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读者》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意林》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gu_cheng_qiang_fu_xing_shi

    古城墙复兴史

  • yi_zuo_cheng_qiang_yu_yi_ge_cheng_shi_de_60_nian

    一座城墙与一个城市的60年

  • xi_zhong_xun_san_hu_xi_an_cheng_qiang

    习仲勋三护西安城墙

  • xi_an_cheng_qiang_yu_xi_an_ren_qing_gan_de_shou_hu

    西安城墙与西安人:情感的守护

  • da_ya_he_xie_xi_an_de_cheng_shi_te_se_zhi_dao

    大雅和谐:西安的城市特色之道

  • nan_men_qu_yu_gai_zao_yi_zuo_cheng_shi_de_xin_zang_da_qiao_shu

    南门区域改造:一座城市的“心脏搭桥术”

  • cong_chang_an_dao_xi_an_juan_ke_zai_cheng_qiang_shang_de_li_shi

    从长安到西安——镌刻在城墙上的历史

  • yu_you_ren_yu_bei_lin_shu_fa_de_liu_pai

    于右任与碑林:书法的流派

  • hui_min_fang_de_ri_yu_ye

    回民坊的日与夜

  • xi_an_fo_si_tang_chao_de_yin_zi

    西安佛寺:唐朝的因子

  • shan_bei_jue_shou_zhi_hou_zhang_zi_dao_kun_jing

    扇贝“绝收”之后:獐子岛困境

  • ju_ren_zhi_lv_yue_ye_sai_yi_chang_332_gong_li_de_xiu_xing

    “巨人之旅”越野赛:一场332公里的修行

  • yi_dai_yi_lu_de_hong_tu_yu_tiao_zhan

    “一带一路”的宏图与挑战

  • 500_yi_guang_zhou_wan_da_cheng_xian_gei_shi_jie_de_le_yuan

    500亿广州万达城,献给世界的乐园

  • sui_jiu_er_shi_de_bo_gen_di_jiu_ye

    随酒而逝的勃艮第酒爷

  • ai_de_hua_huo_po_de_mei_guo

    爱德华·霍珀的美国

  • bu_luo_nie_sen_lin_li_de_bo_li_fan_chuan

    布洛涅森林里的玻璃帆船

  • kuai_le_zhong_yao_ma

    快乐重要吗?

  • na_bo_ke_fu_de_yu_qi_shu

    纳博科夫的与妻书

  • hui_gui_zi_xing_che

    回归自行车

  • zen_yang_ke_xue_di_jian_dao_gui

    怎样科学地见到鬼

  • ceng_jing_yi_qiang_yong_ge

    曾经一墙永隔

  • mei_guo_hang_mu_zhen_yao_guo_jin_ri_zi

    美国航母真要过“紧日子”?

  • huan_qiu_yao_kan_su_lan-86

    环球要刊速览

  • du_zhe_lai_xin-91

    读者来信

  • e_luo_si_zhi_cai_xia_de_de_shi

    俄罗斯:“制裁”下的得失

  • ao_ba_ma_zheng_fu_min_zhu_dang_can_bai_zhi_hou

    奥巴马政府:民主党惨败之后

  • tian_xia-87

    天下

  • li_cai_yu_xiao_fei-85

    理财与消费

  • hao_xiao_xi_huai_xiao_xi-86

    好消息·坏消息

  • sheng_yin-77

    声音

  • wo_shi_shui_de_mei_gui_hua

    我是谁的玫瑰花?

  • xiao_lin_de_tong_xue_hui

    小林的同学会

  • yi_mian_hu_shui

    一面湖水

  • chuo_bei_zhi_tong

    戳背之痛

  • hao_dong_xi-81

    好东西

  • man_hua-89

    漫画

  • ke_nan

    柯南

大雅和谐:西安的城市特色之道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西安“八水润长安”景观之一——汉城湖景区鸟瞰

