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xian-shi-sheng-huo-zhong-de-li-xiang-guo

    现实生活中的理想国

  • fa-zhi-zheng-fu

    法治政府

  • she-hui-gong-ping

    社会公平

  • gong-min-she-hui

    公民社会

  • zhi-qing-quan-yu-biao-da-quan

    知情权与表达权

  • ji-ni-xi-shu

    基尼系数

  • shou-ru-bei-zeng

    收入倍增

  • yang-lao-jin-ti-dai-shuai

    养老金替代率

  • fang-jia-shou-ru-bi

    房价收入比

  • shi-ye-shuai

    失业率

  • ge-ren-wei-sheng-zhi-chu

    个人卫生支出

  • jiao-yu-jun-heng-hua

    教育均衡化

  • kong-qi-zhi-liang

    空气质量

  • sheng-tai-zhi-zao

    生态制造

  • wen-hua-ruan-shi-li

    文化软实力

  • nei-ta-ni-ya-hu-bu-na-tu-di-huan-he-ping

    内塔尼亚胡:不拿土地换和平?

  • wen-ling-zui-niu-ding-zi-hu-wen-rou-dui-zhi-xia-de-chai-qian-bian-ju

    温岭最牛钉子户:温柔对峙下的拆迁变局

  • xiong-dun-xiao-dui-sheng-huo

    熊顿:笑对生活

  • xiao-feng-shi-jian-ai-zi-bing-ren-qiu-yi-kun-jing-yu-yi-yuan-xian-shi

    “小峰事件”:艾滋病人求医困境与医院现实

  • luo-dian-dian-zen-me-jie-shu-zhe-ye-shi-yi-ge-wen-ti

    罗点点:怎么结束,这也是一个问题

  • hou-he-zi-shi-dai-de-chang-an-biao-zhi-xue-tie-long

    后合资时代的长安标致雪铁龙

  • zhi-neng-shou-ji-ling-pao-zhe-he-fen-hua-qi-de-li-run-shuai

    智能手机领跑者和分化期的利润率

  • jian-she-yin-xing-san-ya-bai-nian-zhi-xiao-yi-ge-qi-ye-de-gong-yi-si-lu

    建设银行三亚百年职校:一个企业的公益思路

  • gong-gong-zhi-shi-fen-zi

    公共知识分子

  • zhe-shi-ji-fei-guan-zhe-shi

    《赭石集》:非关赭石

  • zhong-xin-zuo-yi-ge-pi-fu-yong-zhe

    重新做一个匹夫勇者

  • mi-xie-er-luo-lan-de-zhong-guo-ji-yu

    米歇尔·罗兰的中国机遇

  • da-po-ti-xi-de-ren

    打破体系的人

  • da-po-ti-xi-bu-yao-zhi-da-po-yi-shan-chuang

    打破体系,不要只打破一扇窗

  • he-lan-wu-de-ba-xi

    “荷兰屋”的把戏

  • de-yi-zhi-de-biao-qing

    德意志的表情

  • de-xi-wan-biao-de-dai-biao-pin-pai

    德系腕表的代表品牌

  • ba-li-chun-tian-bai-huo

    巴黎春天百货

  • jie-he-bing-de-xin-dong-xiang

    结核病的新动向

  • zheng-zhi-zhe-xue-cong-gu-dai-dao-xian-dai

    政治哲学:从古代到现代

  • yi-en-mai-ke-you-en-zhui-ri

    伊恩·麦克尤恩:《追日》

  • chu-fang-yong-pin-de-yan-jin

    厨房用品的演进

  • huan-you-duo-shao-tu-di-hong-li

    还有多少土地红利?

