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2018年第28期2018年第27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读者》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意林》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2018年第28期2018年第27期
2018年第26期2018年第25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jiu_shi_na_ge_meng_xiang-2

    就是那个梦想

  • qing_hua_nv_bo_shi_ji_jing_ling_shang_kai_gua_na_shi_jue_ma_ma_de_xin_ling_chun_yu

    清华女博士“寂静岭”上开挂,那是“倔妈妈”的心灵唇语

  • ai_xin_wai_mai_kai_qi_lai_hao_qian_ren_yin_shen_jiu_ni_wu_guan_feng_yue

    爱心外卖开起来,好前任隐身救你无关风月

  • zhu_xun_kang_ai_12_nian_wo_de_shang_kou_chang_chu_le_chi_bang

    朱迅抗癌12年:我的伤口长出了翅膀

  • che_huo_qi_nian_ji_wang_fu_wo_men_shi_chuan_yue_di_yu_de_zhan_shen_mu_nv

    车祸七年祭亡夫:我们是穿越地狱的“战神”母女

  • shu_zui_nv_lin_ju_jie_kai_bei_guo_zhen_xiang_feng_guo_yu_guo_en_qing_wei_guo

    赎罪女邻居揭开背锅真相:风过雨过恩情未过

  • qq_qun_an_zhan_yu_bo_zai_xu_de_qian_yuan_you_ge_yi_yu_ji_zi_xia

    QQ群暗战余波:再续的前缘有个抑郁继子(下)

  • cheng_shou_bu_le_de_qin_qing_bang_jia_jia_you_pian_xin_lao_mu_jie_fu_ji_pin_shang

    承受不了的亲情绑架:家有偏心老母“劫富济贫”(上)

  • zhi_chang_nv_jing_ying_yi_yu_tou_du_zhe_ge_er_tai_sheng_de_tai_wo_nang

    职场女精英抑郁投毒,这个二胎生得太窝囊

  • hao_men_wu_jian_dao_jie_jing_sheng_zi_de_xin_ji_nv_zhe_hui_wan_za_le

    豪门无间道?借精生子的心机女这回玩砸了

  • 19_lou_pao_xia_gao_zhong_nv_tong_xue_fu_er_dai_zhui_ai_zen_kan_yi_ju_zai_ju

    19楼抛下高中女同学:富二代追爱怎堪一拒再拒?

  • dao_bao_xiao_mao_zei_wa_chu_da_mi_mi_ting_yuan_shen_shen_liang_zhi_zai_chan_dou

    盗宝小蟊贼挖出大秘密,庭院深深良知在颤抖

  • ban_gong_shi_tou_du_qi_pa_shuo_bu_yun_tong_meng_you_ren_dan_fei_le

    办公室投毒奇葩说:不孕同盟有人单飞了

  • 14_sui_shao_nian_tong_shi_gao_wan_bei_hou_na_shi_hu_jia_shao_nv_de_ku_xin_yu_feng_kuang

    14岁少年痛失睾丸背后,那是护家少女的苦心与疯狂

  • yi_zhuang_sha_ren_an_de_wu_long_jie_ju_tao_wang_gui_lai_dian_dao_dian

    一桩杀人案的乌龙结局:逃亡归来颠倒颠

  • bei_tai_zhang_fu_zhuan_zheng_da_ba_shan_shen_chu_de_ai_yu_zui

    备胎丈夫“转正”:大巴山深处的爱与罪

  • yao_ming_de_qi_pao_xian_fu_mei_pin_tuan_pei_du_ling_luan_le_liang_ge_jia

    要命的起跑线!赴美拼团陪读凌乱了两个家

  • jin_ji_nue_yong_32_wan_gou_fang_kuan_liang_ren_nv_you_kou_wen_shi_pian_huan_shi_ai

    紧急挪用32万购房款,两任女友叩问是骗还是爱?

