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读者》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意林》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you_qing_gan_de_fang_zi

    有情感的房子

  • qing_gan_de_sheng_li_jian_zhu_shi_yu_jia_ren_de_fang_zi

    情感的胜利:建筑师与家人的房子

  • da_xie_de_n_liang_ge_ta_li_ai_sen

    大写的N——两个塔里埃森

  • li_te_wei_er_de_yu_shi_luo_de_fu_ren_gong_jian_zhu_zhai

    里特维尔德:与施罗德夫人共建住宅

  • luo_wei_er_jian_kang_zhu_zhai_xin_sheng_huo_guan_de_shi_jian

    罗威尔健康住宅:新生活观的实践

  • zui_xing_yun_de_pu_tong_ren_liang_zuo_you_song_ni_ya_zhu_zhai

    最幸运的普通人——两座尤松尼亚住宅

  • wa_hu_dao_shang_de_qing_cheng_shan_li_zhe_shi_zhu_zhai

    瓦胡岛上的青城山——李哲士住宅

  • shuang_ta_lian_ren_mei_er_ni_ke_fu_zi_zhai

    “双塔恋人”:梅尔尼科夫自宅

  • a_er_wa_a_er_tuo_fen_lan_de_liang_zhang_mian_kong

    阿尔瓦·阿尔托:芬兰的两张面孔

  • ba_la_gan_zi_zhai_zuo_wei_zi_chuan_de_jian_zhu

    巴拉干自宅:作为自传的建筑

  • ni_mai_ye_zi_zhai_wo_yi_sheng_zhen_ai_zhi_wu_dou_zai_wo_de_si_ren_bo_wu_guan_zhong

    尼迈耶自宅:“我一生珍爱之物,都在我的私人博物馆中”

  • luo_bo_te_wen_qiu_li_jian_zhu_de_fu_za_xing_yu_mao_dun_xing

    罗伯特·文丘里:建筑的复杂性与矛盾性

  • bo_er_duo_zhu_zhai_gei_yu_lun_yi_shi_yong_zhe_de_wen_nuan_yu_zi_you

    波尔多住宅:给予轮椅使用者的温暖与自由

  • zhu_ji_de_chang_wu

    住吉的长屋

  • li_zi_lin_zhu_zhai_qin_mi_guan_xi_de_shi_yan_chang

    李子林住宅,亲密关系的实验场

  • xiao_shi_de_zhu_zhai

    “消失”的住宅

  • wang_shu_zi_zhai_qu_jing_fen_cha_de_hua_yuan

    王澍自宅:曲径分岔的花园

  • shi_he_zi_ran_shi_he_ren_de_fang_zi

    适合自然、适合人的房子

  • ci_xin_an_chu_shi_wu_xiang_wo_yu_a_na_ya_de_gu_shi

    此心安处是吾乡:我与阿那亚的故事

  • bei_da_zi_yuan_li_xiang_she_qu_de_yao_su

    北大资源:理想社区的要素

  • lu_hu_sheng_tai_cheng_cheng_dou_ping_yuan_shang_de_zhen_zhu

    麓湖生态城:成都平原上的珍珠

  • zai_bie_chu_wo_you_yi_ge_xiao_yuan

    在别处,我有一个小院

  • zhong_guo_hui_guan_bi_he_shui_geng_chen_jing_de_yuan_luo

    中国会馆:比河水更沉静的院落

  • zhu_zai_dong_hu_cheng_shi_zhong_de_du_jia_sheng_huo

    住在东湖:城市中的度假生活

  • ou_zhou_kong_huang_bei_hou

    欧洲恐慌背后

  • dong_fang_ying_dou_shi_jie_dian_ying_meng_gong_chang

    东方影都:世界电影梦工厂

  • zhuan_ji_suo_zai

    转机所在

  • ni_wa_jiang_zhi_zi_ji_mi

    泥瓦匠之子机密

  • ru_he_ying_dui_dong_ying_xi_ruan_zhan_lue

    如何应对“东硬西软”战略?