  • shi-jian-de-ling-yi-ge-jian-tou

    时间的另一个箭头

  • mei-guo-wang-shi

    美国往事

  • hang-kong-mu-jian-yu-hai-jun-bu-chang-fang-hua

    航空母舰与海军部长访华

  • huan-qiu-yao-kan-su-lan-90

    环球要刊速览

  • du-zhe-lai-xin-126

    读者来信

  • ai-ji-zhi-xian-wei-ji-ji-hui-yu-du-bo

    埃及制宪危机:机会与赌博

  • fan-zheng-fu-ji-hui-nan-han-ying-la

    反政府集会难撼英拉

  • tian-xia-86

    天下

  • xiao-fei-li-cai-41

    消费·理财

  • hao-xiao-xi-huai-xiao-xi-87

    好消息·坏消息

  • sheng-yin-shu-zi-68

    声音·数字

  • wu-di-ai-lun-shi-nan-peng-you

    伍迪·艾伦式男朋友

  • lou-xia

    楼下

  • tang-chao-de-wen-yi-fan-ju

    唐朝的文艺饭局

  • hao-dong-xi-84

    好东西

  • jia-you-ye-ku-lang

    家有夜哭郎

  • da-jia-dou-you-bing-54

    大家都有病

  • mai-yu-san-ji

    买鱼散记

读者来信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意大利面政治学
  上世纪80年代在北京的友谊商店看到各种意粉时,颇感新奇,关于它如何做成食物吃到嘴里充满了想象。后来西餐馆越来越多,品尝了不同种类的意粉后,终于明白意大利面不是我的菜。即便如此,我还是津津有味地看了这组文章,从食物那里生发的种种生活观念以及对于世界的认知让我受益。从未想过饮食文化有如此强大的力量,一个意大利面竟能包容那么多历史信息和蕴藏那么多魅惑。此后再看意粉,似乎都多了些不俗的意味呢。
  北京 夏筠
  我的心很痛
  上半年公司的工会接到上级文件,凡是符合困难条件的职工,可申请领取困难补助,这也是体现党和政府对困难群众的关怀。
  我很快拟成文发到各车间,其中浇片车间一位上料工找到我说,他家符合条件,老婆患有精神疾病,不能劳动吃低保,每年医药费都不少开支。于是,我拿一份贫困困难户表给他填写,并说,这表要到户口所在的村上加盖公章,附一张乡政府或村上的证明就更好。没过几天,他果然办来证明,而且表也填好,我很快在上面加盖了公司的公章,呈报上去了。
  但他是否能得到上面的困难补助,我就不得而知,只能等上面的消息。那天他来到我办公室,又向我提起此事,我对他说,要是有,我会第一个通知他。我还告诉他,不要把太多的心思放在这上面,也不要寄太多的希望,就是有补助,也不是很多,最多也就几百元。他一听说只有几百元的补助,就很失望地对我说:“这就真的划不来了,早知道只有几百元补助,我就不该去求人打证明,你不知道,我找人填表、写证明,要请人吃饭、送点小礼,这就花去200多元。”我一听很惊讶,就问他:“填一张表,写一个证明条子就要花200多元?”他点点头说:“我们农村下面情况就是这样,你不请人吃饭、送礼、给好处,人家会帮你?我为老婆办低保,本来是符合条件,但我为办这个低保,先请作业组长,后请村长、书记吃饭,就这样一路请过来,还送礼,前后花去800多元,才为我老婆办了低保,现在想起来实在划不来,我老婆一年到头也只能享受到800元。”
  照他这样所说,那我为他办困难户待遇,要是实现了,也要请我吃饭或给我好处费?他笑笑说:“只要办成,那自然要请你吃饭。”我苦笑着说:“谢谢,我无论如何也不会吃你的饭,你的好心我领了。”
  此时,我的心隐隐作痛,就像一块巨大的石头压在胸前,喘不过气来,望着他离开办公室的背影,我踱到窗前。我想拼命搬开压在胸口的那块石头,可总是搬不开,心口就是很痛很痛!
  江西宜丰 刘庆明
  徒有其表的博物馆
  前两年我曾经呼吁过加快博物馆建设步伐,尤其在县城也多建几座博物馆,以满足更多人群的文化需求。看到各地博物馆如雨后春笋般建起来,我本来是很兴奋的,但自从去了几家县城博物馆参观之后,我就有点沉重了。