  在旧城外,标志性历史建筑的作用就发挥得更明显了。比如大雁塔,很长一段时间周围都是农田。后来西安城市往南发展,修建了大雁塔北广场、南广场等文化设施,大雁塔这座古建筑,在现代城市里就更好地发挥了标志性作用。
  西安在城市规划上很注意在原有主要道路的节点上设计各种广场,给城市添加新的、现代的机理,古今交融。保护、建设和发展交融,而不是互相抵触。
  三联生活周刊:具体到古城墙,它的修缮完成后,旧城接下来会怎么样发展?
  张锦秋:旧城的建筑高度是有控制的,因此并非大发展就是建大楼,而是要优化提升,使得老百姓居住条件更好,交通更方便。旧城圈里的行政中心搬走后,交通缓解了一些,但旧城的交通网络还没有完全打通,城里有很多断头路,所以城市交通经常堵塞。比如旧城内的顺城巷,过去有些地段是走不通的,但现在结合城内环境的整治都打通了。老百姓的生活环境也要优化提升。小的工厂该搬出去的就搬出去。有些小工厂都倒闭了,可是在城里还占一块地,都清出去,在旧城里做一些改善居民生活条件的建设。旧城里面还有些很好的民居,比如八路军办事处、七贤庄一片,都是民国时的高档住宅,但现在住得乱七八糟,这些也要逐渐整顿清理,还民居以本来面目。
  三联生活周刊:在旧城的优化提升方面,您是比较早的探索者。这次南门广场的设计者赵元超就提到您上世纪90年代设计的钟鼓楼广场,将古迹融入现代城市的生活环境中。请谈谈您设计钟鼓楼广场时,是如何考虑处理古老建筑与现代城市的关系的?
  张锦秋:钟鼓楼广场在旧城十字街的西北角。从解放前开始到上世纪80年代,这里是一大片杂七杂八低标准的房子。西大街的沿街有几家西安老牌餐饮,泡馍馆、饺子馆等等,但房子歪歪斜斜,很破旧。这里地处热闹的商业区,由于没有城市公共空间,老百姓到了这里,没有休息的场所。因为是十字路口,车流量和人流量都很大,过马路都很紧张。游客想参观钟楼,要穿过人车混杂的马路才能进去。
  上世纪80年代初,城市规划部门就想在西北角建一个绿化广场,以改善环境,但老百姓不同意,而且拆迁民房,政府也没钱,这个规划设想就一直无法实施。到90年代初政府征集钟鼓楼广场方案,我们提出了开发地下空间的方案,通过现代城市设计的办法来解决问题。设计地下空间,卖给企业家做商城,用这笔资金来完成搬迁,并建设地面绿化广场。后来政府接受了我们的这个方案,但里面有很多技术难题。消防部门规定只能地下一层搞商业,但钟鼓楼广场项目的拆迁量很大,如果只盖地下一层,价值不够。消防部门说,如果能让消防车开到地下去,地下二层也可以做商业,所以我们做了个下沉广场、下沉商业街,这样消防车可以到地下。这些都是现代的设计手法。所以有评价说,钟鼓楼广场的规划设计理念是很新的,是现代的。名牌老店还建在地面上,这就有个风格问题。有人问,你为什么没在这里做个唐风建筑呢?因为钟楼、鼓楼是明代建筑,在这里做唐风建筑就不合适。最后广场边的老牌名店采用了关中地区的明清商业建筑风格,以求与钟楼、鼓楼相协调。
  作为历史名城,既要保护,还要解决当前的现实问题,比如交通和人车分流的问题。下沉广场有地道穿过西大街和北大街,购物的人就在下面走,把马路让给汽车,解决人车分流。
  有些人认为我的设计平凡,不够震撼,但这个城市已经够伟大了,我们的设计又怎么可以僭越呢?钟鼓楼广场只是找到了一个合适的方式,把传统和现代结合在一起不破坏城市格局。现代的城市建设,通过规划、城市设计,赋予老的历史遗存新的生命。旧城的作用不是仅仅让人看看这个图腾,而是可以与现代城市融为一体。
  三联生活周刊:哈佛大学专门研究城市的一位学者曾经说:失败的城市总是相似的,成功的城市各有各的不同。现代城市建设的一个陷阱就是没有分别的弃旧迎新,或者毫无顾忌的标新立异,结果要么丧失了城市的特色,要么造成不和谐的城市景观。您觉得如何建设一个既有特色,又在外观上和谐的城市?
  张锦秋:我觉得,城市文化孕育着建筑文化,建筑文化应该彰显城市特色。比如人家评论我的建筑比较大气,我觉得更多是与西安这个周秦汉唐的千年古都,特别是汉唐文化有关。我认为,西安这个古城,它是都城,并且是中国封建时代最辉煌、最强盛时期的都城。现在大家都觉得北京故宫不得了,但唐代一个大明宫就是北京现在明清故宫的四倍。唐长安城方圆84平方公里,规模之大,国力之盛,文化之发达,绝对是一个高峰。所以我要根据城市的不同性格来设计不同的作品。苏州的小桥流水边,就不能采用西安这种雄浑的建筑;在西安设计出像苏州园林那种秀丽、纤巧的建筑,人们就不会认同它适合于汉唐长安。
  建筑师在不同国家、不同地域、不同历史文化背景的城市,应该采取不同的策略,不同的方式。我跟年轻人也反复强调,城市文化孕育建筑文化,建筑文化彰显城市特色。改革开放以后,我们把威尼斯的东西搬过来了,把瑞士的东西搬过来了,我对这些事情是坚决反对的。搬过来的东西不是彰显你自己的城市特色,是一个建筑模型,是一个舞台布景。我不否认个人有一些偏好或者兴趣,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在建筑中,但是最根本的还是处理城市和建筑的关系,建筑要有意识地彰显城市特色,这样就不会千城一面。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46期 | 标签: | 69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