  • zuo_nv_yu_shang_cheng_xu_yuan_yun_duan_zhi_lian_zhong_hui_yan_huo_ren_jian

    作女遇上“程序猿”:云端之恋重回烟火人间

  • shan_liang_de_ren_men_bu_yao_zai_gei_mo_huan_jing_men_fan_zui_de_ji_hui

    善良的人们,不要再给莫焕晶们犯罪的机会

承受不了的亲情绑架:家有偏心老母“劫富济贫”(上)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随着二胎的普及,越来越多的家庭拥有了两个孩子。然而,随着孩子一天天长大,他们之间的差异也渐渐凸显出来。俗话说,手心手背都是肉,作为父母真的能一碗水端平,把自己的关爱、陪伴、时间、资源等等完全平均分给两个孩子吗?答案显然是不能,毕竟十个指头有长短,只要是人就难免会有私心,亲生父母也不例外。徐丹就有一对这样偏心到极致的父母,从小到大,她眼里的父母把所有的爱和最好的都给了脑瘫妹妹。对于这样的父母,她无能为力,甚至想和家里断绝关系。可突然有一天,一向健康的她突然病倒了,她的父母又该如何选择呢?

妹妹高烧成脑瘫,姐姐的天空暗无天日


  2017年9月,辽宁省大连市中心医院的一处病房里,一位花白头发的老妇望着病床上沉睡的女儿,默默流着眼泪。她一边握着女儿的手,一边喃喃自语:“是妈偏心,让你受委屈了,是妈对不起你……”她一直重复着这样的话语,任谁劝也不肯离开。此情此景让人心生疑虑,这对母女之间究竟怎么了?
  病床上的女儿名叫徐丹,1983年8月出生在辽宁省大连市瓦房店市的农村。他们家虽然条件一般,但她跟大多数孩子一样,有爹疼有妈爱。可5岁那年,妹妹徐铎降临,父母的重心一下从她身上转移到了那个小小的婴儿身上。
  妹妹8个月的时候,突然发起了高烧,父母想着小孩子有个头疼脑热是很正常的事,加上那时农忙,也就没太在意。三天后,妹妹仍旧高烧不退,母亲徐淑玲就去村诊所拿了点退烧药喂给她吃,不曾想,烧不仅没退,孩子还开始口吐白沫,全身抽搐。徐淑玲夫妻慌了神,赶紧把徐铎送到了瓦房店市医院。但因为拖延的时间太长,医生说徐铎的脑细胞已经遭到损害,即使高烧退了,以后也是脑瘫。
  医生的诊断,让徐丹的父母自责不已,看着小小的女儿,他们泪如雨下。特别是母亲徐淑玲更是懊恼得要死,她不停地捶打自己,扇自己耳光,一个有育儿经验的母亲,怎么能眼睁睁地让孩子变成脑瘫?孩子今后的人生可怎么办啊?徐淑玲万念俱灰,恨不得用自己的性命来换女儿的健康。可是,无论她再怎么忏悔,都已于事无补。
  自从妹妹徐铎被确诊为脑瘫后,姐姐徐丹的天空也陡然灰暗了。以前每天回家都会陪她玩耍的爸爸变得沉默寡言,睡觉前爱给她讲故事的妈妈也不再理她,每天抱着妹妹以泪洗面。他们再无心对她嘘寒问暖,每天忙着四处打听哪里的医院能治疗脑瘫,一旦打听出来,就会毫不迟疑地带着妹妹去治病,而不到6岁的徐丹则被托付给邻居照顾。
  徐丹记得父母第一次要带妹妹出门治病时,她很害怕爸爸妈妈就这样带着妹妹不回来了。临走前一晚,她不敢睡着,死死地抱着妈妈不放手。妈妈眼眶红了,紧紧地搂着她说:“丹丹最懂事了,你看妹妹多可怜,再不去治疗就好不了了。”第二天,不管徐丹如何哭闹,都不能阻止父母抱着妹妹“狠心”地离开。
