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xian-shi-sheng-huo-zhong-de-li-xiang-guo

    现实生活中的理想国

  • fa-zhi-zheng-fu

    法治政府

  • she-hui-gong-ping

    社会公平

  • gong-min-she-hui

    公民社会

  • zhi-qing-quan-yu-biao-da-quan

    知情权与表达权

  • ji-ni-xi-shu

    基尼系数

  • shou-ru-bei-zeng

    收入倍增

  • yang-lao-jin-ti-dai-shuai

    养老金替代率

  • fang-jia-shou-ru-bi

    房价收入比

  • shi-ye-shuai

    失业率

  • ge-ren-wei-sheng-zhi-chu

    个人卫生支出

  • jiao-yu-jun-heng-hua

    教育均衡化

  • kong-qi-zhi-liang

    空气质量

  • sheng-tai-zhi-zao

    生态制造

  • wen-hua-ruan-shi-li

    文化软实力

  • nei-ta-ni-ya-hu-bu-na-tu-di-huan-he-ping

    内塔尼亚胡:不拿土地换和平?

  • wen-ling-zui-niu-ding-zi-hu-wen-rou-dui-zhi-xia-de-chai-qian-bian-ju

    温岭最牛钉子户:温柔对峙下的拆迁变局

  • xiong-dun-xiao-dui-sheng-huo

    熊顿:笑对生活

  • xiao-feng-shi-jian-ai-zi-bing-ren-qiu-yi-kun-jing-yu-yi-yuan-xian-shi

    “小峰事件”:艾滋病人求医困境与医院现实

  • luo-dian-dian-zen-me-jie-shu-zhe-ye-shi-yi-ge-wen-ti

    罗点点:怎么结束,这也是一个问题

  • hou-he-zi-shi-dai-de-chang-an-biao-zhi-xue-tie-long

    后合资时代的长安标致雪铁龙

  • zhi-neng-shou-ji-ling-pao-zhe-he-fen-hua-qi-de-li-run-shuai

    智能手机领跑者和分化期的利润率

  • jian-she-yin-xing-san-ya-bai-nian-zhi-xiao-yi-ge-qi-ye-de-gong-yi-si-lu

    建设银行三亚百年职校:一个企业的公益思路

  • gong-gong-zhi-shi-fen-zi

    公共知识分子

  • zhe-shi-ji-fei-guan-zhe-shi

    《赭石集》:非关赭石

  • zhong-xin-zuo-yi-ge-pi-fu-yong-zhe

    重新做一个匹夫勇者

  • mi-xie-er-luo-lan-de-zhong-guo-ji-yu

    米歇尔·罗兰的中国机遇

  • da-po-ti-xi-de-ren

    打破体系的人

  • da-po-ti-xi-bu-yao-zhi-da-po-yi-shan-chuang

    打破体系,不要只打破一扇窗

  • he-lan-wu-de-ba-xi

    “荷兰屋”的把戏

  • de-yi-zhi-de-biao-qing

    德意志的表情

  • de-xi-wan-biao-de-dai-biao-pin-pai

    德系腕表的代表品牌

  • ba-li-chun-tian-bai-huo

    巴黎春天百货

  • jie-he-bing-de-xin-dong-xiang

    结核病的新动向

  • zheng-zhi-zhe-xue-cong-gu-dai-dao-xian-dai

    政治哲学:从古代到现代

  • yi-en-mai-ke-you-en-zhui-ri

    伊恩·麦克尤恩:《追日》

  • chu-fang-yong-pin-de-yan-jin

    厨房用品的演进

  • huan-you-duo-shao-tu-di-hong-li

    还有多少土地红利?

