池子中浸泡,这样不仅可以杀死木头携带的虫子,还能有效防止腐坏。你看到这成山的木头,足以想见当时的工作量之巨,场面之壮观。这只是我的收藏中微乎其微的一部分”。成龙这样对我说。
  成龙领我又转到另一处,眼前的景象让人震撼。他很得意地说,“每个人看到的反应都和你一样”。这是老房子中最重要的部分——柱、梁与牛腿部分。柱是整个房屋的支撑,梁是搭在柱顶上的水平构件,一纵一横承托着整个屋顶的重量,因粗壮又称冬瓜梁。牛腿是衔接悬臂梁与挂梁的构件。眼前这对木构件是浙派风格。
  成龙说,这是最近才架起来的,它们摆在片场过道里有小10年之久,一个冬瓜梁就有一吨半重,为了弄这几根大柱子,找来了大型起吊机。
  “别看我什么东西都收藏,国内的,蛐蛐罐、清代妇女戴的手镯、服饰,国外的,杯子、碟子、调羹、勺子、手链手铐、锁,太多了什么都有,但我真正懂的只有木头。”成龙说话很直接,不带遮掩,他说,其中的渊源还得从认识蔡澜说起。蔡澜在嘉禾做监制,成龙常到他的办公室,蔡澜坐的是木头椅子,书桌上是黄花梨的笔筒、紫檀的镇纸、清代的水丞。成龙说,当时他除了爱买跑车、玩名表,就是工作。蔡澜对他说,你不能每天就是拍戏、聊剧本、剪片,你要找点别的嗜好,不然会心浮气躁。那玩什么呢?“他说这样子吧,我教你英文、收藏,还有学会怎么去看别人拍电影。不要老是看武打,你什么都要看,三级片你要看,四级片你也得看,什么烂片、好片你都要看。”
  除蔡澜之外,成龙说他还有一位好老师何冠昌先生(Leonard Ho,1925~1997),香港嘉禾电影公司创始人之一。成龙说:“何先生和蔡澜一样,也劝我搞点收藏,说能修身养性。”何冠昌让成龙先从小件玉器开始,和阗玉、青海玉、高古玉、子冈玉,告诉他一大堆理论后,成龙就按图索骥,没多时日就买了一堆,拿给何冠昌看。何冠昌看了说:“你这样不行呀,全部都是假的。”成龙说他扫兴而归,才发现,要想收藏好玉器,得学很多年,还不一定全弄明白,于是就放弃了。
  蔡澜给出了意见——小的难学,就玩大件的,收藏紫檀家具。他先教成龙什么是紫檀,怎么去看。“教我看大叶紫檀、小叶紫檀,看做工、看料,是非洲紫檀,还是越南、缅甸或是国内的。”成龙慢慢入了门,一发不可收拾。
  此时,成龙的父亲陈志平提出,年纪大了,想落叶归根,回内地居住,成龙开始托人在国内找四合院。“通过买古董,我才知道有四合院。去看的时候没有停车位,没有冷气,没有暖气,没有厕所,很糟糕,乱得不得了。那个时候,这种房子没人要。”成龙说他因为玩紫檀,知道了比较多的木材——楠木、樟木、黄花梨等等,加上为父亲找房子,开始对老房子有了兴趣。“很多四合院本身就是有年头的老房子,我买下的第一件东西是一条横梁,花了9000块钱。”成龙说,他看到这个房子的时候,木头基本烂完了。他问对方,牛腿、门当户对都去哪了?介绍人说,这些东西给人家偷的偷、拆的拆,就剩这一根横梁了。“他说这个好,‘二龙戏珠’,上面有雕龙,是王府的房子。可我是为了给老爸盖房子用,这一根梁不顶用呀。我说再找,又找来一栋,大概七八万元人民币。买完又来了一栋不错的,再接着买,就这样,从十几万元一直买到100多万元,总共买下了10栋老宅子。”
  成龙说,这种老房子现在根本就看不到了,前两年还有一栋,要价到了300多万元。房子体量很大,定金给了,刚要拆,政府来了,封了,说不准拆。又到第二个地方去,也看了一栋很好的,要拆的时候又封了。成龙说,他由此知道,没法再买了。不买之后,发现不是说买一个房子回来,把它建起来那么简单,这是一个巨大的工程。拆下的木头要全部洗干净,消毒,维修,保养。“这等于我洗头发洗湿了,你不做也不行了。”他于是在上海找到一家木器厂为他打理后续事,一干就是20多年,至今还有老房子在清理维修。“师傅今年都快60岁了,他跟我说,大哥,趁着我还能动,帮你把这些老房子修复了。”
