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zai-nan-de-you-mo

    灾难的“幽默”

  • an-niang-cong-na-er-lai-1942

    俺娘从哪儿来?1942

  • bei-min-ran-hou-he-jie

    悲悯,然后和解

  • shi-shi-yi-ji-shi-chang-tiao-jian

    史诗,以及市场条件

  • wang-zhong-lei-yi-jiu-si-er-gei-zhe-ge-xing-ye-dai-lai-bu-tong-de-sheng-yin

    王中磊:“《一九四二》给这个行业带来不同的声音”

  • zhang-guo-li-yi-jiu-si-er-dai-biao-wo-men-zhe-yi-dai-dian-ying-ren-de-jian-shou

    张国立:“《一九四二》代表我们这一代电影人的坚守”

  • xu-fan-ku-dao-ma-mu-de-na-ge-jing-jie

    徐帆:苦到麻木的那个境界

  • zhang-mo-jiu-xiang-zhong-xin-ren-shi-le-yi-bian-zi-ji-he-zhe-ge-shi-jie

    张默:“就像重新认识了一遍自己和这个世界”

  • bai-xiu-de-yi-ge-mei-guo-ji-zhe-de-li-shi-tan-suo

    白修德:一个美国记者的历史探索

  • 1942-nian-he-nan-zhi-zai-yu-shi-kong-zhi-guo

    1942年:河南之灾与失控之国

  • sa-wei-er-chou-wen-zhen-xiang-ru-he-bei-yan-gai

    萨维尔丑闻:真相如何被掩盖

  • huai-lai-jiu-yuan-bao-xue-can-chang-cheng-yu-qi-ji

    怀来救援:暴雪、残长城与奇迹

  • ren-sheng-ru-qi-chen-zu-de

    人生如棋陈祖德

  • cpi-de-xin-di

    CPI的新低

  • zhuo-dao-dai-bi

    捉刀代笔

  • bao-ma-qi-jian-de-hu-lian-jia-shi

    宝马旗舰的互联驾驶

  • zhi-bai-biao-she-chi-pin-lang-chao-xia-de-bian-yu-bu-bian

    芝柏表:奢侈品浪潮下的变与不变

  • yue-du-feng-qi

    阅读风气

  • bang-de-la-le-da-jia-yi-ba

    邦德拉了大家一把

  • tai-te-xian-dai-yi-chang-yi-shu-yun-dong

    泰特现代,一场“艺术运动”?