  • shi-jian-de-ling-yi-ge-jian-tou

    时间的另一个箭头

  • mei-guo-wang-shi

    美国往事

  • hang-kong-mu-jian-yu-hai-jun-bu-chang-fang-hua

    航空母舰与海军部长访华

  • huan-qiu-yao-kan-su-lan-90

    环球要刊速览

  • du-zhe-lai-xin-126

    读者来信

  • ai-ji-zhi-xian-wei-ji-ji-hui-yu-du-bo

    埃及制宪危机:机会与赌博

  • fan-zheng-fu-ji-hui-nan-han-ying-la

    反政府集会难撼英拉

  • tian-xia-86

    天下

  • xiao-fei-li-cai-41

    消费·理财

  • hao-xiao-xi-huai-xiao-xi-87

    好消息·坏消息

  • sheng-yin-shu-zi-68

    声音·数字

  • wu-di-ai-lun-shi-nan-peng-you

    伍迪·艾伦式男朋友

  • lou-xia

    楼下

  • tang-chao-de-wen-yi-fan-ju

    唐朝的文艺饭局

  • hao-dong-xi-84

    好东西

  • jia-you-ye-ku-lang

    家有夜哭郎

  • da-jia-dou-you-bing-54

    大家都有病

  • mai-yu-san-ji

    买鱼散记

打破体系的人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薇薇安·威斯特伍德(Vivienne Westwood)的特别秀选在英国驻华大使的官邸,展示的是“红毯礼服”系列。T台从大厅一路铺将出来,延展到厅外的庭院里,屋里屋外都坐满了人,还有众多宾客只能站着。“红毯礼服”系列是其著名的高级定制系列,此次灵感源自17世纪,查理二世色彩缤纷的宫廷着装。随着衣着华美的模特逐一亮相,场内的气氛热烈起来。坐在花园里观看的英国老绅士,起初气定神闲,到了后来,也忍不住起身鼓掌。秀场上的音乐响起时,不少在场的中国观众颇为惊诧,原来是耳熟能详的《红色娘子军》。选择背景音乐的人是薇薇安·威斯特伍德的合作伙伴兼品牌行政总监卡尔洛·达马里奥(Carlo D'Amario),多年前,他在一个香港朋友那里得到了这张唱片,甚为喜欢,保留至今,终于将它用在了这个特别的场合。
  “这就像是维多利亚时代,人们对待英国海盗的态度转变一样。”卡尔洛·达马里奥对本刊说。这场在驻华大使宅邸举办的特别秀,是英国政府“GREAT英国”项目的一部分,这个项目旨在推广英国文化,让人们了解当今的英国。“许多年前,人们将薇薇安·威斯特伍德看成是离经叛道的异类。如今,他们称她为女士,给她贵族的封号,将她看成是英国传统的一部分,代表英国。这就是融合与垄断。”
  在过去的40余年中,薇薇安·威斯特伍德遭遇过质疑与辱骂,最终收获了认同和尊敬。这位一头红发的老太太、时装界“西太后”,是20世纪最重要的英国设计师之一。在其漫长的职业生涯中,她曾多次震惊时尚界。至为重要的是,她打破了体系和阶层——将“亚文化”与青年运动引入了时装设计,让自命“上流”的主流时尚圈认识了一个来自底层的东西——朋克。