  一是博物馆建筑过于豪华。比如我们这里所建的两座博物馆分别花费2000万元,其外观看上去很现代。对于债台高筑的地方政府,投入太大了。二是,博物馆里没有真东西,一间间偌大的展览厅里简直空空如也。本地一座所谓的“革命历史博物馆”里,尽是一幅接一幅满墙粗糙低劣的“宏大”壁画,摆放的展品很少,跟高大的展厅很不协调。更尴尬的是,展品没几件货真价实的文物,要么是替代品,要么干脆就是粗制滥造的“模型”——连道具都称不上。三是,博物馆里文字资料严重欠缺,壁画内容介绍寥寥数语,冒牌文物也就一个名称或者一句话,再没有其他资料让人了解更多,只有被政府邀请的“贵宾”才能享受导游解说的待遇。一般情况下,把整个博物馆里所有文字都认真读完,也就十几分钟的样子——这还包括它跟另外一个博物馆相重复的很大一部分内容。这种华而不实的博物馆徒有其表,叫人不免怀疑博物馆建设热很可能又是一种政绩冲动的表现,博物馆已经沦为时髦的文化形象工程。
  这里还有一个问题必须考虑,就是文物调拨。由于以往各地都没有博物馆,当地很多文物都被上级城市博物馆收藏了,某些大博物馆的众多展品常年束之高阁不见天日,甚至有的博物馆因藏品数量多管理不善,随意堆置而导致藏品被损坏。何不分给各地新建的博物馆一些呢?也许有人会担心一些基层博物馆安全设施不够完备,不利于文物保护,但只要建立相关制度并严格监管,我想问题也不难解决。
  此外,博物馆的人才培养问题也急需解决。现在一些基层小型博物馆里无论管理者还是工作人员,文化素质普遍不高,只能巡查看管,与博物馆自身的文化要求极不搭调,无助于提升博物馆的品质,因此也提不起参观者的兴趣。所以,应该重视博物馆人才培养,请文化素质较高又真正热爱博物馆事业的人到博物馆一线为公众服务。
  河南唐河 马长军
  心忧未来
  我的孩子今年9月份上大班,以前有兴趣班时17点放学,现在取消了兴趣班,放学变成16点,这是所有的双职工家长都无法接受的放学时间。饭桌上,QQ群里,全在讨论这个问题,小区里的妈妈们凑在一起也跑不脱这个话题,家委会联名上书最终也无济于事。我忍不住想:教育局这么做,究竟对谁有益?
  每个家长都希望幼儿园是孩子们无忧无虑游戏玩耍的童年乐园,我不反对为了减轻孩子们的负担,在幼儿园阶段不教写字不教拼音不教算术,这些上了小学再学也不迟。但是,对上班的家长来说,幼儿园更是托管孩子的安全港湾。可是16点放学,就意味着每个家庭都必须有个专人负责接孩子,家长如何安心上班?再说说这个16点放学,幼儿园的解释是:幼儿早上8点到园,下午16点必须离园,因为教育局规定幼儿园的服务时间是8小时,这包括幼儿午休等在园的所有时间。为什么一定要8小时?老师可以轮班的呀!幼儿园连托管孩子这个主要职能都不能发挥,那么幼儿园究竟是干什么的?
  我们还有一个疑问:幼儿园的兴趣班时间安排在放学后,不需要家长另外接送,收费比外面五花八门的培训机构便宜很多,家长乐意孩子也喜欢,能给幼儿园增加点经费,老师也毫无怨言,更重要的是给家长接孩子时间上缓冲了很多,而且是按照自愿原则报名参加的,并非强行要求报名。如此皆大欢喜的好事,教育局禁止的理由是什么?出台这样普遍适用且涉及广大家长和幼儿权利的文件做过深入调研吗?
  自从孩子上了幼儿园,这些问题就总是在困扰着我。每次通知开家长会,家长们都很担心是不是教育局又出台了什么规定?我们真的好怕好怕。大班上了明年该上小学了,我知道小学放学时间更早,有时下午只有一节课。楼下奶奶早上送了一年级的孙子上学,回来买菜赶紧做好午饭,中午接了孙子回来吃饭服侍午睡再送回学校,有时就蹲在学校门口等放学了,回家再做晚饭督促写作业。昨晚遇见奶奶,奶奶眼里闪着泪花说:“怎么孙子上了小学,我就再没看过电视了呢?”
  中国娃娃上学作业多,负担重,中国家长更可怜!你要问我幸福吗?我的回答是:想到这些让人心忧的未来,我好怕!
  广州 张敏
  农民领点儿钱真难
  内蒙古某马铃薯种植大旗(县),今年大约有上万亩马铃薯减产或绝收,原因是农民购买了政府“指定”的种子所致。
  国家实施马铃薯种子补贴政策后,今年该旗政府对农民购买种子规定了这样的“线路”:先到乡镇政府开介绍信,再到旗农牧业局交购买马铃薯种子款,然后凭旗农业局开具的提货单去指定的公司取种子,否则就不能享受国家给予的补贴。某村3位村民联户种植450亩马铃薯,今年4月,他们被“指定”购买了两种名称为“克星”和“夏菠帝”的马铃薯脱毒籽种。当时,他们就发现有些籽种有问题,但因为相信政府,就没太在意。尽管他们种地十分“精雕细刻”了,而且均实施了高垄滴灌,但出苗情况很差,造成大幅度减产。而更让他们想不到的是,政府指定的种子价格反而比从市场上买还贵。比如“克星”价格为每斤0.35元,比市场上贵0.1元左右。如此算来,薯农并没有真正享受到实际的补贴。在该旗凡是今年享受马铃薯种子补贴的农户,普遍存在这样的情况。那么谁是受益者呢?
  近几年,国家不断出台各种政策对农民的生产和生活进行补贴,这是好事。但怎样把好事做好才是关键所在,也才能最终实现惠农的目的。
  呼和浩特 张五四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49期 | 标签: | 7 views