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kai_dian

    开店

  • san_da_xiong_hai_zi

    三打熊孩子

  • mian_shi_jia_chang

    面试家长

  • wei_sheng_bao_wei_zhan

    卫生保卫战

  • zeng_dian_shen_me_ne

    赠点什么呢

  • yi_chu_ji_fa

    一触即发

  • hu_hua_shi_zhe_bu_hao_dang

    护花使者不好当

  • lao_jiang_chu_ma

    老将出马

  • jia_shu

    家书

  • xi_jie-2

    细节

  • shui_tou_le_bao_shi

    谁偷了宝石

  • gu_wan_cheng_an

    古玩城囧案

  • yi_zi_zhi_wu_wan

    一字值五万

  • bu_guan_yin

    补官印

  • a_p_dang_ti_shen

    阿P当替身

  • zui_mei_de_ge_sheng

    最美的歌声

  • bu_chi_kui_de_lao_shi_ren

    不吃亏的老实人

  • da_du_de_lin_ken

    大度的林肯

  • liu_xia_yi_bei_wen_cha

    留下一杯温茶

  • du_yi_wu_er_de_pi_bao

    独一无二的皮包

  • dian_che_xiang_qin_pai_dui

    电车相亲派对

  • qing_jiang_wo_qian_zang

    请将我浅葬

  • xin_mo

    心魔

  • shen_hui_fu-71

    神回复

  • jiang_li_de_ba_da_jie_lv

    讲理的八大戒律

  • bu_tong_fan_ying

    不同反应

  • han_yu_ce_shi

    汉语测试

  • fu_qi_dui_hua

    夫妻对话

  • xun_zhao_wang_xi_lai

    寻找王喜来

  • fei_lai_heng_li

    飞来横礼

  • jiu_xiang_jiao_xun_ni

    就想教训你

  • zhen_shi_jiu_shi_sheng_ming

    真实就是生命

  • mo_bu_kai_mian_zi_de_peng_you

    抹不开面子的朋友

  • hou_qi_zhi_zuo

    后期制作

  • shen_ye_shi_tang

    深夜食堂

  • shao_dong_xi

    捎东西

  • 15_ze

    15则

  • rang_xi_jie_wei_ni_jia_fen

    让细节为你加分

电车相亲派对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白川葵是个37岁的大龄未婚女性。这天,她去参加一场电车相亲派对。电车启动后,坐在白川葵对面的男子与她搭话:“你还好吧?”
  白川葵看了眼对方,不禁有些尴尬,这个相亲对象她居然认识。想起与对方相识的经过,白川葵顿时觉得无比糟糕。四个月前,白川葵发现母亲浑身是血地躺在家中,报案后,第一个赶到现场的就是眼前这位森警官。警方勘查现场后初步判定,此案并非入室盗窃案,从被害人身中几十刀来看,凶手一定是满怀愤恨。
  白川葵冷冷地说:“当警察的还参加这种派对?”
  森警官微微一笑,追问道:“你真的恢复平静了?”
  “嗯,”白川葵有些伤感地说,“我母亲生前的愿望就是希望我结婚,我在她墓前许诺会尽快找到伴侣。我是母亲独自带大的,这也是我最后应尽的孝道。”
  森警官点头道:“原来是这样。我父母也成日在我耳边唠叨结婚的事,不过,参加这种派对,对我来说还是第一次。”
  白川葵沮丧地说:“我已经37岁了,参加过各种相亲派对。我母亲被害前,还替我参加过一种只允许父母参加的相亲派对。”说到这里,白川葵突然神色凝重起来,“在这种场合下打听,虽然觉得有点不太合适,但我还是想问问,那案子调查得怎么样了?”
  “抱歉!”森警官低下头说,“我们一直在全力搜查凶手,至今没有进展……但是,有件事我始终有疑问..”
  “什么事?”白川葵突然显得有点兴奋。
  森警官说:“还记得当时你家里有束花吗?那花是晚开的梅花,花期可持续到3月下旬。”
  白川葵有点疑惑:“你的疑问是……”
  森警官继续说道:“梅花旁边有花瓶,还有,挂轴也被拿出来了,想必正准备插花。那花是你母亲买的吗?”
  “这与案子有关吗?”白川葵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那天我不在家……不过,很可能是母亲买的。她喜欢茶道,她把家里有壁龛的房间当作茶室,经常以茶会友。”