  薇薇安·威斯特伍德出身平凡,典型得可以写进狄更斯的小说:1941年,生于英国的德比郡,父亲是一名修鞋匠,母亲在当地的纺织厂谋生。父母给她的名字温婉动听:薇薇安·伊莎贝拉·斯威尔(Vivienne Isabel Swire)。“我在‘工业革命’里长大,17岁前,没读过一本艺术书,没去过剧场,不知艺廊为何物。”在采访中,她描述年少的自己为“冒险、聪明而精力充沛”。在年轻时代,她做过工厂女郎、学校教员,30岁前结婚生子,生活寻常。与马尔科姆·麦克拉伦(Malcolm McLaren)——当时服装店的老板,后来的“性枪手”乐队的缔造者兼经理人——相遇是薇薇安的人生转折点,这结束了她的第一段婚姻,却开启了她的职业生涯。
  1971年,马尔科姆·麦克拉伦的小店“摇滚吧”(Let it Rock)开张,店铺位于伦敦雀西区国王街430号,是当时青年运动的中心地带。60年代的伦敦,嬉皮风甚为流行,但薇薇安·威斯特伍德却更钟情于50年代的“无赖青年”(Teddy Boy),她开始设计以此为灵感来源的服装,并让这一造型回归流行。第二年,薇薇安将设计兴趣转移到了马龙·白兰度式的机车夹克上,他们的店也改名为“生则过快,死则过幼”(Too Fast to Live,Too Young to Die),并以骷髅头和交叉的双骨作为标识。两年后,服装店再度改弦更张。马尔科姆·麦克拉伦与薇薇安变得更肆无忌惮,店门被妆成粉色,其上写着三个巨大的粉色字母:“SEX”。他们在店里销售SM风格的服装,将这里打造成70年代最重要的朋克乐队——“性枪手”的聚会所。
  马尔科姆·麦克拉伦与薇薇安·威斯特伍德的合作,是20世纪摇滚与时尚结合的最佳范例。“性枪手”乐队的约翰尼·罗腾(Johnny Rotten)与西德·维舍斯(Sid Vicious),是其最好的模特。1976年,“性枪手”乐队的单曲《上帝保佑女王》(God Save the Queen)登上了全英排行榜首位,“朋克装扮”也风靡全英。国王街43号成为朋克青年的时尚圣地,只是店里的东西售价昂贵,多数人望尘莫及——连“碰撞”乐队(the Clash)的乐手也表示,大多时候,“只能看看”。
  然而,好景不常在。到了70年代末,盛极一时朋克运动逐渐为主流所淹没。1978年,“性枪手”乐队最终解散。大环境的改变一度让薇薇安·威斯特伍德感到梦境破灭。1980年,国王街43号再次以新面目示人,名为“世界尽头”。
  1983年,卡尔洛·达马里奥在伦敦遇到了薇薇安·威斯特伍德。他至今记得第一次看见薇薇安·威斯特伍德的情景。那是一次愉快的经历。“当时的薇薇安已经很有名了。穿戴非常时髦,独一无二。是的,那种领先于时代主流的打扮。有人猜想说,这个女人没准很有钱。”卡尔洛·达马里奥笑着向本刊回忆,“薇薇安来找我,说‘我们一起做点儿什么吧’。我们去了她的工作室参观,房子很大。她说‘好吧,一起玩儿吧’。”
  卡尔洛·达马里奥是一个意大利人,家乡在科莫(Como),那里有意大利最美的湖光山色,以盛产丝绸闻名。在媒体面前,他表现得不受束缚,不似一般的奢侈品牌CEO,面对记者时必然一丝不苟,从衣着到措辞都在先前精心梳理过。他不穿西装,不系领带,打扮得舒适妥帖——全部来自薇薇安·威斯特伍德的设计。谈起话来,也自由洒脱,全然不似寻常的管理者,这或与他在大学里主修文学专业有关。
  “我就像是很久以前的那个意大利人——马可·波罗。”卡尔洛·达马里奥说。上世纪70年代,他到了亚洲,去过印度和阿富汗等国,几十年后再次探访亚洲,看到现今的中国,感叹“变化太大”。亚洲之旅结束后,达马里奥回到家乡意大利,在那里从事了一段时间与时装相关的工作,此后来到英国。在薇薇安的邀请下,他们开始合作,薇薇安专心设计,卡尔洛则负责运营与管理方面的工作。
  此时的薇薇安·威斯特伍德,是一个崭露头角的新锐设计师,尽管被看成“反文化”偶像,但她的公司刚刚起步,毫无规章可言。“极不寻常。都是一些疯狂的人,没有人好好做市场,也没有人好好做公关。一点儿也不像生意人的样子,非常朋克。”卡尔洛·达马里奥对本刊说。他很快认识到薇薇安·威斯特伍德的潜力,并注册了“Vivienne Westwood”的商标——至此,这个著名的名字才算正式与“品牌”挂上了号。
