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huan_qiu_yao_kan_su_lan-111

    环球要刊速览

  • du_zhe_lai_xin-110

    读者来信

  • tian_xia-112

    天下

  • li_cai_yu_xiao_fei-110

    理财与消费

  • hao_xiao_xi_huai_xiao_xi-101

    好消息·坏消息

  • sheng_yin_shu_zi-54

    声音数字

  • guan_yu_mang_guo_he_de_zhe_xue_si_kao

    关于芒果核的哲学思考

  • yin_le_da_shu_ju

    音乐大数据

  • can_wei_shen_me_jiao_can_bao_bao

    蚕为什么叫蚕宝宝?

  • dian_zan_zhi_jiao

    点赞之交

  • hao_dong_xi-106

    好东西

  • tian_cai_er_tong_zhi_mi

    天才儿童之谜

  • chao_chang_er_tong_zhi_mi

    超常儿童之谜

  • guan_yu_tian_cai_er_tong_de_mi_si_yu_shi_shi

    关于天才儿童的迷思与事实

  • feng_mian_jian_shu_sao_ma_ting_shu-6

    封面荐书·扫码听书

  • li_shi_shang_zhu_ming_de_8_wei_shen_tong

    历史上著名的8位神童

  • zhong_ke_da_shao_nian_ban_xiang_tian_cai_de_pu_tong_ren

    中科大少年班:像天才的普通人

  • tall_poppies_zi_you_er_tong_de_ling_zhong_jiao_lv

    Tall Poppies:资优儿童的另种焦虑

  • shi_jian_nong_630_wan_chao_chang_er_tong_de_zheng_chang_jiao_yu

    施建农:630万超常儿童的“正常”教育

  • shi_tou_cheng_chang_ji

    石头成长记

  • shi_tou_ba_de_jiao_yu_gan_wu

    石头爸的教育感悟

  • wo_de_hai_zi_du_shao_nian_ban_dan_ta_bu_shi_tian_cai

    我的孩子读少年班,但他不是天才

  • fei_xiang_de_qi_dian_bei_jing_ba_zhong_chao_chang_shi_yan_ban

    飞翔的起点:北京八中超常实验班

  • ru_he_zhi_zao_tian_cai

    如何“制造”天才?

  • xiong_an_xin_qu_ke_yi_fu_zhi_ma

    雄安新区可以复制吗?

  • xiong_an_shi_cheng_zhen_hua_zhuan_xiang_xia_ban_chang_de_tan_lu_zhe

    “雄安是城镇化转向下半场的探路者”

  • luo_hu_tian_jin_yi_zuo_cheng_shi_de_xi_yin_li_he_kun_jing

    落户天津:一座城市的吸引力和困境

  • zhang_ya_qin_ren_gong_zhi_neng_de_bi_pin_zai_yu_luo_di

    张亚勤:人工智能的比拼在于落地

  • zai_ke_xue_yu_xin_yang_zhi_jian

    在科学与信仰之间

  • a_gu_tui_shi_chang_tai_hua

    A股退市常态化

  • di_qiu_zui_hou_yi_ge_de_ye_wan_shi_jian_rang_wan_wu_yan_mie_de_chou_chang

    《地球最后一个的夜晚》,时间让万物湮灭的惆怅

  • 2018_jia_na_de_dong_ya_dian_ying

    2018戛纳的东亚电影

  • fei_li_pu_luo_si_huang_jin_shi_dai_de_hei_an_jiao_luo

    菲利普·罗斯:黄金时代的黑暗角落

  • wang_zong_shi_dai_de_ou_xiang_yang_cheng

    网综时代的偶像养成

  • na_xie_te_li_du_xing_de_xin_niang

    那些特立独行的新娘

  • duo_nao_he_you_lun_zhi_lv_man_you_zai_ou_zhou

    多瑙河游轮之旅:慢游在欧洲

  • yu_zhu_wei_zhong_du_ba_shi_nian_dai

    与朱伟《重读八十年代》

  • zhong_guo_tou_zi_zhe_ru_he_mian_dui_te_lang_pu_de_fan_fu_wu_chang

    中国投资者,如何面对特朗普的反复无常

  • di_qiu_sheng_ming_qing_dan

    地球生命清单

  • wu_shi_nian_qian_wu_yue_feng_bao_zhong_de_fa_wang

    五十年前,“五月风暴”中的法网

  • zai_shuo_jiang_nan_hai_bo_yi_she_ding_wei_yi_chang_chi_jiu_zhan

    再说将南海博弈设定为一场“持久战”