  • mei-shu-guan-bu-zai-shi-yi-zuo-shen-dian

    美术馆不再是一座神殿

  • wii-u-mo-dai-zhu-ji-yu-jia-ting-yu-le-xin-he-xin

    Wii U——末代主机与家庭娱乐新核心

  • di-li-de-bao-fu

    地理的报复

  • ren-xin-si-bian

    人心思变

  • jiao-zi

    饺子

  • hei-dong-bai-dong-yu-ji-guang

    黑洞、白洞与激光

  • du-yao-de-ni-xi

    毒药的逆袭

  • song-lu-yi-yun

    松露疑云

  • xun-zhao-yi-zhi-qiu-dui-de-ling-hun

    寻找一支球队的灵魂

  • hai-yang-qiang-guo-yu-hang-kong-mu-jian

    “海洋强国”与航空母舰

  • huan-qiu-yao-kan-su-lan-87

    环球要刊速览

  • du-zhe-lai-xin-121

    读者来信

  • ao-ba-ma-zui-hao-de-shang-wei-lai-lin

    奥巴马:最好的尚未来临

  • a-ba-si-de-nan-ti

    阿巴斯的难题

  • tian-xia-83

    天下

  • xiao-fei-li-cai-40

    消费·理财

  • hao-xiao-xi-huai-xiao-xi-84

    好消息·坏消息

  • sheng-yin-shu-zi-65

    声音·数字

  • liu-xue-sheng

    留学生

  • wu-fa-fan-zhuan-de-tong-nian

    无法反转的童年

  • gu-xiang-de-feng-zi

    故乡的疯子

  • hao-dong-xi-81

    好东西

  • jian-kang-zi-xun-7

    健康资讯

  • da-jia-dou-you-bing-51

    大家都有病

  • wo-de-tie-ren-san-xiang-can-sai-jing-li

    我的铁人三项参赛经历

读者来信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选战与政治派对
  对于中国人而言,美式民主、美式政体和美国价值观,一向都是我们认知世界的一个研究对象,尤其近几十年,在最初的新鲜感和盲目崇拜逐渐褪去后,我们正在渐渐形成自己的理性判断。非常难得,在这个过程中,能有中国媒体这样走近美国,带着我们的疑问去观察一届选战实例。由此,我们得以走近高端人士、深入选战细节,这些都有助于洞悉选战中种种现象的本质。美国的民主与政治模式,无疑是一种参照系,只有深入了解和比较,才有可能形成对于自己国家发展道路有价值的思考。
  北京 夏清华
  水泥迎客松
  在我的印象中,像“林业局”这样的机关单位是不应该“种”假树的,可是我们这里的林业局偏偏搞了两棵水泥迎客松,而且最后竟成了一桩丑闻。
  林业局位于小城的东环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很多,看到这两棵假松树的人也应该很多。刚开始看到它们,就让人觉得扎眼,两棵水泥树高达15米,你在距离很远的地方都能够看到,放在真的树木中显得傻高傻高的,不明白我们这里的地理特征是“七山一水二分田”,山上并不缺乏松树,该单位为什么要舍真取假,以“林业”之名树立假松树?
  后来才知道一段轶事,也算是不可思议的荒诞事了。有人传言,该局原局长曾经到黄山一游,亲眼目睹了著名的黄山迎客松,立即被迎客松高大挺拔的姿态所吸引。回到单位后,他一直放不下迎客松的身影,可是又不能将原本受保护的迎客松“克隆”两棵在单位门前栽活,那么只能弄仿真迎客松了。他动用了数十万元公款,请了十几个工人用了将近4个月的时间,才将这两棵惟妙惟肖的假迎客松高高地树立在机关门口。它们也遂即被当成该单位的标志,代表着林业局的热情好客,这真是叫人哭笑不得的事情。也有人传言,该局原局长有些迷信,觉得在单位大门口打造两棵超级松树,可以带来好风水、好运气,希望自己的政治前途能够像大松树一样四季常青。传言是否属实,现在只有原局长自己清楚了。
  让这位原局长万万想不到的是,假迎客松并没有给他带来好运气,自己反而在后来因腐败落马。检察院指控他在担任林业局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先后非法收受多人现金15万元,同时涉嫌贪污罪,该单位某报账员曾先后10次往其个人银行卡存入公款52.9998万元,后经其签字,该款虚列支出入账报销。耐人寻味的是,该林业局是新迁单位,为修建新办公大楼,负债已经高达580多万元。
  现在,这两棵假迎客松已经被拆除,成了一大堆垃圾,据说装了两大卡车,拆除费也掏了不少钱。这时候,有人对当初造假树的公款数目提出质疑,认为可能高达百万元。真实数目到底是多少?当初负责建造这两棵“山寨版”迎客松的某项目经理说,上百万元不可能,30多万元倒是有的。该项目经理讲,他们从南方请来的工程师,每天工资就有400多元,迎客松的塑料叶子是派专人守在温州厂家定做的,光“松叶”就装了整整一车,这笔费用有10多万元,每个工人一天的工资是200元,林林总总加起来,怎么也得30万元。然而令人痛心的是,我们这里尚属于国家级贫困县,纳税人的30万元就这样成了一大堆无用的垃圾。
