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shu_xi_de_mo_sheng_ren

    熟悉的陌生人

  • za_chang_zi_deng

    砸场子等

  • wo_yao_zhuan_xue

    我要转学

  • jin_chan

    金蝉

  • chu_zi_jiu_ren

    厨子救人

  • hui_duan_zi-15

    诙段子

  • shi_zong_de_ba_hen

    失踪的疤痕

  • bao_fu-3

    报复

  • tui_bu_hui_de_yi_fu

    退不回的衣服

  • tong_shu_shang_de_da_dong_gua

    桐树上的大冬瓜

  • jie_yan

    戒烟

  • yi_bi_shan_kuan

    一笔善款

  • bi_xu_wan_cheng_de_shi_ming

    必须完成的使命

  • zhao_ge_jie_ba_zuo_shi_ye

    找个结巴做师爷

  • yi_sheng_zhi_zuo_yi_jian_shi-2

    一生只做一件事

  • liu_lang_han_de_san_ying_bang

    流浪汉的三英镑

  • sa_huang_bi_shuo_shi_hua_fei_li

    撒谎比说实话费力

  • xian_jiu_ren_huan_shi_xian_bao_hu_xian_chang

    先救人还是先保护现场

  • yi_zhi_tong_ling_dang

    一只铜铃铛

  • ben_qi_hua_ti_jing_guai_de_gu_shi

    本期话题:精怪的故事

  • pang_zi_ye_you_chun_tian

    胖子也有春天

  • qian_li_yin_yuan_gu_shi_qian

    千里姻缘“故事”牵

  • wei_bo_gu_shi-15

    微博故事

  • fang_shang_de_shen_ying

    房上的身影

  • da_shu_bu_jian_wai

    大叔不见外

  • qia_si_ta

    掐死他

  • wu_ye_jing_hun-2

    午夜惊魂

  • jiang_huan_shi_lao_de_la

    姜还是老的辣

  • yi_ding_yao_gen_zhe_ni

    一定要跟着你

厨子救人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换娃儿
  民国年间,皇城坝有个娃儿叫罗荣,拜正兴园的主厨为师,他个子不高,炒菜时要在灶边垫个凳子,人却很机灵,大家都喊他罗矮子。行里头有个规矩,学徒满师后要摆谢师酒,不摆就不能叫出师。罗荣是个孤儿,没得钱办酒席,所以过了五年都出不了师。
  川大有个李教授喜欢美食,晓得这桩事情之后,为罗荣出钱摆了谢师酒。这罗荣感激李教授,背着铺盖就来到了川大,要给李教授做一辈子的菜。李教授不答应,罗荣却是个犟脑壳,李教授走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李教授没得法子,只好答应了。就这样,罗荣成了李教授的私家厨子,踏踏实实伺候他一家三口。
  半年后的一天,罗荣去师傅那儿串门子,很晚才回来。进门后发现李教授两口子在房子里打转转儿,就问出啥子事了,李教授回答说:“娃儿放学后,一直没得回来。”
  罗荣吃了一惊:“找了没得啊?”李教授说找了一下午,连娃儿的影子都没得见,只好去警局报了案,到现在还是没一点消息。罗荣劝李教授两口子不要着急,应该没得事。
  一直到了第二天,娃儿还是没得音讯。就在李教授急得百爪挠心时,有个小娃儿拿着一封信进来,说是给他的。李教授急忙拆开,一看,一屁股瘫坐在了椅子上:“完了,娃儿被棒客绑票了!”
  罗荣十分惊讶,忙拿过信看,上面写着:三天之内,拿五百大洋来赎娃儿,不然就撕票。下面还用麻将九饼拓了个红戳戳,正是青城山棒客头头麻九哥的标记,皇城坝上的人都晓得。