  成龙打开电脑,让我看房子维修时以及前后对比的照片,上海工厂将修复完的房子用不同颜色的记号笔标明号码,第一栋用的都是蓝色的,第二栋用的是黄色的……柱子头尾又用不同的符号标记,这样重新装配的时候不会乱。白色的都是修补过的。“你看这些,我全部维修过了,都是买来老料去配的。你看里边的雕花,古时候做这么一个得花很多工夫啊。你看这横梁上的人物,做得特生动,这个是戏台,这是中庭。”“现在还没修完呢,只是弄了个大概,主要部件维修完了,到盖房子时还有很多细节要处理。上海那边处理完后,会搭建起来让我看,我确定后,再把它们拆了运回香港。”
  成龙的想法是,把这些老房子捐给社会,为香港这块文化薄弱之地注入丰富的元素。他说,想法虽好,可实施起来困难重重。“我以为回香港找块地很容易,当我找到地方了,想要盖的时候,一堆问题出来了。首先一定要有证明,不然就觉得是偷来的。国内有一个法律,文物不能出口,但我的这些东西是在法律颁布前就全部出来了,于是我再找文物局盖章,承认东西是合法的。我想先盖起一栋房子作模板,让政府看看,或许效果能不错,结果消防局的来了,说木头不符合防火标准,你得把所有木头劈开,中间加钢筋防火。在片场摆着的那根冬瓜梁被要求中间钻洞,插进钢管。地震局的来了,说你这房子不符合防震标准,要重新打结构。”成龙说,“你舍不舍得呀!400多年都没坏,我凭什么要盖个房子把它给破坏掉呢?我不盖了还不行吗?”就这样,一搁就是20多年。
  法租界里的路灯
  现在去上海博物馆能看到十几盏带有洋味的老式路灯,这是成龙1999年从美国买回来送给上海博物馆的。这些路灯在上世纪20年代曾经坐落在上海法租界霞飞路(今淮海中路)一带。
  成龙说,16年前,他在美国拍《尖峰时刻1》,一天开车到一个外景地,忽然间看到路边立着几盏路灯,造型特别,发出幽幽的灯光。这条路是经过片场的必经之道,来回总能看到。有一天收工早,成龙开车左拐右拐地找了进去,见院子里放着不少老石雕。“因为买老房子,常能看到石头构件,我再一看这是台湾人开的古董店,一问东西都很贵。”
  成龙说,台湾老板告诉他,别买这些,这都是从国内运来,放在这边卖老外,卖个新鲜的。成龙说他在古董店坐下喝茶、聊天,问起那几盏灯。“原来这些路灯是因为道路改造被拆,他们给买了过来。这些路灯见证了一段历史,成龙就说,他全都要了,就这样把17盏从上海运到美国的路灯,在维修、上漆后,重新运回了上海。
  几年前成龙想买一些紫檀的料存着,万一做个家具或者买了老家具需要修补的时候能用上。当时的价钱还没上来,20万元1吨,成龙说他拿了10吨。他给财务打电话让她汇钱,财务却死活不肯汇钱。“我问她为什么不打款?她说你还买木头干什么?我已经看见你买了一大堆木头放在仓库里了。对方等不来钱,三天后转手卖了。这种事多了。”
  成龙收藏没有功利性,随性买,随缘收。来到成龙家里,能看到他从各地买来的古董家具,18世纪带有洛可可风格的镜子、桌子,19世纪的欧洲沙发、紫檀食盒、水晶吊灯、中国的八仙瓷板挂屏……看得眼花缭乱。成龙把我喊到楼梯拐弯处,指着一幅画说:“你看看这个还行吗?”这是一幅徐悲鸿的奔马,具有代表性的盛年之作。
  “这里面也是有故事的。”成龙告诉我,那是90年代中后期,他到北京找杜琪峰,杜琪峰恰好在参加一个慈善晚宴。成龙去晚了,他怕引起注意,弯着腰到杜琪峰旁边坐下。刚开口说话就被周围人看到,他便举手招呼。没招呼完,就听台上说,谢谢成龙大哥50万元拍下徐悲鸿的这张“奔马图”,为我们慈善事业做出了贡献。就这样,他当场付完钱,把画带回了家,一直挂到现在。说完这个故事,成龙突然问我,如果现在加上他的签名和印章,是不是卖的价钱能更好些?“如果这样,下次做慈善,可以把这张画再捐出来。”