  • huan_qiu_yao_kan_su_lan-84

    环球要刊速览

  • du_zhe_lai_xin-89

    读者来信

  • bo_hei_ju_xing_quan_guo_da_xuan

    波黑举行全国大选

  • ke_shen_mi_er_zheng_duan_shang_wei_guo_shi_de_wei_xie

    克什米尔争端:尚未过时的威胁

  • tian_xia-85

    天下

  • li_cai_yu_xiao_fei-83

    理财与消费

  • hao_xiao_xi_huai_xiao_xi-84

    好消息·坏消息

  • sheng_yin-75

    声音

  • shi_zhi_wei

    食知味

  • man_che_jiang_hu

    慢车江湖

  • h_he_zui_le

    H喝醉了

  • nan_bei_zhan_zheng

    南北战争

  • hao_dong_xi-79

    好东西

  • man_hua-88

    漫画

  • gu_xi_tai_pang_de_lao_jia

    古戏台旁的老家

此心安处是吾乡:我与阿那亚的故事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秦皇岛阿那亚国际高尔夫体育公园

心灵居所


  三联生活周刊:什么样的原因促动你去开发阿那亚这样一个海边的项目?
  马寅:去年3月的一天,我站在阿那亚的海边。那是秦皇岛昌黎的一片天然沙滩,距北京不过200多公里。早春时节,万物生长,大海波涛汹涌,远处孤帆点点。北方的海总是孤寂而沉默,也显得更有力量。我的背后是沙丘、湿地和槐树林。渔妇们拎着篮子,在沙滩上捡拾海贝,留下一串清晰的脚印。
  人到40岁,却感到困惑。人生结束了上半场,拿地、开发、建设、销售,忙碌而繁琐。工作几乎是生活的全部,身与心常常处于分离之中。得到很多,欲望更多。我开始担心在人生下半场失去了锐气,心灵封闭,变得糊涂、顽固而无趣。也许很多人也一样,日子看起来五光十色,但却并不是自己喜欢的生活。
  就在阿那亚,我又重新唤起了一种舒缓而平静的勇气。生活本应是博大精深的,它是一叠积木,要不断向上累加,始能具备足够的空间保存过去,展望未来。而不是日复一日,使它累赘与繁琐。我便留在了这里,建一处房子,过喜欢的生活,把工作和生活统一起来。
  三联生活周刊:这里为什么会感动你?
  马寅:在阿那亚待久了,便发现她的与众不同。比如三亚的海都是动感的,人们去那里是为了短期度假,缺乏长期生活的动力,更与精神生活无关。任何季节的风景也都相似。但阿那亚却有四季之美。比如冬天,海面平静,无风无浪,时间仿佛都被凝固住了。站在冷冽的空气中,四周万籁俱寂,头脑异常清醒。天空中的飞鸟,都仿佛戴上了扩音器。清脆的鸟声宛如同天籁之音,久久回响。寂静、孤独,无一丝脂粉气。这种美是属于自己的,不属于游客。
  三联生活周刊:你在做一个度假的房子?还是生活居住的房子?
  马寅:阿那亚距离北京有3个小时的车程,我更愿意将她定义为心灵的第一居所。通常说的第一居所,并不是以生活为中心,而是以工作、孩子上学为中心,然后画一个圈选择居住地点。我理解心灵的第一居所,是真正将生活作为第一位,把生活作为居住的中心。而不是居住迁就工作。
  上帝也会觉得北京人很苦吧。每天奔波于拥挤的车流中,在办公室熬到20点以后才下班,无非是为了躲避晚高峰。周末去周边游,在农家院待一天,又要堵在高速路上。但人们依旧乐此不疲,无非是为了透口气。那些所谓高大上的活动又离人们太远,周末想打一场高尔夫,还未必能预约到场地。
  承载我们想过的生活,这才是心灵第一居所。如果以这个标准,北京的房子不过是一个栖身之地。人们总在想,挣了钱等老了再去享受生活。但为什么不能现在就去过喜欢的生活呢?
  所以,阿那亚的定位就是为热爱生活的人们提供一个海边的“第一居所”。她甚至不是一个度假的地方,而是属于自己的家。阿那亚离北京这么近,她一定是北京之海,是有人文气息的海。
  三联生活周刊:这里面是否有你很强的个人印记?
  马寅:以前做项目,都是从市场考虑,从需求出发。但这次却是反向操作。以我个人——一个40岁男人——的好恶为原点出发。我不断问自己想要怎样的生活,大胆按照我对理想生活的规划,建设这样一个海边的“自留地”。也希望能以后被同道中人所喜欢、认可和接受。
  每次回阿那亚我都归心似箭,有种莫名的兴奋。甚至庆幸有这样3个小时的距离,可以调整好心态,切换频道。从大城市、工作、雾霾,到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这是从异化的生活,到回归自我的过程。一个项目自己先喜欢了,才能卖给别人。
马寅与他的“ 惊帆”(安达卢西亚盛装舞步马)漫步阿那亚海滩