  李夫人嚎哭起来:“这么多大洋,叫我们上哪里去凑啊?!”李教授劝她说:“哭有啥子用,眼下最要紧的,是赶紧想法子凑钱!”夫人止了哭,赶紧和他出门分头去借钱。
  罗荣也跑到师傅那里,把事情一说,想借点钱,却被师傅奚落了一顿,说他咸吃萝卜淡操心。罗荣只好灰溜溜地回来了。
  到了第三天,两口子借的钱,再加上夫人变卖首饰的钱,勉强凑了三百大洋,还差两百,愁得李教授是茶饭不思。
  罗荣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鼓足勇气对李教授说:“我去找一下这个棒客麻九,听说他老家也是广汉的,我多说说好话,求他把娃儿放了。”
  李教授听后,苦笑着摇头说:“要是有你想的这样好,他麻九就不当棒客喽。”
  可罗荣却不这样认为:“我去试一下嘛!不试谁都不晓得,试下不就知道了。”
  李教授晓得罗荣是好意,就是不答应:“这不是耍着玩的事,搞不好连你也被搭进去,划不来!”没想到,罗荣的犟毛病上来了:“你放心嘛,我心里有数。”
  李教授追问:“啥子数?”罗荣回答说:“我听说麻九是个吃货,经常来皇城坝下馆子。再说今天是最后一天,要是再不出面,事情就麻烦喽。我先去见麻九,他要是不答应,我再把大洋拿出来,求他宽限几天,等凑够了再送去,说不定就会答应放娃儿的。”
  李教授只好答应试一下。当天下午,罗荣就背着大洋去赎人了。李教授心里是七上八下,那麻九会不会答应?
  幺蛾子
  罗荣到了棒客指定的青城山脚下,耍了个心眼,把大洋藏了起来。等到傍黑时来了两个棒客,接上头以后,拿出块黑布,蒙住罗荣的眼睛,带着他左拐右绕,来到了一个山坳坳里。
  取下黑布后,罗荣发现在一间房子里,点着几盏麻油灯,凳子上坐着一个人,正是麻九。他打量了罗荣几眼:“大洋带来没得?”
  罗荣摇了摇头。麻九一下子火了:“龟儿子,没得大洋你赎啥子人?耍老子啊?!”
  罗荣忙回答说:“九哥,我可没得这个胆量哦。我和你都是广汉老乡,今天来找你,是想用我换李教授的娃儿。”麻九愣住了:“啥子李教授?”
  罗荣回答说:“李教授就是娃儿的爹。”麻九一听,气咻咻地叫来几个棒客,把他们臭骂了一顿。罗荣听来听去才晓得,麻九想绑的是校长的娃儿,和李教授的娃儿是同学,却被棒客绑错了。
  罗荣顺着竹竿竿往上爬:“九哥,李教授只是个教书匠,没得啥子钱,既然搞错了,你就发回善心把娃儿放了嘛。”麻九眼珠子一转,答应了:“好嘛,拿三百大洋来,老子就放人!”
  罗荣求他:“九哥,你把娃儿放走,我留下,叫我干啥子都没得问题!”麻九皱了一下眉:“你先给老子说清楚,你是李教授的啥人,为啥子要这样做?”
  罗荣就把李教授出钱给他摆谢师酒的事讲了出来。麻九听后,愣了一愣:“呦,你娃儿还当过正兴园的厨子啊?这样吧,老子最敬重讲义气的人,那就给你个机会,要是叫我满意了,就放了那娃儿!”
  罗荣一听麻九松了口,忙问:“啥子机会?”
  麻九问:“你会做啥子好菜嘛?”罗荣一口气报了正兴园的十几个招牌菜。
  麻九却“哈哈”一笑:“这些个菜老子早就尝过了。这样吧,老子这里啥子都缺,就是不缺白菜帮子,明天上午,你给老子搞个新鲜的白菜吃下。记住了,不准见半点肉,但要吃出荤腥味来!”
  罗荣怔了一下,硬着头皮说:“我试一下。要是好吃,你可要说话算话啊。”麻九答应了,又说:“老子要是不满意,娃儿不放,你也别想走!”
  一个棒客把罗荣带进了灶房。他盯着地上堆着的白菜,一屁股往凳子上一坐,脑壳就开始疼起来,啥子肉都不让放,还要吃出荤腥味,这不是赶着鸭子上架嘛,愁得罗荣一个晚上都没得睡踏实。
  第二天早上,罗荣迷迷糊糊起了床,到后山去小便,忽然听见不远处的草窠子里传来一阵“咕咕”叫,他轻手轻脚过去一看,心里头顿时亮堂起来,有法子喽!
  两个菜
  到了中午,罗荣就端上来一个菜钵钵,说菜做好了。麻九揭开盖子一看,只见里面是半钵子清汤寡水,水里就几片白菜心,立刻拉下了脸子:“这叫啥子菜?”
  罗荣回答说:“九哥,是我自创的,叫开水白菜。”麻九愣了一下:“这种水煮白菜是个人就能搞得出来。龟儿子,你是成心在耍老子啊?脑壳还想不想要了?!”
  罗荣却不慌不忙回答说:“九哥,你先莫生气,尝下再说嘛!”麻九不太情愿地拿起筷子,夹了一片白菜,嚼了几下,两眼忽然一下子瞪圆了!几个棒客都盯着麻九问:“九哥,啥子味道嘛?”