  今年10月29日成龙现身“丽质华堂——陈丽华女士捐赠珠宝及复制清代宫廷家具”拍卖专场,以115万元拍得一件紫檀嵌黄杨木千字文小四件柜。他希望用自己的行动呼吁广大藏家支持公益。拍卖当晚成龙说,这些年他一直在做各种公益事业,但公益是个没有尽头的事业,需要更多的力量加入进来支持。
  11月19日,成龙又出现在一家拍卖公司举行的“宾利欧陆飞驰专场”拍卖会,为之助拍,最终该拍品以690万元成交。这是宾利汽车与英国定制家具公司Linley合作的新车型。Linley家具创始人为英国女王的侄子林利(Linley)子爵,该型号Linley for Bentley是两个英国高端品牌的跨界之作,全球限量10辆,拍得的款项作为成龙慈善基金会的项目,将专门用于资助边远山区贫困校园添置计算机设备及冬装。对于慈善,成龙一定亲力亲为。
  《十二生肖》
  成龙在全世界拍戏、做宣传,每当不拍戏的时候,他就喜欢到各地的古董店逛逛,与店主聊天,或去看看博物馆,逛逛书店。成龙说,以前没玩这些东西的时候,出去就是喝花酒,瞎购物,现在发现自己的学识长进了,在买古董和聊古董的过程中,也给他拍电影带来了很多灵感。
  成龙说,拍《龙少爷》的时候,编剧里也有好收藏的,说起民国时大量古董散佚到国外,就用国宝来做题材吧。第二次是《醉拳》,也和国宝有关。
  今年他的第101部电影《十二生肖》的缘起是12年前,2000年4月30日香港佳士得拍卖会上出现的圆明园海晏堂景区12生肖喷泉中的牛首和猴首,当时分别以774万港元和818万港元成交。随后5月2日,苏富比拍卖会上,虎首出现,以1544万港元成交。拍卖那天成龙和保利集团的领导在台湾吃饭,他说:“那天吃饭全是这个话题,我听得很过瘾。后来话题就到我这边了,他们说,大哥,你拍了那么多的戏,其实应该就这拍一部。回去后,我就跟编剧讲起了这件事。这是一个跟了我多年的老编剧,他一听,这主意不错呀。我们拍戏就是这样,可能从一个话题、一个点讲到一个故事。就这样,开始了《十二生肖》的剧本创作。”
  成龙说他其实早有自己的想法——去全世界看博物馆,里面不单有很多中国文物,还有埃及、柬埔寨等国的。看多了后,会发现,可能在一家博物馆看到的埃及人像没有鼻子,另一家博物馆就能看到鼻子陈列在那里。成龙说:“现在提出世界一体化,文物是属于全世界人民的遗产。我心想讲得漂亮,那你把我们的东西还回来,把埃及的东西也还了,对不对?几个强国定的规矩战前的东西不再追究,那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再定个规矩,把拿走的东西还回来。我希望在这部电影里表达这个意思。”
  成龙说,将近12年,《十二生肖》的剧本一直在创作,每当听到或遇到一些与文物有关的故事,就会融入剧本中。他说:“后来又认识了马未都,还有其他一些专家,找他们学东西,让资料更丰富。在电影里你会发现,原来有这么多作假,比如瓷器、漆器,我会让剧本更饱满了才开始拍摄。”
  成龙的电影准备时间都很长,不会有固定的拍摄计划。可能突然有一件事情发生,或者有一个触动点触及他的时候,才会开拍。2007年香港苏富比拍卖马首,2009年法国佳士得伊夫·圣罗朗专场拍卖,兔首与鼠首曝光。成龙说:“我一看糟糕了,再不拍,都出来了怎么办。其实,戏里不单只是讲中国十二生肖,我把埃及的、印度的、柬埔寨的,能还的我全部还。”到现在关于文物的跨国归还,虽有推进,但依然还是难解决的国际问题。
