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xian-shi-sheng-huo-zhong-de-li-xiang-guo

    现实生活中的理想国

  • fa-zhi-zheng-fu

    法治政府

  • she-hui-gong-ping

    社会公平

  • gong-min-she-hui

    公民社会

  • zhi-qing-quan-yu-biao-da-quan

    知情权与表达权

  • ji-ni-xi-shu

    基尼系数

  • shou-ru-bei-zeng

    收入倍增

  • yang-lao-jin-ti-dai-shuai

    养老金替代率

  • fang-jia-shou-ru-bi

    房价收入比

  • shi-ye-shuai

    失业率

  • ge-ren-wei-sheng-zhi-chu

    个人卫生支出

  • jiao-yu-jun-heng-hua

    教育均衡化

  • kong-qi-zhi-liang

    空气质量

  • sheng-tai-zhi-zao

    生态制造

  • wen-hua-ruan-shi-li

    文化软实力

  • nei-ta-ni-ya-hu-bu-na-tu-di-huan-he-ping

    内塔尼亚胡:不拿土地换和平?

  • wen-ling-zui-niu-ding-zi-hu-wen-rou-dui-zhi-xia-de-chai-qian-bian-ju

    温岭最牛钉子户:温柔对峙下的拆迁变局

  • xiong-dun-xiao-dui-sheng-huo

    熊顿:笑对生活

  • xiao-feng-shi-jian-ai-zi-bing-ren-qiu-yi-kun-jing-yu-yi-yuan-xian-shi

    “小峰事件”:艾滋病人求医困境与医院现实

  • luo-dian-dian-zen-me-jie-shu-zhe-ye-shi-yi-ge-wen-ti

    罗点点:怎么结束,这也是一个问题

  • hou-he-zi-shi-dai-de-chang-an-biao-zhi-xue-tie-long

    后合资时代的长安标致雪铁龙

  • zhi-neng-shou-ji-ling-pao-zhe-he-fen-hua-qi-de-li-run-shuai

    智能手机领跑者和分化期的利润率

  • jian-she-yin-xing-san-ya-bai-nian-zhi-xiao-yi-ge-qi-ye-de-gong-yi-si-lu

    建设银行三亚百年职校:一个企业的公益思路

  • gong-gong-zhi-shi-fen-zi

    公共知识分子

  • zhe-shi-ji-fei-guan-zhe-shi

    《赭石集》:非关赭石

  • zhong-xin-zuo-yi-ge-pi-fu-yong-zhe

    重新做一个匹夫勇者

  • mi-xie-er-luo-lan-de-zhong-guo-ji-yu

    米歇尔·罗兰的中国机遇

  • da-po-ti-xi-de-ren

    打破体系的人

  • da-po-ti-xi-bu-yao-zhi-da-po-yi-shan-chuang

    打破体系,不要只打破一扇窗

  • he-lan-wu-de-ba-xi

    “荷兰屋”的把戏

  • de-yi-zhi-de-biao-qing

    德意志的表情

  • de-xi-wan-biao-de-dai-biao-pin-pai

    德系腕表的代表品牌

  • ba-li-chun-tian-bai-huo

    巴黎春天百货

  • jie-he-bing-de-xin-dong-xiang

    结核病的新动向

  • zheng-zhi-zhe-xue-cong-gu-dai-dao-xian-dai

    政治哲学:从古代到现代

  • yi-en-mai-ke-you-en-zhui-ri

    伊恩·麦克尤恩:《追日》

  • chu-fang-yong-pin-de-yan-jin

    厨房用品的演进

  • huan-you-duo-shao-tu-di-hong-li

    还有多少土地红利?