  森警官沉思道:“所以我才有疑问,如果梅花是用来做茶室里的插花,没必要准备那么多。如果用大花瓶还说得过去,可预备的花瓶又特别小。”
  白川葵问:“照你的分析,梅花不是我母亲买的?”
  森警官說:“附近的花店没有进过这种花,或许是家里来了客人,客人随手带来的礼物。”
  “有件事我和其他刑警说过,”白川葵突然想起了什么,“在发现母亲被害之前,我看见一个50多岁的女人从我家里出来,但我不认识那个人,是她送的梅花吗?她会是凶手吗?”
  森警官若有所思道:“有这种可能,这样的话,我们可以进行另一种推测。案件发生时刚刚进入4月,如果去花店买花,一般会选择代表春天的樱花,这个季节偏偏买晚开的梅花,也太缺乏情趣了。因此,有可能是客人的自家院子里种了梅花,于是剪下来作为礼物。”
  “有道理。”白川葵赞叹道。
  “可是……”森警官皱着眉说,“倘若送花人是凶手,那她为什么把花留在现场呢?”
  “这个我能猜到!”白川葵的表情突然严肃起来,“凶手不想引起旁人的注意,手捧鲜花,毕竟太显眼了。倘若她家院子里种有梅花,回家时,手里还捧着一大束梅花,被认识的人见到,一定会觉得异常,所以才把梅花丢下。假设送花人是凶手,一定会在梅花上留下指纹。”
  森警官点点头说:“说得对!当时,厨房的菜刀不见了,它应该就是凶器,看来非预谋犯罪的可能性极大。排查栽种梅花的家庭,核对主人的指纹,或许就可以查出犯罪嫌疑人。你现在仍然没想起来什么值得怀疑的人?”
  白川葵困惑地摇摇头:“我母亲从不招人恨。”
  森警官想了想,突然两眼放光:“刚才你说有一种相亲派对,只允许家长参加,或许你母亲在那儿招惹谁了。比如,男方家长相中你,而你母亲却不满意对方,事后他们非常在意自己儿子被拒一事,于是怀恨在心,多方调查,查出你家地址,然后去拜访你母亲,询问被拒理由,突然勃然大怒……据我们调查,你看见的那个50多岁的陌生女人,就是你母亲在这个相亲派对上认识的。”
  白川葵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我们好像就要找到凶手了。”
  “请等一下!”突然,从他们身后的座位上站起来一名男子,30岁出头,体格健壮,脸涨得通红。他走过过道,径直来到他们身旁。
  男子一脸严肃地说:“抱歉,我刚才听到了两位的谈话,我想,无论如何我也不能再保持沉默了。两位讨论下来,认定凶手是那个50多岁的女人,你们指的恐怕是家母。我家院子里就种着梅花,家母剪了梅花去她家,但家母并没有害她母亲!”
  白川葵大吃一惊,森警官依然面色沉静,他问道:“你为什么说得这么肯定?”
  男子说:“正如你们猜测的,家母和她母亲确实是在那个相亲派对上认识的,但事实是,她母亲并没有拒绝家母,她们意气相投,还交换了联络地址。”男子长吁一口气,接着说道,“相反,拒绝交往的是我,家母让我看了她的照片,我就拒绝了。为了传达我的意思,家母去了她家,梅花就是那时候送的,家母没有害死她母亲的理由。如果说谁招人恨,那个人应该是我。”
  森警官点点头问:“你为什么拒绝和她交往?”
  男子犹豫道:“我参加过不少相亲派对,在很多派对上都见过她,所以……”
  听到这里,白川葵突然暴怒,她猛地站起身冲男子吼道:“你想说我嫁不出去了?你想说我是滞销货?少开这种玩笑!我注重学艺修养,努力把自己打造成有魅力的女性。我也有好几次机会,甚至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最后都因为母亲而告吹。她以自己不喜欢为由随便加以拒绝,有事没事地乱掺和,弄得婚姻离我越来越远,我结不成婚纯粹是她一手造成的!”
  森警官微微一笑,缓缓开口道:“原来是这样,大家眼中关系良好的母女竟然如此敌对,太让我吃惊了。这是你犯罪的动机吗?”
  白川葵猛地一惊,她没有回答森警官的问题,而是继续对着那个男子吼道:“瞎说,你不要瞎说!你在说谎!”
  “不,他没有说谎,”森警官依然语调平缓,“他说的都是事实,警方已经核实过了。只不过,今天这场相亲派对让我们有了一次意外的合作。”
  白川葵吃惊地问:“你在说什么?”
  森警官微笑着说:“我刚才已经说了一些,你还记得那天茶室里有一幅挂轴吗?”
  “嗯,记得。”白川葵点头道,“本应该悬挂在壁龛的正中央,却被放在榻榻米上了。”
  森警官正色道:“招待重要客人,茶室要挂上挂轴,挂轴应在贵客到来之前就挂好,客人走后再摘下来。若你母亲是被客人所杀,那她就没机会取下挂轴。也就是说,他母亲离开你家时,你母亲还活得好好的。然后你回来了,交往被拒,母亲没完没了的数落,使得你像刚才那样,一时之间失去了理智,最后竟然挥起了菜刀……”
  白川葵听完这番话,像泄了气的皮球瘫倒在地。
  (推荐者:辰.辰)
  (发稿编辑:朱.虹)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24期 | 标签: | 889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