  这样周而复始,一次次怀着希望前去治病,一次次又失望归来。短短几年下来,不仅家底被掏光了,还欠下了几十万的债务,而妹妹的病却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不仅如此,在徐丹眼里,以前恩爱和睦的父母也变得爭吵不断,甚至当着两个女儿的面大打出手。
  懂事的徐丹为了减少父母的压力,还没有灶台高的她,就踩着小板凳学做饭。她永远记得,当她第一次将自己做的饭菜端上桌时,母亲惊呆了,眼泪瞬间涌出了眼眶。她用力地亲吻着徐丹小脸,动情地说:“我们家丹丹真是能干,以后能照顾妹妹了。”母亲久违的亲吻,让徐丹万分高兴,要知道,自从有了妹妹后,母亲已经很久没有拥抱自己了。可自从徐丹变得越来越能干后,母亲说得最多的话就是:“你看妹妹多可怜啊,你是姐姐,必须照顾她。”久而久之,这句话也成了徐丹的魔咒,仿佛她活着的意义就是为了照顾妹妹。
  在徐丹家里还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家里有限的零食、糖果、营养品等,都是留给徐铎的,谁都不能吃。父母甚至怕徐丹偷吃,还特意把这些东西锁在自己房间的柜子里。可徐丹毕竟也只是个孩子,也有嘴馋的时候。
  有一次,她给妹妹冲牛奶时,闻着牛奶的香气,实在忍不住偷偷地喝了一口,不想被妈妈看见,前一刻还对妹妹温柔微笑的妈妈顿时对徐丹河东狮吼起来。徐丹委屈极了,哭着叫嚷:“我也是你们的女儿,怎么就不能喝了?”说完,故意当着母亲的面把一瓶牛奶全喝光了。母亲呆住了,竟没有再骂徐丹。
  由于父母的偏心,幼小的徐丹十分憎恶这个多出来的妹妹,她常常想,如果不是她,父母怎么会如此不待见自己;如果不是她,父母的关爱和家里的好东西都会是自己的,可为什么偏偏多了一个她。趁没人的时候,徐丹总是对妹妹爱理不理,甚至到了嫌弃的地步。可当村里的小伙伴们都笑话徐铎像条狗一样爬着走时,徐丹还是很生气。
  虽然她不喜欢这个妹妹,但也不能让别人这样侮辱她。有一次,当小伙伴再次当着徐丹的面嘲笑妹妹像条狗时,徐丹和他们狠狠地打了一架。可回到家,不问青红皂白的母亲一边给徐铎喂饭,一边将徐丹骂了个狗血淋头:“你一个女孩子打什么架?我告诉你,把别人打伤了,我们家可没钱赔。”此时,徐丹手上流着血,母亲却视而不见,她的眼光一直在妹妹身上。
  常年的差别对待,让徐丹产生怀疑:自己究竟是不是父母亲生的?也许真的如村里邻居开玩笑时说的那样,自己是他们捡来的孩子,妹妹才是他们的亲生骨肉。
  1992年,徐淑玲听说沈阳有个中医治疗脑瘫很有办法,她不顾丈夫的反对,一意孤行带着4岁的徐铎奔赴沈阳。两个月后,徐淑玲带着徐铎回来了,令徐丹震惊的是,被诊断此生不能走路的妹妹,不仅站起来了,还能含糊不清地叫自己姐姐了。
  那一刻,徐丹有种莫名的激动。她当即牵着妹妹手,在村里来回转了几圈,她想要让全村的人知道,自己的妹妹不再是他们口中的狗了。
  可是,自从妹妹可以走路后,父母似乎也松了一口气,开始忙着赚钱还债了。农忙时,徐丹还要到果园帮爸爸喷洒农药。一次,她不小心将农药喷到眼睛里,疼得哇哇大哭。送到诊所后,医生赶紧给她清洗眼睛,并感叹,要是再晚来会儿,眼睛就瞎了。可回到家里,母亲知道后只是淡淡地说了句:没事就好。第二天,她仍让徐丹接着去喷农药。邻居看不过去,就劝母亲不要太偏心,可母亲却大声说:“家里太穷了,老二还得治病,老大就得有老大的样子。”听着母亲的话,徐丹的心里在滴血。她愤愤地想:难道老大就该死吗?老大就有义务照顾生病的妹妹吗?早知道这样,还不如生病的是自己呢!
  