理性、神性与感性


  三联生活周刊:为什么要在社区的海边建图书馆和教堂?这看上去很酷。
  马寅:我们与三联书店合作,在阿那亚海边建立了一座图书馆。每个人都可来这里看书,包括我们的业主,也包括附近渔民的孩子。我们聘请中国最新锐的建筑师进行了设计,通过建筑充满诗意的大地艺术,给人独特的空间体验,让每个人在这里可以听到自己内心的声音,感受到一束光的美丽。书架上是你平时没有时间看的书,每张桌子都能照到阳光,透过窗户可以看到波涛起伏的大海。想一想,你多久没去图书馆了?
  人是需要不断去独处和自省的,自省才会有成长。图书馆就是这样一个与自己心灵对话的场所,它是静谧的,甚至是孤独和隔绝的。我们可以在这里独自阅读,也可以和孩子度过一段共读时光。
  除了图书馆,我们还在海边建了一座教堂。虽然我不是基督教徒,但很喜欢那种宁静、和睦的氛围。阿那亚也需要一个这样的精神场所,既为海边添一道风景,也可以为基督教徒提供一个祈祷的地方。如果说图书馆代表了理性空间的话,那么教堂则是一个信仰的空间。
  就像建筑师董功所说的:“阿那亚的图书馆和教堂,它们的外形一定要单纯,就像是一块石头,是周围的因素自然生长出来的一个物体,这物体又天然蕴含着人的某种体验。它们更像是一个大地艺术和这片海域和沙滩之间的关系,而不是一栋漂亮的房子。这两个建筑跟整个地域联系起来,承载了对人的体验上的提示、补充或反差的作用,能够让人安静下来。这就是它们的意义。”所谓,我心安处是吾乡。
  三联生活周刊:与图书馆、教堂的精神属性相对应,海边的酒吧就是一个世俗的场所了。
  马寅:我们在海边已经建成了一座酒吧。人们可以坐在宽敞的门廊内,喝酒、聊天,眺望大海。晚上有乐队演出、篝火晚会和烟火表演,喝啤酒吃烤串,看海上升明月,载歌载舞。这是大家一起对酒当歌的地方,也是释放感情的空间。如果说图书馆和教堂是“独乐乐”,那么酒吧就是“众乐乐”。孰乐?孰不乐?
  图书馆、教堂、酒吧,分别代表了理性、神性和感性,满足不同的需要。可以独坐,自省,看海,观天,读圣贤书;也可以呼朋引伴,引吭高歌,不醉不归。
  一些朋友告诉我,阿那亚特别适合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他们夫妻之间、朋友之间的深谈都是在阿那亚完成的。我想可能是因为这里提供了一个独特的精神空间,使我们可以摆脱外界的纷纷扰扰,坦诚相待,推心置腹。

“大海是帆船的致命情人”