  • shi-jian-de-ling-yi-ge-jian-tou

    时间的另一个箭头

  • mei-guo-wang-shi

    美国往事

  • hang-kong-mu-jian-yu-hai-jun-bu-chang-fang-hua

    航空母舰与海军部长访华

  • huan-qiu-yao-kan-su-lan-90

    环球要刊速览

  • du-zhe-lai-xin-126

    读者来信

  • ai-ji-zhi-xian-wei-ji-ji-hui-yu-du-bo

    埃及制宪危机:机会与赌博

  • fan-zheng-fu-ji-hui-nan-han-ying-la

    反政府集会难撼英拉

  • tian-xia-86

    天下

  • xiao-fei-li-cai-41

    消费·理财

  • hao-xiao-xi-huai-xiao-xi-87

    好消息·坏消息

  • sheng-yin-shu-zi-68

    声音·数字

  • wu-di-ai-lun-shi-nan-peng-you

    伍迪·艾伦式男朋友

  • lou-xia

    楼下

  • tang-chao-de-wen-yi-fan-ju

    唐朝的文艺饭局

  • hao-dong-xi-84

    好东西

  • jia-you-ye-ku-lang

    家有夜哭郎

  • da-jia-dou-you-bing-54

    大家都有病

  • mai-yu-san-ji

    买鱼散记

打破体系,不要只打破一扇窗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三联生活周刊:在大众的眼中,薇薇安·威斯特伍德一直作为“反文化”偶像存在。现在被大众,甚至是英国政府,看成是“最代表英国”的时尚品牌之一。这中间是否存在着矛盾?
  卡尔洛:必须认识到的一点是,今天的反对者,就是明天的垄断者。薇薇安·威斯特伍德在英国大使馆的秀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过去的异类,如今被看成是“代表英国的”,是体系的一部分。这也是一个矛盾的例子。但体系需要矛盾,需要新东西。新事物进入体系,并不等于融入体系。有时候,新事物因为缺乏经济基础、难以维持,而处于垄断地位的人,资金雄厚,却缺乏创意,于是他们付钱给创造新事物的人。奢侈品领域里的垄断性大集团是一个例子,他们会收购一些小众设计师。但我们是独立的,这是我们别于他人的地方,也是我们的长处。
  三联生活周刊:大集团的不断扩张是否会给你们带来压力?
  卡尔洛:很重要的一点是,大集团拥有传统媒体的支持。但随着网络的兴起,传统媒体没有原来的力量了。我们一直保持着独立,不由大集团支持,支持我们的是大众,是独立的力量,因为薇薇安·威斯特伍德代表着独立自由的精神。究竟是哪些人在支持我们?是消费者,当然,现在的英国政府也是。我们变得更强大了。或许可以这么认为,支持保护我们的,不是大集团,而是比大集团更强大的力量。说来有些矛盾,但世界上最强大的人,正是那些独立的人。
  三联生活周刊:薇薇安·威斯特伍德是一位特立独行的设计师,而你也非一般意义上的商人。这样的组合不同寻常,在你们刚开始合作的时候,有否担心过前景问题?
  卡尔洛: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实际上,我们之前并没有考虑过这些。学习,或者说“受教”是十分重要的。“商业”其实是一种创新。所有的创业都是创新,微软、苹果都是这样。创新就像是新生儿,是一切的开始。你需要细心地呵护它,否则它可能会夭折。在你变得强大、富足了之后,才会有其他的想法。我年轻的时候是一个共产主义者,在我所处的年代,共产主义是一个梦想、一个乌托邦。创新也是一样的,它是一个乌托邦、一种梦想。
  三联生活周刊:你还记得与薇薇安·威斯特伍德所做的第一场秀吗?
  卡尔洛:记得,主题是朋克文化。我对薇薇安说,如果你想更上一层,你就要比现有的体系更快一步。如果你想打破体系,就不要只打破一扇窗。因为即使你打破了那面窗户,体系接下来的反应,可能是索性把那扇窗打开。你应该走得比体系更快。如果体系的时速是1英里,你要时速2英里。如果你走得比体系慢,你的努力将徒劳无益,体系依然是体系。
  三联生活周刊:一开始,有否遇到过困难?
  卡尔洛:我们也遇到过财务困难,但是短暂的。对于年轻人,独立是非常困难的。如果你不懂得经济法则,体系会杀了你。要独立并且生存下去,你要了解体系,懂得市场。要独立就要变得强大。一切事物都与经济基础相关,我不随意判断它的好坏。美国曾经是一个榜样。在某个时期,一切都是为美国消费者服务的。乔治·阿玛尼是一个成功的例子,他们当时的设计对象就是美国人。如今,设计师的目标消费者是亚洲人、是中国人。谁把设计师带向了这里?经济。消费者影响设计师。即使如此,不同的设计师还是保持了各自看待消费者的方式。比方说,阿玛尼如何看待美国,加里亚诺如何看待美国,薇薇安如何看待美国,观点各不相同。
  三联生活周刊:保持精神独立与获得更好的生存,经常是一个悖论。如何两者兼顾?
  卡尔洛:独立并不意味着为所欲为、随心所欲。独立需要付出更多努力、更辛劳的工作。比如说,你要懂得体系,进入体系。如果不进入体系,无法真正独立。世界上有很多具有创新精神的人,但他们缺乏良好的组织,所以很快死亡了。时尚产业在几十年之前,格局较小,模式也不尽相同。如今,时尚是一个大产业。一个品牌,没有良好的结构,即使拥有很好的创意,也很容易死亡。结构越好,越能保持他的创新性,乔治·阿玛尼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49期 | 标签: | 17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