  麻九却啥子话都不说,手起筷落,三下五除二,就把白菜吃光了,然后端起菜钵钵,一口气喝光了汤,拿手一抹嘴:“罗矮子,你给老子说下嘛,这菜你是啷个做的?”
  罗荣回答说,他在后山抓了两只野山鸡,先用一只鸡炖了半锅汤,把鸡捞出来,又把第二只鸡下进汤里接着炖,最后选了几片嫩白菜心,用慢火煨了半炷香工夫,才做出了这道菜。
  麻九听后,连连点头:“你个龟儿子,还真有两下子嘛!白菜清爽可口,鸡汤鲜而不腻,不错!”
  罗荣趁机说:“九哥,既然你满意,那李教授的娃儿我就领回去了。”
  麻九却两眼一瞪:“你急啥子嘛,再给老子搞个菜,要又麻又辣,最好是拿豆腐做的。”
  回到灶房,罗荣想起一次去万福桥耍,在一个便饭铺子里吃过个家常豆腐,豆腐红亮,麻辣鲜香,味道相当好。于是,他照猫画虎,烧了个麻辣豆腐。
  菜端上去,麻九吃得大汗淋漓,连呼过瘾:“这是个啥子菜?老子啷个没吃过!”罗荣想起那个炒菜的女的脸上有麻子,随口回答:“叫麻婆豆腐。”
  麻九点了点头,终于放了话:“娃儿我派人送回去,但你得留下!”罗荣愣住了:“为啥子?”
  麻九“嘿嘿”一笑:“我只答应放走娃儿,但没得答应让你走哦!”
  罗荣一听急了:“九哥,我答应了要伺候李教授一辈子,你这样搞,我啷个做人嘛?”
  麻九反问他:“你个龟儿子,两个肩膀扛个脑壳就来赎人,老子没要你半块大洋,叫你讲了情义,也救了娃儿,这不叫做人叫啥子?你要是不答应,叫那姓李的送三百大洋来,不然,你们两个的脑壳就留下!”
  罗荣只好答应:“那要得么。你们把娃儿送回去嘛,我留下。”
  再救人
  再说李教授,好不容易熬了两天,还是不见罗荣把娃儿救回来,正急得在地上打转转儿,娃儿忽然跑回了家。
  李教授是又惊又喜,忙问娃儿:“你罗叔叔呢?”娃儿说不晓得。李教授心里“咯噔”一下:“棒客说啥子话了?”娃儿摇了摇头。
  李教授晓得,罗荣肯定被麻九扣下了,急忙托人打听,却始终没得他的消息。李教授不甘心,给麻九捎了封信,想出钱把罗荣赎回来,却一直没得回音。
  一年后的一天夜里,李教授正睡得迷迷糊糊,忽然听见有人敲门,他披衣下床,打开了门,发现门槛那儿放着个包包儿,打开一看惊呆了,里面是那三百大洋赎金,原封未动。
  又过了一年,李教授听说南门大桥新开了家菜馆子,创了一个姑姑筵,口碑相当好,这天下课后,就直奔南门大桥而来。
  到了馆子里,李教授吩咐堂倌上两个菜,端上来后,见食材普普通通,搭配却不俗,一品尝,十分受用。吃完后,他想认识一下掌勺的厨师,就来到了灶房。叫李教授万万没想到的是,厨师竟然是罗荣。
  李教授一把抓住罗荣的手:“罗师傅,你啷个在这里嘛!”罗荣把李教授请到一间包房里,这才讲出了事情的经过。麻九是看上了罗荣的手艺,扣下罗荣来伺候自己,直到一年后,棒客才放松了看管,一次罗荣下山买腊肉,趁棒客不注意逃了出来。后来认识了个广汉老乡,合伙开了这家馆子。
  李教授说了大洋的事,罗荣笑了笑:“那钱我就没得给麻九,藏了起来。”
  李教授又问起姑姑筵,罗荣说是他在山里琢磨出来的。李教授夸他琢磨得好,开创了川菜新风气,回家后,李教授又带着娃儿来拜谢罗荣,并认罗荣做了干爹。李教授还在报纸上撰文介绍姑姑筵,罗荣名气大振,生意越来越好。
  解放后不久,李教授忽然听到一个吓人的消息,罗荣被政府抓起来了。他急忙托人打听是啥原因,有人说罗荣和棒客麻九勾搭开了个馆子,想逃脱过去的罪行,被人发现后告到了政府。
  李教授不信,去监狱探望罗荣。罗荣终于承认说,那个老乡就是麻九。李教授不明白:“你为啥子还跟他在一起啊?”
  罗荣回答说,在山里头他一直就在劝麻九,莫当棒客了,不是个长远的法子。麻九问不当棒客干啥子?罗荣灵机一动,说开个馆子,麻九听后动了心,散伙后,悄悄在南门大桥顶了个馆子,为防被仇家认出来,由罗荣出面,自己当起了甩手掌柜……
  原来是这样啊!罗荣不但救了娃儿,还劝麻九走上了正道,啷个会是棒客嘛?李教授给政府写了份申诉材料,替罗荣叫屈。政府经过调查后,终于把罗荣放了出来。而麻九呢,被判了十年大牢,保住了性命。
  公私合营时,罗荣和馆子被合进了成都饮食公司,成了川菜大师。他所创办的姑姑筵,和湖南的谭家菜、北京的谭府菜、广东的蛇宴,被并称为中国四大美宴。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20期 | 标签: | 675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