  三联生活周刊:住在海边,有哪些和海有关的运动?
  马寅:散文家木心说:“大海是帆船的致命情人。”我现在最喜欢的,就是阿那亚的海上运动,摩托艇、帆板、风筝冲浪……有人说这是一种蓝色鸦片,确实容易令人沉迷其中。当换上防水衣走向海滩的时候,内心的激动竟无以言表。就像小孩子奔向日思夜想的游乐场。最近我们刚刚组织了一次风筝冲浪比赛,由一名业主发起,共有二三十人参与,都是发烧友,玩得既认真又投入。我经常在微信上分享我的海上运动,朋友和业主们都很感兴趣,想参与其中。我特别希望朋友们能在海里玩起来。为此我们建立了专门的教练团队,带大家一起玩儿。
  三联生活周刊:在阿那亚还能玩儿什么?
  马寅:我的一位朋友是中国马业协会的理事,特别喜欢马,一直想做一个马场。正好我们就在阿那亚建了这样一座马场。我们引进一批批世界著名马种,这里不仅有为小朋友准备的英国设特兰小矮马,还有荷兰弗里斯兰温血马、塞拉法兰西温血马、汗血宝马、阿拉伯热血马、德国汉诺威温血马等。小马温顺可爱,大马威风健硕,吸引越来越多的马术爱好者前往体验。在气象壮阔的海滨御马驰骋,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美妙体验。
  以前对马术这项运动并不了解,但接触之后,觉得很好玩。我发现人与马之间是可以进行感情交流的。人总是会有孤独感,但马可以给人带来陪伴。
  阿那亚国际高尔夫球场由世界名将塞尔吉奥·加西亚(Sergio Garcia)亲自设计,是一座纯正的滨海林克斯球场,一边是起伏不平的小丘陵,一边是浩瀚无边的大海。球场采用四种纯正苏格兰林克斯羊茅草的混播草作为球道草,如羊绒毯般柔软,却拥有苏格兰林克斯球场倔强的触感。阿那亚是亚洲唯一选用这种草的球场,形成了其独具特色的球场触感。
  这种自然狂野之美,只有身临其境的球友,才能充分感受。两年下来,“亚洲第一难”的14洞,早已声名在外。2013年,阿那亚高尔夫球会被《高尔夫大师》评为中国十佳新球场。阿那亚高尔夫俱乐部还是一座PGA赛事级球场,沃尔沃中国公开赛华北资格赛曾选择在这里举办。
  在阿那亚可以选择的运动还有很多,可以打沙滩排球,踢沙滩足球,可以海钓,可以打网球。

同好社区


  三联生活周刊:如何让孩子们也能找到了乐趣?
  马寅:每个人的心中可能都有个田园之梦,喜欢泥土的味道,喜欢分享收获。
  在阿那亚附近,我们租了几百亩地,建起了一座生态农庄。自己种菜,自己养猪养鸡,还给猪修了跑道、跳台、游泳池。一方面是让猪多运动,以后肉也会比较好吃。业主如果有兴趣,也可以租一块地,自己打理,春种秋收,当个海边的农民。
阿那亚二期观海公寓样板间实景

  我们不想让孩子们成为iPad儿童,这个年纪,他们应该在田野里玩耍,拥有自然而淳朴的童年。因此在农庄里也修建了一些娱乐设施,让孩子们可以参加劳动,接近自然。比如在鱼塘中,孩子们可以亲自捕鱼。还有豆腐坊,可以让孩子们了解豆腐的生产过程。农庄里有农家院,仿照当地民居的建筑,垒砌了大灶台,劳动之后可以自己做饭,品尝收获。
  三联生活周刊:你所追求的是怎样的社区文化?
  马寅:在阿那亚,我更大的理想是建立起亲密而和谐的社区文化。我们这一代人常常怀念曾经的邻里之情,大家住在一个熟人社会中,人与人之间关系单纯而美好,长幼有序,守望相助。孩子们都在一起玩,共同长大,不会觉得孤单。但城市化的发展割裂了传统的邻里关系,邻居之间成为陌生人,既不相识,也极少往来。
  但在这样宽松的环境中,有利于形成“同好社区”。大家因为相近的志趣、爱好聚到一起,成为邻里,就会多一些共同语言和交流的愿望。我们研发了一个阿那亚的APP软件,每个人都可以在社区发起活动,寻找同好。比如可以约到一起玩:打球、冲浪、钓鱼、骑马。个人还可以发挥自己的专长服务于社区,比如教授音乐、绘画、摄影。我希望阿那亚的业主们,都可以像熟人一样聊天,敞开自己。生活在一起,也能玩儿到一起去,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的圈子。
  现代社会中,人是孤独的。但阿那亚应该是友善、快乐,而互助的。社会的进步需要每个人来推动。阿那亚就是这样一个地方,希望她成为一个美好的乌托邦。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43期 | 标签: | 29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