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bei-yi-zhi-de-xiao-fei

    被抑制的消费

  • 191-yi-yuan-de-wang-gou-kuang-huan-wei-guan-miao-shu

    191亿元的网购狂欢:微观描述

  • wang-gou-da-ren-sheng-huo-de-xing-jia-bi

    网购达人:生活的性价比

  • jing-wai-gou-wu-le-qu-yu-ji-qiao

    境外购物:乐趣与技巧

  • zhong-guo-xiao-fei-li-shu-zi-xia-de-jian-ting-zhen-xiang

    中国消费力:数字下的坚挺真相

  • xiao-fei-bu-zu-ke-neng-shi-ge-wei-ming-ti

    消费不足可能是个伪命题

  • jiong-po-zhong-chan-zhe-de-tu-cao

    窘迫中产者的“吐槽”

  • shi-fang-xiao-fei

    释放消费

  • bi-de-lei-wu-si-dian-fan-jiang-jun-de-hua-tie-lu

    彼得雷乌斯:典范将军的滑铁卢

  • bei-da-gang-shi-di-dong-fang-bai-guan-jiu-yuan-ji-lu

    北大港湿地东方白鹳救援记录

  • zhang-jiao-zi-ran-bao-hu-qu-yi-ji-mao-dun-ren-sheng

    张娇:自然保护区以及矛盾人生

  • cong-bei-jing-dao-ban-na-tui-zhe-ma-ma-qu-lv-xing

    从北京到版纳:推着妈妈去旅行

  • he-shui-cun-kong-xin-cun

    合水村:“空心”村

  • en-ze-liu-shou-er-tong-guan-ai-zhong-xin-80-hou-fan-xiang-qing-nian-de-gong-yi-tan-suo

    恩泽留守儿童关爱中心:“80后”返乡青年的公益探索

  • dian-shi-cheng-jin

    点石成金

  • jin-jun-xiang-gang-bu-shi-yi-chang-pai-mai

    “进军香港不是一场拍卖”

  • sheng-tai-zhong-zheng-qi-de-acer-bu-diao

    生态重整期的Acer步调

  • 3-yi-zhong-chan-jie-ceng-yu-bao-ma-de-wei-lai-xiang-xiang

    3亿中产阶层与宝马的未来想象

  • lu-chuan-wo-de-dian-ying-qing-chun-qi-hua-shang-le-ju-hao

    陆川:我的电影青春期画上了句号

  • wang-yu-jia-you-zou-zhong-de-gang-qin-jia

    王羽佳:游走中的钢琴家

  • xun-zhao-tiao-zhan-ma-po-dou-fu-de-pu-tao-jiu

    寻找挑战麻婆豆腐的葡萄酒

  • ru-he-ba-shi-bai-bian-cheng-cheng-gong-zhi-mu

    如何把失败变成成功之母

  • xie-er-ai-si-pu-ma-ke-shi-yi-de-nian-dai

    谢尔·埃斯普马克:《失忆的年代》

  • xing-fu-gong-yu

    幸福公寓

  • duo-nian-sheng-jing-ji-zuo-wu-de-guai-dian

    多年生经济作物的拐点

  • qing-cao-geng-qing-chu

    青草更青处

  • c-luo-bu-xing-fu

    C.罗不幸福?

  • zhu-hai-hang-zhan-yu-xin-jun-bei-jing-sai

    珠海航展与“新军备竞赛”

  • huan-qiu-yao-kan-su-lan-88

    环球要刊速览

  • du-zhe-lai-xin-123

    读者来信

  • yi-se-lie-shi-fou-hui-xiang-a-sa-de-xuan-zhan

    以色列是否会向阿萨德宣战?