  • jia_ping_ao_wo_zai_kan_zhe_li_de_ren_jian_10

    贾平凹:我在看这里的人间(10)

  • xiao_ka_de_mei_shu_ke

    小卡的美术课

地球生命清单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著名的以色列魏茨曼科学研究院(Weizmann Institute of Science)教授罗恩·米罗(Ron Milo)有一天和女儿玩游戏,让她画出自己心目中最典型的地球动物的样子,结果她画了一头大象挨着一头长颈鹿,旁边又画一头犀牛,显然这位小姑娘看了很多关于非洲野生动物的纪录片,认为地球上的动物应该都是这样的。
  米罗教授在回忆这段往事时说,如果让他自己来画的话,他会画一头奶牛挨着一头奶牛,旁边再画一只鸡。在他看来,这才是陆地动物最具代表性的画面。
  他这么做是有原因的,因为他刚刚主持了一项研究,统计出了地球上不同生命类型的总生物量(Biomass)。他将研究结果写成论文,发表在2018年5月21日出版的《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報》(PNAS)上。这篇论文被誉为是人类为地球生命所列的第一份清单,可以帮助我们了解地球生物圈的真实状态,以及人类在其中扮演了何种角色。
  这里所说的生物量指的是去掉水分后的生物总质量。因为地球上的所有生命都是以碳原子为基础的,所以米罗教授决定用碳原子的总量来作为衡量标准。比如他估计地球上所有生命体内含有的碳原子总量约为5500亿吨,所有细菌细胞含有的碳原子总量约为700亿吨,所以细菌占地球生命总量的13%。
  在这篇论文发表之前,我们只知道肉眼看不见的细菌占到地球生命总量的很大一部分,但不知道具体比例是多少,有了这篇论文,我们就可以精确地知道细菌对于地球生命而言到底有多重要。
  同样地,我们早已知道人类的出现导致了大量生物的灭绝,但不知道具体是多少。通过这项研究,我们知道自人类文明诞生之日起,我们已经杀死了83%的野生哺乳动物。
  这项研究得出了一些让人惊讶的结论。比如,生活在陆地上的生物占地球总生物量的86%,生活在海洋里的生物只占1%,其余13%是生活在很深的地层内部的微生物。这个数字清楚地说明,海洋是地球上面积最大的沙漠,人类不能指望从海里得到自己所需的营养物质。
  再比如,地球上所有的鸟类当中有70%都是家禽,野生鸟类只占30%。米罗教授认为,如果多年以后考古学家试图通过动物化石来研究我们这个时代,他挖出来的种类最多的化石肯定会是鸡骨化石。
  这篇论文得出的最重要的结论是:植物才是地球上生物量最多的生命形式,占总生物量的82%,所有动物,包括真菌、昆虫、鱼类、爬行类和哺乳动物等等(不包括细菌)只占5%而已。而在所有的哺乳动物当中,60%是家畜(主要是牛和猪),36%是人,剩下的4%才是野生哺乳动物。
  别看人类占到地球哺乳动物的三分之一,但人类的生物量只占地球总生物量的0.01%,简直可以说是微不足道。但是,人类对于地球生态系统的影响力却是惊人的。自从人类发明出农业,并诞生了高等文明之后,地球上的陆地哺乳动物便减少到了文明出现前的六分之一,海洋哺乳动物则减少到了文明出现前的五分之一。仅仅在过去的这50年里,就有大约一半的物种惨遭灭绝。所以大部分科学家认为应当把农业的发明作为“人类世”(Anthropocene)的开始,地球的这个世代正经历着历史上第六次物种大灭绝。
  这个结果让主持研究的米罗教授自己也大吃一惊,他决定从今以后要少吃肉,多吃豆腐,因为他从自己的研究中意识到家禽家畜给地球环境带来了多么大的伤害。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22期 | 标签: | 12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