  成龙说他为了让道具逼真,开拍前特意到保利博物馆,博物馆将三件兽首全部开箱,让他近距离观看。“我们拍了大量的照片,全部细节都有拍到,在制作的时候,完全按照一比一的比例。”为此,成龙说他找来有30多年经验的美术大师,从2009年开始,三年才出两套,到今年刚刚完成第四套。“我是做事很认真的人。”成龙说,“这比我想象中要难很多。我很清楚这十二生肖的兽首只是圆明园里的一处喷泉景观,但从文物价值上说,它们是圆明园的一个标志,所以对于中国人来说,是有情结在里面的。”
  归属
  国人对于属于自己的文物是有情感的,成龙亦然。他希望在有生之年把自己的收藏处理好,不会最终因物而累。10多年前,他向香港政府提出,希望将自己收藏的10栋老宅子捐出,并愿意将其他藏品都捐给社会,服务大众。可是香港地方小,没有足够空间展陈这些物品,光老宅子就得用去几千平方米地。成龙说他想过很多方法,包括四处觅地,请政府拨地,自己试行在花园搭建等,都因各部门的规例太多,无法成功。
  成龙说他跟特首喝咖啡,两位特首都叫他别拿走。“我跟他们说,我知道香港政府也很困难,你给我地会被人家骂,你不给我地也会给人家骂,将来我这些东西都搬走了也会给人家骂,你们让我别拿走,你们也不给我地方盖呀。”
  几年前,一次偶然机会他和新加坡政府达成共识,一周内,新加坡政府果断答复,拨出位于博览中心附近新建的第四所大学校园区,建立一个成龙古建筑群及电影道具收藏馆。成龙说:“我马上就送了4栋给他们,新加坡当宝贝,高兴得不行,说只要你那6栋再拿来,我们马上再给你一块地,马上盖。老宅的整个搭建都是他们负责运、盖、修,还有专门的团队做学术研究。新加坡政府认为,放在大学里面,能让世界各地的学生看到中国的传统文化。香港这边,我就是送房子给他们,都送不出去。”美国大都会博物馆、明尼苏达博物馆以及波士顿的皮珀斯博物馆都将中国明代的徽派建筑运到美国,在博物馆里按原样重建,让观众直观看到另一个文明下的人民在400年前的生活状态。
  好消息是,“成龙世界”今后可能落户北京,6套老宅子也将随之搬迁过来。在成龙看来,这是无奈之举,最需要这些传统文化的地方应该是香港。而上海政府已拨出苏州河畔长风区三个旧厂房,提供20亩地,免费设立“成龙电影资料馆”,明年4月将会竣工开幕。成龙将40年拍戏的道具、服装、父亲和家人的照片,以及他在好莱坞拍电影的相关资料等,一一放进去。“我现在每拍完一部戏,东西就运到上海,到时在那里可以看到《霹雳火》、《尖峰时刻》、《A计划》等电影的道具。”
  在成龙看来,很多人可以等,我不能等。我58岁了,我要把这些房子盖起来起码6年的时间,我多少岁了呢,60多岁了。这几年我可能没有意外吗?不知道,如果我忽然有意外,这些东西在那边房祖名是不会管的,他不懂也不喜欢,如果我不好好处理没有人敢动,将来就是摆在货仓那边,就是一堆废品。
  对于成龙来说,他一直在寻求他的藏品的归宿。他的藏品庞杂,体量又大,所以每每给自己造成烦恼。其实,电影在他心中一直是最重要、最喜欢的事情,没有什么比拍电影更重要的了。成龙说:“一拍电影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工作永远第一。电影的成功才让我拥有了一切,如果电影失败了我就什么都没有了,更别说收藏了。”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51期 | 标签: | 107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