含泪辍学打工,姐姐的人生也要献给妹妹?


  从徐丹上学起,父母就规定她每天放学要立马回家照看妹妹。可徐丹毕竟只是个孩子,难免有疏忽。一次,趁姐姐没注意,徐铎拿起爸爸的剃须刀模仿爸爸刮胡子的样子,往自己脸上刮,结果把嘴巴拉出一道血口子,鲜血淋漓。徐丹吓坏了,忙用酒精棉球给妹妹擦拭伤口。
  可母亲回家一看到徐铎受伤,当即呵斥道:“你连妹妹都看不好,还能干什么?”徐丹委屈得大哭,反驳道:“我已经尽力了,难道我是这个家的佣人吗?”说完,跑到河边,独自哭泣。晚上,她听到母亲四处呼喊自己的名字,可她却故意躲在草丛里,不答应。直到听到母亲的哭喊声传来,她才应了声。母亲找到她,一把抱住,狠狠地拍着她的背说:“你跑哪儿去了,吓死妈了。妹妹已经这样了,你可不能再出什么事啊!”徐丹委屈地在母亲的怀里哭得稀里哗啦。那一天,母亲破天荒地花了9毛钱,给她买了一根向往已久的火腿肠。
  不管父母怎么偏爱妹妹,徐丹都能容忍。可最让她忍受不了的是,父母一忙起来,就要她带着妹妹上学放学。为此,引来了许多的嘲笑,大家都笑话她们姐妹是大傻子带着小傻子。徐丹很生气,对父母说:“我才不愿带着她丢人现眼……”哪知话没说完,父亲就一个耳光甩过来,恶狠狠道:“她是你妹妹,你的亲妹妹,你再敢这样说,信不信我打死你?”说完,继续要打,最后,还是母亲用身体护住了她。
  父亲的强硬让徐丹无力反抗,只能继续带着这个傻妹妹上学。为此,她从心里也更加厌恶傻子一样的妹妹。哪知,一天放学后,几个调皮的同学又一次拦住了徐丹姐妹,他们威胁徐丹姐妹,想要过去,就必须从他们裤裆下钻过去。徐丹势单力薄,气得大哭。这时,徐铎却颤颤巍巍地跑过来拉着她的手,含糊不清地说:“姐,别哭,我钻。”那一刻,徐丹看着挂着鼻涕的妹妹,心里仿佛被一个尖锐的东西深深刺了一下。也是从那一刻起,她再也不嫌弃这个脑瘫的妹妹了。
  从小,徐丹就特别努力地学习,她知道要想改变自己的命运只能靠知识。所以从小学到初中,她的成绩都是名列前茅。当邻居都羡慕徐淑玲夫妻有个既懂事又争气的孩子时,徐淑玲总是叹气说:“成绩有什么用?能挣钱养家才行。”为此,徐丹总是在心里发誓:我将来一定要考上大学,挣大钱给你们瞧瞧!因此,读大学一直是徐丹的梦想。
  1999年9月,徐丹顺利地考上了当地的一所重点高中,拿到通知书的那刻,她欣喜若狂。因为父母曾许诺她,只要她能考上,砸锅卖铁也要供她上学。可当她把这好消息告诉父母时,父母的脸上没有出现她期盼的神色。父亲愁眉苦脸道:“饭都要吃不上了,上什么学啊?”说完坐在门口抽起了烟。徐丹转头望向母亲,徐淑玲也唉声叹气地说:“家里确实没钱了,你要想读书自己去借吧!”
  母亲的话让徐丹心寒如水,父母如此出尔反尔,令她几乎绝望。然而,渴望读书的她顾不上跟父母争辩,第二天就急匆匆地踏上了借钱的征程。可一天下来,她水没喝一口,饭也没吃上一顿,所有的亲戚家走遍了也没有借到一分钱。晚上,伤心欲绝的徐丹躺在床上默默地流着眼泪,却听到母亲的声音:“不是我不想去借,为老二治病,先借的那些钱都没还上,怎么好意思再去借?想着让丹丹自己去,也许还有一线希望。哪知,唉……”“还是怪我无能啊,要是能多赚点钱,也不至于亏待孩子!”徐丹知道,这是父亲的声音。