  实际上,在进入上世纪80年代后,薇薇安·威斯特伍德已经开始发生转变。她似乎厌倦了过去那种玩票性质的高街朋克设计,逐渐转向更为系统的高级时装领域。1981年,薇薇安与马尔科姆·麦克拉伦合作的第一个T台系列“海盗”亮相。这是一个被写进时装史的系列,令当时的伦敦时装界侧目。在这个系列中,薇薇安·威斯特伍德发展了一套基于矩形的、原始部落式的剪裁方法,这让人们看到了服装与人体之间存在的动态关系。
  1982年,薇薇安·威斯特伍德与马尔科姆·麦克拉伦长逾10年的合作关系最终停止,他们的最后一个合作系列是1982/1983的春夏系列“布法罗女郎”(Buffalo Girls),一个表达大地乡愁的系列。但薇薇安·威斯特伍德的设计生涯并没有停止。1983/1984年的“女巫”系列是薇薇安的一个著名系列,这是她到访纽约,拜会了美国艺术家凯斯·哈林(Keith Haring)后做出来的春夏系列。此阶段另一个为人津津乐道的系列是“克林特·伊斯特伍德”,灵感来源正是那位以西部片闻名的美国演员。这个系列里有一双跟高9英寸的鞋,1993年,超模坎贝尔穿着一双以此为原型的高跟鞋摔倒在薇薇安·威斯特伍德的秀场——这个著名的场景后来被艺术家做成雕塑,摆放在博物馆。
  “一开始,薇薇安还是个小朋克女郎。我对她说,不要做朋克,朋克不能打破体系,它是体系的一部分。要改变,你只能先人一步。”卡尔洛·达马里奥对本刊说。与卡尔洛·达马里奥的合作让薇薇安·威斯特伍德的公司逐渐转型。1985年,在卡尔洛·达马里奥的支持下,薇薇安·威斯特伍德转战法国,在巴黎时装周上展示其春夏系列,即著名的“Mini-Crini”系列。在这里,薇薇安·威斯特伍德着重体现了女性的曲线,以对抗此时大行其道的中性风格宽肩。在这个系列里,人们看到了公主线条的外套和良好的英式剪裁。
  薇薇安·威斯特伍德相信,所谓时尚,正是法国与英国之间的融会和交流。“在英国方面,我们拥有精良的剪裁与平和的魅力;法国方面,他们拥有坚实的设计基础,且永不满足,因为总可以做得更好。”
  1988到1992年,是薇薇安·威斯特伍德的“异教徒阶段”。在这期间,她的设计主角,是看似怀旧,实则不守规矩的英国女郎——实际上,她用各种方式嘲笑上层阶级。她让模特们穿粗花呢、苏格兰格子、英国制服、改良过的18世纪古典束衣,甚至戴上王冠一样的帽子,与此同时,又像一个解构主义者,将既定的规则统统抹去,呈现出戏拟、反讽的画面来。1987年的秋冬系列“Harris Tweed”是一个极佳的例子。
  “薇薇安·威斯特伍德没有改变过。她一直都是自由而创新的。时尚是一种基于商业的文化,它是摆在创意面前的市场。如果创新存在的话,时尚也可以是艺术。”卡尔洛·达马里奥对本刊说,关于艺术与市场,他有一套自己的看法。“凡高是艺术,安迪·沃霍尔是市场。我并不是为时尚做辩护,但应该明白艺术与市场之间的差异,并不是那么泾渭分明。”
  如今的薇薇安·威斯特伍德已经71岁,与比她小25岁的第三任丈夫生活在伦敦南部。“我的生活十分幸福。”她告诉媒体。她不读报纸杂志,不看电视,也不看他人的服装系列。她是一个勤恳的园丁,像一个英国人那样打理花园,乐于在报纸上与人分享园艺心得:“中国人在这方向是先驱,植物塑造了他们的文化。”
  “在人们的想象中,薇薇安·威斯特伍德是疯狂、夸张的,是一个朋克女郎。真实的薇薇安·威斯特伍德并非如此。人们经常问,薇薇安·威斯特伍德是怎样的一个女性?——她很简单。她努力、平和,对金钱不上心,对市场不在意。她不是一个去派对的人,她爱逛博物馆。她的生活平静、简单,就像一个中学教员。”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49期 | 标签: | 19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