  • zhi-bu-luo-tuo-zheng-duan-300-nian-de-jiang-ju

    直布罗陀争端:300年的僵局

  • tian-xia-84

    天下

  • li-cai-yu-xiao-fei-42

    理财与消费

  • hao-xiao-xi-huai-xiao-xi-85

    好消息·坏消息

  • sheng-yin-shu-zi-66

    声音·数字

  • pei-jiao-ai-qing

    配角爱情

  • gu-shi-da-ren-wang-ning

    故事达人王宁

  • xing-fu-de-zhu-men

    幸福的猪们

  • hao-dong-xi-82

    好东西

  • jian-kang-zi-xun-8

    健康资讯

  • da-jia-dou-you-bing-52

    大家都有病

  • zi-sha-you-xi

    自杀游戏

读者来信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灾难的“幽默”
  国内还未上映,《一九四二》先在国际上摘得两金——在第七届罗马国际电影节上获意大利电影协会最佳摄影奖和青年评审团最佳影片金蝴蝶奖。获奖很有意味,一是在意大利获得专业的摄影奖,摄影师吕乐获颁奖方“让我们都有了审美和学习的机会”的致敬;二是由意大利青年选出最佳影片奖,颁奖词认为“这部具有强烈历史见证价值的作品,使我们更了解世界历史中一篇悲剧的诗页”,“这是一部完美地结合了技术与叙事的作品,我们非常喜欢”。重要的是,欧洲青年能够看懂冯小刚电影,而他并没有刻意迎合。
  北京 胡志存
  盼丰收又怕丰收
  虽然经历了2011年的销售难,内蒙古商都县农民老李今年还是种了700亩马铃薯(以承包形式种植),收成达到280万斤。每颗3两以上的能占60%,每斤卖0.53到0.54元;小的(3两以下)送到淀粉厂,每斤0.31元,现在所剩不多了。尽管销售基本没有问题,但他却语出惊人:盼丰收又怕丰收。
  农民为什么这么说?今年内蒙古马铃薯又是一个丰收年,笔者分别走进种植大县商都县、四子王旗以及武川县,发现销售难的情况虽然没有出现,但价格却上不去,每斤只有0.5元左右。农民反映,价格比去年低了近一半。在武川县东土城村马铃薯交易市场(当地农民自发组织起来的),农民李正英说,拉来的(马铃薯)大约有一半不到3两(指每个),商家不要还要拉回家。他家种了10亩梁地,靠天吃饭,每亩产1000多斤,大的(3两以上)有6000斤左右,收入约4000元,即使不算上辛苦费,今年也肯定是赔了。从上述情况可以看出,对于承包大户来说,今年保本基本上没什么问题,种植上精心点的,或许还能赚些。而一家一户的种植普遍存在赔钱的现实。这也许就是农民的“盼”和“怕”。
  受去年马铃薯滞销的影响,今年内蒙古马铃薯种植面积减少了约60万亩,表面看滞销的情况没有再出现,但收购价过低又成问题。但笔者在调查中了解到,承包大户和企业投资种植,因为机械化程度较高,讲究科学种田,亩产最高的能达到7000斤,马铃薯的质量相对也高。而对于一些普通农户来说,产量和质量都没法相比,卖价总比大户低很多。但集约化种植的大户毕竟只是极少数,因此,盼丰收又怕丰收的农民还是占了主体。可以说,今年内蒙古马铃薯种植面积减少与这个主体息息相关。
  目前农民们最希望的,一是政府能在每年种植前给农民提供信息和技术服务,二是提供资金方面的支持。农民们说,每年他们了解的种植信息主要局限在村里,最多了解一点乡里的情况,至于全自治区以及全国的马铃薯种植信息如面积、品种、产量等,一无所知。每年在种植技术上很少有人前来培训和指导,产量和质量没有办法突破和提高。资金上贷款难,种子补贴又很难到位,来自政府的相关政策又少等因素,也制约了农民科学种田的信心和步伐。
  呼和浩特 张五四
  家有阿尔茨海默症老人
  两棵外形酷似人状的大树,面面相对,但其中一棵树,相当于脑子部位的枝叶明显稀疏乃至缺如……这是近期CCTV关注患有阿尔茨海默症老人的大型公益节目的创意宣传图案。这幅生动而形象的图画之所以一下攫取了我的心,重要的原因是看了该档节目后,我才意识到,原来,我家就有一位阿尔茨海默症老人。