  围绕这两棵水泥迎客松所发生的新闻真的很像一个曲折起伏的故事,假的东西最终倒下了,但愿一种充满希望的精神和力量能像真正的巨松那样在我们这里成长并挺立起来。
  河南南阳 一读者
  多媒体教学,想说爱你不容易
  我工作的中学是当地的一所重点高中,有很悠久的历史,优良的教学传统,在当地享有很好的口碑。去年,我们换了新校长,上任后的第一件事便是着手进行教改。校长说要打造一所焕发新时代风采的学校,要改变原来的教学模式,提高教学效率。新的教学模式之下,所有课程都必须100%地使用多媒体进行教学。刚开始,老师们没有把要求当命令去对待,依然我行我素。几周下来,校长走班调查中发现,使用多媒体进行教学的教师不足20%。于是校长大为光火,决心采用强制手段推行。于是,我们学校把上课必须使用多媒体当成行政命令,要求老师们必须执行。
  为保证这一命令能顺利执行,教务处派教务员在教室外巡视检查登记,学生处让学生做课堂记录,双管齐下监控教师对多媒体的使用情况。于是,学校里生出一番新景象:老师们人手一台手提电脑,走廊里经常看到课代表一路小跑到办公室为老师取电脑,然后又一路小跑回到教室安装好了等待老师上课。可是,由于我校多媒体设备在前任校长没调走时就已安装,一直没有更新置换,所以很多投影灯都像患了“白内障”,打到屏幕上的文字、图像模模糊糊。为了使图像能更清晰一些,老师们不得不关紧门窗、拉严窗帘,教室里昏暗得像卧室,学生们不得不把头低得更低去看书上的字。外面查课的老师更是辛苦,他们面对紧闭的门窗,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又不能擅自推门去瞧,只能把耳朵贴在门上听里面的动静。如果遇到此时教室里的老师正好在让学生看书或演算,屋里悄然无声时,查课的老师总是怕里面没人上课,记录有误,无奈之下,只能推门去瞧,结果经常使里面正在上课的老师受到打扰,感到莫名其妙。我想,当他们四目相对之时,心里一定都是五味杂陈的,都只有无奈。
  面对这种情形,我很是不解。多媒体是现代技术的产物,但在教学中,它只能是一种辅助教学的工具。目前,全国各地使用它来辅助教学的热潮早已回落,大家现在对它的使用都开始用理性去面对,总不能因为它是现代化的教学手段,就认定利用它来教学一定能提高教学效率吧。更何况,为了应付检查,很多老师一节课只在屏幕上把学习目标展示在那里,一挂就是一节课,反正你有政策,我就有对策,全然不顾室内反常的环境给学生带来的不便,也全然不去考虑浪费掉多少资源。
  每当走过门窗紧闭、窗帘尽遮的教室,总会去想里面是否又在浪费宝贵的资源,那些眼镜片已很厚的孩子们的眼睛此时是否又酸胀难忍?与时俱进的教改是否也能在低碳环保、人文关怀方面做做文章呢?
  呼和浩特 豆光
  我所经历的网络文学
  纯文学阵地不景气,有说是网络文学惹的祸。就有了后来纯文学作家骂网络文学作家,而风起云涌的网络文学呢,则反过来说纯文学有“酸葡萄”心理。因为挂了一顶作协会员的帽子,加上办了一家文学网站,两方阵地我都沾了边;又因为看不惯纯文学阵地的官场做派,曾经一段时期,我是力挺网络文学的。可是前不久参加了某网站的一次文学大赛,这种想法又有了改变。
  促使我参赛的原因,是一位熟悉的笔友担任了这次大赛的评委。打电话一问,他极力怂恿我参赛,并且保证给我“弄个小奖玩玩”。为了验证作品的实力,我有意给自己起了个笔名,在谁也不知情的情况下,将作品贴进了参赛窗口。接下来我发现,作品的点击率极低,有时一连几天都无人关注。反观一些人气高的作品,质量又不怎么样。照这种形势,别说获奖,就是入围都成了问题。这时候我想起那位评委朋友,就试着跟他联系,他说了一些保证的话,立即开始了行动。先是介绍我认识了他推荐的读书编辑,接下来是栏目总管、大赛组委,都是些年轻漂亮的女孩,据说都是刷票高手。
  在朋友的操作下,作品从第二天起,奇迹般地每天以几万的点击率飙升,虽然作品在一片质疑和叫骂声中入围并获奖,我却感觉不到成功的快乐,甚至觉得像是在玩一出无聊的游戏。再一细看那些高居排行榜前列的,无一不是穿越、魔幻、悬疑等题材,很多内容没多少可读性,甚至低俗恶搞,让人不忍卒读。朋友解释说:“点击率是纸质出版商垂青的重要依据,如果不这样做,你辛辛苦苦弄出来的几十万字,也有可能烂在锅里。”
  后来,朋友介绍的编辑也道出了同样的理由:现在写东西的人比读东西的还要多,你的作品再好,包括一些名家新作,如果没人帮你炒作,只能养在深闺人不识。眼下的网络读者群,都是新新人类,阅读比较盲目,又喜欢跟风,他们需要的,不再是作品文学元素的多少,而是时尚猎奇的题材,加上文学网站的引导,文章合为时而作,就形成了目前这种鱼龙混杂的状态。回过头再来想想纯文学作家们讥讽网络文学的话,则多了一层理解,至少,说他们有“酸葡萄”的那种感觉没有了。
  在我看来,如果说最初有才华的网络作者是因为没有关系和名气,被纯文学阵地拒之门外,尔后通过网络平台找到了合适的人生舞台,那么这种便捷的舞台,如今已经逐渐离他们远去。要想在未来的网络文学市场生存并立足,文学素养已不再是主流,炒作手段及市场眼光将左右他们未来的创作走向。
  湖南 蒋平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46期 | 标签: | 6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