  那晚,徐丹明白,家里太困难了,自己的大学梦也戛然而止了。第二天,她当着父母的面撕掉了录取通知书。然而,父母除了沉默还是沉默,竟没有一句安慰她的话。最后,还是母亲硬着声音道:“不读书也好,可以早点打工赚钱。”望着母亲躲闪的眼神,徐丹几乎咬碎自己的牙齿,冰冷地说道:“放心吧,我就算死也会赚钱养家的,不让你们白养我!”说完,她转身决然离开。只是她没看到,在她转身的那刻,母亲的眼泪已经夺眶而出。
  几天后,徐丹经同村姐妹介绍进了一家塑料厂,每月能拿到600元工资。在工厂里,她是上班最早,下班最晚的女工。因为,她要努力赚取那微薄的加班费。然而工作不久,塑料厂的毒气让她俊秀的脸上长满痘痘,可她不舍得拿钱去治,只买最便宜的红霉素软膏随便擦擦。每次发工资,工厂的女工们都会邀约一起去买衣服,而徐丹从不参与。可当她将辛苦赚来的钱交给父母时,父母从来没有说过一句感谢,仿佛她做这一切都是天经地义的。由于长期满负荷劳作加上营养不良,徐丹终于在一次加班时晕倒在机器旁。幸亏工友及时发现,将她拉开,不然她的胳膊就被卷进机器里。事后,徐丹满腹委屈地告诉妈妈时,妈妈却波澜不惊地说:“都这么大人了,做事小心点。”妈妈冰冷的话如一把尖刀,刺得徐丹体无完肤。
  从小到大,虽然父母把大部分的爱和关怀都给了妹妹,但徐丹并不真正痛恨他们。因为她明白,与妹妹相比,她幸运太多,至少她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她总是安慰自己,父母之所以爱妹妹多些,是出于愧疚和自责。可她接受不了的是,父母甚至把她的婚姻也作为了自己赎罪的筹码。
  转眼,徐丹到了谈恋爱的年龄,父母似乎并不关心她喜欢什么样的男人,而是叮嘱她:“谈恋爱可以,但一定要找个愿意而且能照顾徐铎的。”他们的千叮咛万嘱咐,讓徐丹也觉得此生,妹妹就是自己不可推卸的担子。
  很快,徐丹有了第一个男友张峰。张峰是徐丹工厂领导的独生子,家境优越,人也帅气。但当张峰的母亲知道徐丹的家境后,就千方百计阻止儿子跟徐丹谈恋爱。徐丹很痛苦,幸亏张峰坚持,极力说服父母,好不容易才让父母点头答应。可就在他们谈婚论嫁时,张峰的父母提出了要求:结婚可以,但婚礼现场,徐铎最好不要出席。
  徐淑玲知道后暴跳如雷:“他既然这么嫌弃你妹妹,将来有一天说不定就会嫌弃你,这种男人不嫁也罢。”最后,在父母的威逼利诱下,徐丹和张峰黯然分手。
  肩负照顾脑瘫妹妹重担的徐丹究竟找到意中人没?而徐丹的父母,在女儿的情感婚姻中又起到了什么作用?他们又如何平衡两个差异如此之大的孩子呢?欲知详情,请阅读《知音》2018年8月下半月第23期。
  编辑/吕晓娜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08期 | 标签: | 4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