  母亲今年已经80岁。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原本干净利索的她慢慢变得邋里邋遢,有时候,吃饭甚至上厕所回来,她连手都会忘记洗,这和之前被我们视为患有“洁癖症”的那个母亲大相径庭。国庆节前后,回家探望母亲时,哥哥用商量的口吻对我说:“母亲现在生活已经不能自理,离不开人啦,要不我们兄弟俩轮流照顾老人吧?”我几乎不敢相信哥哥的话,但很快我就不得不面对现实。母亲被我接到城里,住进楼房后,我忽然发现,她竟然很多时候都无法找到卫生间的门口。我反复几次告诉她,并在卫生间的门上贴了一个京剧脸谱的标志(母亲爱看戏),可她就是无法在区区几十平方米的家中轻松地找到卫生间。有时候,为了找到卫生间,她会将每个卧室的房门逐一打开。
  我一直没有机会了解到母亲这种常人看来极度幼稚的行为是因为疾病使然,所以几次怀疑她是在故意作弄我或者妻子。每每此时,我总会对她这些匪夷所思的行为大为光火,并向她大发雷霆。更让我头疼的一件事是她每次用完卫生间的马桶,都不知道冲洗。在我向她讲过N次便后冲洗马桶的重要性,但她仍然没有冲洗后,我终于按捺不住对她大发了一顿脾气,并粗暴地手把手教给她便后冲洗马桶的方法。第二天,当我信心十足地观察她怎样独立冲洗马桶时,想不到,这次她从卫生间出来后,竟然举着粘满了黄糊糊的脏东西的双手,跌跌撞撞地走向客厅,并且,由于她活动不便,在走路扶墙的时候,玄关周围的墙壁已经被她涂抹得到处都是……天哪!当我刚想再次对她大声呵斥时,却发现她竟然像个孩子一样,一副懵懂无知的样子。我的心突然一颤,随即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母亲肯定不是一般单纯的老糊涂。年轻时,她性格宽厚仁慈,从来都不愿意给任何人添一点儿麻烦,她这样的举止,也绝不会是什么恶作剧。
  我猝然意识到:自己忽视和冷落老人已经太久了。为此,我真是痛心疾首。“总有一天,父母会成为我们的孩子。”我忽然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并因此而泪流满面。我想提醒大家,80岁以上的老人中,罹患阿尔茨海默症的比例高达15%以上,其中很多人的智商仅为3岁左右儿童的智力水平。对此,我们每个人越早了解越好,我们的家庭和社会越早做好应对的准备越好。
  山东临清 卢长平
  树上飘荡的杂物
  红茶著名产地安徽省祁门县无疑是中国最美的县城之一。今年国庆长假期间,当众多有钱的哥们儿开着私家车在高速路上被堵得嗷嗷叫的时候,我却和几个穷哥们儿坐班车、坐乡间小面包车悠悠然地穷游了这个县的四个村庄。这几个村庄都是古村落,古民居、古祠堂、古戏台、古树、古巷、古凉亭、古桥……与那些围起来卖钱的著名的景点相比,这里的古元素一样不少,有的甚至更好。它们不是景点,没有游人,在美好的秋天里在安静的村庄里行走,简直就是一种奢侈,恍如做梦。
  这四个村庄无一例外地沿河而建。其中一个叫坑口的村庄所倚的河流我认为最美,美到电视剧《一江春水向东流》就在这拍摄;沿着河流还有一条古道,听村里人说,这条路可以一直走到江西,现在还有人走。我们坐在河滩的鹅卵石上晒太阳,拿着石头打水漂,开着玩笑,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可坐着坐着,我渐渐地感到有点烦躁起来,总感觉有什么事不对劲。后来才发现,是我们头顶上、对面河岸树木上的塑料袋、破布、编织袋让我心烦。不是一个两个,不是一片两片,而是几乎每棵树上都有十几个十几片。而且再想想,别的村庄河边的树上也都是挂有这些玩意儿的。这些东西怎么就上了树呢,如果是风吹的,少许的还可以理解,这么多就让人感觉有点不可思议了。一位对大山生活有了解的朋友说,这是山洪留下的后遗症。山洪暴发的时候,水位陡涨,一下子就能涨到我们头顶上树枝的高度,山洪呼啸而过的时候,河流里的杂物自然也是跟着跑,遇上树枝的阻挡,自然地就被勾住。谜是解开了,但我还是感到吃惊,一是我没想到这样一条美好的河流中居然有这么多的杂物,这儿不是景区,没什么游人,这杂物自然大部分是村民留下的,而与这刺目现象相反的是,这些村民的家里都非常干净,干净到可以直接躺到水泥地上睡觉。
  现在的城市里还不是有把垃圾往窗外一扔就了事的人么?但好在城市里还有清洁工,还能保持着起码的体面和整洁,但这大山里呢?没有什么清洁工,居民也是漠不关心,这就造成了树上成千上万的杂物在风中飘舞、在阳光下让人感到厌恶甚至是有点恐怖的场景。这个事怎么解决,自然不是我这个穷游者所操心的,但大好山川河流受糟蹋,我觉得真的很不对劲。希望当地的人们不以吃饱了穿暖了住上大房了就满足,人有了心灵的欢喜和愉悦才可以生活得心满意足。
  安徽安庆 余毛毛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47期 | 标签: | 2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